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中瑜文集
信息搜索
洋中渔文化日记(2016年5月)
 
杨中瑜文集  加入时间:2016/7/7 10:15:00  admin  点击:1012

 中渔水域29

 

 

 

 

近竹楼出品

 

 

 

 

 

洋中渔文化日记

 

20165

 

 

 

 

 

 

 

 

 

 

 

 

 

 

 

 

 

 

 

 

 

 

 

O一六年五月一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五日) 星期天 阴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自己上午在家跟父亲、大弟弟去菜园收割油菜籽,小女也去凑热闹。自己收割之后,又去挑油菜,累得很实在,很舒服。期间,写打油诗《五一》于10:28发微信如下:

转眼又到劳动节,全家收割在菜园。自种果蔬最环保,陶潜醒来也艳羡!

微信发出后,得到了五十多人的点赞和留言。

下午,带着小女与庄要严等人一起去何仙观。乙辉等人稍后也到。庄要严从来没有去过周家大院,自己就陪着他参观。尔后,大家到河边捡石头。

五点钟,到何仙观里面山上的游仙山庄吃饭,认识老板赵本三。赵本三见了我们,十分高兴,为我们表演快板,并演唱了几个段子。他说他是唐天宝的徒弟,曾读过我不少文章,讲得很客气。

在游仙山庄,遇到了盘文光的妹妹。庄要严认识她,大家交流,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半才开始吃饭。期间,自己写打油诗《山庄》发微信如下:

山庄

每逢假日客来游,篁竹深处景更幽。儿童兴来学比翼,人生难得山水酬。

山庄(改)

每逢假日客来游,篁竹深处景更幽。文朋诗友共相聚,此处宜春更宜秋。

此外,又写诗歌如下:

暮春偶遇赵本三,喝酒一排又一双。开口就谈何仙姑,让人疑是在天堂。

饭后,大家参加篝火晚会,等到十一点才回,感觉颇为辛苦。

 

 

 

O一六年五月二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六日) 星期一

白天阴  晚上雷阵雨

 

上午在家陪母亲洗衣服,搞小菜。大女背上生毒疮,自己就带她到医院治疗,小女做跟屁虫。也去了。开始到四医院,哪知道医生没有值班。于是改去河西的市中心医院(南院)。蒋医生还可以,替她治疗。但开了药要我去交医疗费,感觉很贵。让我感到有点气愤的是,蒋医生态度固然不错,然而他开了三种药(异维A、解毒散结胶囊各4盒,爱思洁1盒)指定我们去医院对面的某药店买,我们一打听,异维A45元一盒,解毒散结胶囊35元一盒,爱思洁40元,共计360元。加上女儿在医院开的药要了406元,感受常人受不了。于是,到河东询问。

十二点一刻回到家,搞饭吃。饭后,父亲和大弟弟带着大女去杨梓塘找大妹子伯伯的儿子黄三水诊治。

下午带着二女回冷水滩。自己在国税下车,步行到宋运清处,不见其人。后到张国权处,与他及刘永桂在一起聊天。

这两天,一个叫魏则西的人和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被网络吵得沸沸扬扬。

魏则西,男,二十一岁,生前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学生,因身患滑膜肉瘤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治疗时去世。

  2016 年 4 12 日,魏则西父亲代他在知乎留言,「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亡。魏则西的死对于家人来说是莫大的悲痛,但对于旁人来说,不过是这个世界随机发生的一件事情而已。这个世界还会有更多的魏则西,在遇到病痛的时候遇到骗子,最后人财两空。

 

自己读了这则消息,深为魏则西感到可惜,也为中国人的道德沦丧感到可叹。

 

 

O一六年五月三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七日) 星期二 多云

 

早上原想开记者例会,但是等到九点多,记者都没有到齐,肖琳九点一刻才到,而何芳没有露脸。自己粗略统计了一下,四月份七个记者创交模的报道才10篇(其中2篇是领导活动),创文明城市报道才9篇,纪律松弛如此,工作如此低效,态度如此消极,让我有点心灰意冷。在网上查找,发现女儿的文章《旗袍》发表在426日的《永州日报》上,而自己是25日发稿给黄玲玲的,本次速度之快,创新纪录。

