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瑶文化与女书文化研究《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信息搜索
第四节:重要文献选介
 
《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加入时间:2016/12/21 15:43:00  admin  点击:613

 第四节:重要文献选介

 

 

1)《中国共产党永州历史》第一卷

《中国共产党永州历史》第一卷(19211949)由永州市党史与地方志征集编纂办公室编写,于201012月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全书共约15万字。《中国共产党永州历史》第一卷(19211949)真实、全面、系统地记录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永州的历史,反映了永州地方党组织领导永州人民不怕牺牲、前赴后继、不屈不挠的奋斗历程,总结了永州的党组织领导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经验,展现了永州革命前辈的英雄业绩、光辉思想和优良作风,是一部具有较高思想性、理论性、知识性和浓郁地方特色的历史专著。

  

2)《永州党史人物传略》

为了进一步弄清永州本地的党史资源特别是党史人物资源,提升党史研究工作的质量,加强党史工作服务现实、服务大局的基础工作,永州市党史与地方志征集编纂办公室于2012年初开始着手编写《永州党史人物传略》,并于201212月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本书共收录了20位著名的永州党史人物。其中已入编和批准入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的有陶铸、李达、江华、李启汉、陈为人、蒋先云、唐克、何宝珍、唐鉴、肖明、唐生智;批准入编《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领传》的有周玉成、刘金轩;已入编《湖南党史人物》的有雷晋乾;王涛、韦汉、乐天宇、唐浩、蒋毓华、王文等人也是永州重要党史人物。书中通过对每位党史人物的生平事迹的描述以及在永州乃至全国的中国共产党革命斗争中的英勇故事来凸显人物特征,并对他们在革命斗争中的影响做了简略的评价。

3)《中共永州历史100件大事图志》

《中共永州历史100件大事图志》是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由永州市党史与地方志征集编纂办公室编写。《中共永州历史100件大事图志》从五四运动在永州的爆发,一直到当前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每章都包含简史、见证与图片三个版块,共15万字、100幅图片。展现了永州不平凡的发展历程和取得的辉煌成就,具有极强的学术价值和较强的可读性。

《中共永州历史100件大事图志》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按照历史事件发生的年月顺序,多层次、多角度立体记述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在永州历史上所发生的大事、要事。便于人民学习、了解和铭记党领导全市人民所走过的道路。它紧紧扣住永州历史上令人难以忘怀的瞬间,勾画出永州地方党组织曲折而光辉的历程,深情讴歌全市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建设取得的多方面成就,展示永州儿女勇于担当、敢于拼搏、奋发图强的精神风貌。是一部思想性、知识性、可读性较强的地方党史著作,是我市开展党史宣传教育的良好教材。记取这些宏大场景和精彩瞬间,有助于我们总结经验,积蓄力量,奋力前行;有助于我们读懂昨天,珍惜今天,创造明天。

4)《湖南省革命遗址通览·永州》

由永州市党史与地方志征集编纂办公室汇编的《湖南省革命遗址通览·永州》于20139月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和湖南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

《湖南省革命遗址通览·永州》系“十二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全国革命遗址普查成果丛书”之湖南卷总第19卷的第12册,约20万字。该书辑录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永州形成的各类具有一定影响的革命遗址和其他遗址,包括党的重要机构旧址,重要党史人物的故居、旧居、活动地,重要事件、重要战役战斗遗址,具有重要影响的革命烈士事迹发生地或墓地,以及相关的纪念设施等。该书以图文结合的形式介绍了上述遗址遗迹的地理位置、历史由来、遗址现状以及保护利用情况,以丰富的条目生动形象地展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的湖南的光辉历史,具有重要的存史资政和宣传价值。

《湖南省革命遗址通览·永州》是全市革命遗址普查成果的结晶。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开展革命遗址普查、做好革命遗址保护工作精神,和湖南省委办公室〔20107号文件的精神,以各县区、管理区自查为主的方式,市史志办负责普查的指导、整理、汇总和督查为主的形式,分门别类对散布在全市各地的革命遗址进行了一次全面、深入的实地勘测和调查取证,并收集整理了相关的文字、图片资料,经过半年多艰苦细致的工作,于201011月如期完成了全市革命遗址普查任务。这次普查,全市共查明各类遗址127处,其中革命遗址117处,其他遗址10处。这些分布在全市各县区的遗址遗迹,大多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是不可多得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存。为了进一步查实、核准并以规范化的形式留存和展示革命遗址普查成果,按照编写全国革命遗址普查丛书的规范要求,从中选出104处,其中革命遗址92处,其他遗址12处汇编成《湖南省革命遗址通览·永州》,经反复调整、修改、补充,于2013年底公开出版。

