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中瑜文集
信息搜索
洋中渔文化日记(2016年4月)
 
杨中瑜文集  加入时间:2016/7/7 10:16:00  admin  点击:1492

 中渔

     水域28

 

 

 

 

近竹楼出品

 

 

 

 

 

洋中渔文化日记

 

20164

 

 

 

 

 

 

 

 

 

 

 

 

 

 

 

 

 

 

 

 

O一六年四月一日 (丙申年二月廿四日) 星期五   

 

原打算上午参加市侨联和中南口腔医院举办的“鱼人节”,因为昨晚十点多金砖兄还来电话,要我去柳子庙参加祭柳。自己只好去零陵,让于光林去跟踪报道“鱼人节”。早上七点出发,八点多到零陵,先去凌鹰那里拿了两本《永州文艺》。之后,去到柳子庙,参加祭祀。碰到蔡自新翟满桂夫妇、吕国康、王满秋、杨金砖、李鼎荣、谭群英、周晔、王岐云、陶旭日、刘宝国、屈正芳、刘晖等人。

下午与民革的人一起去衡阳。计有市委统战部副部长邓晓明,民革唐翔、谢建林、王勇、陈桐贞、唐婵宇、叶春桃、何建民等人,还有电视台的记者周纯、胡宇迪。

下午四点到达衡南,参观民革衡南工委。自己看见繁体字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衡南县工作委员会”字样的牌子,很有一种亲切感。座谈会之后,大家参观了衡南县文化馆。那里的馆长胡朝阳(女)是零陵人,画了很多画,可惜她回家扫墓去了,未能见面认识。我感觉到衡南县的文化馆很不错,各种文化展示比永州市文化馆还要好,值得我们永州学习。

晚上九点一刻,抵达南岳脚下的酒店。

 

 

O一六年四月二日 (丙申年二月廿五日) 星期六   多云

 

早上七点五十,从酒店出发,赶到南岳景区游客服务中心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有行动,众人议论纷纷。在那里,巧遇永州志愿者朱箐、李荣等人。大家在导游的带领下,沿南岳大庙后面的胜利坊进入景区,步行前往忠烈祠。很久没有爬山了,有了这样的机会,我很高兴,走得很快。

到了忠烈祠,在门口遇见省政协副主席、民革湖南省委原主委刘晓及民革衡阳市委的人。我与何建民先进入,直奔忠烈祠,一路数台阶级数。等人到了之后,大家参加统一祭祀。刘晓朗诵祭文,益阳抗战老兵符玉林也参加祭祀。祭祀完成之后,大家去附近瞻仰郑作民的陵墓,并献上鲜花。

下午四点出发,回永州。晚上整理照片,写稿子到十一点半,自己并没有累的感觉。

今天新闻关注点:《香港亚视停播59年历史终结》。

 

 

O一六年四月三日 (丙申年二月廿六日) 星期天  白天阴,晚上雨

 

清明节即将来临,回去祭祀是必须的。因为妻子带着两个女儿昨晚就回零陵了,自己早上才回。

与父亲、妻子带着女儿、侄女去爷爷及舅爷爷坟前祭祀,自己感慨万千:生与死相距何其远,又何其近!想起当年爷爷带着我到岭上,指着一块地方说:“将来我死了,你们就把我埋在这里。”其实,爷爷现在的葬地比他看中的地方下移了三五米,而且偏斜了一些。爷爷在世时特别疼爱我这个长孙,1982年为我订阅《羊城晚报》及《中国青年报》,正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我在创作路上一直坚持下来。作为回报,自己1988年至1990年经商期间,曾资助爷爷经商,并给老人家买了不少东西。然而,自己总感觉欠他很多很多。还记得1991年那个秋天,自己在深圳接到爷爷去世的噩耗,匆匆赶回来,一路上泪水汪汪。当我赶到家里,跪在爷爷灵柩前时居然没有了眼泪。爷爷啊!您可知长孙对您的思念?这些年来,每逢过年过节,长孙无不想念您老人家。每次去到老屋里,都要对着您的照片沉思。

