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瑶文化与女书文化研究《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信息搜索
第六章: 永州古城建设
 
《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加入时间:2016/12/21 15:42:00  admin  点击:1412

 第六章: 永州古城建设

 

 

对永州古城研究的课题、论文及著作虽然不多,但有不少珍玉良言,至今仍有重要参考价值。特别是陈雁谷、刘继源、王田葵三位老人的意见,给人顿开茅塞、豁然开朗之感。有的已被政府采纳。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古城保护、建设提出了建设性意见,收集在《永州文史》、《净言》等内部资料中,是参政议政的重要成果。

一些卓有远见的领导,也曾对永州古城予以特别关照。1958年,在大炼钢铁,乱砍乱伐的浪潮中,主持零陵县委机关和城镇工作的副书记吴绍白,多次在各单位负责人会议上,提出不准砍伐城内和郊区的风景林,并及时制止了到芝山庵、绿天庵外砍树的苗头,使东山、碧云庵一带和朝阳岩等处的古树得以保存。古城的片片绿荫铭记着绍白同志的功绩。秦光荣同志在《潇湘河畔的追求》一文中,以饱满的激情详细记述了其任零陵地委书记期间的所思所想,以及所取得的实绩。其中,在地域特色方面提出“挖‘古’的精华,做‘山’的文章,展‘土’的优势,扬‘边’的长处;在古地、古郡、古文化遗产遗迹上,实行古为今用,保护与开发并重”等思路,可谓真知灼见。2010年,秦光荣怀着对家乡依依之眷顾深情,题点“永州文化深邃之处:一、九嶷山舜帝之说;二、阳明山佛教之说;三、都庞山瑶家之说;四、道县农耕文化之说;五、石棚新石器文化之说;六、潇湘二水之说;七、三溪典故;八、六大名人;九、湘南民俗;十、潇湘物产。另,鬼崽岭也值一说。”从而催生了永州历史文化学会,开创了全方位研究永州历史文化的新局面。近年来,一些省内外学者撰写了研究永州古城的有真知灼见的论文,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专家于2004年、2014年两次对永州古城保护提出了建设性意见。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唐之享于200669日在《珍惜保护文化遗产  合理利用文物资源》(在永州市文物考察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华文明是绵延五千年不中断的文明,文化遗产是其物化与明证。珍爱与保护文化遗产,通过文化遗产读懂中华文明的辉煌,对于提高民族自信心、振兴中华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并明确提出了永州市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问题。

    下面,从地名考证、古城研究、著作选介、古城保护等四个方面进行综述。

 

 

第一节:地名考证及地名规划

 

 

(一)地名沿革

永州有存史修志的优良传统。其遗存下来的志书,至今仍是湖南已发现的最早的刻本方志。不过,从文献记载看,因隋代以前,州郡县志尚未定型,所以此前的方志,类似于郡书、地理书、都邑簿,且大多是某一领域,某一方面的史料记载。如蜀汉时期的《零陵先贤传》,无名氏纂;晋代的《湘州记》,郭仲产纂;南北朝时期梁代的《荆楚岁时记》,(南梁)宗懔篡。此外,还有盛弘之的《荆州记》、王韶之的《神境记》、罗含的《湘中记》、甄烈的《湘州记》四种,均对永州山川物产有所记述。但从总体上看,真正覆盖全域的永州府志,则是唐以后修篡的。依据文献记载,永州在唐代以后修篡的志书,书目及部分篇章见于相关经籍,但全书亡佚失传 的志书有十三部。如《潇湘录》,(唐)柳详撰。《潇湘录》十卷,(唐)李稳撰。《楚录》,(宋)卢臧撰。《零陵总记》十五卷,(宋)陶岳撰。《永州风土记》,(宋)柳拱辰撰。《永州图经》,(宋)宋刚中撰。《零陵志》十卷,(宋)张埏撰。《零陵志》十卷,(宋)徐自明撰。《永州路志》,(元)邓桂贤撰。《续(零陵)郡志》十三卷,(明)朱衮撰。《永州府志》,(明)戴惟师重辑。《永州府志》二十卷,(明)林士标撰。而遗存至今尚能见到全书的府志有六部。其中,明代三部,清代三部。大多数地名传承至今,但有的已经失传,有的当时无明确记载,有的以讹传讹,使人真假难辨。

按照联合国第五届地名标准化会议关于“地名是民族文化遗产”的定义,地名具有民族性、物质性和文化意义等丰富内涵。古城地名是永州历史文化的积淀,在传承历史、激励当下、昭示后人,以及营造城市文化氛围、塑造良好的城市形象等诸多方面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零陵、永州、苍梧、九疑、潇湘、舂陵等是永州最具地域特色、指位性最强的地名。1982年,永州市人民政府编印了《永州市地名录》,零陵县人民政府编印了《零陵县地名录》。以前者为例,编纂人员有陈正生、孙华国、许月喜、蒋家仁,收录的地名包括永州市的行政区划、居民点、自然村、街道办事处、公社、大队、名胜古迹、人工建筑等。里面有零陵行署概况、永州市概况,古城厢图、古潇湘图、永州市区图。其中,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保留了大量古地名:龙塔、神仙岭、徐家井、司马圹、芝山、七层坡、大西门、水晶巷、小西门、东门岭、太平门、城南、柳子街、杨梓塘、白洲、老渡口。只有前进街,旧名道士岭,是解放后更名的。公社名称基本上沿袭旧称。19951121日,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零陵地区和县级永州市、冷水滩市,设立地级永州市。原县级永州市改名芝山区,原冷水滩市改名冷水滩区。芝山的得名,一说沿用零陵县芝城镇之名。宋咸淳三年(1267),因郡城学院忽产硕大玉芝一株,邑人视为祥瑞之兆,故元御史伯颜九或曾题“芝城”两大字于鼓楼之上。自民国以来,零陵县治几度名芝城镇。二是缘于芝山。芝山亦即小石城山,山间曾修有“芝山庵”。芝山具有一定的人文内涵,但远不如零陵的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意义重大,社会各界强烈要求恢复古地名零陵。20055月,经国务院批准,永州市芝山区更名永州市零陵区,县级零陵区域名和零陵地名又得以恢复。

