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校注》
信息搜索
祁阳县志卷之二建置志
 
康熙十九年《祁阳县志校注》  加入时间:2016/6/10 11:39:00  admin  点击:2307

祁阳县志卷之二

 

建置志

 

 

今之郡、县,比[①]古封建[②]。邑境百里,提封[③]必设险以守之,居[④]官以治之;作泮[⑤]以造多士,储粟以备不虞;坊以领内,里以领外[⑥];津梁通济,邮舍出入,绸缪[⑦]于内外之交;以至琳宫[⑧]、梵宇[⑨][⑩]山川增壮丽者,罔[11]不具备。

虽明季云扰[12],洊[13]经兵燹,非复其旧,自入皇清,定制创规,出斯民于水火,生聚[14]教训,又为之御灾捍患,必措之衽席[15]而后即安[16]。然则未雨桑土[17]之计乌容已乎[18]?志“建置”第二。

 

 

 

 

城池 小序

 

城以宅众而御暴也。初自明万历年沈令甃石[19]以来,堞如飞雉[20],濠类贯虹[21],前人之遗绪[22],非甚狭小也。明末扩城而土寇乱生,岂非民力用之已竭欤?《春秋》书城[23]二十五,胡氏[24]曰:“凡城皆讥也。”今考郡城七里有奇,祁以下邑[25]□□□式,于《礼》“都城不过百雉[26]”之义,何居[27]

 

祁旧城在县东南,俯临大江,元时屡以江涨淹废。明正统时,苗寇时警。至景泰壬申,巡抚李公实请于朝,移筑东北高阜,属[28]其事于同知苏公孔机、知县王公原觐,就工[29],然卑隘不足聚庐[30]

成化甲午1474,巡抚刘公敷始檄[31]通判刘公圯,展其基址,包以石,高一丈五尺,围一千五百一十二丈,濠深一丈,阔二丈。门六:正东曰“渡春”,东北曰“进贤”,正北曰“望祁”,正西曰“控粤”,正南曰“长乐”,东南曰“镇南”。各建楼其上。

弘治七年1494,江溢,城颓几半。知县袁公儦重修,筑墙垣一百二十丈。又于谯楼[32]下甃石为门,故串楼[33]六百五十有八,至是修盖一百二十间。

万历壬寅1602,知县沈公学感串楼岁易朽弊,里甲修葺甚难,毅然捐俸,撤[34]串楼,磊石为平头城[35]。不但焕然改观,且一劳永逸。邑人尚书陈公荐有文记之。

崇祯十三年庚辰1640七月,兴扩城之役,次年壬午1642告成,周围七里三分。

皇清顺治十二年乙未1655,县令童公钦承修培城垣,盖造城楼于六门之上。正南长乐门,俗名“驿马门”;东南黄道门,[]迎秀门;正东潇湘门;东北迎恩门;正北甘泉门;西北朝京门,俗名“罗口门”。

 

 

官署  小序

 

自召伯听讼于甘棠之下[36],公署殆[37]权舆[38]于此矣。一夫不护,时切闭阁之思[39]。堂下万里,恒见洞开之意[40],省考勤于朝夕[41],屋漏严于鬼神[42],皆从不传舍其署始,况敢传舍其官[43]乎?

 

县治

 

祁阳县公署  在长乐门内。明已前无考。始洪武七年1374创置,正堂三间,东西列司房[44]各五间。堂后为正廨[45],东为架阁库[46],库前立米厂。又东为丞、尉宅,西为簿宅。前为仪门[47]三间,又前为大门。门外东南为谯楼三间。建于簿厅[48]王孝廉。

洪武八年1375裁丞、簿,以主簿宅为典史宅。

嘉靖辛酉1561夏五月,知县邓公汝相重造县头门[49]及仪门。癸亥1563春二月乙亥,又重造正厅[50]。有记见《艺文》。

 

捕 署  在县治右,顺治十五年秋重修。

寅宾[51]在县衙左,康熙七年冬重修。

[52]左,旧虽有廨,而未设宾馆。客则直抵中堂,或未延[53]入,则乔[54]坐土地祠以俟,其于取善集益之义疏矣[55]。予既至,乃辟而新之[56],洒剔[57]泥滓,豁然虚旷[58]。有告我以善者,倒屣出迎[59],虽不敢自谓事贤友仁,无方之益[60]将于是乎在也。按,祁城自崇祯庚辰1640式拓[61]以后,贤有司恒不纽[62]于城之拓而有侈心[63],外城虽藉金汤[64],内城尤属腹里[65],修缮固并重也。陵谷既更,遂忘其旧[66],重以兵民杂处,桑土未绸[67],畚锸之徒,不寻[68]于修补,而日寻于剥蚀[69],以至颓垣断堑,不能与闾巷相唇齿[70]。予下车即严禁。且长乐门有楼当县治前,近亦就圮[71],亏厥壮观[72],予耿耿于怀。而适当[73]物力久诎[74],点金无术,何以举百废耶?

