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校注》
信息搜索
祁阳县志卷之五学校志
 
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校注》  加入时间:2016/6/10 11:45:00  admin  点击:1469

祁阳县志卷之五

 

学校志 [][①]

 

 

《礼》,天子将入学,必释奠[②]于先圣先师。释奠,亦祀典[③]之一事也。

三代以还,孔子道昭六经,教续万祀[④],故自辟雍頖宫[⑤]以至乡校,咸秩祀[⑥]惟谨,举以上丁[⑦],享以春、秋二仲[⑧]。后世有名儒,亦得从祀[⑨]庙庭,与四配[⑩]、十哲[11]、七十子[12]之徒合食[13]于一堂,所以揭[14]六经于云汉,迪[15]万祀之文教。繇斯以谈,祭先圣师,特[16]学校中之一事;而广厉[17]学宫,匪特祀典[18]中之一事也,顾[19]不重欤?

稽古建学,贵以养老尊贤[20],虞、夏、殷、周,礼殊而义不异。嗣是天禄、石渠[21],焕然西[22]汉;兰台[23]、虎观[24],炳于东京[25]。逮及唐、宋、元、明,崇文吁俊[26],视昔[27]每加恭遇。我皇清酙酌[28]前代,集厥大成,所以兴贤育才,王侯士庶合出钧陶[29],诗书弦诵[30]远被[31]华夏,云蒸霞蔚,鼓吹休明。

祁人士生斯际也,可无讲习奋兴[32]以躬逢其盛[33]乎?宋胡瑗[34]教授苏湖,设“经义”、“时务”二斋以造诸士。其时湖学[35]多秀彦,往往取高第[36],为政多适于用[37],繇讲习之有素也。今考师蒋君仕之造祁士,何多让焉!

 

 

学宫

 

儒学文庙  宋建于县治东五里高冈,即今小东江。元徙近城东一里许,寻毁于兵[38]

明洪武三年(1370),始创大成殿[39]、堂庑及斋号[40]、射圃[41],主簿王孝廉建。岁久倾圮[42]。正统十年(1445),知县王公敬重修,岁久又圮。弘治五年(1492),同知徐公琏,通判汪公浩,训导伍君祥,移建于旧基之北三十步许[43]

成化八年(1472)甲午,佥事[44]泰和萧公祯见学舍敝陋,命知县吴君谦、训导熊君威重修。期月[45]而成。大学士李东阳记,见“艺文”。

前此学在小东江,至嘉靖间,邑人伍公典倡[46]改建于青云桥之崇冈。壬子、丙辰果捷[47],春、秋[48]相继,遂有发解骈联[49]之盛。

万历己丑(1589),知县邬公熙和以学宫倾圮,捐俸重修。邑进士陈公荐助石柱四根。庙貌堂局,焕然壮观。

岁丁酉,为我皇清顺治十四年(1657),守宪[50]黄公中通念迩来祁士科名□见拔起,允诸生请,改建于县署之左。知县孙公斌力成之。适副戎[51]王公可就驻旅于祁,首倡助五十两。鸿材巨构,不六月而竣工。督学刘公杲远有记,入“艺文”。迄今历丁未而戊申,距前迁学,时又一纪[52]矣。知县王颐秋仲莅任,恭遇文宗科试[53]临永,多士试毕咸集,乃首询所以[54]培养诸士。佥曰:“宜复建学于青云桥旧址。”时即以上请、捐俸始事。卜[55]季秋之吉[56],先迎圣位于义学,旋构魏[57]宫于崇基,今己酉上丁春祭成礼[58]。士气欢忻向荣,应[59]景运而青云联翩[60],洵肇端于验[61]矣。康熙十三年,吴逆盗踞,学宫毁废我朝恢复后,于庚申冬知县钱塘王霭捐资修葺,爼豆辉煌[62],人文雀起。

 

左右两庑   明洪武初,饬以祀先贤先儒。及隆庆庚午,广文蒋君仕捐修墙垣,加毖□□□

号房[63]   明初以居诸生肄业。

养蒙斋  又曰明道斋,是为左斋。

明德斋  又曰修德斋,是为右斋。

明伦堂  旧在礼殿后。明天启丙寅,知县强公光升改于圣殿[64]之左,建儒门于堂前,置启圣祠于堂旧址,竖“敬一”、“尊经”等亭于堂后,工未竟。崇祯庚午,知县丁公永礽莅任,捐俸营缮,属广文[65]韩思范、王鋋董其成,结构轩伟。嗣是卯、午、酉、子[66]以来,科名[67]联蝉接踵,咸归功于明伦堂改作之验[68]。明末兵毁。我皇清丁未,知县伊公起莘建义学于其上。今戊申修复旧学,遂还明伦之大观。