(二)永州山水地名考证

关于柳宗元笔下永州山水的地名,龙震球、陈雁谷、何书置、刘继源等先生均做过考证,取得不少成果。龙震球《柳宗元永州行迹考释》(《柳宗元在永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年),考释了柳宗元贬永十年行迹30余处,用地方志、名人著述及见闻,遂一对其地名、位置及相关问题予以考释,可谓永州柳学研究及古城研究的一项基础工程。刘继源在此基础上,对一些疑问处予重新考订,写成《<柳宗元永州行迹考释>质疑》一文。例如,龙先生考释了“愚溪”水源:“其源有三:一为戴花山,一为太古源,一为小桃源,各流一里左右至喇叭山汇合西流,又三里至梅溪洞,梅溪水会茨头江水来汇。又西流三里,至三丘田,龙角井水来汇。又十五里至高林桥,高林桥水来汇,又五里至天河桥,又二十里至愚溪口,注入潇水。”又例如,关于“钴潭地址,龙旁征博引,并发表己见,认定“现存‘钴鉧潭’三字,系后人模刻;其旁所题诗句,亦非柳宗元所写;但为钴鉧潭旧址,则毋庸置疑。”又例如,柳宗元有《南涧中题》诗,历代注家多以柳《石涧记》之石涧,即是南涧。龙认为“此说殊难成立。一是柳宗元此时已移居愚溪,愚溪离石涧约十里,在秋阳燥烈而又正当亭午之时,柳宗元决无此雅兴,独自一人往游;二是石涧‘亘石为底,达于两涯’。没有泥土的石板不能长出长一二尺的藻类植物。如此,‘寒藻舞沦漪’句便无着落。我怀疑南涧,即今零陵太平门对面杨梓塘码头旁边那条溪涧,零陵师专左侧田洞之水,均注入此涧,流入潇水。”何书置先生做了进一步的考证,“完全可以断定南涧并非石涧。”“嘉庆《零陵县志》云:‘南涧,失其地,无考。’从‘寒藻舞沦漪’来看,时到秋天,涧水还相当大。从‘始至若有得,稍深遂忘疲’来看,南涧是比较长的。刘老据此实地踏勘,认定南涧是今杨梓街南面田洞中的涧水,它是由西向东注入潇水的。元和五年,柳宗元由龙兴寺迁居愚溪侧畔,因这条涧水在他的新居之南,故称南涧。南涧距子厚新居约四、五里;‘独游亭午时’,才有可能。”(《柳宗元研究》)龙对“黄溪”及“黄溪庙”做过详考:“黄溪水出阳明山后龙洞,有初潭、二潭(见《游黄溪记》),溪水过二潭后会七十二源之水,西流七十里至黄江口,又十七里流经李家桥,再析而北流至邮亭圩。又十六里至梅溪洲,小木源水来汇。又三里至蔡家甸,大木源水来注,至此入祁阳县境。经大忠桥、马头江后,又二十里至白水,流入湘水。”“柳文所称的‘东屯’,即今日俗称的庙门口,距黄溪庙约六百步。黄溪庙即建于黄江口左侧,旧日庙宇共有三进,第一进为戏台,第二进为厢房,第三进为享堂,黄神塑像,系用巨木雕刻。一九五八年福田公社初成立时,即在庙内办公,后又改为小学校舍,至一九七二年庙始拆毁。”龙说“永州城西有石城村、石城山、小石城山,柳宗元有《小石城山记》。石城山在零陵城西,愚溪以北。”“小石城山下,内有一庵,名‘芝山庵’明万历时建,颇具规模,解放以后,尚有二尼住其中。一九七八年,庵被拆毁。”关于“石城村”,柳宗元在《石涧记》中说:“涧之可穷者,皆出石城村东南。”张官妹在《三子与三溪》中认为石城村在港子边村与码头街之间的菜地上,并说:“石城村在石涧的地边,诸葛庙的东南边。现在这里的菜地里还有屋基石和瓦砾,南边有一座小石山,西边有两座石山。不知什么时候村不见了,却在靠近河边修了一座庙,叫诸葛庙。”洋中鱼认为:港子边杨家,准确的称谓应该是涧子边杨家,意思是石涧旁边的杨姓村庄。大约是在零陵话中“涧”与“港”同音,都读ɡɑnɡ,所以才会有此讹传。关于“湘口馆”,龙说:“湘口馆在零陵城北十里。柳宗元游此时,有《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湘口馆并非在两水相合的岛上,而是在潇水东岸,面对岛。”“范忠宣(纯仁)贬居永州时,曾为湘口馆题额,曰‘江天一馆’。到明朝时,又改名‘湘口驿’”。关于“袁家渴”:“由朝阳岩溯潇水而上,约五里,见水环奇石,累成一小山,即为袁家渴。”“袁家渴旧址,至今湖南永州市南津渡水电站大坝之下。”关于“百家濑:“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所说的百家濑,在零陵城南二里。从朝阳岩乘舟上行里许,有诸葛庙(今存),庙前有一渡口,旧名‘百家渡’,为零陵至道县必经之地。百家濑即指百家渡下游一带沙洲。”关于“南馆”:“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有‘上与南馆高嶂合’之句,所谓‘高嶂’即指袁家渴右侧潇水西岸的悬崖,此崖陡峭,不可攀跻。所谓‘南馆’,即建于高嶂之上的馆舍。自唐以后,南馆旧址,改建僧寺,名‘福兴庵。’寺周树木环合,风景极为佳异,建国以后,庵为附近居民拆毁。”关于“石渠、石涧”:“石渠、石涧位于永州市朝阳乡沙沟村。从沙沟湾村溯潇水而上,约五百米远,有一小溪,即柳文《石渠记》中所写的石渠,溪水晶莹,注入潇水。溪中泥沙淤积,两岸已辟为田。”“石涧,离石渠约半公里,即朝阳乡涧子边杨家村旁的小溪,流入潇水。涧上有两石桥,水流其下,溪水平布其上,‘流若织纹,响若操琴’,犹似柳宗元当年所见景象。”龙老对“华严岩”的考释详细:华严岩在永州市东门岭。《方舆揽胜》:“华严岩,唐时为石门精舍,在法华寺南隅岩下。”姜承基《永州府志》去:“华严岩在城内东山郡学后石上,多镌名人题识。”宗稷辰《永州府志》亦云:“高山之岩,府学之侧,有华严岩,自唐以来,游览不绝,内有石门精舍,今虽荒废,而石间题识,犹可抚读,搜剔金石,当自兹始。守土宜与朝阳、澹山二岩并护持之。”所谓“多镌名人题识”,据府志载有柳宗元的五言长诗:“密林互对耸,绝壁俨双敞。……”岩还有柳宗直题名石刻,其文为:“永州剌史冯叙,永州员外司马柳宗元,永州司户参军柴察,进士卢宏礼,进士柳宗直。元和三年三月八日,宗直题。”辛亥革命后,岩侧设有“焦月寺”照相馆,由于岩景幽美,前来摄影的络绎不绝。据曾住岩侧的王永生先生介绍,岩的最高处约二十米,岩深三米多,宽约一米五左右,高约二米,山岩纵横三十来米。岩额为南宋汪藻书,文为“华严岩,绍兴甲子浮溪翁书。”一九五九年东门岭居委会于岩侧设石灰厂,全岩轰毁,至堪惋惜。关于“司马塘”:司马塘,在零陵城北关外,因柳宗元曾游于此,故名。相传其地旧有塾学,塘水深则文运盛,塘水浅则文运衰。县令陈三恪曾筑“兴文亭”于塘中,不久亭废。其他旧有龙太守祠,祀东汉零陵郡守龙伯高。建国以后,塘为其地居民饲养鱼苗之地,一九七八年将塘填塞,辟为零陵地区体育场。现改建成商业城。关于“柳岩”:《零陵县志》载:“柳岩在愚溪之右,以柳司马所尝游也,久失所在,宋零陵令王淮搜得于荒谷之中,仍为之记。”蒋本厚《柳岩记》云:“由柳祠西行里许,荒苇黄茅之间,一岩突出,如怒貌,然柳侯所尝游也,故名,亦因之。岩可容数十人,岩静而深,石瘦而古。柳侯有字迹,皆剥落不能辨。”从所录上文中,略可窥见当日此岩风貌。一九六九年永州市修建东风大桥,为取石方便,石工将岩全毁。今零陵地区人民医院门前的大坑即柳岩旧地。龙还考释了“永州八记”遗址及石角山等。

