现在位置:首页瑶文化与女书文化研究《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信息搜索
第一章:永州地域文化
 
《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加入时间:2016/12/21 16:16:00  admin  点击:2917

 第一章:永州地域文化

 

 

永州地处湘粤桂三省交界处,为湖南四大古郡之一。这座经历了2100多年岁月洗礼的古城,既是地理位置上潇湘的起始点,也是湖湘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永州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古城境内名胜古迹等历史文化景观众多。新世纪以来,对于永州历史文化研究的成果较多,以永州本土学者研究居多,研究内容涵盖了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景观、历史文化村落、历史文化旅游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等各个方面,更突出的是以舜文化、柳文化、理学文化和瑶文化等为代表的地方文化研究。

 

 

第一节:永州地域文化概况

 

永州文史学者张泽槐先生三十年如一日潜心研究永州及其周边地区历史文化,特别是在宣传推介永州方面,撰写了大量论著,取得了显著成效。从19856月开始,同蒋政平、王建民一道编撰《零陵要鉴》,经过一年努力,这部70万字的简明零陵地方志编撰完成,填补了零陵(永州)自清道光年间以来一百多年的历史空白,纠正了长期以来对永州的诸多误解,对于正确认识永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此后,他又出版了个人专著《永州史话》、《古今永州》等书,系统介绍了永州的悠久历史文化和建设成就。这些书籍,成为市县领导与干部职工、外地有关专家学者了解永州、认识永州必读的工具书。

张官妹专著《永州文化概论》(2007)将永州文化置于中国文化、湖湘文化的大格局下,注重雅俗结合,以史为线,以历史人物和重要文化现象为面,对永州古代文化历史进行梳理和分析,较全面、客观地展现了永州传统文化的概貌。全书由永州文化的历史地理环境、永州文化的经济政治基础、永州哲学、永州宗教、永州古代教育、永州古代文学、永州碑刻书法、永州传统艺术、永州方言土语与女书、永州古村、永州瑶族、永州对中华文明的贡献等12章内容组成,是一部较系统研究永州文化的著作。

此外,陈凯丰的《永州历史地理沿革》(1981)一文,对永州历史地理沿革及发展进行了初步的探究。尤慎《从零陵先民看零陵文化的演变和分期》(1999)一文,较早从零陵地区居民变迁的角度对永州地区文化的发展脉络进行了梳理,认为“零陵自古以来就是民族杂居的地方。……从零陵先民去看零陵主体文化,其发展阶段及要点还是脉络清晰,不难把握的:远古时期,相当于旧石器晚期至夏代初期,即两万年前到公元前21世纪,可以视为苗蛮文化时期。早期,苗蛮文化在陶器、水稻方面贡献巨大。中后期就有最早的中原人进入,特别是舜帝的进入,对零陵文化影响极为深远。上古时期,相当于夏代中期至西汉武帝时代,即公元前21世纪到公元前1世纪,可以看作越人时期,中期有楚文化进入。而全期都有中原文化渐入。中古时期,起于汉武帝始置零陵郡,即公元前111,止于南宋灭亡,即公元1279,应该看作汉文化时期。汉文化迅速成熟,到后期形成兴盛局面。瑶文化前半个时期也在形成上升阶段,后半期则略有衰退。近古时期,即元明清时代,上限可定于公元1279年宋代灭亡,下限可定于1840年鸦片战争。这个时期同样应该看作汉文化时期,但汉文化处于相对滑坡阶段。中后期有赣文化进入,对零陵文化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影响。而瑶文化则已经式微。”

 

 

(一)永州文化的历史地位

 