棂星门  成化八年(1472),佥事萧公祯首议作棂星门,命知县吴公谦重修学宫。正德辛巳年(1521),知县连公达始易以石柱。

泮池  在学前。水自松山之阴绕入池,甚汪洋绿映,所谓天成非人为也。左青云桥,右步蟾桥。

射圃  在启圣祠右。

库廪、厨宰、牲房  备具。

墙垣周围  学谕蒋公仕修筑。

名宦祠   旧建于戟门左。

乡贤祠   旧建于戟门右。

濂溪、乡贤合祠  崇祯间,邑人陈朝鼒建于頖宫之东。

文昌祠  在戟门之东。明正统时,知县王公敬建。

教谕宅  在棂星门外之右。

训导宅  在教谕宅之右。

次训导宅  在明伦堂左斋之后。

敬一箴碑亭  在明伦堂后。钦奉明世宗颁赐箴文[69]而立。

启圣祠  在敬一亭后。嘉靖初,以礼官议,尊崇孔子父。祠后有山冈。先是,乡先生程公温植竹树以翼[70]堂殿,寻废。后教谕蒋公仕复加培植,遂成茂林。仕缭[71]以土墙,择人守之。参议毛公汝贤嘉之,命知县张公照为立碑。见“艺文”。

腾蛟门、起凤门  俱蒋公仕立。

儒学铺地  二十六间,在泮池边,赁人[72]竖本学收租公约[73]

 

 

社学[74]

明洪武初,诏天下府、州、县立学校,设科分教。诏有司[75]立社学,延[76]师儒教民间子弟。按郡志:“祁阳社学在县治东。今无存焉。”

 

 

义学[77]

皇清康熙六年(1667)丁未,知县伊公起莘捐造义学于旧学明伦堂后。迨后吴逆[78]焚毁。庚申冬,知县钱塘王霭捐资复建,延硕学经师二人以教祁邑子弟之贫而不能学者。四方就学之士,指不胜屈焉。

 

 

学田

明洪武十五年(1382)壬戌,拨赐赡学田[79],知县王敬、王原觐、吴廉以次拓修殿宇。

一、宋家町、福塘等处,早田大小一百零九丘,晚田大小四十一丘,鱼塘大小九口,早晚共计田塘七十六亩。上自新塘岭脊起,至宋家门首井丘止,东至墙外人行路,南至新塘右边、下石塘右边,田邻王福受住屋,西至岭脊分水,北至禁山岭脊分水,直至石头塘为界。

二、五里牌枫木塘,田塘一十二亩。上抵汪家田,下抵陶家田,左抵熊、黄二家田土,右抵业主[80]土。

三、后町等处,田塘四十亩。东至胡家田,南至许家田,西北至费家田。

四、黄土铺、堡子町、洪桥三处,共田塘二十亩。

以上四处,共田一百四十八亩,该租谷一百四十八石。旧管粮米[81]二石八斗六升,在于上和平乡四甲刘志亮户内。

五、牛栏舂[82]民王桦、邓愿输[83]荒熟田塘三十二亩。该纳租谷三十二石,粮米四斗五升九合,在于上归阳乡八甲王元富户。康熙元年十二月,奉督学道[84]李□□批允入册。

二项[85]共田塘一百八十亩,共租谷一百八十石,共粮米三石三斗一升九合。

康熙七年(1668)九月十三日,儒学教谕胡翊明申详[86]督学道李公可汧,蒙批:“据详[87]学田、荫塘[88],久经该学册开项亩、载课、造册、报部[89]矣,未便豁免[90]。其每年学租时价不一,准将本色[91]分赈贫生,造册报查缴[92]。”

 

 

书籍

 

邑进士宁公良送《十三经》并古今典籍二十七部(计二百九十五本)于学宫。

邑进士程公温送《十七史》并古今文集三十部(计四百八十七本)于学宫。

以上书籍,在明时已成乌有[93],今仍依旧志载入,不欲没[94]先贤之善也。

 

附:太仆程德和先生藏书记

 

陈镐 金陵人

祁阳程公德和任南铨[95],历银台[96],官守[97]多暇,惟爱书帙。南雍[98]梓行诸史,自《史记》以下及诸各家书,悉摹[99]置斋阁,朝夕阅,充然有得。论者方冀公柄[100]用以行其学[101],会[102]权奸用事[103],怒公不附己,斥[104]使致仕。行李出城,图书萧然[105],人以是益知公贤于人远矣。既归,乡人闻公多书,问奇质疑[106]者日造[107]其门。公叹曰:“使吾不出游通都[108],安能有是哉?”遂以其书纳诸学宫,与乡之人士共焉。予尝与公同官厚契,以书属文[109]为记,且曰:“书置学宫未几,《玉海》[110]为分巡[111]所借,径[112]携以去。惧效尤者至,借重于文若盟[113]而藏之。”予惟程公于此有君子之道三焉。初仕也,力于学,不以功利名达分其志。既久也,富于书,不以金玉、锦绮易其好。今之归也,藏书于学,不以古今器[114]私其家。非君子而能若是乎?他日乡之后进[115]获书之助,闳达遍博[116],出为名士,公启之也,忘其所自哉?若乃好焉而不知学,或泛焉而不知好,又或窃取焉以自私,而不能公,如《玉海》之所遭[117]者,皆弃于程公者也。