离爷爷坟墓十来米之外的舅爷爷,也是我最敬重的长辈。自从1979年他带着全家人回来,并在零陵度过1980年的元旦,自己与舅爷爷的交往长达32年,直到老人家2012年元月去世。舅爷爷给了我很多关爱,自己每次到广州,他都要教育我,为我买书,满足我的需求。老人家的恩情可谓重于泰山,我对老人家的思念也长如流水。最让我愧疚的是,舅爷爷在去世前,一直叨念我的名字,而我在旅游局忙于写稿,未能请假去广州为老人家送终。这也成了我一生的遗憾。当我铲除舅爷爷坟上的杂草时,心情十分复杂。老人家对我的关爱,点点滴滴,涌现眼前。

完成两位爷爷的祭祀,妻子带着大女先回去(大女要赶回衡阳参加普通话考试),我和父亲带着雨露、杨岚完成其他祭扫。去夏家岭祭祀曾祖父时路过小塘坪,发现二队(小塘坪)门口的那口鱼塘被填平了,自己戏称为小塘平。看见社教搞的砖厂那里立着一块“沉思塘路”的牌子,自己摇头不已:本来是陈私塘(一口陈氏家庭的鱼塘),居然被命名为沉思塘,实在没文化。若是叫沉思塘,恰好在清明节几天还有点意义,过了之后,给人一种不祥之感。我对父亲说,不如改为晨思塘(或者晨思堂),音相同,含义就大不一样了!

下午,打电话叫母亲在邮政局门口等待(她今天上午去娘家祭祀外公外婆),我和杨岚陪着父亲上街。会合之后,我们去商业城,为父亲买衣服。自己也买了两件衣服。看见父母渐渐衰老的背影,想起邻居昌六伯父脑梗塞要家人伺候的情景,自己要求自己多陪伴两位老人。

晚上陪父母看电视《双谍》,其乐融融。

 

 

O一六年四月四日 (丙申年二月廿七日) 星期一  阵雨

 

今天是清明节,一个让人追思伤感的日子。广州的表叔表婶和姑姑昨晚乘车回来,路上晚上两个多小时,到上午十点左右才到。自己本来昨晚想回冷水滩的,因为要陪伴他们祭祀,所以呆在零陵。

接到台湾黄筠先生电话,十分高兴。他说他回到了永州,住在南华大酒店。因为自己忙碌,约他晚上或明天见面。

上午陪表叔表婶和姑姑祭祀舅爷爷,看见自己写的祭文,心里涌起无限感慨。

下午,带着小女先回冷水滩。在家里写稿子,整理相关资料。晚上整理照片到十一点半。

小女今天讲了两句很可爱的话。在家时,她对母亲说:“奶奶,您一定要活到一百岁,我好给您买衣服。”晚上,在冷水滩,她对我说:“爸爸,你要活到八十岁啊,我好给您买衣服。”

 

 

O一六年四月五日 (丙申年二月廿八日) 星期二  多云晚上阵雨

 

早上开记者例会,大约是四月份是无会月,领导活动相对较少,因此所有记者(蒋雨汐、胡荣华、唐波涛、何芳、肖琳、于光林)均在场。我还特意邀请了盘进周。自己请大家围绕记者调查、精准扶贫、重走长征路等专题发表意见。

接到张国权电话,赶到中兴路的江南艺术馆,参加邹武生发起的书法活动。副市长刘尤碧,工商局长张国政,以及周进隆、易先根、宋运清、蒋三雄等人在场。

下午在办公室写稿,完成《发现道县之美教育篇》。站长发来一个创建文明城市宣传工作的方案,要我拿出网站的具体方案。

 

 

O一六年四月六日 (丙申年二月廿九日) 星期三  雷阵雨

 

上午在办公室写发现道县之美稿子。张标清要我拿出一个访谈方案,采访一些退休的市级领导,请他们围绕品质活力永州为现任领导点赞。自己拟好之后发给老干局李瑛。继续写稿,感觉压力挺大的。

