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校注》
信息搜索
祁阳县志卷之六祀典志
 
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校注》  加入时间:2016/6/10 11:47:00  admin  点击:1290

祁阳县志卷之六

 

 

 

祀典志 序

 

 

[①]德宜崇[②],丰功宜报,则有祀。御患患远,捍灾灾消,则有祀。

然祀亦以助教[③],非但神之[④]而已。柳宗元曰:事[⑤]于天地以示有尊,所以教敬。祀于宗庙以示广孝,所以教爱。事于有功烈以示报德,所以劝善。[⑥]祀之有关风教若此。至于人心爱戴,肖貌兴思[⑦],如昔之石庆祠[⑧],栾布社[⑨],俱足征三代之直[⑩],毋谓尊巫尚鬼,为君子所不道,而概置[11]之也。

祁俗尚巫,志[12]中所载,虞帝过化[13],颜元遗风,首禋[14]明德,间有他及[15],亦皆庇我邦人,昭答如响[16]者,寓教良亦深远[17]。曾令秋怀英,笑人语怪也。

 

 

文庙  书院见“学政”[18]

 

 

 

 

社稷坛  在迎恩门外数武[19],明洪武初建,人谓“北坛”。面北,向四方各三丈五尺,陛各五级,高三尺五寸,周垣空地十余丈,前有石坊,今废。旁立旧碑,字剥蚀莫辨。有“成民之政,社稷曷重,民命重矣”数句可读,年月人无考。我皇清勅祀如明。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治西南江岸高冈,人谓“南坛”。面南向,坛上台高三尺五寸,四方各三丈,陛各五级;拜台长四丈五尺,陛各五级。前有石坊,今废。明初,定[20]府州县得[21]祀境内山川。其后又令风云雷雨并城隍合祭一坛,而设位三,中祀风云雷雨之神,左祀境内山川之神,右祀本县城隍[22]之神,每岁春秋二仲[23]上巳日[24],祭如社稷礼。我皇清勅[25]祀如明。

邑厉[26]  在朝京门外,面东。四方各三丈五尺,高五尺五寸,三面封以树,每岁清明、中元、十月朔三祭,先期牒告城隍,祭日迎神主之。

雷坛 在县北郊五里,见前“雷洞”。

 

 

 

城隍庙  在县署左。明洪武七年(1374)更定礼制,称“本县城隍之神”,岁无特祀,合祭于山川坛。凡有司至,将视事[27],必斋宿于庙。明末兵毁。入皇清顺治年间,知县童公钦承奉本府知府李公策鼎重建,勅祀如明礼。

潇湘庙  在潇湘门内垣上。泮水左右既会,从此入湘。突起石冈,石多奇,皆作玫瑰、琅玕状。上祀虞帝、湘君之神。庙前旧有玄华阁,因拓城而废,楚石先生有记,见《艺文》。顺治丁酉(1657)年,总镇都督昌平陈公德重修。

大关王庙  在城大街,向西。顺治癸巳(1653)年,镇标[28]杜汝政纠募[29]重修。

新关王庙  在大庙左对街。康熙戊申(1668)年,镇标段寅募修。

忠靖庙  在十字街左,面北。顺治巳亥年,刺史昌平贾一珍募修。

昭陵庙  在悬真观前街,城内之神,最灵且昭[30]。向崇祯戊寅间,岷郡[31]欲侵庙地,神现绿衣秀士身,于宅示警,寻[32]奔粤。顺治辛丑年夏,镇标刘洪亮重募修。

马王庙  在县署左。顺治戊戌(1658)年,镇标副将王可就新建。

四元庙  在县署左,即火神庙。康熙甲辰(1664)年,副将可就、镇标黄承敬新建。

玄帝庙  在关王庙旁,都督陈公德新建。

三圣庙  在县署右,祀关帝、马王、药王。康熙丙午(1666),镇标陈英、魏学新建。

瘟神庙  在县西南城外,顺治丁酉(1657)岁,副将王可就新建。

真武庙  在西南城外,望浯桥之上。

白沙庙  在县北门外二里,居民所立。

辖神庙  在大关王庙前。

龙王庙  在县东南大江右岸。庙前大樟二株,历汉唐至今,为神物护持。明季兵欲伐之,晨见有虎鸣吼其下,众驱之,忽不见。伐者不止,俄有巨蛇自大枝坠。持斧者惊散,立毙,得以不伐。相传为邑下关镇树[33]也。顺治辛丑(1661)年,昌平贾公一珍等重修、塑像。