刘继源先生认为:“龙兴寺”应在千秋岭上。《永州龙兴寺西轩记》:“寺之居,于是州为高。西序之西属当大江之流。”上文是确定龙兴寺位置的唯一依据。唐朝永州城内除东山外,千秋岭地势最高。故龙兴寺位于千秋岭。南太平门则是永州城内地势低洼之处。关于“南池”:《名胜志》云:“池当南山之缺,设自神功,无庸攻凿,随山周旋,可容巨舰。”《名胜志》将南池定位于今孔庙前原四中下面之水田区。今辟为师范操坪。其实,柳《陪崔使君游宴南池序》开头已明确无误点明南池之位置。“零陵城南,环以群山,延以林麓,其崖谷之委会,则泓然为池,湾然为溪。”零陵指零陵县衙。城南决非指南门以外之地,而是相当今城南居委会管辖区。环以群山是指千秋岭及东门岭以南的诸山地。“崖谷”指上述诸山之间的谷地。“委会”指上述崖谷之泉水小溪之清流所会聚之处。此处委会就是南池。零陵城南地势最低处,即今市三中校园及韩家塘一带,此处就是唐朝南池遗址。《名胜志》关于南池定位没错。《志》云:“池当南山之缺。”缺者,缺失也(注:指陡崖无麓。)南山即《三亭记》所记三亭之山。因位于城南故名。今师范即位于南山三缺上。其“缺”下即今永州市三中校园。即古南池所在地。南池非人工开凿,乃自然所成。故《志》云:“设自神功,无庸攻凿。”南池范围广而弯曲。因为它“随山周旋”。“山”在哪里?就是解放前零陵县中旧校舍地势较高之台地。1962年三中兴师动众挖掉县中建筑基地,其土填入低洼处,成今日三中运动场,“山”不见了。由此可推知,古南池也一样,经一挖一填,面积残存无几,仅存思范堂前之芙蓉池及韩家塘。