全市革命遗址普查成果汇编丛书的编辑出版,为进一步做好全市革命遗址的保护利用工作,更好地发挥革命遗址在党的思想政治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以及推动红色旅游和革命老区建设等方面的特殊作用提供了翔实可靠的文献资料依据,奠定了重要基础。

5)《潇湘赤子》

为了便于联合相互了解五湖四海的永州人,增进彼此间的友谊和感情;为激励鞭策,教育永州现代人以及子孙后代;为填补历史记载之不足,予今后永州市志等各类书籍修撰提供积累资料。20006月开始着手编辑此书,经过2年,几易其稿,于200212月正式出版。

《潇湘赤子》主要收录永州籍和在永州工作过的、现已调离永州的外籍知名人士,包括副处级以上的党、政、军领导,具有副高及相当职称的科技、文化、艺术和学术界人士,卓有成效的经济界人士,海外、台、港、澳知名人士,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其他各行各业人士。该书一共收录了500名各行各业的永州人,其中有指点江山、叱咤风云省部级领导干部,有学术造诣精湛、独领风骚的专家、学者,有遨游商海、资本雄厚的实业家,更有各部门敬业爱岗、勇挑大梁的中坚力量。真实的记录了潇湘赤子的工作业绩,展现了潇湘赤子的奋斗风采,它的出版,对于充分发挥永州人才资源优势,建设新永州,加快永州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也似一根金线串起了一颗颗珍珠,不仅在潇湘赤子之间架起了一座相互联系、相互沟通、相互交流的桥梁,而且对于永州实行内引外联,广泛引进技术、资金、人才,提高永州的知名度也将起着积极的作用。

 

6)《零陵地区志》

19866月,根据湖南省人民政府的部署,零陵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成立,编纂新地方志的工作随即展开。至1995年底完成《零陵地区志》送评稿。翌年5月,召开稿评会议。199511月,国务院批准撤销零陵地区建置,设立地级永州市,虽然所辖区域未变,但其名称与隶属关系已发生变化。而《零陵地区志》原定的编修年限止于1991年,尚有19921995年的史实未囊括进去。考虑到要全面记录零陵地区的完整历史,新成立的永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将《零陵地区志》的编修年限延至1995年止。编纂人员全面搜集1991年之后至撤区建市止的4年史料,并吸取稿评会议提出的正确意见,对志稿进行补充、修改和完善,至1999年完成送审稿。经数百人笔耗,15载辛劳,于200112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书共计270万字,上限起自1825年(清道光五年最后一部《永州府志》),下限到1995年底(零陵地区改为永州市),是继《永州府志》后全面记载零陵地情的首部志书。

《零陵地区志》体例完备,篇目科学,结构严谨。全志采用述、记、志、传、图、表、录等体裁,以“志”为主体,依事物类别分编,按编、章、节排列。共设38编、171章、621节,并设附录。由凡例、概述、大事记、专志、附录组成。专志内容包括建置、自然环境、人口、中国共产党、党派群团、政权·政协、军事、公安司法、民政、劳动·人事、经济综述、农业、畜牧水产、林业、水利、乡镇企业、烟草、工业、电力、交通运输、邮电通信、城乡建设与环境保护、内外贸易、粮油、财政·税务、金融、经济管理、教育、医疗卫生、体育、科技、文化·档案、文物·名胜、旅游·外事·侨务、报刊·广播·电视、民族·宗教、民俗·方言及人物38编。较为全面地勾勒了零陵地区发展的全貌,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永州位于湖南南端、五岭北麓,西汉时这里设置零陵郡,为湖南的四大古郡之一,至今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隋文帝时废零陵郡改设永州总管府,零陵、永州从此一地二名。自古以来,永州山水神奇秀美,“潇湘”之誉,闻名遐迩;永州区位优越,交通方便,有“沿海的内地、内地的前沿”之称;永州气候温和、资源丰富,素称“南岭多金属矿带”;永州历史文化悠久,古今名人荟萃,各领风骚,可谓地灵人杰之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永州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日新月异。《零陵地区志》记一方历史之沿革,描山川地理之特色,述政治风云之变化,表经济文化之兴衰,陈社会风情之演变,是一部永州地情的百科全书。它为昨天的革命者和创业者树立历史丰碑,为今天的从政者和建设者提供历史借鉴和科学依据,也为后世人们留下一份经世致用的珍贵馆藏。一书在手,可以明地情、观兴废、知得失、识规律,收“资政教化”之功,获继往开来之效,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7)清康熙九年《永州府志注释》