蔡建军在《求索》等刊物连续发表了《玉蟾岩神农氏族遗址与中华文明起源》(2003)、《关于永州古文化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价值判断》(2003)、《舜帝生葬湖南永州考辨》(2004)《中华古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和载体》(2005)等文章,进一步提出了“永州文明是最早的物质文明”的观点,他用已有的考古证据和文字对物质文明的源头——永州文明作了详尽的阐释:一是永州先民首开世界农业文明之先河,永州道县玉蟾岩的稻种遗存证明永州有着 12000 多年人工栽培水稻历史;二是永州先民在世界制陶业取得首次重大突破,永州市道县玉蟾岩出土的陶器,是目前出土的烧制陶器中年代最年远、形状最完整、同时是唯一与原始农业相伴出土的陶器;三是在玉蟾岩遗址附近 10 余公里的江永县与道县交界处,流传着一种称之为“女书”的妇女专用文字,被李学勤先生认为可能是一种古远的文字。在此基础上,蔡建军认为,就物质文明而言,稻作和制陶的兴起是农业文明的主要标志,湖南永州应是中国农业文明发源最早的中心区;就政治文明而言,炎黄文明是国家统一的先始,是中华文明的千古主流和灵魂,是不可动摇的根;就精神文明而言,“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舜帝文化是中华道德文明之源,舜帝南巡正是永州农业物质文明融合炎黄政治文明的“汇流点”,由此初步形成了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三统一的中国古代文明。因此,研究中华文明起源问题,不能忽视湖南永州古文化的重要价值和作用。

 

 

(二)零陵得名由来

 

关于永州、零陵地名的研究,肇始于钱穆先生的《苍梧九疑零陵地望考》。张泽槐的《永州史话》和《古今永州》等著作,提出了零陵、永州得名的由来,其后多数文章、介绍都沿用了他的说法。唐忠元撰写了多篇关于永州地名的论文,如《使用地名要有科学态度——与<永州之野>一书的商榷》(1986)、《“州”与“洲”字的起源及其在地名中的运用》(2004)、《西山再考》(2005)等。2005年,王田葵先生撰写的《零陵古城记——解读我们心中的舜陵城》一文,从申名、沿革、地位、潇湘、名贤、流寓、经济等7个方面,对零陵古城进行了诗意的解读。文章一经发表,就引起了很大的影响。雷运福撰写的《零陵的得名》、《零陵地名与零陵建制的变迁》等文,首先总结了零陵得名的4种观点:一是泠水说,认为零陵依泠水而得名,源于九疑山的一条河流叫泠水。二是涕零说,认为零陵的零字是“涕零”的意思,亦即掉眼泪的意思,零陵的得名源于娥皇女英千里寻夫哭陵。三是零散说,认为零陵是散而无定的陵。四是空墓说,认为零陵是一座什么都没有的陵墓。认为“零”就是数目“O”的意思。在对以上说法进行辨析的基础上,提出了他的观点:舜名说。认为古人视帝舜为天神,而尊舜为神零,帝舜的葬地九疑便称零陵, 零陵的本意就是天神之山。另外,贡贵训的《永州地名的文化透视》(2005)较早对永州地名进行文化学阐述。邓先军的硕士论文《永州市地名的语言和文化分析》(2006),第一次比较详细地对永州地名进行了分类、归纳,结合永州历史和文化,对永州地名进行了文化和语言学解读。杨中瑜近年来撰写了一系列文化散文,对零陵古城的历史街巷和历史景观等名称及变迁进行了解读,这些文章大多发表在《三湘都市报》和《永州日报》上,后收集在《李商隐与永州》(2008)一书中。

 

 

(三)潇湘及湘江源

 