水府□公庙  在沥涧滩东岸。

杉山灵官[34]  在县东七十五里。

五通[35]灵官庙  在县东归阳市四□□。

洋濑庙  在县东一百二十里。

盘古[36] 在县北三十里。


 

 

 

文昌祠  在儒学戟门东。隆庆四年(1570),知县李公天箕建。春、秋专祀梓潼[37]。置田五十亩,为祭需。万历丙辰,邑恩荫陈朝鼒重修。

濂溪乡贤合祠   在学之左,刑部郎陈朝鼒建。

名宦祠  在学之右。

濂溪祠   在镇祁楼下,邓球建。

太守邓来溪先生祖祠  在保障楼西。

大参申慰海先生祖祠  在四牌楼前。

武陵祠  在长乐门右,祀诸葛武侯。

悬帝行祠  在小东江。万历乙亥(1575)年,邑人邓球建。

精忠祠  在观音阁下,俱邓球建,祀武穆。

江东水府祠  在东江桥南,俗传为“老官庙”,明正统间,民黄俊创。邑鸠兹令[38]李臣节置庙后隙地,并树字[39]。地前抵江,后抵田岸。庙前左右各铺一间,与俊后裔孙裕、祯,客民陈桂同[40]修成之。


 

 

 

[41]妙观    即今玄真观。在四牌楼东。明末废。康熙乙巳(1665)年刺史贾一珍镇标黎守库,重建,有记。

会真观  即雷坛观,在城西北五里。正殿一座,成化二十一年(1485)知县马成立。注生殿[42]一座,隆庆丁卯(1567)间道士刘志阳[][43]建。洞口楼一座,悬天宫一座,俱志阳募建。玉皇阁,嘉靖乙巳(1545)年贡生李楚建。道士刘永清置买观前田三亩,后开垦十五亩。观后土一片[44]。左右各土一片。

龙兴观    在城南十里。

 梅泉观    在城东十里。

 枫梓观    在城北十里。

 水仙观    在城北十二里。

祁山观    在城北十五里。祁山叠翠,为邑八景之一,即此。

屏峰观    在祁山之南。

灵仙观    在城东十五里。有小洞。

 山林观    在城北二十里。岭麓崇峻,明进士伍慎斋先生读书文社处,上有藏诰勅碑亭。

 金紫观    在城东三十里。一峰危峙江之南,为邑下嶂。古木森秀,四时常青。

三台观    在城东三十里下七都三台山。

 白鹤观    在城东北三十里白鹤山。

沙坪观    在城东北五十里大栗坪。

望岡观    在城东六十里。

 亭紫观    在城东六十里,近青江。

遥峰观    在城东六十里。

昊天观    在城东六十里斜峰源。

 朝天观    在城东六十里。

烟霞观    面西,在沙滩上游,余溪水[□……][45]

 冻竹观    在横江桥侧。万山中茂林修竹,炎夏犹寒。

 高峰观

云山观    俱在西北三十里。

金吾观    在城北三十五里南凹岭。

 杨梅观    在城北四十里。

 风笃观    在城东六十里。

灵岩观    在城东北六十里。

 朝水观

太极观    俱在东北三十里,在梅溪。

迎仙观    在城东七十里。

 斧头观    在城北七十里。

 石佛观    在城东八十里。

西华观    在城北八十里。

 玉峰观

洋濑观    俱在东北八十里。

 玉虚观    在城东八十里。

     在玉虚观下。

龙平观    在城东八十里。有新观、老观。

鸟符观    在城东八十里。

桥头观    在城东九十里七湾塘,环塘皆山,塘头有桥。

 迎先观    在城西九十里。

永丰观    在北九十里。

鸟石观    在城北七十里。

 石楠观    在城北一百里。

 印塘观    在祐圣观之北。

祐圣观    在城东一百里,近归阳市。

 云岩观    一名响石山,在城东七十里。

 华山观    迤逦数十里,屏蔽邑后。层峰折旋,俯揖祁山,相为宾主。中间一谼,幽响互答,有祷辄应,土人祀之。   

他山观    在长流铺。

小高峰观    为华山之后支,相去十五里。居万寿庵之前。

 