康熙九年《永州府志注释》,由永州市史志办委托曾昭薰、杨金砖、骆正军、尤慎、吕国康、唐嗣德等人点校与注疏而成,于201112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书原文加注释共计98万字。

康熙九年(1670年)《永州府志》,由时任永州知府的刘道著主修,聘请明末进士、翰林学士、曾任四川巡抚的钱邦芑总纂。该志初刻于康熙九年,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攻占北京,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将原版掠夺,现藏于日本内阁文库。1983年,通过文化交流途径从日本影印回国。1992年,永州市地方志办公室派专人从北京图书馆购得影印本2部。

   永州遗存至今尚能见到全书的府志共有六部,从古为今用、以史鉴今的角度看,康熙九年《永州府志》是其中最完整的一部。这部《府志》共二十四卷,另加卷首一卷。卷首为志序和纂修姓名及纂修凡例,卷一为图像志、天文志,卷二为舆地志,卷三为建置志,卷四、五、六为秩官志,卷七为学校志,卷八为山川志,卷九为祀典志,卷十、十一为选举志,卷十二、十三为田赋志,卷十四为武备志,卷十五、十六、十七为人物志,卷十八至卷二十三为艺文志,卷二十四为外志。这部府志广搜博取,史料翔实。它不仅广泛搜集了前代诸多府志版本的珍贵资料,还参阅了众多相关文献,吸取了历代名人名作对永州各领域记述存录的重要史实;一些山水名胜和历代建置,编纂人员甚至还作过现场考证。分县按目将州内所有山川岩池、峰峦溪岩依其位置处所、自然风貌、人文蕴含等,各有侧重地一一陈述。对今天的读者而言,它不仅可以作为导游读物,甚至可以作为自然资料开发的历史依据,有较高的文字和史学价值。

2008年,按照湖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关于旧志整理的有关精神和部署,永州市史志办在对永州明、清期间现存的几部《永州府志》一一筛选比较后,选定清康熙九年版《永州府志》进行整理注释。专门班子对旧志采取分卷到人注释,互相交叉注释,按类别分组注释等方式反复多次对旧志进行注释,并采取了分散与集中、定期或不定期专题研究相结合方式开展工作。最后于2011年定稿付梓。

清康熙九年版《永州府志》现存版本,为几经辗转从国外找回的影印本,部分篇章字迹模糊不清,误字、错字、脱漏不少,且行文大量使用生僻字、异体字、 疑难古字,部分字现代汉语中无法查找得到,记述中用典多,人名称谓复杂,人名与典籍记述往往要素不全,对历史文典和历史人物论述的考证辨析,所引述的文献广泛,其中相当部分为深奥难解之作。整理注疏过程中纠误释义困难重重。但本次整理注释人员,通过广览博学,深入考证,严肃认真,科学对待,攻克难关,最终成功出版,实现了对这本现存旧志的抢救性整理保护与开发利用。

 

8)明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由永州市史志办委托杨金砖、曾昭薰、陈仲庚、尤慎四人点校、注疏整理,于201311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书共计50万字,第一版印刷1200册。

明洪武《永州府志》,永州知府虞自铭、教授胡琏等人修纂,完成于洪武十六年,记事亦止于十六年。全书80余目,16万字。点校的底本是系永州市柳学会从海外复印回来,藏于湖南科技学院图书馆。由于刻字技术与印刷技术的制约,加之年代久远,模糊缺漏现象比较严重。所以该志的点校、考订、注释工作尤为不易。该志的整理注释,凝聚了多位点校文史人员的心血。完成后的注释本不仅是永州历史文化研究的宝贵成果,更是了解、开发、利用永州历史的重要参考。