潇湘及“三湘”的考析。较早的有吕国康的《潇湘考》(1981)、谷庵的《潇湘史话》(1983)、靖波《试谈潇湘》(1983)均对“潇湘”的来历及内涵进行了一番考证。蔡自新先生在“潇湘讲坛”节目《知我永州》(2012)中就“三湘”的问题做了一个总结性的评点,并提出了自己的新见。他认为,关于三湘,需要澄清曾经流传的三种误解。一种是湘北、湘南、湘西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臆造,根本经不起推敲。再一种是所谓地名的合称,这是宋代《太平寰宇记》的说法,认为湘潭、湘乡、湘阴三县合称“三湘”。这种说法表达的是一种名称上的耦合,说明三个地名前面都冠之以湘而已,没有传递任何新的地名意义,也绝不可能用来指代湖南。因此也没有存在的价值。还有一种三湘是水名的合称,但到底是哪三个水又有不同的版本。一个版本是清代嘉庆年间编的《湖南通志》,提出潇湘、湘、沅湘为三湘。还有一个版本认为是潇湘、资湘、沅湘,也就是把湘、资、沅三水合起来称为三湘。由此,他提出了从湘江上游往下数,源头上有漓湘,一路下来有接纳潇水的潇湘,再下来接纳水就有了湘,漓湘、潇湘、烝湘“三湘”都在零陵郡的范围。大致在从汉到唐,人们都把三湘作为古零陵郡的一种指谓。后来随着湖南及零陵行政区划发生变化,零陵三湘的界定失去了原来的内涵,作为文化记忆符号的“三湘”却被人们继承下来,扩展成为湖南的代称。蒋新红的《“潇湘”考释》(求索,2011),认为潇湘人文底蕴包括舜帝、二妃、屈原所渲染的悲愤凄怨和导源于渔父、桃源的淡泊闲适两个大的方面,潇湘文学意象地域指代则经历了一个从神化、诗化走上泛化和又从泛化、诗化到更加神化的发展过程,症状学内涵的不断发掘与丰富则促成了潇湘从所指到能指的提升。文章归纳了潇湘意境的美学蕴涵:1、朦胧神秘、缥缈浪漫。2、玲珑清翠、晶莹剔透。3、伤悲贞坚,幽怨凄迷。4、神奇美妙、虚幻缠绵。

 

湘江源。对于湘江源头的认识,自汉以来,皆有变化,明清以降,殆成定论。新世纪以来,2006年,北京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陈义勇、邓辉在我国地名研究领域的权威杂志《中国地名》第11期发表《湘江的真正源头在哪里》一文,从实际地理考证数据和文史资料出发,从学术层面澄清了湘江源头在广西兴安海洋山的结论,率先提出湘江源头在湖南永州蓝山县的结论,在学界引起很大反响。2011年,原湖南省社科院院长朱有志等在《湖南省情要报》(2011)上发表《拨开千年的历史迷雾:湘江姓“湘”不姓“桂”——为湘江源头正名的建议》,接着在《国土资源导刊》上发表了《正名,以湘江源的名义》(2011),文章认为,按照一般的以河长(即“河源惟远”)、水量和流域面积为主要参考指标,再兼顾河谷形态和历史习惯确定河源的标准,明确提出“湘江源头在湖南蓝山”,并要求为之正名。2013520发布的湖南省第一次水利普查成果也表明“湘江源头在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该结论已经国务院水利普查办和水利部的认定。这意味着历史上流传甚广的“湘、漓同源”说得以修正。新华社每日电讯、人民网、新华网、《湖南日报》、湖南卫视、《桂林晚报》等全国三十多家媒体都在重要位置发布了这个消息。

 

 

 

 

(四)永州古代人才状况

 

对永州古代人才较早进行研究的有龙震球(钝叟)先生撰写的《历代名人在永州()()()》(1983),按照从汉代到清代的时间顺序,简略地介绍了30多位历代宦永、游永的名人在永州的生活、创作情况及对永州的影响。稍后,张泽槐、蒋政平《零陵要鉴》(1985)提出:据《湖南通志选举志》,从唐初至清光绪九年的1200多年科举考试中,全省共考取进士(包括特科)2305人。永州、道州的进士占全省总数的21%,486,其中唐宋时期384,约为这一时期全省进士966人的40%。整个科举考试中,全省考取状元 (包括特科)12名,今零陵地区籍的有3,即李郃、吴必达和乐雷发。龙震球《唐宋时期永州、道州何以人才兴盛?》(1989)一文进一步阐发了永州、道州唐宋时期人才兴盛的原因:他认为一是永州在唐宋时期农工业较发达,社会经济繁荣;二是永州官立学校的兴盛;三是科举制度的引诱作用;四是书院制度的创立,书院成为永州人才培养基地;五是永州私人讲学风气较浓,私学遍及城乡;六是永州印刷事业较发达,便于文化的传播。陶用舒《湖南古代人才纵横谈》(1998)一文研究统计,先秦至宋的古代时期,湖南人才分布前五名分别是长沙、永州(零陵)、衡山、常德、郴州。长沙为湖南首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理所当然为人才集中之地。永州占第二位。可见,永州地区的确是湖南古代(宋代以前)文人的中心。张伟《唐代永州地区科举情况考略》(2007)一文从唐代科举制度出发,考证了当时永州的教育状况和科举情况;其《永州历史上的状元、进士知多少》(2009)则详细考索了永州古代状元、进士的数量,进而探讨永州古代科举情况,同时澄清了一些模糊的认识。关于永州名人研究的著作有胡宗健《永州名人》(2007)、张泽槐《名人与永州》(2008),后面有专节论述。

