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中瑜文集
信息搜索
二O一四年二月九日,星期天,小雨夹雪
 
杨中瑜文集  加入时间:2016/7/7 15:07:00  admin  点击:500

 O一四年二月九日,星期天,小雨夹雪

 

 

 

 

今天按道理,是要好好休息一下的了,理由有二:一来今天是星期天,法定假日;二来昨晚写日记到今天凌晨一点,之后想起那些苦难的孩子,一直没有睡着,反反复复到三点,还起来看书,所以早上头很疼。但是,昨天答应了王鸿杰的,必须要去采访,更何况昨晚妻子和女儿都愿意跟我去看看,我要让她们明白,什么叫苦难。女儿似乎有准备,还带了一些衣服送给对方。

 

十点半赶到王鸿杰处,他们夫妇见我带来妻女,认为这是一个上家庭课的好时机,于是去河西老火车站广场接了他们的大女,六个人挤在车内去采访蒋玉春。

 

十一点十分,到了蒋玉春家。采访之时,说到苦难,蒋玉春几次抽泣,以致在场的几个女性(含蒋玉春的两个女儿王译梅、王  )。

 

期间,刘晖几次来电催我去零陵台办主任唐春娇(住冷水滩虎岩公园附近)家里跟台湾黄将军、水哥(李鼎荣)、周培章等人聚会。他们哪里知道,这两天我的心情是十分地沉重,面对那么多比自己还苦难数倍的家庭,自己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她的两个女儿很懂事,读书成绩都很好。尤其是大女儿,在岳阳的湖南理工学院中文系,拿了一个学期的助学金之后,靠奖学金和做家教来解决自己的学费。因为她的成绩一直是全校前三,从大一到大三都是如此。在谈到读研究生时,她的泪水滚了出来,说妹妹还小,要把机会留给妹妹!

 

很多事情蒋玉春不愿再提起,自己十分理解她的心情。因为三家的孩子在场,自己有许多话不好提问。蒋玉春再三要求自己不要点小孩子尤其是小女儿的名,怕她们承受不了各方面的压力。自己告诉她,会进行技术处理,并且先将稿子给她们审阅确认。

 

采访持续到十二点十分。蒋玉春说留我们吃饭,我们知道她说的是方便话,因为她家连一点肉都没有,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她这样说,更让人为之垂泪!

 

中午到李伯伯快餐店匆匆吃了一些饭,就到办公室写稿。期间,唐春娇、刘晖多次来电,催我过去,我一直沉湎在蒋玉春一家的苦难之中,心如铅注,没有兴趣。

 

我在心里对他们说:对不起了,哥们!

 

后来,王鸿杰来电说,采访蒋玉春太俗,不如改为采访她的大女,她大女应该不在乎隐私,因为已经成人。接了电话,我只好搁置正在写得采访稿。

 

想了一下,用手机对采访本拍照,写了一首《上午采访德行潇湘资助对象蒋某有感》:
六年之前丈夫亡,病躯送女上学堂。家徒四壁忘过年,风霜雪雨当早餐。

 

(附注:①蒋玉春之夫六年前遇害,②蒋玉春本人2000年结扎留后后遗症,不能干重活,③蒋玉春本人说平时舍不得买肉吃,而且我们看了她租住的房子,没有冰箱,没有腊肉

 

   时值下午三点,自己致电李鼎荣,他说准备去胡子那里喝茶。自己打发妻女在军分区门口坐快巴回零陵,自己步行去佳酿堂。走在街上,发现因为天气寒冷行人很少,于是拍照写油句《为昨日走访的几户贫困人家担忧》一首:

 

春寒料峭行人少,底层贫困谁知晓。元宵过后要开学,学费何来伤透脑!

 

微信发出后,老彭美好时光微信问:今天永州下雪了吗? 自己回复:小雨之中夹了一些米撒子。

 

一溪之绿(李芳梅)问:在哪?发新闻网论坛,我安排一下!

 

自己回复:有好几户,在冷水滩。

 

李德旺附言:非个人之责,系国之悲哀!

 

当代怀素(胡有德)附言:这四句有些内容。

 

一溪之绿(李芳梅):后天我去团队一下!有多少?

 

自己回复:说多也不多,至少有一桌。个个皆可怜,你想帮那个?

 

一溪之绿(李芳梅)回复:帮你相帮的五个人!你带队!其他交代下去发动下,结果顺其自然

 

自己回复:谢谢!

 

   到了陈胡子处,不见黄将军,也不见水哥和刘晖。胡子为我泡茶,关心我的头疼,并跟我谈开发网站之事,还放CD 给我听。自己赋诗一首《陈胡子》:

 

胡子是个好兄弟,为我泡茶放CD。 上午采访太劳累,下午佳酿来养神。

 

微信发出,得到了一溪之绿(李芳梅)、泰山的赞赏。

 

   因为自己头疼,就告辞回家。走到市政府旁边的公交车站,自己被北风吹得愈加头疼,看见湘江,想起那些贫困儿,有感,作诗《再念贫困儿》:

 

二月春风锁湘江,我心无风起波澜。古今贤良何其多,谁能消弭贫和贱?