关于“南亭”:柳宗元有《游南亭夜还叙志七十韵》五言长律。《永州府志》、《零陵县志》均无记载,已成千古疑案。笔者读《游南亭夜还》诗,有过迷惑。但反复研读之,“石砾迎飞涛”句令人为之一喜。“石砾”是南亭定位的突破口,诗句所述景点逐一显现。“虚馆背山郭,前轩面江皋”即指《袁家渴记》之“南馆高障。”“积翠浮淡滟,始疑负灵熬”也是确定南亭位置的重要依据之一。具体指《袁家渴记》中所描写之“有小山出水中,山皆美石,上生青丛。”“积翠”写南亭府视小山象绿色翠玉浮现在微波中,疑似灵龟背负的仙山浮出水面。涤除诗句中的浪漫色彩,还地理事物之原貌。其他如澄潭、曲渚、环洲都有所指。“夜还”诗句谓顺水行舟,由袁家渴内驶入潇水主流,下百家濑,直至南涧。“涧急惊鳞奔”。小舟横渡到东岸返回龙兴寺,“入门守拘挛。”

关于“法华寺”及“零陵三亭”:《永州法华寺新作西亭记》云:“法华寺居永州地最高,其外山形下绝。”明清以来,永州东山最高处为转角楼之鹞子岭(注:今永州气象台)。唐朝州城范围窄,永州最高处及西亭外山形下绝(注:山势陡)者即今电影院后之高山寺一带,即法华寺遗址所在。这完全符合柳《记》所述地形地势之特点。法华寺西亭与《始得西山宴游记》之西山在方位上互为东西,而粮子岭却位于法华寺石亭之西南方。柳子《零陵三亭记》之三亭也位东山。为何不称“永州三亭”?可见柳对地名用词严格,遵循当时习惯的。永州是州城,设剌史衙门。唐时零陵县署设在州城内南门附近。薛存义假零陵令,于东山作三亭,请柳子作记,写有《零陵三亭记》,不称永州三亭。同样,永州法华寺不称零陵法华寺。1962年,笔者曾住三亭学舍,登东山探寻三亭遗址,访居民长者,无所得,而求诸柳《记》。三亭位置分布的特点是陟降晦明,不是都位于“山麓”,“高者冠山巅”。此亭可确定位于署外东山最高处,巅者山之顶也。最下亭可确定,“下者俯清池”,清池在何处?《记》有“积坳为池”之句。其实东山南麓与南池相连,南池水面广水质清。柳子写有《陪崔使君游宴南池序》,故最下亭当位于原黄溪庙附近山坡上,却今师范校门内之南坡上,亭内可俯视南池。故旧时三亭学舍建于其西侧三亭巷边。难定位的是中间一亭,该亭名曰“湘秀”,可肯定该亭位于东山西边。州城西濒潇水,在中亭能望清深的潇水,故亭曰湘秀。

关于“蒲洲”:《零陵县志》云:蒲洲“在城东六里之涯,洲若弓形,昔年长蒲有九节者,柳司马尝登蒲洲石矾以望香零山。”这是对零陵名胜古迹定位的一个严重错误。蒲洲即潇湘会合处今之岛东南潇水河床上之石质滩。其面积随水位升降时窄时宽。石矾上可游玩、可憩、可钓。香零山乃今岛东岸最高之山峰,山上曾建有祀舜二妃之庙,为零陵重要的名胜古迹之一。《考释》还说:“蒲洲尚可寻,在潇水中,由于河水冲刷,面积较前增广,亦非全似弓形。”“柳宗元有《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回斜对香零山》”,王元弼有诗:“蒲洲东望水漫天,秋气横开秋水船。几度挂帆看夜月,清光无数向洲悬。”编者把柳《登蒲洲石矾》诗题断句弄错,将表述潭岛位置的定语“横江口”当作地名打上逗号,第二:说蒲洲在城东六里许。其实蒲洲就是洲、岛、浮洲。蒲洲是旧称。自唐柳宗元诗至清初王无弼诗一并称蒲洲。二人诗句可为证。

关于“万石亭”:《永州崔中丞作万石亭记》有云;“御史中丞清河崔公来莅永州。间日登城北墉,临于荒野……见怪石特出,度其下必有殊胜……步自西门,以求其圩。绵谷奚谷 谷,皆大石林立……乃立游亭,以宅厥中。直亭之西,在若掖分,可以眺望。其上青壁斗绝,沉于渊源,莫究其极。自下而望,则合乎攒峦,与山无穷。”

唐永州城较明清窄。城之北墉大致今东风大桥下游,道士岭一带往东延伸至东山。这里绵谷奚谷一大片石林,为万石山。故亭曰万石亭。亭位置于万石山什么部位?据柳《记》,万石亭应位于濒临潇水东岸之岩崖上。《记》云:直亭之西,石若掖分,可以眺望。“直”:当也;掖:通腋,臂下也,即自肩至腕。具体指亭西岩石如臂下垂之状,即陡崖。石亭之西濒临大江,特别开阔,故能远眺。证明万石亭临近潇水东岸,不会于州署之正后方。万石亭又位于城外北墉荒野,崔刺史步西门发现的。《记》云:“其上青壁斗绝。”可知亭不建在山巅,因为亭背后青壁斗绝。《记》又云:“其西沉于渊源。”据考察,从东风大桥起至潇湘门一带,江岸为岩岸。故水深。“渊源”指水深。“向下而望,合乎攒峦。”这句话确定万石亭位置至关重要。攒:簇聚也;峦:小山。意谓站在亭西向下看,万石亭像位于岩石堆积的小山上。“与山无穷”,恰从反面证明万石亭不是位于平地。