 

 

 

多宝寺    在迎恩门外,久废。今故址存于九莲庵之右。

甘泉寺    在甘泉门内。盈盈一泓,既清且美,儗[46]于乾竺[47]之八功德[48]矣。张南轩旧碣尚存。成化己丑,僧法祐募修,方伯宁公良为之记,见《艺文》。顺治戊戌(1658),灾于火。庚子,总戎[49]陈公暨本标[50]诸公重构,名载碑阴[51]

东兴寺    在镇祁楼之北数武。万历初,邑人邓公球建。

中宫禅寺    在浯溪之上。郡旧志云:“即唐漫郎宅。明末颓朽,仅存梵钟、佛像,有僧仁瑞于顺治初募修鼎新。旧址在渡口后,移置今处。为附近文姓者渐侵,予因士民请廉[52]复之。”邑人尚书陈公荐曾施田二十亩,住僧续置田三十六亩。

九龙寺    在城北三十里余。溪九水合流祁江,汇于潇湘。

宝坊寺    在城北五十里。

白茫寺    在城北五十五里。

清江寺    在城东六十里。

赤塘寺    在城北六十里。

吕泉寺    在城北六十里。

东林寺    在城北六十里。

莲荷寺    在城北七十里。

师台寺    在城南八十里。

白云寺    在城东北八十里洪桥铺之右。

富塘寺    在城东九十里。

大悲寺    在城北九十里。

洪山寺    在城北九十里。

坤山寺    在城北一百里。

龙鹤寺    在城北一百里。

莲花寺    在城北一百里。

金兰寺    在城东北一百里马江埠。环寺皆山,町中一阜如砥[53],方十余亩,绕之以渠,旧名“玉盘山”,是为寺基。邑人宁方伯撰《重修寺记》,有云:“录古钟文可考者:舍寺基,进士谭颖敷。前代开山[54],僧善琪、善晓、善秀、善祥。宋绍兴戊寅(1158)铸钟。功德主[55],进士陈嘉猷。会首[56],周文琳辈。”自后兴废莫究。洪武间,寺主友诚任僧会[57],移住甘泉寺,而金兰日就[58]颓圮。正统庚申,客僧如圭、法明云游至金兰,劝义民[59]逯志聪慕谊[60]重修之。至今僧会移甘泉矣。

杳湖寺    在城北一百二十里。

早禾寺    在城东一百里。

虚里寺    在城北五十里。

 

 

朝阳庵    在城西三里。

龙兴庵    在城南七十里。

南岳庵    在城北六十里。

悦止庵    在城东四十里。

西成庵    在城西四里。

九莲庵    在迎恩门城外,明刑部郎陈公朝鼒建。崇祯末毁于兵,止存前门、四天王殿及大佛像,露处风日中。顺治丁酉年,知县童公钦承重修大佛殿暨观音堂,庄严[61]佛、菩萨像,风格耸秀,使人瞻仰。己亥年,总镇陈公德遵太夫人郭氏命,创观音三官药王殿于庵后旧址。并有记,入“艺文”。随征将官陈光祉修建伽蓝、关帝殿于右庑,刺史昌平贾一珍修建韦陀[62]殿。

准提庵    在城西南,旧名曰“麻园”,山川坛之右。顺治辛丑(1661)年,镇标黎守库、崔兴募修。

永寿庵    在城北甘泉门外,四川总督标官李茂修建。以康熙乙巳(1665)年送总督胤子壻于镇府,至祁重葺之,以奉真武者。

华馨庵    在祁山之阴,兰蕙弥谷,众草蒙香,因事授之民[63]耳。经[64]云:“众香国里去来,瞿曇[65]鼻孔摄入花风,何必撩天?”山顶[66]悬泉,贯流左右,径其地如履沙絮,高深浮湛[67],理不足多[68]。山叟蒋宾虞购梵施田[69]其中,有诗,见“艺文”。