按,此记,旧志收入程公本传,似以一节掩其本末,今附于藏书之后,庶垂训[118]于将来。

 

 

 

祭器

牲匣      篚箱     酒尊    酒杓    幕布

锡登[119]     锡铏[120]     锡簋[121]    锡簠[122]    锡爵[123]

笾豆[124]      祝案     烛台    铁锅    酒案

烛架      铁香炉   锡香炉  锡花瓶  锡烛台

香炉      斋戒牌   红黄绢幔

 

 

明正统年间,祭器皆陶碟[125]。景泰七年,知县王原觐易[126]以笾豆、簠簋、登铏,凡四百六十有奇[127],皆仿古制。岁久多缺,隆庆辛未,教谕蒋仕首议铸铜器。捐赀不敷[128],又请于知县张公照,买铜一千一百一十觔[129],铸登六,铏二十有六,簠、簋各五十八,笾、豆各二百二十四,又即爵之遗者[130]而足[131]二百有七。改旧锡器九十八觔,为盥盆一,酒尊六,炷炉五十,烛台六十七。铜铁炉瓶、盥盆、牺象[132]、罍尊[133]之类,仍旧。又制[134]田十亩,以赡典守者[135]。自陵谷迁移[136],皆乌有亡是[137]矣。但前绩不可使氓,因志之。

 

 

 

文庙祀典

 

汉高祖十二年(前195)过鲁,以太牢[138]祀孔子。明帝令郡、县通祀[139]孔子于学校。章帝祀孔子以六代之乐[140]。桓帝给[141]酒、米、牛、羊,诏春、秋享祀孔子。

宋文帝释奠[142],舞六佾[143],设轩悬[144]之乐,牲牢[145]、器具如上公[146]

后魏[147]文成[][148]勅有司行荐享[149]之礼。

北齐显祖[150][151],春、秋二仲[152]释奠。

隋文帝制,州、县学以春、秋二仲月释奠。

唐太宗祀孔、颜[153],备俎豆、干戚[154]。高宗[]《登歌》[155]用“宣和之乐”。[][156]宗诏以仲月上丁[157]释奠。

宋真宗颁诸州《释奠仪注图》。仁宗诏释奠用《登歌》。徽宗更撰[158]《释奠乐章》,又赐《堂上太乐正声》一部及礼器于阙里[159]。高宗加笾豆十二,祀如社稷[160]

元成宗置[161]《先圣庙登歌乐》。

明太祖更定[162]《孔庙释奠乐章》,舞六佾,命制“大成乐器”,颁行天下府、州、县学,乐用《登歌》。朔望[163]命郡、县以下诣学行礼。英宗令祭丁[164]品物非其土产者,以所产[165]代。景帝增两庑祭[166]。宪宗增乐舞八佾,笾豆各十二。孝宗释奠用太牢加币[167]。世宗厘正[168]祀典,遂永为定式。春、秋仲月上丁,以正官[169]为献官,县佐、教官为分献官。

按,明初祀典,因前代用王礼[170]。成化十二年(1476),加笾豆、舞佾之数,祭以天子礼。嘉靖九年改定礼制,尊孔子曰“至圣先师孔子”,易以木主[171],笾豆各损其四,舞以羽籥[172],用六佾。惟邑行释菜[173]礼并奠[174],不用乐。于每岁春秋二仲之上丁日。我皇清因之。

 

 

至圣先师孔子庙,左右列祀四配[175]、十哲[176],两庑列祀先贤、先儒。

 

 

启圣祠

叔梁纥[177]进公而王,自宋大中祥符始也。称启圣公,自元始也。宋时颜、曾、子思[178]配享堂上,颜路[179]、曾晳[180]、伯鱼[181]从祀两庑,洪迈、姚燧以为“崇子抑父”。熊永谓:“宜别设一室祀叔梁纥,而以二子配。”程敏政主其说。嘉靖九年,遂专祠。遍天下以颜、曾、思、孟[182]四子之父为“四配”,以程、朱、蔡[183]、周四子之父[184]为“四从”,从祀是祠。

 

 

名宦乡贤祠  小序

 

明太祖二年(1369),令天下学校皆建祠,左祀贤牧[185],右祀乡贤,附祭庙庭。世宗[186]令天下有司、学校备查名宦、乡贤,果有遗爱[187]在人,乡评有据者,即入祠祀。今列祁阳县两祠姓名于下[188]

 

 