 

 

(五)毛泽东与永州

 

较早研究毛泽东与柳宗元的关系文章有原永州市委党校校长杨正国的《毛泽东评点柳宗元》(理论视野,2002)和《毛泽东的柳宗元情结》(2007),从肯定柳宗元的哲学观点、高度赞扬柳宗元的政治思想、灵活运用柳宗元的寓言故事和大力支持章士钊的柳学研究四个方面,阐述了毛泽东对柳宗元的肯定和评价。翟满桂、蔡自新《柳宗元:毛泽东论述最多的一位古代人物》(零陵学院学报,2004)一文,从毛泽东对柳宗元自然哲学思想给予唯物主义的肯定,从柳宗元文学作品中寄寓理想和希望,文化大革命中一度将柳宗元思想文学加以钩沉引申,拓展发扬,影响到中国当代社会历史进程,说明这是毛泽东承袭民族传统文化中的十分珍稀的现象。在毛泽东的倡导下,柳宗元学说在短时间内的确得到了极大地普及。赖中霖主编、桑亚平、文三毛副主编的《毛泽东与永州》20153月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全书约30万字,在精心挖掘、研究大量史料的基础上,整理出毛泽东与永州有直接关系且影响较大的人与事,填补了永州党史研究上的一个空白。与永州历史文化相关的内容有:《毛泽东对司马迁“舜葬九疑”的认同》、《毛泽东勉励华国锋学习舂陵侯》、《毛泽东引为自豪的“老乡”黄盖》、《毛泽东的“怀素情结” 》、《毛泽东对理学鼻祖周敦颐的借鉴与评价》、《毛泽东与李达的交往》、《毛泽东与祁剧》等。


 

(六)阳明山文化

 

阳明山位于湖南省西南部、永州市双牌县境内,属五岭山脉。1982年被批准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92年被批准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境内崇山峻岭延绵数百里,最高海拔1624.6米,是湖南省内第二大国家森林公园。先后被评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群众最喜爱的“湖南百景”、“新潇湘八景”、首个“绿色中国环境文化示范基地”、国家自然保护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海峡两岸交流基地等。特别是山上10万亩高山杜鹃姹紫嫣红,堪称人间奇迹。每年5月初前后,阳明山杜鹃花竞相绽放,绵延数十里,蔚为壮观,被誉为“天下第一杜鹃红”。

学界对阳明山的研究,大致分为两个阶段:1980年代到2010年以来,主要集中在阳明山旅游景观研究;2010年以来,多数学者开始关注阳明山文化研究,以2013年阳明山文化研讨会为标志,集中展示了一批研究成果。