因为中午在电梯里的约定,下午三点去史志办找高波商量如何搞好《重走长征路》。

晚上,黄筠做东,请朋友们在天鸿酒庄吃饭。参加宴席的有李鼎荣、东冬(周念军)、刘晖、屈正芳及其儿子、周舟、陈蓝、廖云剑、魏姐等人。大家谈论最近所干的事情,李鼎荣说陈蓝成了旗袍大赛的总监制,应该穿着旗袍卖鸡蛋。我说穿着旗袍卖鸡蛋,会被顾客爱屋及乌,要求连人都买下。刘晖说黄筠将军回来短短的两三天,实现了五大愿望:一是将从台湾带来的邮票卖了,二是吃上了河鱼,三是吃了乌龟(在异蛇山庄谭群英处),四是吃了狗肉,五是今晚与永州的精英们聚餐。黄筠说,在台湾吃甲鱼可以,但不能吃乌龟和狗肉,否则要坐牢的。

饭后,他们去天巢唱歌,自己因为脑血管疼痛,乘车回家。

今天新闻关注点:《山东省济南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鲁豫接受组织调查》、《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接受组织调查》

 

 

O一六年四月七日 (丙申年二月三十日) 星期四  雷阵雨

 

昨晚雷雨未歇,白天继续下雨。

上午在办公室写稿,动笔不久,又被站长叫去安排新的任务。自己去年12月以来一直被任务压得喘不过气来,但又不好推辞。依照自己的性格,也不能推辞。前面的《发现永州之美》专题还有道县双牌两个县的稿子未写,宁远的还有两篇(美猴王许浪涛和印象之美),这里又有创建国家交通管理模范城市、创建国家园林城市、禁毒、老干部谈品质活力永州等专题要策划,要拉开序幕,实在累人。

陈仲庚先生来电,问我是不是作协副主席。如果不是,他想推荐我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如果是,又不能两边都兼任副主席。我开玩笑说,马上辞去作协副主席职务,去评论家协会当副主席。

下午三点半,去宣传部参加禁毒宣传会议。

晚上市台办周生来主任请黄筠的客,作陪的除了台办黄昌勇副主任,还有张国权、李鼎荣、周念军雷真夫妇、刘晖、屈正芳父子、周舟等人。席间,周舟与雷真唱歌。李鼎荣出一幅上联:台办请台商好戏连台。张国权对的下联是:文人品文化满室斯文。我对的下联是:美女唱美声人歌皆美。比较而言,不及张国权的工整。

饭后,他们去喝茶,自己返回家里写稿。

今天最大的关注点:《湖南多地推干部"提前离岗"引争议 部分地方停止》。

大女儿年后表现不错,尤其是三月份以来。继昨天在《清远日报》发表散文散文《坑》之后,今天再次在该报发表散文《我们拥有繁花似锦的春天》。

 

 

O一六年四月八日 (丙申年三月初二日) 星期五  中雨

 

全天在办公室写稿。想写一篇很好的宁远印象,但找不到感觉,十分哀叹写新闻的祸害。下午王本峰忽然惊叫:省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衡阳市原书记李亿龙被抓了。自己一看,是省纪委下午三点发布的消息,不久就被几个网站转载了。

下午拟好了衡阳甘建华的访谈提纲。

最近感觉压力太大,老是有忙不完的事情。或许正如台办副主任黄昌勇所言,在单位的事情永远忙不完。

今天新闻关注点:《红旗文稿:部分非公经济人士聚会攻击毛泽东周恩来》。

 

 

O一六年四月九日 (丙申年三月初三日) 星期六  中雨

 

上午在家写文艺评论。将近中午时,去办公室找彭珍琳拿快递,为父亲买的衣服到了。

接到刘晖电话,他来接我去帝皇广场112楼的私房菜(私人住宅内)陪黄筠先生吃饭,冷水滩台办主任唐远绣、周念军(东冬)、唐世恭在场。后来,刚从长沙回来的欧阳宁也赶来吃饭。

下午原本约好与刘晖、黄筠一起去零陵的,因为他们在圆梦书城参加活动,自己下午四点独自回去,主要将买给父亲的两件衣服拿回去。

今日新闻关注点:《四川免职副省长复出被称“软着陆”,5年后仍难逃一查》。

 

