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信息搜索
序:短笛声声诉乡情
 
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加入时间:2008/10/9 7:56:00  admin  点击:1238
 

短笛声声诉乡情

 

杜方智

(零陵师专中文系,湖南永州 425006)

 

(一)

    读完杨金砖的《寂寥的籁响》(作家出版社,20004月版),感到有几个奇特的现象。首先,他毕业于师专化学专业,留校从事校办产业的科技开发工作。后来兴趣转移到了计算机学科,通过自学,撰写了不少专业论文,编著的《汉字计算机实用教程》一书,公开出版后,从1995年到1998年间再版多次,被不少学校列为教材用书。再后来,便把关注的目光转向到了诗歌、杂文的创作上。这本《寂寥的籁响》,便是诗歌创作成果的结晶。在这片灿烂的百花园地,倾注了不少热情,投入了不少精力,耗费了不少心血。在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中,完成了青年时代的“三步跳”,显示出了作者过人的才气和毅力。今后还会“跳”向何处?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其次,按照一般惯例,理科学生的审美情趣,思维惯性和创作目光应该落在崭新的知识经济时代的科技信息上,落在火热的现代化建设的生活图景里,从这类题材中寻找诗情画意,讴歌时代,赞美生活。可是,在《寂寥的籁响》里却以小夜曲般的抒情,去写寂静的乡村,寂寞的童年和自己寂寥的情怀。似声声短笛,诉说着心底里的故土,心底里的乡愁,和那童年梦幻般的缕缕情思。似丝丝春雨,润湿着自己那尘封枯干的心田,也润湿着读者对于农村题材的审美渴望。

    再次,以他那三十多岁的年龄,又缺乏严格系统的古典诗词基本功的训练,对古典诗词,应该是拒之千里,难于问津的。而在《寂寥的籁响》里,却收入了大量的旧体诗词。虽不老道,但写得成熟圆润,有些诗词还充满了浓郁的诗意。这是很不容易的。

 

(二)

 

    也许是出于对新诗的偏爱,在《寂寥的籁响》里,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自由活泼、无拘无束,描写乡愁别绪的新诗。

    杨金砖出生于偏僻的湘南农村,是地道的农家孩子。艰难的童年生活,既培养了他那坚韧顽强的个性,也培育了他那苦涩忧郁的诗情。他写自己的父亲,写溪边的渔夫,也写孤独的乞者和打工外出的农民。他写春燕、写蝴蝶、写月夜、写箫声和秋雨,但默记于心的还是一股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愁。

                默默惦记于心的

                不在于秋后是不是隆冬

                而是江南的那棵红豆

                在季节的风里

                总如一尾不愿离去的鱼

                在眸子里生出无尽的乡愁 (《秋后》)

    即使离开了家乡,诗人仍然在“怀念山岗”,“心中荡漾的/还是昨日的那份柔情。”而这种思念是:

                身在异乡的游子

                才发觉心底里对故土的眷恋

                是这般缠绵而苦涩   (《游子的思念》)

    在涂抹的乡愁里,飘忽的思绪偶尔也会进入到一个遥远而陌生的时空之中。如:“戈壁的馨香”,“宁静的海边”。但其创作的视角,不在于戈壁的荒漠,不在于大海的浩淼,不在于异域风光的奇特与新鲜,而是为了满足“孩提时代”的“梦想”,是为了追求“大自然的馨香”。

    在《寂寥的籁响》之中还有不少“发思古之幽情”的记游、感怀之类的作品,如《遥望长城》、《山海关的悲叹》、《紫禁城的叹息》、《夜梦陶公》、《荆楚残城》、《翻读秦陵》等,叹历史的兴亡,发人生的感慨。在这类作品中,其艺术的触角依然如旧,深深地触及到中国农村的大地胸脯,深深地触及到中国农民的灵魂深处。于此,我们不妨先看看《夜梦陶公》里的形象:

                  “悠悠的南山

                    只见一个醉意的老汉

                    独坐溪旁

                    慨叹着人生的迷惘”

    与其说在写“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知识分子陶元明,不如说在刻画一个“慨叹着人生迷惘”的老农的形象。其次,我们看其抒发的感情:

                  “难道六国的苍生

                    命里生来该苦?

                    注定是落魄荒原吗?

                    不然,为何国破的惊魂未定

                    又要为修筑秦赢的梦境而饮痛离乡

                    遥望长城,心生无言的嗟叹:

                    ‘兴也百姓寒,亡也百姓凉。’”(《遥望长城》)

    诗人关注的是百姓的疾苦,是百姓的寒凉。诗人抒发的是“饮痛离乡”的中国农民发自肺腑的真情实感。

    再次,我们看诗歌的意象。

                     “史官的笔,时假时真

                       犹如禾田的稗草

                       几分嫩绿,几分秀青

                       谁也无法辨其真伪”(《翻读秦陵》)

    诗人用“禾田的稗草”,比喻“史官的笔”的真假难辨。诗人采用的意象,仍然是广大农民熟悉的景物,广大农民熟悉的道理。

    杨金砖先生的笔是深深地扎根于农村大地的。一股强烈的农民情结,充盈于《寂寥的籁响》的字里行间,构成了全诗的情感基调,满足着读者的审美愿望。

 

(三)

 

    我常常觉得:用旧体诗词反映现代生活,要达到形式上的要求并不太难,困难的是要创造出诗的意境,写出真正的诗来。在《寂寥的籁响》里,旧体诗词共计五十余篇,占的份量不轻。与新诗创作相比,旧体诗词的题材显得开阔一些。在这五十多首诗词中,有些属应酬、唱和之作,匆匆成篇,显得创作蓄势不足。除此之外,不少律诗、绝句写得清新自然,明丽隽永,写得颇有诗意。如《春回潇湘》:

                      昨夜东风吹急浪, 潇湘碧水漫清江。

                      两岸翠竹云天隐, 一曲高歌玉笛昂。

                      飞鸟双双鸣绿野, 游人缕缕话朝阳。

                      萍洲春涨泛舟处, 遍地丛荫凤尾香。

    历史性与现实性交织,时代性与地域性融合,构成了一幅《春回潇湘》的动人图画。余音袅袅,令人赞叹。

    律诗绝句与词曲相比,我喜爱杨金砖先生的旧体词。也许是词体本身的自由活泼,也许是体裁更接近于作者的创作个性,因此,在《寂寥的籁响》中有些词显得更为精采一些。如《采桑子·古寺罗汉》:

                      百八罗汉传神妙, 个个狰颜,手著法鞭, 煞似俨然真个仙。

                      无情雕木横眉面, 日日高悬,贪婪无边, 索尽人间膏脂钱。

    似庄似谐,亦嘲亦讽,对罗汉的“尊严”,对罗汉的“贪婪”,刻画得维妙维肖,入木三分。在笑的后面,必然会引起我们对善男信女的愚昧,对迷信骗人骗钱的本质,进行深层的思索。

 

    从总体上看,杨金砖的诗歌创作低吟浅叹有余,而恢宏深刻不足。在今后的创作中,希望他把生活的根扎得更深一些,对生活的认识和评价更准确、更深刻一些,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来。

    杨金砖先生在诗歌创作的道路上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我们期待着他更为辉煌的第二步、第三步。

               

 

(作者:杜方智,,零陵师专中文系教授,1992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