1.阳明山旅游景观。较早有蒋诗堂《零陵地区旅游资源考察报告》(零陵师专学报,1988),提到了阳明山旅游资源的开发问题,认为阳明山的魅力在于它是“竹乡林海”和佛门重地,适于建成避暑度假、山水观赏兼佛事活动的游览区。蒋建军、姜海军、龚伟林等的《阳明山国家森林公园植物区系研究》(湖南林业科技,2004),在对阳明山自然环境及植物区系基本特征进行调查的基础上,统计分析了阳明山种子植物科、属的分布情况。结果表明:阳明山植物区系包括314个热带属、344个温带属(包含中国特有的19个属),温带属略多于热带属类型,说明阳明山处于温带至热带的过渡地带。唐峰陵《永州文化旅游探析》(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5)指出:“永州的文化旅游资源的特色突出,知名度高,而且与自然资源组合极佳。阳明山旅游区是将宗教游与自然风光游组合在了一起;永州旅游区、浯溪旅游区、道州旅游区将人文历史游与自然风光游组合在了一起;九嶷山旅游区和舜皇山旅游区是将民族文化游与森林风光游组合在一起;千家峒旅游区、沱江旅游区是将民族风情游与自然风光游组合在一起。这种组合有利于各类旅游资源的综合开发,互相促进,互相利用,从而达到省钱省力、降低旅游产品开发经营成本的目的,也有利于发挥旅游产品的群体效应,增强拓展旅游市场的力度。”唐莉《浅议“阳明旅游”的开发与管理》(当代经济,2008)在详细分析了阳明山的森林旅游资源的优势和开发现状的基础上,提出了保护与开发阳明旅游的“三区、三点、三线”的具体建议。袁建立、周慧玲、关苏瑞等的《永州节事旅游营销现状研究——以阳明山“和”文化节为例》(旅游纵览,2012),通过调查问卷的方式,研究阳明山“和”文化营销现状,指出阳明山和文化节主要存在游客对阳明山“和”文化节知晓率低、外来游客人数少、品牌建设滞后、游客满意度低、游客认可度低、游客回访率低、游览时间短、消费不够等不足,提出阳明山在以后的文化节营销工作中应注重:(1)加强品牌建设,注重文化诠释;(2)改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游客满意度;(3)增加特别活动,提高经济效益;(4)注重对不同人群提高服务产品质量。

专门以阳明山旅游景观为研究内容的博、硕士论文有:陈艳华的硕士论文《湖南阳明山云锦杜鹃群落景观研究》(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06)第一次对湖南阳明山山顶的云锦杜鹃群落进行了调查,重点通过对阳明山杜鹃花植物资源、阳明山云锦杜鹃群落种群及其群落学特征等三方面内容进行了分析与研究。

陈奉伟的硕士论文《森林公园游客环境态度与行为研究——以阳明山国家森林公园为例》(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09),分析了森林公园游客背景对其环境态度与行为的影响,游客环境态度与行为的相互关系,并提出了游客环境行为管理对策。

颜玉娟的博士论文《湖南阳明山森林公园植物景观评价研究》(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12),利用群落样方法和样线法实地调查了 24个代表性的森林植物群落,根据调查所得数据分析其基本特征、Shannon-Weiner指数、Margalef指数和各个群落的观赏特征指数、优势种种群特征、经济价值特征指数等,运用头脑风暴法、会内法和Delphi法产生了一套完整的森林公园植物景观评价体系,构建了yaahp指标模型,利用专家法获得各指标的权重,结合定量定性分析方法,获得各指标的分值,利用层次分析法全面正确地评价24个群落的植物景观特点。在此基础上,提出阳明山国家森林公园林植物景观开发利用的价值与森林公园植物景观规划构想。第一次运用层次分析法评价阳明山国家森林公园植物景观,得到了比较准确的数据和结论,也是第一次利用定性定量指标评价结果,提出森林公圆植物景观规划方案。这将对森林公园和森林旅游持续发展有着重要意义,也为森林公园植物景观评价研究填补了空白。