 

O一六年四月十日 (丙申年三月初四日) 星期天  小雨

 

早餐后赶去南华大酒店送台湾黄筠先生乘火车。刘晖、周念军(东冬)、魏爱云及黄筠的侄子参与送行。原说好跟去年一样,我和刘晖、东冬三人送黄筠到火车站并一起拍照留念的,哪知道黄将军在房间收拾东西时,给了一袋子约五六张缅甸的邮票(版票)给刘晖,刘晖说给我一张的,结果一下楼,便谎称有亲戚到了道县要马上赶去,开着车就跑了。我和东冬说他撒谎,生怕我们要邮票,见利忘义。东冬说他肯定在冷水滩,我说肯定。

因为疲惫,中饭后休息了一下。为了减轻视觉疲劳,下午在家看书,看完《杜甫评传》。这本书是217日开始看的,因为工作忙,拖了很久。到下午五点左右看完。后继续看书,看《百年中国长诗经典》。读到郭沫若的《凤凰涅槃》,让我想起了八十年代初在一本大学教材上读到该诗的情景,以及后来到零陵的旧书摊上买《郭沫若文集》(残缺单本)的事情,感觉岁月在指缝间流逝。

 

 

O一六年四月十一日 (丙申年三月初五日) 星期一 

 

今天带伞吓坏了老天,他阴沉着脸,却没有下雨。

全天在办公室写稿,写《发现道县之美》之罗德康篇。时间过去两个多月了,现在才写,采访的记忆依然在眼前。道县师范的罗德康老校长用他的行动为当今浮躁的社会带了了一缕思考,为动辄散伙年轻人上了一堂好课。我想,如果中国娱乐圈那些动辄离婚的明星大腕们听一听老罗的讲述,他们也许会无地自容,也许或迷途知返。

下午快下班时,张标清与盘进周找我聊天。张标清说唐波涛写的《发现冷水滩之美》稿子是纯粹的材料,不是新闻稿。我们又聊了一下如何调整办公室的事情,决定记者搞到一起,搬到隔壁现在的广告部去。之后,自己与于光林商量如何做好专题调查。

今天新闻关注点:《吉布提:人民解放军首个海外基地》,摘要如下:

2013年,一份由解放军国防大学起草的研究报告递到中央军委。报告提出,我国应在吉布提建设军事基地。军委习近平主席批准了报告,也就是从这一刻起,吉布提——这个大多数中国人甚至从未听说过的非洲小国,将作为中国首个海外军事基地而写入历史。

 

 

O一六年四月十二日 (丙申年三月初六日) 星期二  中雨

 

上午在办公室写稿,发现道县之美的印象篇。之后,于十点钟二十出发,去零陵。与唐朝艺术见面,接了顿悟庄主去湖南科技学院,旨在拍摄图书馆的照片,搞系列策划专题。

下午下班回零陵陪父母吃饭,陪老人家看电视,将网购来的两件衣服拿给父亲,老人家很高兴。自己也感觉陪伴父母是一种享受。

 

 

O一六年四月十三日 (丙申年三月初七日) 星期三 中雨

 

今天最欣慰的是女儿在《长沙晚报》上实现了零突破,发表了文章《孤独的背影》。奉荣梅改了标题,跳出了清明节的窠臼,使之不局限于清明节发。其实,文章内容里面点到了清明节,而编辑处理很到位,值得学习借鉴。

 

 

 

O一六年四月十四日 (丙申年三月初八日) 星期四 中雨

 

今年的雨水太多了!经常阴雨绵绵的,甚至大雨滂沱。

上午在办公室写稿。下午去湖南科技学院参加学校在行政办公楼八楼一会议室举办“新闻舆论与大学发展”研讨会暨2016年新闻通气会。学校党委书记陈弘,校长曾宝成出席并讲话,副校长程智开主持。市委宣传部蒋三立,湖南日报唐善理、红网李俊杰、永州日报欧春涛、永州电视台李志刚、赵小兵等人出席,大家围绕“新闻舆论与大学发展”主题,探讨如何进一步做好学校新闻舆论工作。