下午在办公室写柏劲松的画评,感觉不畅。四点半,到钱文博那里小坐,恰遇柏劲松老先生,我们一起闲聊。又到宋运清那里喝茶,谈起世道变化,无不嗟叹。

晚饭后与妻女外出散步,感觉吃了李波寄来的草药还可以,双肾隐隐作痛,有些效果。

今天新闻关注点:

一、《国家卫生计生委会同有关部门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

二、《百度前员工:医疗类百度推广日均吸金数千万》。

三、《承包商揭秘部队医院科室承包内幕》。

四、《莆田系医院从业者曝内幕:男科妇科病人最好骗》。

五、《亚投行正式宣布首个项目:巴基斯坦境内高速公路》。

 

 

O一六年五月四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八日) 星期三 阴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想起青年的道义与热血,青年的使命与重任。青年是社会的主流,是民族的希望。

上午九点到宣传部参加王再兴副部长主持召开的林嘉屏先进事迹座谈会,商议如何挖掘这个单位在住房公积金中心、抽调到纪委扶贫组、牺牲在岗位上的人。

下午到市政府二楼一会议室参加民盟湖南省委来永州调研农村电商的座谈会。省政协副主席、民盟湖南省委主委杨维刚,专职副主委胡颖等人参加,市里有政协主席唐定、人大副主任袁火林、副市长罗双全。罗双全在汇报时,居然哭了起来,这让在座的人感到惊讶。

晚上十点二十,接到陈林静电话,倍感亲切。

 

 

O一六年五月五日 (丙申年三月二十九日) 星期四 多云

 

今天立夏,时间过得快啊!再等下又是半年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虚度,实在不抵,可我又没有办法。

上午与朱世娇去零陵。下午三点到市委十楼参加全市改革办主任会议,市委秘书长颜海林出席。颜海林说房地产是城市的晴雨表,要去库存,缓建安置小区,对现有拆迁户实行货币补贴。

感觉身心疲惫,不想多写。致电母亲,听到老人家的声音,心里舒坦了一些。

 

 

O一六年五月六日 (丙申年三月三十日) 星期五 小雨

 

上午直接去市委老干局,找李瑛,跟她一起去市档案局一楼采访原零陵地区人大联工委主任孔宪访。十点二十回办公室,在办公室处理事情。

下午两点赶到冷水滩文化馆(图书馆)陈有明家里,与唐海燕、黄明镇、廖景旺一起欣赏陈有明的画作。刚到不久,接到张标清电话,说下午两点半和四点半,蒋善生副市长在南华有两个活动。安排于光林,他说跟何芳在南华组织汽车论坛的事情,联系肖琳,她说在家带孩子。没办法,自己只好赶去。两点半的是全市移民工作会议,四点半的是全市农业开发会议。自己感觉很轻松,不像某些人为一天两个活动叫苦。我跟在隔壁搞活动的何芳说,像这样的会议,一天跑四个也不累啊!何芳说主要是某人打字慢,所以压力大。

今天有一条微信引起自己关注并转发《社会越黑暗,越需要坚守人性和良知》。

 

 

O一六年五月七日 (丙申年四月初一) 星期六 小雨

 

上午到市美术馆参加永州当代艺术书法探索展。

下午在家写稿,收拾东西。四点半回零陵。到家时,母亲说今天凌晨两点多,有贼到菜地将空心菜偷了二十多把去,价值一百多元。十多天前,偷去葱子一批,价值近百元。自己哀叹现在的民风日下。

母亲现在最担心的是我们2008年建成的房屋被拆迁,将来住什么地方去。

 

 

O一六年五月八日 (丙申年四月初二) 星期天 小雨

 

上午九点,去湖南科技学院参加由湖南科技学院和永州市教育局联合举办的第二届永州经济社会发展论坛——永州基础教育发展专题。论坛开幕式由湖南科技学院党委书记陈弘主持,副书记、校长曾宝成致辞。省教育厅副厅长葛建中,市政府副市长刘尤碧,湖南科技学院副校长宋宏福、郑山明、李常健、程智开出席。

中午饭后,陪父母逛街,庄要严也去。我们到商业城,给母亲买了衣服,又去买了蛋糕之类。等二老上29路车回家后,自己与庄要严到百万庄南荷堂喝茶。五点,回冷水滩。

女儿在微信上说,学校深陷“老鼠门”,这是一年之内第三次。学校整顿了,辞退了食堂师傅,但也将在微博微信上散发的学生找去狠批了一顿。女儿说,学校错了,还不让学生说,真是怪事。