 

一溪之绿(李芳梅)附言:问那潇湘吧!

 

自己回复:我问潇湘她不语,蘋岛如母思二女。重华魂归苍梧野,忧国忧民谁来续?

 

(附注:①舜之二妃曾寻到九嶷山,在蘋岛留下传说。我原想做君山如母的,想了一下改为蘋岛,虽不合传说,但符合自己爱乡之情②现在的官员如果真正像舜帝一样以民为本,执政为民,中国也不受东南亚日本、越南之类的小国欺负了!

 

车到黄古山,自己拍照,吟诗《黄古山》:

 

昔日路中有花坛,后来花坛改广场。如今广场再改造,行人横路到中央。

 

(附注:记得2003年前,黄古山还有大花坛,自己编《画图识零陵》一书时刚刚毁掉,改为广场,现在又改,把行人简单的一字型过路变成快板式,简直胡闹至极!)

 

微信发出,一叶静萍(刘素萍)附言:诗情画意!

 

一溪之绿(李芳梅)附言:一声叹息

 

自己回复一叶静萍(刘素萍):这种诗情画意让老百姓哭笑不得啊!

 

一叶静萍(刘素萍)回言:yes

 

自己回复一叶静萍(刘素萍):过街原本一道口,如今分作三段走。老人腿脚无健力,一步一走心颤抖!愚以为,城市建设宜以人为本,便民为先

 

回家过南津渡大桥时,拍了几张烂坑照片,写诗《南津渡大桥》发在微信朋友圈:

 

人生十八好年华,大桥十八如狗趴(误作爬)。超载车辆频频过,千疮百孔打补疤。

 

(附注:南津渡大桥19951225日通车,到去年底刚好十八年,已经修复多次。想起以前建设时“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的口号和有关部门只收路费不管路况的情景,让人扼腕叹息)

 

微信发出,得到了杨建民、幺哥(唐舜尧)、一溪之绿(李芳梅)的赞赏。

 

一叶静萍(刘素萍)附言:忧国忧民!

 

走到南桥头,看见村里立的青石上“诸葛庙”三个字,想起自己主动跟振中(村支书)和建斌(村长)说免费求名家字,把它搞成一个文化景观之事(罗峰林、宋运清答应了,唐朝晖题写了),还有村里近二十年前的“堕落”,不禁悲从心起,怒从口出:

 

诸葛庙村真好笑,名家书法竟不要。电脑刻字无神韵,彰显某君是猪脑。拟将“诸葛”改“猪各”,“庙”号也改为“妙”好。哀叹为村塑文化,无须村里花文毫。他人求之却不得,一番好心逗人恼。孔明(改为诸葛)有灵请显现,来帮猪民洗猪脑!但愿我村下一代,素质步步在提高。村中人才代代出,诗人画匠与文毫!

 

微信发出,得到了攸叙堂主人(尹之军)、杨球旺的赞赏。

 

一溪之绿(李芳梅)附言:人生是这样的

 

乐德堂(唐朝晖)回复:这首好!

 

看到他的回复,自己心里更内疚。因为是他为我们村题写了村民的,也许他有先见之明,没有落款,所以还不至于出丑。

 

我要在心里大声对他说:谢谢你!唐主席。

 

回到家,发现女儿正在用手机写东西。她说今天这堂课很特殊,让她很受启发。

 

不久,她拿着手机出来,跟我和妻子说,自己写了一篇日记发在QQ空间。妻子看了说写得蛮感人。自己看了,除了些许字眼瑕疵,情感确实很真挚、很动人。

 

更让我感动的是,妻子和女儿回来将今天的所见告诉母亲,母亲也很怜悯那些贫困家庭,说要给唐心的奶奶送一些衣服。她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楼上楼下到处翻箱倒柜,找出了二十多件秋冬衣服,包括一些因为不合身只穿了一次的衣服。母亲说,把这些送给那些需要的人,自己心里安心一些,太旧的不能送,拿不出手,人家也不好意思接收。

 

自己将母亲所捐衣服拍照发微信,得到了榔枋(曹兰芳)、蒋少军、财富地理(赵涛)、当代怀素(胡有德)、压力山大男爵、唐幼铎、一溪之绿(李芳梅)、乐德堂(唐朝晖)、陈彦卿、清和轩(宋运清)等人赞赏。

 

陈彦卿附言:爱心家庭

 

回顾今日,自己最大的收获是让妻女懂得了什么叫苦难,什么叫幸福。我想,如果她们真的入心了,那么,这节课对她们母女来说,是胜读十年书的。

 

对我,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