剖析柳《记》原文,大致肯定万石亭乃位于今永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原职工宿舍(人民路北面的宿舍),靠近潇水东岸,其(北指“青壁斗绝”)之北即今总工会后院岩崖处。

关于“铁炉步”:柳《永州铁炉步志》云:“江之浒,凡舟可縻而上下者曰步。永州北郭有步曰铁炉步。”《考释》云:“盖此地原为炼铁炉之地。现称老埠头。”《考释》引清何绍基《老步头诗》为证。

辩正:“江之浒”,柳《集》有二处提到。一是《送薛存义序》云:“河东薛存义将行,柳子载肉于俎, 酒于觞,追而送之江之浒。”二是《铁炉步志》云:“江之浒……余乘舟来居九年,往来求其所以为铁炉步者无有。”据此“铁炉步乃位于永州北郭江之浒。对照柳子二文,《考释》把铁炉步当作老埠头,是实在太离谱。”柳《志》云:“余乘舟来居九年。”既然乘舟来居,可肯定城北之江之浒铁炉步登岸的。柳《序》又云:“追而送之江之浒,饮食之。”柳子家住愚溪,携酒肉过潇水追送之,也只能是州城北郭江之浒的铁炉步。

永州城曾有四条城门濒临潇水东岸:即太平门、大西门、小西门及潇湘门。其中与外地湘江水运最方便,客货运最繁忙者是潇湘门码头,此码头唐朝时乃位于城之北郭(注:唐时州城范围窄),故只有潇湘门码头与江之浒相符合。浒:水崖也。上述永州四门码头唯有潇湘门码头较陡,可以称水浒,因此铁炉步即今天潇湘门码头。唐时也只有潇湘门码头位于永州北郭。郭:指城墙转弯处。又把“铁炉步”解释为“此地原为炼铁炉之地”不妥。炼铁炉是炼铁工场所在之处。柳《志》意指打制各种铁器之铁匠铺。因其工艺精,产品优而驰名。故名其所在之码头为铁炉步,绝对不是用铁矿石炼铁之炉。刘继源先生早在2003年出版的《柳宗元诗文研究》一书中,提出了“将重点文物保护名单中的香零山正名为香炉山,还它本来的名称”的观点。后又写了《关于恢复香零山原址位置并重建祀舜二妃的潇湘庙的设想》(载《柳宗元研究》第5期),对“香零山”与“香炉山”分别做了考证。分析柳诗《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回、斜对香零山》,“蒲洲位于潇湘二水会合处,俗称浮洲,现称洲或岛”。香零山,这一永州历史最悠久的文化遗址,始见于柳宗元上述诗中。“孤山乃北峙,森爽木妻 云神”之句,意谓从蒲洲石矶(注:石质构成的滩,位于蒲洲东南潇水边。)向东北方向望去在潇水东岸最高的森林密布的孤山中,建有供奉祭舜之二妃的古潇湘庙(注:即诗中之“云神”。)“云神”源于屈原《九歌·云中君》,是祭祀云神的乐章。潇湘二妃庙又称湘源二妃庙,原建在蒲洲即岛上,元和九年(814)因遭天火被毁,故迁建东岸,柳宗元写有《湘源二妃庙碑》,歌颂了二妃的德行,记述了重修二妃庙的过程,描写了祭祀的场面和百姓的喜悦心情。潇湘二妃庙是永州城区最古的历史文化名胜之一。

刘老指出:清朝中后期永州当政者与地方名儒编制永州山水之可观者为永州八景。其中错误地将城东茆江桥潇水中之香炉山更名为香零山,并制词曰“香零烟雨”。徐霞客在《楚游日记》中详细记叙了香炉山位置及地形特征:“(由朝阳岩)下舟溯江,渐折而东,七里,至香炉山。山小若髻,独峙于西岸。山,江中乃石骨攒簇而成者。其上佳木扶摇,其下水窍透漏。最可异者,不在江之心,三面皆砂碛环之,均至山足,则决而成潭,北西南俱若界沟。然砂逊于外而水绕其内,其东侧大江之奔流矣。”赵卫平先生提供的《莫氏族谱》,为民国17年瑞梅堂的石刻本,附有“永州府图”,图绘永州城东方潇水河中的小岛是香炉山,而不是香零山。这也是重要佐证。旧府县志把香炉山从历史地名中抹掉,更名为香零山并编入“永州八景”。历史的错误已延续了120年以上。2005513日,永州市专门召开了“香零山”地名论证会,参加会议的有市地名办主任肖捌妹,永州柳学会及市区民政、文物部门的同志,经过热烈讨论,认定现在的“香零山”实为“香炉山”,考虑到“香零山”是国家、省定的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如何正名待研究后再说。

永州学者对“永州八记”遗址的考证,花费了不少心血,其中对西山、钴潭的认定一直存在争论。2005115日召开了关于柳宗元永州遗址的论证会,并形成了纪要。

 