 

 

寓 署

 

虽废亦书,存旧绩也。

按察分司  在县治东,明洪武十五年1382,知县郑公祥置,今废。

布政分司  在县治东,景泰七年1456,知县王公原觐置,后改为察院[75],今废。

布政分司  在县治东,渡春桥左。嘉靖二十七年戊申(1548),知县胡公介置,今废。

府馆司 在县治东,城隍庙右。通判杜英立,正德十三年1518,通判贺位重建,今废。

察院司 在县治南。顺治十一年甲午(1654)知县童公钦承建。

 

 

属 署

 

三吾水驿 在县治东十五里,后改入县长乐门内。原立正厅及鼓楼,岁久水坏。万历乙亥(1575),都御史赵公贤按县临驿[76],命知县许公望、典史张应文修造鼓楼三间,传命坊[77]一座,正厅五间,后空地,塘一口。又立凉亭,赵公题“三吾胜迹”四字,有碑,今废。

归阳市水驿 县东一百里,永乐年间裁废[78]

排山驿  在县东北一百里,系[79]马驿。

白水巡检司  在县东南五十里。

江湘巡检司  在县东北六十里,嘉靖八年(1529),巡检丘杰申请改置排山。

归阳巡检司  在县东一百里。

永隆巡检司  在县西北一百里。

排山巡检司  在县东北一百里,即江湘巡[]司移置。

道会司  在县署后悬真观。旧设道官[80]一员。明万历时,道士刘祐宾赴京,袭授[81]

僧会司  在县署北甘泉寺。旧设僧官[82]一员。

阴阳学  在县前。旧设训科[83]一员。

医 学  在县前。旧设训科一员。

按,医失其宜[84],以热益热,以寒增寒,必至以瘉为剧[85],以生为死。关于民之生死,此非细故。以前设医训[86],尚有《周礼》“医师掌医之政令”遗意,使稽其医事,将庸医知所警也。

 

[87]

 

自明洪武元年(1368)四月,平章杨璟克永州[88],路改为府。十四年(1381),始割祁阳隶永州,领乡十有四。

坊郭乡  旧名永兴。在城关厢。

普乐乡  在县治南。

永隆乡  在县治北。

太平乡  在县治北。

上文明乡 在县治北。

下文明乡 在县治北。

永昌乡  在县治北。

上祁阳乡  在县治东。

下祁阳乡  在县治东。

上归阳乡  在县治东南。

下归阳乡  在县治东南。

上和平乡  在县治东。

下和平乡  在县治东。

永丰乡  在县治北。

 

 

一十四乡局[89]

 

坊郭乡局地  在旧镇南门内。知县李公在箕改置文昌祠,尚存余址。

普乐乡局地  在三吾驿倾土斗)边。后有一塘。

永隆乡局地  在县后。

太平乡局地  在仓右。

上文明乡局地  在旧进贤门内右边垣墙下。

下文明乡局地  在旧进贤门内左边。

永昌乡局地  在进贤门,旧城外左边墙下。

上祁阳乡局地 在旧控粤门城内右边。

下祁阳乡局地  在县右。有塘一口。

上归阳乡局地  在旧控粤门内左边墙下。

下归阳乡局地  在县前左边。

上和平乡局地  在县右。

下和平乡局地  在旧控粤门内左边。

永丰乡局地  在旧控粤门内右边。

按:每里[90]设局,重民事也。赋役所从出,耕敛[91]所由知,贤有司不隔民于溪山之外,而置之几席[92]者,此矣[93]!几经变更,地亦不能尽稽。邓来溪先生前《志》载之,今存其旧。


 

[94] 小序

 

干木[95]隐而西河美[96],郑君耀而通德彰。里以表贤,非特鸣珂[97]为贵也。若夫贵而且贤,人所共与[98],表厥宅里,又何间焉[99]?志“里”以附朱、陈君子之乡,政教所首重,未尝不在此也。

 

尚书里  在县东北迎恩门内。太宰[100]陈楚石[101]先生祖父旧宅。

四仙里  在归阳市四仙桥。大参[102]申慰海[103]先生祖祠。

 

 

预备仓  在县署后。

祁字仓  今废,无考。

康熙辛酉1681[104],知县事钱塘王霭设立常平[105]义仓于预备仓侧,捐贮谷石以备赈济,仍择乡约二名,耑[106]司出纳。

 

 

刑狱

县署仪门之右,旧有监、候[107]。凡重罪,置监;轻罪,羁[108]候所,分别不溷[109],所为慎恤[110]也。明季燹戎,圜土[111]亦墟。至皇清顺治五年,永属初入版图,诸务草创,权设羁候所于官廨之东。其于“赏以春夏,刑以秋冬”之意已违,况监以待流[112],辟惟谨惟敬[113],期于圄空[114],乃至一时之暂縻[115]者杂处其中,可称慎且恤乎!昔有仓铺,皆可以系轻小[116],而东方培养元气,尤非岸狱[117]所宜,今当力图创改,以副古人蔼然忠厚之至,未可概委[118]之“仍旧”者。


 