祝延庵    在城北三十里。

文殊庵    在城东六十里锁匙岭,与望冈对峙。

三元庵    在城北五里。

莲池庵    在城东十二里。

福寿庵    在城北十五里。崖壁云拥,裁楹山腹。明经刘愈秀、庠生漆文先、刘愈正、刘允才、段过绶,尝读书其中,所著有“云岩古木,松月秋声”之赋,泐石存焉。

望溪庵    在城东二十里。望见浯溪寒光飞练,来履舄下。

助福庵    在城北十五里。为诸生王长年、周亨、旷逸、伍美读书处。

法华庵    在华山之麓。

隆泉庵    居华馨之巅。

化成[70]    []东三十里,曰“狮子峰”。

望西庵   在城北六十里。

文佛庵    在城北六十里,曰“七姑仙”。

龙源山[]   衡祁之间,寺名“大觉”,洞宗[71]下止[72]之禅师新辟。

□□坛山[] 有八景,详载《语录》[73]

大千山[]   在城北六十里。[74]

 

(未见“县志卷之六终”字样)



[①] 峻:高尚。

[②] 崇:崇敬。

[③] 助教:辅助教化。

[④] 神之:推崇为神。

[⑤] 事:从事,指祭祀。

[⑥] 语出《柳宗元集》卷二十六之《监察御史壁记》。原文为“圣人之于祭祀,非必神之也,盖亦附之教焉。事于天地,示有尊也,不肃则无以教敬;事于宗庙,示广孝也,不肃则无以教爱;事于有功烈者,示报德也,(《礼记》: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 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不肃则无以劝善。凡肃之道,自法制始。”

[⑦] 肖貌兴思:塑成肖像,生发思念之情。

[⑧] 石庆祠:石庆,西汉丞相,石奋(万石君)之子。汉武帝元狩元年立太子,石庆从沛郡太守调任太子太傅,七年后升任御史大夫,元鼎五年秋擢升为丞相,册封为“牧丘侯”。太初二年,石庆去世。百姓仰慕他的品行,特意为他建立了祠庙以示敬仰,这就是石庆祠,或曰“石相祠”。

[⑨] 栾布社:祭祀栾布的祠庙。栾布(前238-前145),西汉梁国雎阳人,政治家。初,彭越为家人时,尝与布游。后彭越升为梁王,栾布任梁国大夫。一次栾布出使齐国,还没返回来,汉王朝便以彭越谋反罪诛灭了其三族,并把其头颅悬挂于洛阳城门下示众,且下命令说:“有敢收视者,辄捕之。”栾布从齐国返回,便把自己出使的情况,在彭越的脑袋下面汇报,边祭祀边哭泣。汉高祖大怒,准备将栾布烹杀。栾布说:“愿一言而死。”高祖曰:“何言?”栾布曰:“方上之困于彭城,败荥阳、成皋间,项王所以不能西,徒以彭王居梁地,与汉合从苦楚也。当是之时,彭王一顾,与楚则汉破,与汉则楚破。且垓下之会,微彭王,项氏不亡。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亦欲传之万世。今陛下……以苛小案诛灭之,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请就烹。”于是,高祖赦免了栾布的罪过,任命他做都尉。至汉文帝时,吴、楚七国反叛,栾布因战功被封为俞侯,尔后,又被封为燕国的国相。死后,燕、齐等地替栾布建造祠庙,叫做“栾公社”,或曰“栾布社”。太史公赞曰:“栾布哭彭越,赴汤如归者,彼诚知所处,不自重其死。虽往古烈士,何以加哉!”