名宦祠

唐荆南节度判官元结

唐太师、鲁郡开国公颜真卿

五代祁阳县令萧结

元祁阳县达鲁花赤勘马刺丁

元祁阳县录事、武功刘潜

明祁阳县知县唐吉祥

明祁阳县知县王敬

明祁阳县知县喻时

按旧志,名宦有传者,明知县马成、邓汝相、连达、邬熙和、陈荩、刘士觐,教谕詹旻、蒋仕,以暨[189]明末诸公,不无表表者[190],概未入祀,所当议请增入者也。

 

乡贤祠

唐韶州刺史屈隐之

宋端州知州陶岳

明浙江布政[191]宁良

北太仆寺卿程温

建昌府知府伍典

两淮盐运使卢奇

南吏部尚书陈荐

孝子张机

 

按,祁邑自唐迄明,稽旧志祀乡贤者落落晨星[192],如宋陶弼、路振,明谢思申、邓球、申在廷,皆未入祀,岂时未及为耶?不无望于后之君子。


 

卧 碑

 

 

朝廷建立学校,选取生员,免其丁粮,厚以廪膳,设学院、学道、学官以教之,各衙门以礼相待,全要养成贤才,以供朝廷之用。诸生皆当上报国恩,下立人品。所有教条开列于后:

一、生员之家,父母贤智者,子当受教;父母愚鲁或有非为者,子既读书明理,当再三恳告,使父母不陷于危亡。

二、生员立志,当学为忠臣、清官。书记[193]所载忠、清事迹,务要互相讲究。凡利国爱民之事,更宜留心。

三、生员居心忠厚、正直,读书方有实用,出仕必作良吏。若心术邪刻[194],读书必无成就,为官必取[195]祸患。行害人之事者,往往自杀其身,常宜思省。

四、生员不可干求官长,交结势要,希图进身。若果心善德全,上天知之,必加以福。

五、生员当爱身忍性。凡有司官衙门,不可轻入。即切己[196]之事,只许家人代告;不许干与[197]他人词讼,他人亦不许牵连生员作证。

六、为学当尊敬先生。若讲说,皆须诚心听受。如有未明,从容再问,毋妄行辩难。为师者亦当尽心教训,勿致[198]怠惰。

七、军民一切利病[199],不许生员上书陈言。如有一言建白[200],以违制论,黜革治罪。

八、生员不得纠党多人,立盟结社,把持[201]官府,武断乡曲[202]。所作文字,不许妄行刊刻。违者听[203]提调官治罪。

 

 

先朝卧碑 附

明洪武二年(1369),太祖既诏天下,县各立学,遂命礼部传谕言,立石于学,刻之,因名卧碑。

一、今后府州县学生员,若有大事干于家己[204]者,许父兄弟侄具状,入官辩别;若非大事,含情忍性,毋轻[205]至公门。

二、生员之家,父母贤智者少,愚痴者多。其父母贤智者,子自外入,必有家教之方,子当受而无违。斯孝行矣,何愁不贤者哉?其父母愚痴者,作为多非。子既读书,得圣贤知觉[206],虽不精通,实愚痴父母之幸,独[207]生是子。若父母欲行非为,子自外入,或就内知,则当再三恳告,虽父母不从,致[208]身将死地,必欲告之,使不陷[209]父母于危亡,斯孝行矣。

三、军民一切利病,并不许生员建言。果有一切军民利病之事,许当该[210]有司、在野贤人、有志壮士、质朴农夫、商贾技艺皆可言之,诸人毋得阻当,惟生员不许。

四、生员内有学优才赡、深明治体[211]、乐治何[212]经、精通透彻,年及三十,愿出仕者,许敦陈[213]王道、讲明治化,述作文辞,呈本教官。考其所作,果通性理,连佥[214]其名,具呈提调正官,然后亲赴京奏闻,再行面试。如果真才实学,不待选举,即时录用。

五、为学之道,自当尊敬先生。凡有疑问及听讲说,皆须诚心听受。若先生讲解未明,亦当从容再问,毋恃己长,妄行辩难。置之[215]不问,有如此者,终世不成。

六、为师长者,当体[216]先贤之道,竭忠教训,以导愚蒙,勤考其课,抚善惩恶,毋致[217]懈惰。

七、提调正官务在[218]常加考较。其有敦厚勤敏,抚[219]以进学;懈怠不律,愚顽狡诈,以罪斥去[220]。使在学者皆为良善,斯为称职矣。

八、在野贤人君子,果能练达治体、敷陈王道,有关政治得失、军民利病,许赴所在有司告给文引[221],亲赍赴京面奏。计果可采,即便施行,不许坐家实封[222]入递。

 

永乐间,命儒臣辑《五经》、《四书》、《性理大全书》,颁于学校,又颁《为善、阴、孝顺、事实、劝善书》。宣德间,又颁《五伦书》,每册首皆鍓[223]以御宝[224],此天下学校之所同,谓之《制书》。