附:《关于柳宗元永州遗址论证的会议纪要》

唐代思想文学宗师柳宗元在永州的十年中,运用诗歌、辞赋、寓言、杂文、传记和山水游记等多种写作形式,创造性地全方位描写永州,尤其是“永州八记”更是广为流传,天下闻名,成为世界山水游记的经典之作。柳宗元在永州生活并着力描写过的地方,主要有龙兴寺、法华寺、南池、三亭、湘口馆、万石亭、愚溪、钴潭、小石潭、小石城山、袁家渴、石渠、石涧、南涧、芜江、香零山、西岩、萍岛、铁炉步、石角山、黄溪等,这些遗址基本上保存了下来。但由于年代久远,加之环境变迁,人们对某些地方的确指产生了不同的见解。比如,柳宗元笔下的西山具体指哪一座山,目前就有多种说法。为了澄清迷惘,以证今人,有助于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利用,根据市委、市政府领导的要求,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发起并组织柳宗元永州遗址论证会,邀请柳学研究者和永州地理学会等方面的专家和市区领导,通过实地考察和专家论证方式,对柳宗元永州遗址特别是有争议之处加以确认。

2005 1 15 日 上午,市区的有 关专家和领导统一乘车,实地考察 钴潭→小石城山→珍珠岭→东山(法华寺)等柳宗元永州遗址;下午 2 时半,与会专家和领导进行会议讨论,并形成会议纪要。

会议认为,通过实地考察和多方论证,廓清了某些争议并达成了共识。特别是文冠“永州八记”之首的西山,建国以来在国家组织编辑的各种教材中,一般都采用“西山,在今湖南省零陵县西湘江外二里”(如朱东润主编的高等学校文科教材《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没有加以实指确定。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永州地方人士为了核实这一事情,写了不少文章对西山进行研究和考证。 1981 年秋,零陵师专和湖南省古典文学研究会共同举办首届全国柳宗元学术讨论会。会上,龙震球先生《柳宗元永州行迹考释》认为,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所登的西山是粮子岭,《与崔策登西山》到的是柳子庙背后的珍珠岭。陈雁谷先生《“永州九记”旧址考》也认为,“柳宗元当日宴游的西山山峰,在今天的粮子岭”。龙、陈两位先生的观点和文章,后来相继在《零陵师专学报》(1981 年第 2 期)、《湖南省永州市地名录》(县级永州市人民政府 1983 年编印)、《永州之野》(1985 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柳宗元在永州》(1994 年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零陵地区志》(零陵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2001 年编 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等刊物和书籍上发表和认定,传播较广。但是,何书置先生《柳宗元研究》(1994 年岳麓书社出版)一书,则从柳宗元诗文的内容及历代游人笔记、府县志的记载,否定了“西山即今粮子岭”之说,认为“柳宗元笔下的西山是今愚溪北岸的珍珠岭”。刘继源先生《柳宗元诗文研究》(2003 年珠海出版社出版)一书,“通过对照柳宗元诗文,几次亲临考察”,认为“柳宗元宴游的西山,绝不是今天粮子岭,而是位于柳子祠后那座最高的山峰,位于愚溪下游北岸。”有关西山的认定这一长达 20 余年的争执,经过今天会议的实地考察与全面论证,得到了澄清式的一致认同。与会人员共同认为,要准确地界定西山,必须把握好两条:一是认真体会柳宗元的诗文;二是全面查阅有关文献。

从认真体会柳宗元的诗文看,柳宗元永州十年的生活中,大致是四年河东城内,六年河西城外。《始得西山宴游记》作于元和四年(公元 809 年),属于河东城内生活时期。东山法华寺所在为海拔高度 147 米(比相邻的最高处现永州市气象台170米略低),为城内主要制高点。柳宗元在城内东山法华寺伫望河西城外,能直接看到“怪特”高大之珍珠岭,那是河西任何山头都无法与之并肩而立的。柳宗元去西山宴游途中,细致地描述了“斫榛莽,焚茅,穷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然而,粮子岭丘岗平缓,从山下到山顶不需要作这样艰辛的爬越攀登,只有登珍珠岭才合此情景。尤其是到了西山顶上还有一段很重要的景物描写,“箕踞而遨,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攒蹙累积,莫得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这一段话对西山位置的确认非常关键。因为,如果确定得不准确,登山之后就找不到柳宗元宴游登临之境遇。粮子岭海拔高度146,在河西诸山不算很高。而珍珠岭的海拔高度为187米,是河西的最高点,比粮子岭高出四分之一以上。柳宗元宴游的西山若是粮子岭,肯定写不了“箕踞而遨,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尺寸千里”,“四望如一”的感受,也会让后来之人寻西山大失所望。只有登上珍珠岭,才能得到柳宗元笔下西山之佳境。至于元和八年柳宗元《与崔策登西山》一诗,龙震球先生说“即今日柳子庙背后的珍珠岭”,陈雁谷先生也没提出别的意见,实质上都认同珍珠岭即为西山。