综观明洪武《永州府志》,有如下特点:1、它是湖南现存最早刻本郡志及永州现存最早的府志。目前国内各家均认为明洪武《永州府志》是湖南省现存最早的刻本方志,同时也是现存永州府志中最早的一部。据文献记载,湖南省在北宋时期就刻印过“图经”或“图志”(地方志)。但大部分刻书仅见记载,原书不可复考。明洪武《永州府志》传世至今,既有研究湖南雕版印刷术的文物价值,又有研究明朝永州风貌的学术价值。2、它展现了湖南方志由宋元时期的图经志书,逐步过渡到明清方志体裁的过程。明洪武《永州府志》将舆图冠于正文前,先列府境全图,尔后一一列出所辖各州县分图,作为全书的纲领,便于读者捉纲张目。其中“图”四种共21幅。“志”则设立一级类目43门(不计附目)。体例承袭宋元旧志,内容详收元明初府事,展现湖南方志由宋元的图经志书,逐步过渡到明清方志体裁的过程。3、它注重记载宋、元时期经济发展方面的历史。明代以前的各种旧志,均已亡佚无存,而明洪武《永州府志》有大量内容源于宋、元旧志,较为详尽地记载了永州宋、元时期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最为可贵的是,该志突破以往前志重文化轻经济的局限,看重记述宋、元时期经济发展的历史,大量收录宋、元时期各类经济数字,揭示了永州经济发展的轨迹。该志图考胪列府境、府治总图及属境所辖州县分图,详标府境山脉河流、乡都里坊地名;山水记府属名胜古迹数百处,精绘永州奇峰秀水景致;赋税记夏税、塘税数额,农桑分桑株、苎麻、棉花三项,缕述府属各州县桑麻之利,课程详商。是研究永州乃至湖南宋元农商赋税的珍贵史料。4、它是一部三志合一形成的成熟府志。三志合一是指永州府志、全州府志、道州府志的旧志材料综合成一部新的永州府志,这是明洪武《永州府志》的宗旨,也是其最大特色和成就所在。明洪武《永州府志》是第一部真正的“永州府志”,它第一次包括了永州府的基本境域,而且也是现存最早的,具有成熟形态的府志。综观全书,列目详细,层次分明,结构清晰。在史料的安排上,将新搜集的史料,冠于篇首,将原来旧志上的史料殿于篇后。这些都标志着该志具有成熟定型形态,利于阅读者迅速找到所需资料以及在甄别取舍史料时有据可查。

 

9) 《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校注》

康熙《祁阳县志》,正文九卷,另加三吾石钞一卷,共十卷。康熙八年,清圣祖康熙昭告天下,普修郡县志书。祁阳知县王颐在永州知府刘道著的主持下着手修纂《祁阳县志》,书成,未待刻版付印。吴三桂陷永州,祁阳甚遭其害,至十八年,清军复定永州全境,祁阳才得以清平。此时,适值钱塘王霭下车视彖,知掌祁阳。深感“祁邑遭罹寇乱之后,诸书寝废,尽销烽火,即志书一籍,亦在剞劂零星,颇多遗失,文献残阙,此守土之责也。”于是,对康熙八年之《祁阳县志》“复加考订,正其讹,补其阙,五阅月而书告成。”这便是康熙十九年的县志刻本,共4册。但此刻本在国内已十分稀罕,国家图书馆、湖南省图书馆仅存残卷微缩胶片。为保存和传承好这部县志,祁阳县志办委托曾昭薰、杨金砖、陈仲庚、尤慎进行点校、注释,最后整理成书,由湖南人民出版于20153月出版。

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是目前保编纂体例上,融古铸今,自成一格。将其与康熙九年修纂的《永州府志》相对照:《府志》共24卷,1823目;《祁阳县志》则仅有10卷,1017目,它既遵古志常规,“因述”“存旧”,又从祁阳当时的实际(特别是许多古代史料不全的实际)出发,“省琐”“删浮”,其中的创新之处有以下几个方面:

《图象志》虽保留图象,但不单独设纲建目,归入卷首。对录存的图象,删除了“星宿图”,这是有道理的。一个县的疆域不大,“星宿图”难以准确涵盖;但又增加了“县治图”,这应是县志必备的,该图弥补了《永州府志》的一大缺陷。

删除《天文志》一纲,以“分野”为目,并入《舆地志》。这样,一则可以避免浮泛空洞,再则二者内容切近,适于合并,因为古方志设“分野”,原本就是用以界定府县疆域的。删除了“天文”,全志自然“首地”。而“舆地”关注的是沿革变迁,因而“凡例”强调“不以分野先沿革”。

“山川”也作为一目归入“舆地”,从类属性质来讲是合理的,又避免了因内容有限造成大纲目小文章。

因相关内容单薄甚至缺失,删去了“古迹”、“藩封”、“陵墓”诸纲。涉及到的相关内容往往一笔带过。

祁阳为永郡腹地,原非要害屯兵之所,故历来武场、营堡不多,这方面的史料自然也少。县志不但删去《武备志》一纲,而且作为《建置志》中一目,也仅寥寥数语。

“物产”以一目入“赋役”,既遵循了“体存禹贡”的传统,又揭示了封建社会贡赋穷极地利民力的本质。

该版本不设“外志”一纲,足见编纂者视其为“可以无志者”。但鉴于旧史已录而不得不存录,则以小目入相关内容,聊聊数笔带过,“灾祥”归于“赋役”之末,“仙释”作为佛道类“人物”载入,“寺观”归入“祀典”一类。