世宗即位之五年,亲撰《敬一箴》,并注《宋儒程氏视听言动四箴》,于天下学校立碑以淑[225]生徒。邑人邓太守球,登录于旧志之首,今仍其旧,附于《学校志》内。凡事之关于忠敬教化者,后之罔敢有所增损,以附[226]我尼父三代相因[227]之旨。

(学校志卷之五终)



[①] 据文义和全书体例补。

[②] 释奠:祭祀时置爵于神前。

[③] 祀典:朝廷规定的祭祀大典。

[④] 孔子道昭六经,教续万祀:孔子的思想学说昭显在《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中,将通过教育延续到万年。

[⑤] 辟雍、頖(pàn)宫:即古时王朝为王子和贵族办的大学。《礼王制》:“大学在郊,天子曰辟雍,诸侯曰頖宫。

[⑥] 秩祀:依礼分等级举行的祭祀,即常规的祭祀。秩,常规。

[⑦] 举以上丁:在每个月的第一个逢丁日举行典礼。清代每年规定每个季度的仲月(二月、五月、八月、十一月)的上丁日举行祭孔仪式,春秋为国祭,夏冬为家祭。

[⑧] 春、秋二仲:即春季和秋季的第二个月。仲,排位第二。

[⑨] 从祀:亦称“附祀”,即配享。即作为主神的陪侍而被奉祭。

[⑩] 四配:在祭祀孔子时,附带将颜渊、子思、曾参、孟轲四个人一同供奉祭祀。颜渊、子思居东,曾参、孟轲居西,通称四配。

[11] 十哲:在祭祀孔子时,一同被祭的颜渊、闵了骞、冉伯牛、仲耕、仲弓、宰我、子贡、冉有、季路、子游、子夏十位贤哲。后颜渊配享,升补曾参;立曾参配享,升补子张。

[12] 七十子:即孔子弟子中较为优秀的七十人。在孔庙中作为从祀而列位于东西两庑。东庑有:澹台灭明、原宪、南宫适、商瞿、漆雕开、樊须、公西赤、梁鳣、冉孺、伯虔、冉季、漆雕侈、漆雕徒父、商泽、任不斋、公良儒、奚容蒧、颜祖、句井疆、秦祖、荣旂、左人郢、郑国、厚亢、廉洁、狄墨、孔忠、公西蒧、秦非、申枨、颜哙等。西庑有:密不齐、公冶长、公析哀、高柴、司马耕、有若、巫马期、颜辛、曹卹、公孙龙、秦商、颜高、穰驷赤、石作蜀、公夏守、后处、公肩定、子家、罕父墨、公祖句兹、县成、燕伋、颜之朴、乐欬、叔仲会、邽巽、公西舆如、施之常、陈亢、琴牢、步叔乘等。

[13] 食:享,享用祭祀供品。

[14] 揭:高举。

[15] 迪:启迪,开导。

[16] 特:只是。

[17] 广厉:典出《史记儒林列传》。这里指开辟振兴。厉通“砺”,磨砺,引申为激励、振奋。

[18] 祀典:记载祭祀仪礼的典籍。这里指祭祀仪式。

[19] 顾:岂。

[20] 养老尊贤:古代礼制,对老而贤者按时享以酒食,以敬礼之,谓之养老。《礼王制》:“凡养老,有虞代以燕礼,夏后氏以饷礼,殷人以食礼,周人脩以兼用之,五十养于乡,六十养于国,七十养于学,达于诸侯。”疏:“皇氏云:人君养老有四种,一是养三老五更;二是子孙为国难而死,王养死者父母;三是养致仕之老;四是引户校年养庶人之老。”

[21] 天禄、石渠:即天禄阁、石渠阁,为汉代皇家藏书之所。

[22] 西:《县志》原文作“两”,误。

[23] 兰台:汉代宫廷藏书之处,以御史中丞掌管,后置兰台史令,掌书奏。后世称御史台为兰台。

[24] 虎观:即白虎观的简称,为汉宫中讲论经学之所。后泛指宫廷中讲学处。

[25] 东京:洛阳,指东汉王朝。

[26] 吁俊:呼唤俊才。

[27] 视昔:与以前相比。

[28] 酙酌:考虑是否可行或是否适当,而加以增减。

[29] 钧陶:本意为以陶瓷轮制作陶器,引申为造就。

[30] 弦诵:歌吟。

[31] 被:及,到达。《玉篇•衣部》:“被,及也。”及母之处,以御史中丞掌之官

[32] 奋兴:振奋兴起。

[33] 躬逢其盛:亲身迎对新王朝的盛世。

[34] 胡瑗(9931059),字翼之。北宋学者、理学先驱、思想家和教育家。因世居陕西路安定堡,世称安定先生。景祐元年(1034),胡瑗到苏州一带设学讲授儒家经术,与范仲淹相识。后得范仲淹的引荐,被宋仁宗召见,从此走向仕途,庆历二年至嘉祐元年历任太子中舍、光禄寺丞、天章阁侍讲等。