2.阳明山文化底蕴。2005年以来,政府主导连续举办内容丰富的阳明山旅游文化节活动。“明山千古仰,活佛万家朝。”阳明山佛教文化源远流长,“和”文化底蕴深厚。近年通过开展寻“和”之旅活动,搜集各地名人为阳明山题写的“和”字8000多个,丰富了阳明山“和”文化底蕴。在永州市政府主导下,200542857由永州市人民政府主办,双牌县委、县政府承办的2005中国湖南阳明山杜鹃花旅游文化节”举行,活动以“灵山福地、杜鹃花海、红色旅游”为主题,以“文化搭台、旅游唱戏、市场运作、政府主导”为指导思想,主要开展阳明山杜鹃花旅游文化节开幕式、阳明山杜鹃花后选拔赛、湖南省作协创作基地授牌仪式、“天下第一杜鹃红”揭牌仪式等系列活动。本次活动反响较大,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为了充分挖掘双牌阳明山“和”文化与杜鹃文化的内涵,加强两岸阳明山的合作与交流,促进旅游业的发展,2006年决定将“杜鹃花旅游文化节”升级为“‘和’文化旅游节暨杜鹃花会”。2006429,由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湖南省旅游局、省妇联、团省委、省文联和永州市政府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阳明山‘和’文化旅游节暨杜鹃花会”拉开序幕。旅游节以“世界因和而美”、“和美阳明、博爱天下”、“两岸和、中国和、世界和”、“红杜鹃见证爱情”等为主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围绕“和美”这一主题,还举办了“和美阳明山,两岸一家亲”大型民族歌舞晚会、“永州美食文化节暨旅游招商洽谈会”、“和谐社会与和美家庭论坛”、“美人美景相映红人体艺术摄影大赛”、“中华万‘和’大鼎奠基仪式”、“‘名居杯’海峡两岸阳明山围棋邀请赛”等7大主题活动。至2015年,阳明山“和”文化节已经连续举办了9届,成为了提升永州文化旅游品质,推进两岸文化、旅游、经贸等领域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平台。2015年,阳明山被中央台办批准为海峡两岸交流基地。

20131219,由湖南科技学院和双牌县委、县政府主办的“中国·永州阳明山文化研讨会”在零陵古城召开。来自韩国国际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湖南省社会科学院、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长沙理工大学和湖南女子学院等高等院校及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 30 余人,对“阳明山的得名及其儒释道的关系”、“秀峰禅师及其交往”及“阳明山的文化开发”等议题,展开了广泛而深入的研讨与交流。会议共收到论文 20 余篇,大多数论文陆续发表在《湖南科技学院学报》上;20148月,结集为《阳明山文化研究》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周欣的《永州阳明山文化研讨会综述》对此次会议作了较详细的综述。

会议论文研究范围大致分三大板块:一是关于“阳明山的得名及其儒释道的关系”的研究,共收到万里研究员的《从“阳明”语义看阳明山之得名及其与王阳明的关系》、刘范弟教授的《秀峰、蒋鏊、菊坡、南渭王与阳明山》、张京华教授的《阳明山与朱彦滨》、朱雪芳博士的《阳明山“朝阳甫出”与王阳明“仁与万物为一体”内涵联系》、王安中博士的《阳明山与禅宗》、余强军博士的《道教南宗与永州阳明山》等6 篇论文,是关于阳明山文化最为前沿的讨论,对阳明山的历史渊源挖掘式的梳理,搭建了阳明山文化研究的新平台。二是关于“秀峰禅师及其交往”的研究,共收到杜寒风博士的《阳明山秀峰禅师行止述评》、陈靖华副研究员的《阳明山秀峰禅师全身舍利发凡》、张利文博士的《佛教肉身制度略论——从阳明山秀峰禅师临终偈说开去》、徐仪明教授的《阳明山秀峰禅师所食“苦菜”考》、周建刚博士的《分裂的世界:明代零陵名士蒋湘崖事略考》等5篇论文,主要对秀峰禅师的行止、肉身舍利的价值、所食“苦菜”及其交友等的研究。三是关于“阳明山的文化开发”的 研究,共收到刘立夫教授的《永州阳明山佛教文化品牌如何打造?》、杨金砖编审的《阳明山文化底蕴初探》、陈力祥教授的《论湖南永州阳明山文化彰显的四个基本维度》、陈仲庚教授的《阳明山文化精髓:和合三教为一体》、潘雁飞教授的《“和”的历史底蕴与“和”的现代张力——论阳明山“和”文化的培育与创意》、潘剑锋教授的《永州阳明山的旅游领头雁作用》、邹礼春的《灵山秀水 和美阳明》等7 篇论文,从不同角度探讨了开发阳明山文化资源、打造“和”文化品牌的路径和措施,对于推动阳明山文化旅游有较强的借鉴作用。

此外,屈浩然在《环球人文地理》(2013)上大篇幅发表了图文并茂的《阳明山故事——湘南最高峰的荡气回肠》一文,介绍了与阳明山相关的故事传说,人文景观,引人入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