从查阅有关文献方面来看,西山究竟是潇水西岸的哪一座山还是哪一串山,大致从明代起就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徐霞客说。1436 3 月,明代徐霞客到永州寻访柳宗元踪迹,认定柳宗元笔下的西山“当即柳子祠后面圆峰高顶,今之护珠庵者是”;“又闻护珠庵之间有柳子崖,旧刻诗篇甚多,则是山之为西山无疑”(《徐霞客游记·卷二下·楚游日记》)。一种是易三接说。明代易三接在《零陵山水志·西山纪》中说:“自朝阳岩起至黄茅岭而北,长亘数里,皆西山也。”并说:“山列如带,石如散花,以类相从,分结为队,矗为青壁,叠为苍磴,窍为深洞,布为疏林,秀色郁蒸不已而云生焉,或自西山而渡湘水,或自湘水而绕白萍州,又或自白沙清江而苍流城郭,翠拂楼台皆西山之石为之也,柳侯是以津津于西山。”现存清代所修地方志,对这两种说法都加以收存。清康熙 9 年(1670 年)刻本的刘道著修、钱邦芑纂《永州府志·卷一·图象志》所绘“永州府零陵县四境图”,明确标记西山在愚溪入潇水的北面;但在《卷八·山川志》西山题下,又列举了易三接“自朝阳岩起,至黄茅岭而北,长亘数里,皆西山也”。晚清宗稷辰《永州府志》也是如此。他在《卷一·舆地图》将西山描绘在愚溪北面,《卷一·舆地陆路图说》的描述记载亦如是:“零陵县西过平政桥,沿愚溪行,左路经西山之下,循东安大道三十里,至宝方寺为东安界;右路由枫木铺、黄田铺至东乡桥六十里又三十里,至枣木岭而接全州界……”但在《卷二·名胜志》中又说:“柳氏表章永州诸山水,其最惓惓者曰西山。西山在城西门外渡潇水二里许。自朝阳岩起,至黄茅岭北,长亘数里,皆西山也。”这表明,宗稷辰《永州府志》也至少同时使用了两种“西山说”,一种是实指,即确指珍珠岭;一种是泛指,即包括了潇水西岸的粮子岭、珍珠岭等这一串山头。

根据上述两方面研究论证得知,柳宗元笔下的西山应为今柳子庙背后的珍珠岭。将相对于城内东山而言的河西一带山头泛指为西山,这是明代易三接的说法。但易三接说为什么会成为龙、 陈两位 先生确指粮子岭为西山的依据呢?这中间存在柳文阅读的一个难点。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之后,紧接着就有《钴潭记》、《钴潭西小丘记》,在记述钴潭、西小丘这两处地方时对西山的方位也作了说明。“钴潭在西山西”(《钴潭记》),“得西山后八日,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又得钴潭”(《钴潭西小丘记》)。按照东西南北的地理方位来说,珍珠岭、粮子岭基本上都在自北向南的一条轴线之上。愚溪从西南而来,“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抵山石,屈折东流”,在珍珠岭与粮子岭之间拐了个弯向东入了潇水,并在此造就出了钴潭。但是,就在愚溪“抵(珍珠岭西南面脚下的)山石,屈折东流”所拐的这个弯上,带来了“钴潭在西山西”方位的困惑。因为,钴潭在珍珠岭、粮子岭之间略微靠西的位置,而且是在粮子岭的北面,所以,龙、 陈两位 先生将粮子岭确指为西山,走的是由钴潭的定位来确认西山的路子。这看起来似乎解决了“钴潭在西山西”的方位问题,但紧接着会引起西小丘、小石潭等位置难以确认的新混乱,并且粮子岭没有“山口西北道”,也无法解释粮子岭与珍珠岭各自山顶景物迥异的状况。因而,若将粮子岭定为西山,无论是文中所写方位,还是心理错觉方位都说不通。唯一能够解释的是,柳宗元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山水文学作家,但不是一个十分确切的地理学家,以致在方位的把握上只是一个概述。当年他游西山、钴潭、西小丘等已是农历九月底十月初,太阳直射早已退出北回归线南移,光影北斜,很容易给人造成将西南当作西方的心理错觉。当时冉溪周边古木参天,加之溪流屈折,也干扰了游者在愚溪边辨认方向。如此一来,他在《钴潭记》、《钴潭西小丘记》中所写西山与钴潭的位置关系出现偏差是可以理解的:“钴潭在西山西(实为西山西南)”(《钴潭记》),“从小丘西(实为小丘西南)行百二十步……”(《钴潭西小丘记》)。但柳宗元将西南当作西方写入文章后,则让后来者产生难以解读的困惑。今天我们弄懂这一点,对柳文阅读中的难点也就迎刃而解了。往事越千年,如今珍珠岭“圆峰高顶”(徐霞客语),尤其是山顶上仍然可见寒武纪砂岩遍布,“石如散花”(易三接语),这种地质蓄水程度极低,不利于草木生长,没有粮子岭山头土层厚实易于植物生长那样郁郁葱葱的地貌。所以,要想达到登顶后“尺寸千里”、“四望如一”的视野,粮子岭不仅与珍珠岭高差悬殊,而且地貌也是截然不同的,只有珍珠岭之高大突出加上瘠薄的生物环境,才是柳宗元笔下所记之西山。综上所述,将柳宗元笔下的西山定在粮子岭是错误的,珍珠岭才真正是柳宗元笔下的西山。

此外,与会学者还提出了从柳宗元的《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一诗,明确质疑“城东五里潇水河心”的“香零山”,并不是柳宗元笔下的香零山,而是香炉山。真正的香零山应在“蒲洲”(今之萍岛)斜对面的萍洲开发区内。由于时间关系,这次论证会未做深入探讨,有待下一次再做全面考察论证。

建议:2003 年,永州市人民政府以永政发[2003]14 号文件公布了 84 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建议充分吸纳本次柳宗元永州遗址考察论证研究成果,将编号为“74”的“《始得西山宴游记》遗址”地址“芝山区河西粮子岭”,更正为珍珠岭,并以适当方式对以前的误指作出纠正;对编号为“13”的“香零山观音阁”、“78”的“《袁家渴记》遗址”等,作进一步考察论证;所有涉及柳宗元“永州八记”的文物名称应规范,都不要使用书引号《》,可使用“”。

 