[35] 湖学:宋代胡瑗在浙江湖州开创的学派。

[36] 取高第:取得很高的科举等次。按,胡瑗的学生刘彝答宋神宗问时说:“时礼部所得士,先生弟子十常居四五。”就是说每年朝廷会试录取的进士,胡瑗的学生占到将近一半。

[37] 为政多适于用:这里是说,儒学有体、有用、有文。唐宋以前的讲学,不以体用为本,只重声律训诂和词章,学了没有实质性用处。胡瑗则以“明体达用”教诸生,这样教出的学生一旦为政,就能“达用”,解决经邦济世的实际问题。

[38] 寻毁于兵:随后遭受兵燹而毁。寻,副词,随后、不久之意。兵,指战火。

[39] 大成殿:孔庙正殿。

[40] 斋号:斋舍和号房。

[41] 射圃:习射的场所。“射”为六艺之一,是古代学生的必修课,因此学宫内建有射圃。

[42] 倾圮(pǐ):倾斜倒塌。圮,毁坏。《尚书尧典》:“方命圮族。”

[43] 许:左右。

[44] 佥(qiān)事:古代官名。宋代按察司设有佥事。元代,诸卫、诸亲军及肃政廉访司、宣抚司、安抚司等皆有佥事,明代提刑按察使司属官有佥事,无定员,分道巡察。清初沿用,乾隆时废除。

[45] 期月:一周年。

[46] 倡:倡议。

[47] 果捷:果真科考报捷。

[48] 春、秋:指春闱和秋闱。乡试称秋闱,京试称春闱。

[49] 发解骈联:发解省城或京师的学子举人接连不断。

[50] 守宪:永州城守。

[51] 副戎:副总兵。

[52] 一纪:十二年。

[53] 文宗科试临永:文宗,省提学、学政等主持科举考试的主考官。科试,指秀才科考试的“院试”,即由省学政到州府主持的选取秀才的考试。

[54] 所以:这里可译为“……之办法”。

[55] 卜:选择。

[56] 吉:吉日。

[57] 魏:通“巍”。

[58] 成礼:完成落成大典。

[59] 应:顺应,随着。

[60] 青云联翩:喻学子接连中举,平步青云。

[61] 洵肇端于验:的确从改迁学校的灵验中发端。

[62] 俎豆辉煌:祭器光鲜。

[63] 号房:编号房舍,指学生宿舍,按千字文排号,无专名。

[64] 圣殿:礼庙大成殿。

[65] 广文:教官。

[66] 卯、午、酉、子:卯年、午年、酉年、子年。皆逢考之年。

[67] 科名:科举考试榜上有名。

[68] 验:灵验。

[69] 箴(zhēn)文:指《敬一箴》。

[70] 翼:遮护。

[71] 缭:用作动词,在四周建成。

[72] 赁人:租赁人。

[73] 竖本学收租公约:建立本县儒学铺面租金收取公约。竖,建立。

[74] 社学:社学是元、明、清时期的地方学校。始设于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1086)。元制五十家为一社,每社设学校一所,择通晓经书者为师。明承元制,社学保留下来,主要招收八至十五岁的幼童施教。清初社学仍得以延续,社师择“文义通晓,行谊谨厚”者充任。清中叶以后,社学逐渐衰落。

[75] 有司:管事机构。

[76] 延:聘请。

[77] 义学:亦称“义塾”。中国旧时一种免费启蒙教育机构,经费主要来源于名人捐赠的学田的地租,地方公款或官款。清代义学比较兴盛,民国后逐步衰落。

[78] 吴逆:吴三桂反贼。

[79] 赡学田:专门供学校用的田地。

[80] 业主:产业所有者,指上文熊、黄。

[81] 旧管粮米:即上一任管理者遗留下来的粮米。旧管,属财政用语,为“四柱清册”中之一项,即原存之数目。

[82] 舂:通“冲”。

[83] 输:缴纳,贡献。

[84] 督学道:官名,提督学道的省称。清代改称提督学政,领导监督教育的官员。明清交替期间,仍沿用明代称呼。

[85] 二项:指“以上四处”为一项,第五条为另一项。

[86] 申详:上报。本是一种公文文体,以下行上,详载有关情况。

[87] 据详:依据上报所说。

[88] 荫塘:荫附水塘。

[89] 册开项亩、载课、造册、报部:用册簿开列各项田亩,载明赋税,编造鱼鳞图册,上报户部备案。

[90] 豁免:指免去学田赋税。

[91] 本色:实物。

[92] 报查缴:上报以供查核收缴。

[93] 乌有:虚无。

[94] 没:埋没。

[95] 南铨:南京铨部(吏部)。

[96] 银台:通政使司。此沿用唐宋旧名。

[97] 官守:指职事。

[98] 南雍:南京国子监。雍,即辟雍,国家大学的古称。

[99] 摹:征集。

[100] 方冀公柄用:正在希望程公执掌用人的权柄。柄,用作动词。

[101] 行其学:推行他的学问主张。

[102] 会:恰逢。

[103] 用事:指当权、执政。《国策•赵策四》:“赵太后新用事。”