因为自己要赶回冷水滩,手上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所以没有留下在校吃晚饭。

 

 

O一六年四月十五日 (丙申年三月初九日) 星期五 阴

 

全天在办公室。上午写稿,安排肖琳代写交通局的稿子(把交通局回复网友的函改成新闻),自己为记者算工资。下午搬办公室,体验一下挪窝的感觉。从1217搬到1219,没有了电话,没了复印机,可以省去很多事情。

周进隆老先生找到办公室来,要我把《书法报》上关于永州市女书协会换届的消息再发一遍,真让我感到为难。自己告诉他,一周前已经发了新闻。他的意思说女书顾问有变化(我稿子里没有写顾问名字)。

晚上应欧阳宁之邀,与李诚淳(麻江派出所所长)、文三毛、平安永州石婧娟吃饭,地点在欧利豪庭四楼餐厅。遇见一个姓蔡的东安籍老板,原来是蔡自新的侄子,杜宏魁的表舅。他每打通一个人的电话,就要代表对方敬我的酒,结果我喝了不少。

 

 

O一六年四月十六日 (丙申年三月初十日) 星期六 晴

 

书。茶。

 

 

O一六年四月十七日 (丙申年三月十一日) 星期天 大雨

 

今天新闻关注点:中纪委监察部网站18:50发布消息《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接受组织调查》。

 

 

O一六年四月十八日 (丙申年三月十二日) 星期一  多云

 

早上乘公交车时遇见永州发布的谈倩,她是长沙宁乡人,刚到永州新媒体中心不久。她说,永州发布有三个人都想考行政编制,准备再走,所以工作有点流于应付。自己说,只有取消编制,人人都有危机感,才会激发媒体的活力。

八点四十开始开记者会。

下午去市政府找李鼎荣商量读书日策划之事,他叫来唐建文,我们一起闲聊。期间,三湘都市报永州办事处黄伟业来找李鼎荣,说魏剑美老是提起我,如今见面,颇为欣喜。我对李鼎荣讲了自己关于读书日的想法,他认为很好。

回到办公室,在网上搜索,发现329日的《衡阳日报》发了女儿的文章《别去触碰别人的伤疤》。

今天凤凰网新闻关注点:《男子向间谍组织出售党政军机密文件 被判死刑》。

 

 

O一六年四月十九日 (丙申年三月十三日) 星期二 

 

今天是谷雨。我想,作为一个现代人尤其是城市人,对每年农历的二十四节气似乎越来越不关心了。而对于农村出身的我来说,每年的一些节气,总会让我想起许多农村往事,记忆中似乎还有些许温暖。再想想日益衰老的双亲,心中更有一种酸楚。好想回去多陪伴一下父母,可是时间有限,自己还想利用双休日写一点文学作品。

上午原本在写稿子,接到毛激流电话,九点半拿了相机与电视台唐梦华肖毅一起去客运办,了解滴滴打车的事情,采访客运办副主任蒋新华。又到汽车北站采访出租车司机和市民谢某肖某,最后我们感觉出两位市民实际上是滴滴车司机,因为他们与出租车司机明显对干起来。再去停车场看客运办查封的滴滴车,一起去市委门口和火车站拍告示照。

下午在办公室写稿子,写好双牌邓立志的通讯,想想时间过的快,转眼三个月了!

原想搞图书日的策划,哪知道被双牌的稿子耽误。

 

 

O一六年四月二十日 (丙申年三月十四日) 星期三  阵雨

 

上午在办公室写稿,哪知道断断续续停电,工作不正常。

中午到冷水滩区政府对面的易鑫大酒店207包厢与何敏、吕玲夫妇会合,他们从桂林过来了。因为吕玲通知了管顺生、蒋卫民,而管顺生又叫上了壹禾夫妇,加上冷水滩区民政局的局长、书记,冷水滩普利桥镇八井塘村的秘书吕名良等人,加上吕芳林,大家一起聊谈。自己提出将八井塘村小改名吕旃蒙小学,同时愿意以吕氏家族的素材为蓝本写一部《新吕氏春秋》。吕玲说,可以,但不要把台湾的吕秀莲写进来。