(三)地名著作简介

张泽槐先生潜心研究永州历史文化,兼及山水佳胜,并用七言绝句的形式描写出来,汇编成《永州地名诗》,共400余首。由方志出版社200812月出版。诗作中地名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行政区域性地名,包括市、县区、乡、镇、村的名称。二是自然山水名称。三是人文景观名称。这些地名都有着较丰富的历史文化含量。诗中对这些地名的来历、演变过程,主要特点等,均作了生动的描写。如《零陵》:“虞舜南巡去不还,二妃寻遍九疑山。荆篁泪血斑痕见,从此零陵天下传。”

《永州地名志》,由永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永州市地名委员会编辑,蔡自新、高增遗主编,20056月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该志以1980年地名普查成果为基本资料,以行政区划现状为依据,经实地复核、修正、充实,基本达到内容准确、条目清晰、言简意赅、书写规范。全书共汇集各类地名6985条,其中行政区划和居民地名称5510条,自然地理实体和人工建筑名称1035条,革命纪念地、名胜古迹和风景游览地名称195条,行政企业事业单位名称245条。书中吸收了永州学者的研究成果,如对西山、华严岩、南池、万石山及万石亭、南涧及南谷、柳宗元愚溪故居等的认定。香零山未改。规划道路的命名,也考虑了地理、人文因素。如文惠路、风荷路、法华路、东门岭路、怀素路等。

 

(四)永州市地名总体规划

20146月,为适应永州市未来发展成为湘粤桂省际区域性中心城市的需要,保护和传承历史地名文化,创新和发展当代地名文化,提升永州地名命名、更名和管理的标准化、科学化、法制化水平,实现地名管理与城市建设的协调发展,更好地为永州经济社会的发展服务,根据国家、省、市有关法规、规章和《永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0-2020)》(2010年修订),结合本市实际,永州市民政局出台了《永州市中心城区地名总体规划》,正在广泛征求意见。

本规划区域与永州市中心城区规划范围同,即:北起冷水滩马坪、南至零陵鸟沙洲,东至二广高速,西达洛湛铁路,总面积440平方公里。规划期限为2014年—2020年,其中,近期2014-2015年,中长期2016-2020年。

规划目标中提出近期目标:规范通名标准,优化专名采词,初步建立起能够体现“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现代化生态旅游宜居城市”的地名网络系统,建立健全地名数据库和地名查询系统,进一步完善城乡地名标牌建设,达到指位清晰准确的目标。

理顺地名管理体制,完善地名申报、审核、论证、公示、审批、公告制度,建立地名标志的长效机制,完成符合调整条件的地名调整工作,解决地名同城重名、一路多名问题,对不规范的地名进行纠正,达到地名工作全面进入规范有序管理的目标。

中长期目标:准确把握区域历史、地理、经济、文化特色,循序渐进地推行各类地名的层次化与系列化,形成地名区块结构布局有序,地名特点清晰,群众使用方便,空间覆盖完整,与历史文化名城、风景旅游城市、生态宜居城市相适应的地名体系。

深入挖掘区域历史文化内涵,开展古旧地名的挖掘、考证与整理工作,切实保护和继承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旧地名,尽可能体现古旧地名文化遗产的原真性,通过保留、移植、派生等方法,传承地名历史文化,创造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新地名,使新老地名相辅共生,相得益彰。

规划的指导思想:以地名管理和城市规划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为指导,按照城市发展规划和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建设的要求,在保持地名相对稳定和创新命名方式的前提下,构筑地名体系,增强地名的整体性、系统性和规范性,强化地名的指位功能,突出中心城区环境、山水特征,体现永州历史底蕴,彰显本区域地名个性,提升城市文化内涵和品位,更好地为城市的建设和规模扩张服务、为经济社会提速发展服务。

总的原则:尊重历史,照顾现实,内涵确切,科学合理。

地名分区划分:依据《永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1-2020)》(2010年修订)确定永州市中心城区规划范围的零陵、冷水滩和生态新城等为地名系列的三大组团,在此基础上,按照功能分区和地理环境的不同进一步划分若干区块。

零陵组团:规划分为四个区块,分别是:河东古城(城市规划的中心片区)区块、城北(日升、神仙岭等)区块、城南(香零山、南津渡等)区块、河西(朝阳、西山、小石城山、萍洲等)区块。其中,零陵工业园的北园、西园分置于城北、河西区块中。

冷水滩组团:规划细分为三个区块,分别是:河东(河东、滨江、马路街等)区块、河西(珊瑚、站前、百花塘、高科园等)区块、凤凰园区块。其中,凤凰园区块为:凤凰工业园、长丰工业园。

生态新城组团:规划细分为四个区块,分别是:北部(城南大道以南河东片区)区块、中部(永州大道以东的岗角山片区)区块、机场(永州大道以西的岚角山片区)区块、南部(柘塘)区块。

零陵组团地名规划导向:零陵组团自西汉元朔五年(前124)分封泉陵侯国起,建城已2138年,东汉建武年间郡署移置于此地已近2000年,曾是本区域传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是古代建筑、古代遗迹和古老地名等文化遗产的荟萃之地,现规划为城市次级中心、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教育文化中心、区级商贸中心。四个区块的地名要在系统地保留古老地名的基础上,利用文化遗产创制富于传统色彩的地名。彰显永州地名文化传统,突出城市地名个性和文化品位,塑造永州地名特色。四个区块之间,要妥善处理老城区古老地名与新城区地名命名、文化遗产同地名网络之间的呼应与衔接,在新城区地名命名体现城市规划功能的同时,注重对老城区古老地名和命名方式的传承与创新,使传统地名文化的历史文脉得到延续与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