[104] 斥:排斥,驱逐。

[105] 萧然:凄清冷落。

[106] 质疑:提出疑问,请求解答。

[107] 造:造访,至。《广雅•释言》:“造,诣也。”

[108] 通都:四通八达的大都市,指南京。

[109] 以书属文:用书信来嘱托写一篇文章。

[110] 《玉海》:类书名。宋王应麟编,为宋代四大类书之一。

[111] 分巡:官名,指清代的巡道,也称分巡道。代表巡抚分巡其地,每省三至五人。

[112] 径:径直。指不绕弯子,不找借口。

[113] 文若盟:文章或借书公约。若,或者。

[114] 古今器:古今礼器。

[115] 后进:犹后辈,亦指学识或资历较浅的人。

[116] 闳(hóng)达遍博:宏富通达,博学多识。

[117] 遭:遭遇,遭逢。这里指《玉海》一书所遇到的灾难。

[118] 垂训:垂示教训,即流传下来的典式、规范。

[119] 登:古代祭祀时盛肉用的礼器。《尔雅•释器》:“瓦豆谓之登。”

[120] 铏(xíng):古代盛羹的小鼎,两足三耳,有盖,常用于祭祀。

[121] 簋(guǐ):古代用于盛放熟食的器皿,也用作礼器。或竹木制,或陶土烧制,也有青铜铸造的。

[122] 簠(fǔ):古代祭祀时用于盛放黍、稷、粱、稻等饭食的器具。青铜铸造,主要方形,器与盖的形状相同,可分用。

[123] 爵:古代祭祀时用于盛酒的容器,青铜制。可以温酒和盛酒。

[124] 笾(biān)豆:古代祭祀和宴会时盛果脯的容器,笾为竹制,豆为木制,笾盛果品,豆盛肉食。

[125] 陶碟:陶瓷碟盘。

[126] 易:改换。

[127] 奇:余。

[128] 不敷:不足。

[129] 觔(jīn):通“斤”。

[130] 即爵之遗者:就着遗存的爵器数目。

[131] 足:凑足。

[132] 牺象:指牺尊和象尊,古代一种酒器,其形若牛似马类的牲畜,可盛酒、盛水。《礼记•明堂会》:“牺、象,周尊也。”

[133] 罍(léi)尊:饰有云雷状花纹的盛酒容器。《篇海类编•器用类•缶部》:“罍,酒樽也。”

[134] 制:通“置”,购置。

[135] 赡典守者:赡养官理守护祭器者。

[136] 陵谷迁移:喻江山改易,即王朝更替。

[137] 乌有亡是:皆虚无义。指不存在。乌有,即何有。亡是,即无此。

[138] 太牢:祭祀时,牛、羊、豕三牲并用叫太牢。太,最高的,或最大的。牢,本义是关牲畜的栏圈,引申为祭祀用的牺牲。

[139] 通祀:按共同的条令祭祀。

[140] 六代之乐:指黄帝、唐、虞、夏、殷、周六代的音乐。《晋书•乐志》:“昔黄帝作《云门》,尧作《咸池》,舜作《大韶》,禹作《大夏》,殷作《大濩》,周作《大武》。”

[141] 给:供给。

[142] 释奠:置爵于神前而祭。《礼记•文王世子》:“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亦如之。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

[143] 六佾():佾,舞列。古代天子之舞为八佾;诸侯六佾。孔子虽不是诸侯,而舞六佾,这是尊孔子以诸侯王公之礼。

[144] 轩悬:诸侯陈列乐器,如钟磬之类,三面悬挂。

[145] 牲牢:牺牲,祭祀用的毛色纯一的牲畜。

[146] 上公:周代以三公八命,出封时加一命,称上公;汉代以太傅位在三公之上,称上公。一般指公爵的尊称,言位在诸爵之上。

[147] 后魏:即北魏(386-534),鲜卑族拓跋珪所建,称道武帝,都平城(今大同)。后孝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改姓元,史称元魏。