今天新闻关注点:《习近平对福建三明市泰宁县开善乡山体滑坡灾害抢险救援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O一六年五月九日 (丙申年四月初三) 星期一 小雨转阴

 

早上径直去体育馆参加由市妇联、市交通运输局和市文体广新局联合举办的2016年市直机关全民健身“交通运输杯”女子气排球比赛。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石艳萍,市政府副市长刘尤碧出席。毛激流也在现场。

下午,市文联副主席李科找我谈话,说市评论家协会马上换届。

今天最大的新闻是,各大网站及央视都刊播了道县城区淹水老百姓在街头捕鱼的消息。

 

 

O一六年五月十日 (丙申年四月初四) 星期天 阴转多云

 

上午九点,到隔壁市文联会议室开会,关于我们网站《品读永州》栏目的。宣传部副部长蒋旭军,王小云、彭雯、文紫湘、杨清波、唐文君、彭珍琳等人参加。大家就如何办好《品读永州》栏目建言献策,各抒己见。下午写好孔宪访的访谈发给老干局李瑛,请她拿去孔老那里审阅。

 

 

 

O一六年五月十一日 (丙申年四月初五) 星期三 晴

 

出差,下县。

 

 

O一六年五月十二日 (丙申年四月初六) 星期四 晴

 

继续关注雷洋的案子,新华社今日终于发声了,连发两篇评论:

 

新华社一评雷某案:以有力信息公开取信于民

 

  新华社北京512新媒体专电(记者 李代祥)“雷洋案”仍在持续发酵,北京警方11日早上对此事件的最新调查作出通报,一定程度上回应了人们的某些疑问。不过,对于雷洋到底是如何死的,警方是否存在超范围暴力执法,目前所公布的信息细节仍然有限,难以解答人们的疑惑。让信息公开更具体、更有力,是取信于民的关键。

  信息公开,需要准确及时。人们关心该事件的重点,已经从当事人是否嫖娼转为死亡真相。人们很想知道,雷洋到底是意外猝死还是暴力执法致死,他的死亡过程、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如今几天过去了,警方公布的种种信息多在围绕当事人是否嫖娼进行,并未对人们关心的如何死亡这些重点方面作更详实的说明。

  信息公开,需要令人信服。按照常理来看,即使当事人存在暴力抗法,但要制服住应该不难,而且远不至死。而从媒体还原的种种细节来看,一定程度上表明相关执法在公开、透明方面,没有达到让当事人信服的程度,与公众期待也有距离。

  信息公开,需要经得起检验。警察执行任务,通常应该配备执法记录仪。在没有执法记录仪的情况下,此次警方记录执法的手机偏又碰巧摔坏。关键证据的缺失,又没有让人信服的第三方存在。目前仅凭警方的一面之辞,很难打消人们的疑虑。

正视人们的疑问和期待,特别是对这种涉及公民死亡的事件,只有早日详实调查,让信息公开更加具体,让公布的信息更有说服力,经得起人们的聚焦和再三追问,才能让人们从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进而祛除人们内心的担忧,为人们提供更加有力的安全感。

 

 

新华社评雷洋案:权威发布不能落在舆情后面

2016-05-12 15:51:00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512日电(记者 丁永勋)公民雷某在警方执法过程中非正常死亡,引发全社会关注,这无疑是目前网上网下的热点事件,也引发了全民破案和众说纷纭的猜测。

公众关注这件事,除了当事人的身份标签、涉嫌嫖娼的细节外,在更深层次上,还是对自身安全和执法公正的关切。即便一个人私德不检,哪怕是犯罪嫌疑人,其基本的人身权利和生命安全也应受到保护,不能不明不白死去。如果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每个人都会有安全焦虑。

对热点事件的舆论引导,有领导同志提出要及时回应。无论从舆情热度还是社会心理来说,对雷某事件都不能回避,需要有权威的信息发布。现在的问题是,应该发布哪些信息,谁来发布才是权威的。

很显然,公众尤其是家属最关注的,是雷某从被“抓嫖”到死亡发生了什么,这对判断雷某因何而死,执法是否适当非常关键。而办案警方随后发布的公 告和回应,花费很多笔墨来证明雷某涉嫌嫖娼,似乎还要证明他很熟悉那种场所。这样的信息发布,并无法回应关键疑问,反而跟着一些人的猜测跑,把事情引向揭人隐私、道德审判的方向。