《三吾石钞》是该版本的一大创新,它刻意突出了浯溪文献在祁阳发展史上的独特地位。从后续祁阳诸县志看,这一独创已被方志界接受、肯定并发扬光大。清同治版《祁阳县志》继承这一传统,在“山川”之后,专设“浯溪”一目,将有关浯溪的诗文,无论上石与否,皆录存其中,为艺文学术领域保存了一批珍贵史料。例如,唐代皇甫湜的五言诗《题磨崖碑》,仅存于浯溪石刻,连《皇甫湜文集》都未载。陆游在《跋皇甫湜》一文中说:“右一诗在浯溪中兴石间。持正(皇甫湜的字)集中无诗,诗见于世者此一篇耳,然自是杰作。”正是浯溪保存了这一杰作,我们才能在后来的《全唐诗》中见到它。

 

 

10)《永州市大事记(19782010

为记录改革开放以来市委、市政府带领全市人民,团结奋斗,建设永州的辉煌历程、主要成绩、和发展脉络,以及永州市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重大事件,市史志办决定编辑《永州市大事记(19782010)》一书,于20139月出版,全书总计17万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永州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同心协力,艰苦创业,战胜了种种艰难困苦。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市经济实力显著增强,社会事业全面进步,城乡面貌日新月异,人民生活大幅改善,实现了由温饱不足向总体小康的历史性跨越。如果说1949年到1978年的30年为永州的经济社会发展打下了基础,那么1978年之后的30余年则是永州实现科学发展的“跨越之旅”。改革开放以来,永州历届市委、市政府团结和带领全市人民,紧扣时代脉搏,抢抓各种机遇,不断解放思想,深化各项改革,努力开拓创新,使永州的产业结构日益优化,市域经济实力迅猛增长,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农村面貌大为改观,社会事业协调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显著提升,民主法制建设不断加强,社会更加和谐稳定。这个时期是永州广大干部群众思想解放和观念更新最明显的时期,是永州市经济社会发展最快、最好、综合实力显著增强的时期。《永州市大事记(19782010)》记载了这个时期永州各领域发生的大事要事,全面生动地回顾了永州改革开放的发展历程,记录了33年来永州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等方面取得的丰硕成果,体现了永州33年来人民生活和精神面貌的深刻变化。

全书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科学发展观重要思想为指导,以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为依据,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政治观点正确,条目简洁明快,记述客观公正,资料翔实可靠,地方特点和时代特点突出。它的出版有利于广大人民群众了解、认识和研究改革开放以来永州地方大事,也对把握永州发展的客观规律,在实践中更好地推进永州经济社会跨越发展起到积极有益的促进作用。

 

11)《永州年鉴》(2013卷)

《永州年鉴》是中共永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主办的反映永州市情的唯一综合性、权威性大型年刊。该鉴以“存史、资政、教化”为宗旨,旨在系统、准确、完整地记录每年度全市各部门、各行业、各县区的主要工作、重大事件,收录若干文献和资料,反映永州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以及改革开放的新成就、新经验。

《永州年鉴》(2013卷)大16精装,公开发行,约80万余字,共刊发纪实性彩色专版268个,发行2000册。该鉴采用分类编辑法,设部类、分类、子类三个层次。部类设置坚持以事分类原则。正文体例有概述、概况、条目、专记、附记、资料、著文、图表等,以条目为主体。书中插排纪实性彩色专版,按政治、经济管理、交通通讯、财税金融、工业、农业、商贸、科教文卫体、县区分类编排。文稿由各部门专人撰写,领导审核,年鉴编辑部编辑加工整理再反馈原单位核对,最后由编委会定稿。统计资料由统计部门提供,气象、水文资料分别由气象局、水文局提供。所录市直各部门、中央、省驻永各单位和各县区场领导干部名单以上年度底在职者为准,原则上只列行政职务,无行政职务者,则列党内职务。所录人物为全国党代表和全国人大代表,以及各条战线评定的省部级以上的先进人物。

《永州年鉴》(2013卷)框架结构具有年度特色、地域特色和时代特色,分类比较科学;内容丰富,信息密集,资料性强,存史价值高;全书条目释文要素比较齐全,记述准确,文笔流畅,语言文字比较规范;全书装帧排版规范大气,主次分明,色彩明快,浓淡相宜。该鉴作为地情信息的一种载体,为各级领导科学决策提供了可靠的依据,为各部门增进互相了解、加强协作提供了信息,为各界研究市情、参政议政提供了历史和现实资料,也为人民群众解决实际问题提供了政策借鉴和生活指南。

 

(撰稿:高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