下午在办公室写稿,完成记者调查《滴滴打车的是与非》,写到六点二十才完成。在电梯里接到壹禾电话,他们夫妇接了我一起去易鑫大酒店207包厢,与普利桥镇书记屈仁宝等人吃饭。饭后,一起到天福大酒店407房,跟何敏吕玲夫妇聊天。王鸿杰夫妇找到了许多资料,如获至宝,可以用来搞展览布置了。自己采访了何敏,对他老人家关于衡阳保卫战时期躲日本的细节很感兴趣。何敏是衡阳人,有故事。

今天新闻关注点:《发改委:正制定一亿人进城方案》。

 

 

O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 (丙申年三月十五日) 星期四 多云

 

上午在办公室写稿,将记者调查《滴滴打车是与非》修改后发网站邮箱。之后,于十点半与壹禾汇合,一起去零陵,到市检察院跟盘树高、盘文光和安徽淮南画家王殿斌见面。

下午回到办公室写稿子,搞了一篇《世界读书日·书香永州》的稿子。到侨联柏继平办公室小坐。谈及收藏,自己打电话给刘晖,索要上次黄将军给我们的缅甸邮票(版票)。刘晖说那一套的,不能拆。柏继平说他就是这些爱好。关于我近期身体感觉不适,柏继平建议我遵循老祖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教诲,移步换景,调节自己。

今天新闻关注点:

一、《望洲集团董事长卷款10亿跑路 涉理财金额22亿》二、《遥感照片显示京、冀、内蒙古惊现沙尘带,估测长逾600公里》

 

 

O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丙申年三月十六日) 星期五 阵雨

 

上午真是白白浪费时间,与肖琳到市纪委宣教中心(原冷水滩交警大队大院内)参加纪检监察新闻宣传座谈会。

下午在办公室写稿,完成《2016世界读书日·书香永州》3篇,加上昨天叫蒋雨汐写了的1篇,共计4篇。然后搜索,看见自己昨天发的记者调查《滴滴打车是与非》被网友“三针见血”转到红网永州论坛,引起各方观点交锋,但网友认为我这个调查很客观,体现了各方面的意见。

今天新闻关注点:《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欧阳斌当选省文联主席》。欧阳斌当选之后,发表了简短讲话《尽心服好务,甘当孺子牛》。

 

 

O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 (丙申年三月十七日) 星期六 阴有小雨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自己赶场次。八点五十赶到市邮政局门口,参加《全民阅读》特种邮票首发暨图书巡展活动。仪式未完,接到美术馆小王电话,只好匆匆赶去,时间正好,等了几分钟就开始了。市政协主席唐定、宣传部长石艳萍、副市长刘尤碧、政协副主席吕斌出席,海天、黎笃田、唐朝晖、陈志华、李小星等人参加。最让人感动的是双牌政协主席唐彦从双牌赶来,因为路况不好,没有赶上开幕式。他说零陵到双牌的公路是全世界最差的公路,比双牌到何家洞的乡村公路还要差。

因为惦记小女发烧,所以没有参加他们的聚餐,匆匆赶回。

饭后,带小女去对面诊所看病打针。下午三点,匆匆赶去圆梦书城参加读书会。自己在书店呆了一个小时,应屈正芳要求为旗袍女子拍了一些照片,心里老是牵挂小女,就回家写稿子。

忙了一个多小时,完成写稿。

洗漱之后,回零陵。七点钟在零陵染织厂等29路车,看见两辆车过了红绿灯,居然调头了,一辆停在对面,一辆沿南津北路往市区开走了。在大雨中等了近二十分钟,才等来一辆29路车,回到家浑身湿得差不多了。

见到父母,他们在等我一起吃饭,让我心里感激不已。饭后,陪父母看电视、聊天。

晚上躺在床上看书,想起很多事情,有些心不在焉。读书日,没有找到读书的感觉。

 

 

O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 (丙申年三月十八日) 星期天 阴有小雨

 