热点事件的权威信息发布,不能落在舆情后面,更不能落在舆情的对面。办案警方的回应和信息发布,显然没有达到明辨是非、一发定调的效果。再加上于执法关键环节可能存在瑕疵,现场记录缺失,反而招来更多质疑。

权威发布遭遇“老不信”,除了发布时机和发布技巧的问题,更关键的原因可能是,信息发布者本身就不够权威。在雷某死亡这一事件中,办案警方已经 成了当事一方,如果出警执法过程中存在不规范的地方,很难保证他们发布的信息是客观真实的。这种情况下,应由法定的执法监督机关或更高级别的部门介入,才能发布更权威的信息。

目前,检察机关已经介入雷某事件调查,当地警方已经不适宜公开发布与案情相关或不相关的信息。雷某的死因,需要通过法医鉴定、检察机关的调查来确定。在这个过程中,公众和舆论应该有耐心,给真相一些时间;但前提是,这应该是经得起检验和追问的真相。

 

 

O一六年五月十三日 (丙申年四月初七) 星期五 多云转阴

 

黑色星期五。

昨晚失眠,双肾疼痛难受,用手机听音乐也无法入眠,加上老鼠在屋内到处咬门和柜子。到凌晨五点左右,天亮了才稍微打了一个盹。

上班时还是不舒服,没有精神。联系李鼎荣不遇。

下午在家休息。实际上没有休息,整理孔宪访的稿子发邮箱。新浪回复申诉,重新设置博客邮箱密码,希望今后不要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今天新闻关注点:

一、《令计划在天津被提起公诉 3宗罪》

二、《东华大学原副校长江建明接受组织调查》。

三、《铁路新运行图515日起实施 湖南增开11对高铁》。

四、《雷洋尸检今天下午正式启动 公安大学教授担任专家证人》。

 

 

 

 

O一六年五月十四日 (丙申年四月初八) 星期六 阴

 

上午去办公室,参加全体培训。开始永州电视台新闻部主任蒋军林给大家讲新闻,之后,永州日报郭磊给大家讲摄影。我觉得有所收获。自己也常说记者们少了学习精神。

下午原想在家写稿,但小女嚷着要回家看爷爷奶奶,没办法,自己只好带着她回去。晚上陪父母看电视、聊天,心情好了许多。

 

 

O一六年五月十五日 (丙申年四月初九) 星期天 雨转阴

 

凌晨四点过五分大雨,自己在窗外的雨声中想了很久很久。

上午冒雨陪父母逛街,买电磁炉和小菜。母亲总是忘不了我这个儿子,将买来的辣椒和苦瓜分一半给我,我提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

 

 

O一六年五月十六日 (丙申年四月初十) 星期一 多云

 

上午参加市公安文联成立大会,市文联主席蒋蒲英及相关协会主席唐朝晖、杨球旺、刘翠玲、唐辉、唐孟冲等出席,作协郑正辉委托文三毛代替。出丑的是,自己拿了小相机去,拍照时发现没有内存卡,何芳在QQ上回应在她电脑内,真是急晕了我。

下午在办公室搞记者考核。六点,赶往冷水滩区政府旁边的喜尔顿酒店二楼包厢,发现文紫湘、文三毛也在。陈瑜介绍几个他的朋友。闲聊的话题是风水。庚某说风水的最高境界是厚德载物。他说他为永州许多名人改了名字,陈瑜改为陈睿,胡美改为胡欣玥了。我属猴,名字杨中瑜与属相不协调,瑜字中有月,猴子水中捞月是一场空。自己说把一切看得很淡,只求做人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良心。他说不经商没关系,又说我的笔名洋中鱼挺不错。我说如果改为洋中渔呢。他说更好。

 

 

O一六年五月十八日 (丙申年四月十二) 星期三 小雨

 

上午在公安局开会到十一点四十,听某人唠叨半天。

下午两点半在市政府门口公交车站接到从零陵赶来的涔天河建设者张荣河。张荣河上午去了零陵,凌鹰陪他游了柳子庙,要杨万里请客吃饭。自己忙完事务,五点钟陪他到凤凰园凯云酒店住宿。晚上,在凤凰园城标附近的新厨艺餐馆请张荣河、师姐成爱军吃饭。