[⑩] 俱足征三代之直:足以验证三代人的正直品德。

[11] 置:废弃。

[12] 志:指县志。

[13] 过化:经过而人人感化。

[14] 禋(yīn):祭祀。

[15] 间有他及:偶尔涉及其他方面。

[16] 昭答如响:昭示回报如同回声一样。响,回声。

[17] 远:《县志》底本作“运”,误。

[18] 学政:指学校志。

[19] 数武:数步。武,半步。古代以六尺为步,半步为武。《国语·周语下》:“夫目之察度也,不过步武尺寸之间。”

[20] 定:规定。

[21] 得:必,应。

[22] 城隍:道教所传守护城池的神。“隍”指无水的城堑,有水则也称池。

[23] 春秋二仲:指二月和八月。仲,位次在中。仲春为二月,仲秋为八月。

[24] 上巳日:指农历每月上旬的巳日。

[25] 勅:下令。

[26] 厉:恶鬼。

[27] 视事:指官吏到任治事,履行职责。

[28] 镇标:清代各省总兵所辖之兵称镇标。《清会典四三·兵部》:“各省总兵所属为镇标。”

[29] 纠募:招收集结起来。

[30] 昭:彰明,显著。

[31] 岷郡:封于岷郡的藩王,其支系有居祁阳者。

[32] 寻:立即,随后。

[33] 镇树:有镇压作用的大树。

[34] 灵官:道教的护法天神。

[35] 五通:即“五通神”,又称“五郎神”,是横行乡野、淫人妻女的妖鬼,因专事奸恶,又称“五猖神”。人们祭祀,目的是为了不让他危害百姓。

[36] 盘古:指盘古氏,是国民间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最早见于三国徐整著的《三五历纪》:“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地九万里。”东吴韦昭《洞记》:“世俗相传为,盘古一日七十化,覆为天,偃为地……”

[37] 梓潼:指梓潼帝君。道教中认为是玉帝派往人间掌管文昌府及人间功名、禄事的神。相传姓张名亚子,居蜀七曲山,仕晋战死,后人立庙纪念。唐宋屡封为“英显王”。元仁宗延祐三年曾封为“辅文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所以后来供祀在文昌祠。梓潼,四川省县名,以其地临近梓林和潼水而得名。《县志》原文“潼”作“橦”,误。

[38] 邑鸠兹令:本县人(李臣节),任鸠兹县令。鸠兹,为安徽芜湖县之古称。

[39] 树字:指立碑。

[40] 同:共同。

[41] 《县志》底本“玄”作“悬”。下同,不再注。

[42] 注生殿:供奉注生娘娘的庙宇。注生,即“注生娘娘”,在众神之中,其为掌管生子的神,全称尊号为“大慈大悲救苦救难送子娘娘”。

[43] 募:《县志》底本作“慕”,误。

[44] 片:块。

[45] 此处疑有脱文。

[46] 儗():同“拟”。即与……相等同。

[47] 乾竺:即天竺。印度的古称。

[48] 八功德:即八功德水,指具有八种殊胜功德的水。又作八支德水、八味水、八定水。佛之净土有八功德池,八定水充满其中。所谓八种殊胜,即澄净、清冷、甘美、轻软、润泽、安和、除饥渴、长养诸根。

[49] 总戎:总兵。

[50] 本标:清代指总督、巡抚、提督、总兵本署直接统辖的军队。

[51] 碑阴:碑的背面。

[52] 廉:勘问,查考。

[53] 砥:磨刀石。喻其平如砥。

[54] 开山:开创山寺。

[55] 功德主:施主。

[56] 会首:带头倡议醵会者。

[57] 僧会:管理僧人寺庙的官名。

[58] 日就:一天天地接近于。

[59] 义民:心怀仁义之民。

[60] 慕谊:即“慕义”。慕,《县志》原文作“募”,误。

[61] 庄严:装饰,整饬。

[62] 韦陀:佛教护法神名。其位置一般在进山门的第一座殿(天王殿)正中弥勒佛像的背后。

[63] 民:《县志》作“氏”,误。

[64] 经:指佛经。

[65] 瞿曇(tán):梵语音译词,也作“乔达摩”,为佛祖释迦牟尼的俗姓。

[66] 顶:《县志》原文作“项”,误。

[67] 高深浮湛:高低浮沉,指脚步感觉。

[68] 多:赞美。

[69] 梵施田:施舍给寺庙的田地。

[70] 成:《县志》底本作“城”,误。

[71] 洞宗:曹洞宗,禅宗支派之一。

[72] 下止:即落址,居住某地。

[73] 语录:指禅宗僧徒所记录的传授师傅的语句,著名的有《景德传灯录》等。此处《语录》所指书名未详。

[74] 在页末的空白处,钤有“京师图书馆臧书记”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