上午陪母亲逛街,到商业城买香皂、辣椒、花菜、苦瓜之类。一个菜贩说,一盒子(泡沫箱)葱子被那些买菜的老人家一人一把偷走了,有一批老人专门干这行。看见市场的情景,我想了很多很多,包括人和城,城和国。

看见母亲衰老的样子,自己心里十分难过,总想逗她老人家开心一些,就特意买了一些蛋糕给二位老人家吃。把母亲送上29路车之后,自己去百万庄南荷堂喝茶。

下午回到冷水滩。原想去采访寓居永州的安徽淮南画家王殿斌的,因为手头事情多,忙不完,而罢。

 

 

O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丙申年三月十九日) 星期一 小雨

 

今天对本人来说,是个黑色星期一。

凌晨三点,自己起来小解,忽然感觉左肾及胃部绞痛,在床上打滚,坐卧不安,反复入厕,前前后后搞了两个多小时,浑身冒汗。妻子替我捶背,直到天快亮了,才渐渐平稳下来。

上午原想去报道体操比赛,何芳说本月稿子完成不了,主动请缨,自己就到办公室。打算写稿,无奈电脑故障,叫谭文波帮助重装系统,加上头晕晕的,左肾还痛,只好作罢。

下午在家休息。看茅家琦等人写的《孙中山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今天新闻关注点:
一、《新疆和田市委书记陈远华被调查》。

二、《湖南多女生轮流扇一女生32嘴巴 3人被拘留》,摘要如下:

针对湖南永州市道县一女初中生遭女同学轮流扇耳光视频事件,425日道县政府官网通报称,系琐事引发,目前已对涉事的多名学生进行处理,其中,3人被处以治安拘留,另4人管教。

422日晚,有网友在QQ、微信等网络平台上发布一段视频,视频内容为数名女生掌掴一名女生。澎湃新闻发现,不到100秒的视频中,女生被掌掴32次,其间一直没有反抗。

 

 

O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日) 星期二 小雨

 

今天全天在办公室,因为电脑不好用,不便于工作,上午请谭文波帮忙指导,又添加内存条,搞得头晕晕的。

下午上班时坐车,看见易先根老先生在区政府对面的站点等候,于是替他占了一个位子,他坐下之后感慨地说,若是他一个人等车,不拿钱出来会遭司机拒载,这世道太不好了,不文明。自己想起,这也是我们要调查的内容之一啊!

下班时,刘晖和画家唐飞来华融湘江银行门口接我,而宗平和小明快两分钟,两台车在一起,我选择了宗平,并跟刘晖唐飞解释清楚。

之后,三人去肖家园派出所接了肖警官,与长沙来的朱某(自称省厅教官,东安人)、市局胡警官一起吃饭,聊谈。

晚上,自己问蒋清君昨天发给肖毅的那条罗峰林书法展的稿子发了没有。蒋清君发来消息说,编在新闻播报里。自己一看,是几条新闻叠在一起的,且没有图片。用微信转给罗峰林,罗感到很惋惜,说宣传永州文化,要众人努力。

 

 

O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一日) 星期三 多云

 

自去年冬天涨水以来,雨季太长,给人的感觉很不爽,今天毕竟晴了起来。

全天呆在办公室。上午十点钟,去市旅游局文紫湘那里拿了两本《品读永州》。原以为下午如期去道县的,哪知道中午接到安监局蒋湘两个电话。第一个通知我下午两点半出发,第二个说车子坐不下,不要我去了。

中午1115分回家时在12路车上遇见彭楚明,彼此招呼,我感觉岁月不饶人,这个很重感情的老彭居然提前退休了。自己问他写了长篇小说没有,他说在搞其他事。自己问是不是搞一个文化公司。他说有那么多工资够吃的了,还搞文化公司干什么。彭楚明在当文联副主席时,关心帮助过不少人,我想,大家应该不会忘记的。

下午在办公室写稿。接到文三毛电话,说刘忠华过来了,要我晚上一起到水利局对面的味道工厂777包厢吃饭。自己五点二十离开办公室之前,感觉胸闷,不太舒服,想到晚上聚餐难免喝酒,怕出意外,于是致电文三毛,告诉他不去吃饭了。