晚上,在凯云大酒店506房采访张荣河到十点二十。张荣河身体不好,不善谈,但他对人很好,还劝我注意身体,让我感动。妻子为张荣河订好了明天早上8:02分的T81次快车去江华。

 

 

O一六年五月十九日 (丙申年四月十三) 星期四 中雨

 

今天上午在南华参加民盟永州市第五次代表大会的报到,下午参加预备会。之后,是纪念永州民盟市级组织成立20周年座谈会在冷水滩举行。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中央参政议政部巡视员张冠生,省政协副秘书长、民盟湖南省委副主委汤浊,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董石桂,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盟永州市委主委袁火林出席。

最震撼我灵魂的是,座谈会之后听张冠生所作的《我们的历史和传统》盟史报告。张冠生是费孝通生前的助手,他从陈望道、梁漱溟、张澜、罗隆基、张申府、费孝通等民盟前辈的故事讲起,用大量的史料、生动的故事诠释了从国民参政会、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到中国民主同盟,从追求民主自由、反对内战独裁到奔走国事、关注民生以及民盟先贤立德、立功、立言等方面的70余年发展历史。他特别讲了费孝通先生关于《找准民盟的历史方位》相关论述和《两篇文章一个信念》、26次访江村及所著《江村经济》等系列故事,最后以费孝通先生的诗句“有情应怜书生去,临别花开君子兰”为结束语鼓励永州广大盟员,让在座的人收获不少。原计划六点就结束的报告,延迟到了六点三十七分,大家仍不觉得饿,可见广大盟友对知识的渴望。

自己原本就很佩服费孝通先生,今天听了盟史讲座,更想了解费孝通的相关思想和著述,准备购买一些跟他有关的书籍学一学。哎,近来奔波,阅读少了!

今天是世界旅游日,作为湖南四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的永州,旅游业到现在还没有做起来,实在不该。

 

 

O一六年五月二十日 (丙申年四月十四) 星期五 小雨

 

民盟永州市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午开幕,下午闭幕。选出来的领导班子基本上没变,只是盟市委委员有所变化。

 

 

O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丙申年四月十五) 星期六 小雨转阴

 

天气预报也常哄人,昨天下午的短信说今天阴转多云,哪知道实际上是小雨转移。

按原计划进行,早上八点与杨铁芳(老铁哥)、刘永州(阳河水)、唐勋民(潇湘城)、方古子、冷夫子等网友在潇湘大厦集合前往阳明山。自己携妻女坐单位朱世娇的车,张标清及其四个女性朋友坐湘MA1198,老铁哥五个网友坐湘M5995A。九点半到阳明山,先去万寿寺和万和湖,无奈尽是雨雾,看山山朦胧,看水(万和湖)水朦胧。下午去小黄江源,效果好了一些,自己第一次跟大家走进小黄江源的源头,拍了不少流水。

四点半回到家里,休息之后,回零陵陪父母。

今天微信上传播一条耒阳在线的消息《衡阳原市委书记李亿龙贪腐案情简报》,让人震惊。

 

 

O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丙申年四月十六) 星期天 阴

 

十多年前(2003年),自己就构思写一本散文集《陌生的村庄》,以我们涧子边村的实事来写,以慨叹道德的崩溃人性的堕落和文人的坚守。今天早上听了母亲和翠玉伯母跟杨友能及杨友能岳父的交谈,感觉更加急切。

 

 

 

 

O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 (丙申年四月十七) 星期一 阴

 

大约是昨晚写稿太晚的缘故,今天早上又起得很早,睡觉时间不足四小时,所以白天精神有些不振。

全天在办公室。上午将《发现永州之美》稿子及图片发给刘颖。下午写永州美猴王许浪涛的访谈稿,可是脑子昏沉沉的,找不到什么感觉,进度很慢。放松一下,去充公交车卡,原想顺便去找李鼎荣聊天,等他回复我时我已返回了办公室。

今天各个网站公布或转载了《永州市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原党组书记、主任吴起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自己十多年前认识他,获悉感到震惊与遗憾。

 

 

O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 (丙申年四月十八) 星期二 小雨

 

    早上直接去老年大学采访市政府原正厅级干部、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赵清茂先生。等赵清茂之前,先到老年书协跟何维力聊天。何维力正在创作千米长卷。我说他老人家太勤奋,是我见过的最勤奋的书法家。他说除了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作品外,现在又在创作千米长卷。