[148] 帝:《府志》原文缺。

[149] 荐享:祭祀,进献祭品。

[150] 显祖:谓有功业的祖先,后用作对祖先的美称。这儿指文宣帝高洋。

[151] 制:规定。

[152] 仲:通“中”,指中间的那一个月。

[153] 孔、颜:孔子、颜子(颜回,又叫颜渊,孔子最得意的学生)。

[154] 干戚:亦作干鏚。干,指盾。戚,指斧。古代的两种兵器,古代武舞执之。这里是指祭祀时所执的道具。

[155] 登歌:古代举行祭典,大朝会时乐师登堂而歌。其所奏之歌名《登歌》。

[156] 玄:《县志》底本作“悬”,通“玄”。

[157] 上丁:该月第一个逢丁之日。

[158] 更撰:改撰。

[159] 阙里:孔子的故乡,这里指曲阜孔庙。

[160] 社稷:土地神和谷神。

[161] 置:通“制”,制定。

[162] 更定:改定。

[163] 朔望:每月初一和十五。

[164] 祭丁:春、秋二仲月上丁日祭祀孔子。

[165] 所产:指本地出产的土产品。

[166] 两庑祭:对东、西两庑先贤、先儒的祭祀。

[167] 币:礼帛,礼物(多为玉、马、皮、帛等)。

[168] 厘正:改正。

[169] 正官:即知县、知州、知府等长官。

[170] 因前代用王礼:因袭前代采用王公的礼仪。

[171] 易以木主:用木头牌位代替原先的塑像。

[172] 羽籥(yuè):羽,雉羽;籥,古代管类乐器。二者为古代歌舞用的舞具和乐器。

[173] 释菜:古代以芹、藻之类礼先师,不用牲牢币帛,礼之轻者。古时始入学,行释菜礼。

[174] 并奠:同时释奠。

[175] 四配:孔庙祀典,以颜渊、子思、曾参、孟轲配祀孔子。颜渊、子思居东,曾参、孟轲居西,通称四配。

[176] 十哲:孔庙祭典,把孔子的门徒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耕、仲弓、宰我、子贡、冉有、季路、子游、子夏十人列侍于侧,称为十哲。后颜渊配享,升补曾参,曾参配享,升补子张。

[177] 叔梁纥():孔子之父。姓孔,名纥,字叔梁。为鲁国郰邑大夫,有勇力。娶妻曰颜征在,在曲阜尼丘生孔子。孔子三岁时,叔梁纥死去。

[178] 子思:孔子之孙,孔鲤之子。名伋,字子思。

[179] 颜路:颜渊之父。名无繇,字路。

[180] 曾晳():曾参之父。名点,字晳。

[181] 伯鱼:即孔鲤,字伯鱼,先孔子而死。

[182] 颜、曾、思、孟:即颜回、曾晳、孔伋、孟子。按孟子之父为孟孙激,字公宜。

[183] 蔡:蔡忱,字仲默,蔡元定之子。少时师事朱熹,所著《书集传》自元代延佑以来被定为科举用书。

[184] 四子之父:即二程(程颢、程颐)其父名珦,字伯温;朱熹其父名松,字乔年;蔡忱其父名元定,字季通;周敦颐其父名辅成,字孟匡,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进士,官至贺州桂岭令。

[185] 贤牧:才德兼备的州官;这里泛指有政声的好官。

[186] 世宗:即嘉靖帝。

[187] 留爱:遗留的仁惠。

[188] 于下:《县志》底本原文为“于左”。

[189] 以暨:以及。

[190] 表表者:杰出,卓立。

[191] 布政:布政使的省称。明宣德后,全国的府、州、县等分统于两京和十三布政使司,每司设左、右布政使各一名,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

[192] 落落晨星:寥落如晨星。喻稀少。

[193] 书记:指史书传记。

[194] 邪刻:邪恶刻毒。

[195] 取:获得,导致。

[196] 切己:关切到自身。

[197] 与:通“预”。

[198] 致:使。

[199] 利病:这里偏指“病”,即弊病。

[200] 建白:陈述意见。

[201] 把持:掌握,把控。

[202] 武断乡曲:凭借威势横行乡里,主断曲直是非。

[203] 听:任从。

[204] 干于家己:涉及到家庭、自身。

[205] 轻:轻易,随便。

[206] 知觉:启发教导。

[207] 独:偏巧,表意外庆幸语气。

[208] 致:招致,导致。

[209] 不陷:使动用法,使……不陷于。

[210] 当该:这里指当地的或事件涉及到的。

[211] 治体:治理体制。

[212] 何:某。

[213] 敦陈:诚恳地陈述。

[214] 佥:通“签”。

[215] 置之:将疑难问题放在一边。

[216] 体:亲行。

[217] 致:使。

[218] 务在:务必。

[219] 抚:慰勉。

[220] 斥去:开除。

[221] 告给文引:请告给予文引。文引,文书批件,允许上告凭证。

[222] 实封:自加封箴,据实陈报。

[223] 鍓(jí):加盖印章。

[224] 御宝:皇帝印章。

[225] 淑:这儿用作动词,赐惠。

[226] 附:通“符”,符合。

[227] 三代相因:祖、子、孙三代相传承。指孔子、孔鲤、孔伋三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