在永州职院北院(农校)下车,步行经区政府一带回家,花了二十分钟,感觉还是有点胸闷。

今天新闻关注点:《中国成功发射“鲲鹏-1B”探空火箭》。

 

 

O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二日) 星期四 多云转阴

 

上午在办公室写稿。

因为身体不适,头晕,十一点十分步行去市美术馆,遇见罗峰林在那里卖画,他说我去的正好,他正要请美术馆的人和我吃饭。恰遇何文明(道县人,毕业于湖南科技学院,现在衡阳开画馆)在,大家去体育馆对面的唐老鸭血鸭店吃饭。美术馆陈刚、吕仲春、王威、胡晓华、小杜以及零陵文联潘爱民。罗峰林说,衡阳及深圳的朋友都邀请他去展览,云云。何文明说他跟罗文中老师很熟,帮他在衡阳卖画。他说,在外面不能丢永州文化人的丑。

下午在办公室跟盘进周商量方案。下班之后,一直从办公室步行到家,慢慢走,想散散心,解决一下头疼的问题,走了一个多小时。

晚上与妻女去区政府广场散步,回来时买了一只十元的玻璃瓶,小女要求买了一副十元的球拍(塑料羽毛球拍加塑料羽毛球)。她跟我们玩了一阵,特别高兴,说今天不仅买了羽毛球拍,还买回了我们的开心。自己一听,觉得这句话很有趣,要她晚上写入日记,哪知道她大咧咧地贪玩,估计没有写。

今天新闻关注点:新华网《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陶淑菊接受调查》。

 

 

O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三日) 星期五 小雨

 

上午与朱世娇去永州职院,参加10点在那里举行的“倡导全民阅读,共建书香永州——2016书香永州全民阅读启动仪式”。在那里遇到了李鼎荣、文紫湘、蒋三雄、邓位华、孙兴文等人。

下午回办公室写稿,安排下月值班。

晚上与妻子及二女和李青去潇湘国际影城看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感觉太糟糕。尽管电影中展现了中、美、英、加等地的世界性地标,力求打造世界爱情,而且表现手法也有创新的动机,但总体来说很差劲。一是电影情节线不清晰,前面铺垫太多,交织表现缺乏引力,显得琐碎紊乱;二是价值取向值得怀疑,电影表现的许多生活场景尤其是豪赌的场景会把当代中国年轻人引入歧途,追求纸迷金醉的生活,而且留下一个国外总比国内好的印象;三是结尾太俗套,没有任何悬念,可谓俗不可耐。四是互联网手机时代,还写信谈恋爱,而且地址不断变换,简直不可思议。编剧想制造童话,实际上显得很拙劣,变成了笑话。我总觉得,真正的艺术是雅俗共享的艺术,是老少皆宜的艺术,是彰显作者责任和良知的艺术,是体现作者人文关怀和悲天怜悯情怀的艺术,是外延作者丰厚思想的作品。所以,我对女儿说,中国电影堕落到这个地步,你们学影视编剧的责任就太重大了!女儿对李青说,你看,我的使命是要为中国电影增颜值。

今天新闻关注点:

一、《白鹿原》作者陈忠实去世。

二、《浙江军机坠毁飞行员逃生 网友称现场有弹药》。

 

 

O一六年四月三十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四日) 星期六 小雨

 

早上7点,与大女出发回零陵。跟朋友们会合,然后去江永。

1130分抵达女书园,大家一起参观。老庄现场为女书传人刻制一枚“中国非遗”印章,女书传人为他写了一幅“老庄篆刻”女书,双方交换存念。自己在女书园写打油诗发微信如下:

四月之末雨水绵,携女陪友来游园。江永三千文化篇,魅力四射耀人寰。

饭后,到千年古村上甘棠参观。进入景区时,无不叹息那里的规划,简直乱糟糟的,有些不伦不类。自己成了导游,为大家讲解,包括步瀛桥、月坡亭等地。

晚上原路返回,八点四十回到零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