赵清茂算得上老熟人的了,他现为老年大学的校长。为了接受采访,赵清茂特意做了一番准备,还当着我的面打电话问了文化部门有多少国保单位、省保单位和市保单位,还问了森林覆盖率和国家森林公园、国家自然保护区和国家湿地公园的数字,等等。他讲话很慎重,且较为全面,给我的印象颇好。采访时,还请副校长蒋士民为我们拍照。蒋士民原为市公路局长,退休时解决了副厅级(三项待遇)。

下午在办公室写宁远许浪涛的稿子。张标清去买相机了,让我感到欣慰。七个记者用四台相机,而且有一台根本拿不出手,早该买的了。标清站长舍得投入,这点让我钦佩。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今天发布消息:安徽省副省长杨振超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O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丙申年四月十九) 星期三 小雨

 

基层文化工作者是不能忘记的,自己也想做一些宣传。我愿意牺牲更多时间,来宣传永州民间那些默默付出的人,比如非遗传人、民间艺人等等。以上是今天上午参加市文体广新局的寻找湖南“最美基层文化人”会议的感慨。

中午在朋友微信后附言点评,后将一内容转发成微信《有感》:

不知不觉五十年,谋生处事常勤勉。懒与他人争高下,名利最终付云烟!

很久不见水哥李鼎荣了,下午去他办公室小坐,他拿起一张阳明山的明信片说:“永州的市花杜鹃花上明信片了,你写一首打油诗发一下,建议你今后要多写杜鹃花!”自己立即拍照写打油诗《永州市花――杜鹃花上了中国邮政明信片》于16:17发微信:

杜鹃花开红艳艳,变作邮政明信片。永州山水有个性,市民勿忘常宣传。

又一星辰陨落。今天凌晨,著名女作家、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钱锺书夫人杨绛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享年105岁。

为了纪念她,自己用她的作品名写微诗《杨绛》。

 

 

O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丙申年四月二十日) 星期四 小雨

 

与龙谦益去祁阳参加“祁阳石文化节”新闻发布会。蒋小龙先到,孙存准、艾跃及电视台的人后到。认识浯溪街道办事处书记王恩鹏,他是零陵菱角塘人,原在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当办公室主任。

魏剑美荣获首届鲁迅杂文金奖,众人相继在微信圈转载祝贺。自己转了之后,感叹:魏剑美是铮铮硬骨!

 

 

O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 (丙申年四月廿一日) 星期五 小雨

 

早上去老年书画协会采访刘高志,请他谈品质活力永州。

中午与艾跃、王一武、华幸友到市交通局吃饭,饭后与艾跃的同学张文华及其妻子,红网永州站的李俊杰、周文君、甘红春、胡昌华,邵阳洞口政协的肖春生奔赴江华。

 

 

O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 (丙申年四月廿二日) 星期六 小雨

 

与湖南各地的作家在江华采风。

 

 

O一六年五月二十九日 (丙申年四月廿三日) 星期天 小雨转阴

 

与湖南各地的作家继续在江华采风。晚上草写诗歌《九龙井》。

 

 

O一六年五月三十日 (丙申年四月廿四日) 星期一 多云

 

到双牌,与文艺界的朋友小范围聚会、聊天。

今天一篇文章引起我的关注:《一个中学教师对教育改革的看法?|?折腾几十年,不如回到解放前》。

 

 

 

O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 (丙申年四月廿五日) 星期二 多云

 

五月最后一天,热。

五月的最后一天,黄光裕再获减刑11个月。这个国美集团创始人,2008年末因涉经济犯罪案被刑拘。2010年,黄光裕因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亿元,没收个人部分财产人民币2亿元。2010年入狱之后,黄光裕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2012年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在服刑人员中开展“践行传统文化”改造标兵评比活动,黄光裕被评为“改造标兵”,并在同年获10个月减刑。

五月的最后一天,台湾新北市海域(北纬25.43度,东经122.41度)发生6.2级地震,震源深度239千米。 台中、桃园等地网友表示震感强烈!福州、泉州、厦门等多地网友表示震感明显!温州有微感。

五月的最后一天,下班时去某画家那里玩,发现他在电脑喷绘的《西施》图上添笔作画,不禁慨叹:名利让艺术变得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