杂舍

养济院  在县治西南二里许。今废。

按,明洪武初,四民[119]废疾不能自养者,官为存恤[120]。天下郡县皆立孤老院,民不能自生,许入院赡养。已[121],改为养济院,民非甚无聊[122],鲜[123]有入者。康熙甲寅1674冬,吴逆[124]窃踞,兵马蹂躏,已为灰烬。己未1679春,本朝恢复。庚申1680夏,知县王霭捐盖屋五间于旧址,以存[125]孤独,残废得所。陈眉公以佛教为一大养济院,其泽[126]尤普矣,乃亦无补救荒之策。本朝休养三十余年,不必家衣户食,而民渐还乐利[127],然后知王仁[128]之大于佛也。

 

 

镇店

白水市镇  见前[129]

河埠塘市镇  在县治东,水路九十里。今废。

归阳市镇  见前[130]

乐山市镇  在县治东南八十里常宁交界。

大营市镇  在县治东北五十里官道。今废。

文明市镇  在县治西北六十里官道。属永隆司辖。

永隆市镇  见前[131]。今废。

白沙市镇  在县治北一百二十里。今废。

本县店地   署前[132],左右共一百零六间。

三吾驿店地  驿左五间,驿右五间,大街二十四间,江边九间,武陵庙右一十二间。

儒学店地  二十六间,在泮池边,赁人自

白水司店地  五十七间。

归阳司店地  二十七间。

大营司[133]店地  五十八间。

永隆司店地  二十八间。

排山司店地  六十间。

 

 

幽宅[134]

漏泽园[135]  在县治西城外。

又小东江浅茅坪地,明贡士钱中选用价六十两置土一片,方广里余,以施贫之无葬地者。

按,明自崇祯丁丑1637秋、戊寅1638春,三经临蓝矿寇[136],焚杀无算。至癸未1643秋,土寇冯异生乱,重以献壁[137]。先后之暴,积骨如山,其时频有梵僧发心收掩遗骼。夫泽及枯骨,文王之仁,闵[138]彼幽宅,亦王政之大端,乌可忽诸[139]

 

 

 

街巷

 

上新街  在长乐门内。直接大街。

大街  自长乐门内。沿城直至迎秀门。

□新街  在关帝庙后。

唐家土斗  在驿右。通旧控粤门。

司前街  在县谯楼下。

站后街  在申明亭后。

横街  在旧旭辉门。直对新黄道门,出河街。

十字街  在黄道门内。大街、横街相串。

朱紫街  在旧镇南门外。直通大街。

韩新街  在下新街后。

塘头街  在朱紫街。横通渡春桥。

总司街  在横街。斜通步蟾桥。

学前街  在步蟾桥。通尚书里。

寺前街  在甘泉门内。

北大街  在朝京门外。

北横街  祀厉坛[140]由此。

河街  自长乐门至东江桥近河一带。

四牌楼街  在悬真观前。

□阿凄井街  在旧进贤门外,甘泉寺后。明末拓城,中分之,内外各半。

鸬鹚街  在东江桥之内,祁水右岸。

东江街  在玉皇阁前。

栗山街  在陈楚石先生祠堂之左。

儒林巷  在横街之中。前知县喻公时开[141],以便诸生升书[142]

钦家巷  在黄道门城内之右。

铁炉巷  在黄道门左。

芙蓉巷  在县左旧文昌祠之侧。

钱家巷  在潇湘庙右。

漆家巷  在仓左。乡官漆廷资开。

仓前巷  在县后。

按,右所载,俱前境。城郭如故,人民非昔,况雞犬能识其旧乎[143]!自顺治六年1649春郑王开永,七年1650秋□定南王定永以后,新丰、乌衣[144],渐次可暏。

 

 

宫室   小序

 

《国风》:“望楚与堂,景山与京。”[145]《小雅》:“筑室百堵,西南其户。爰居爰处,爰笑爰语。”[146]宫室与作邑[147]有并重焉,胡[148]可以不书?

祁自元道州卜宅[149]以来,哲人吉士摅幽发粹[150],山若增而高,水若辟而广,亭台楼阁亦不饰而奂[151],其风韵所存[152],异世犹堪施之图画[153],况其切[154]于政教者乎?

 

 

谯楼   在县署之左。崇祯中,丁公永礽建。缘邑多火灾,构楼祀玄武[155]其上,颜[156]曰:“水星阁。”危鸱翔鳌[157],以压毕方[158],嗣是不苦回禄[159]。设钟鼓于中,遇邑有紧切机务,闻考伐[160]之声,趋急其公。寻毁于兵燹。今捐俸重构,不侈前修,无废后观,逢逢鍧鍧[161],允[162]为一城耳目[163],且无劳[164]反风、噀酒[165]矣。

迎秀楼  在县署东,儒学之前,俯临大江。明隆庆时,知县李公天箕构楼。寻燬。万历乙亥1575,邑进士邓公球因公赀[166]捐建。知县张照命典史张应文成之,有记,见《艺文》。

保障楼  为县治东北镇[167],以表[168]南北通衢。嘉靖辛酉1561,知县邓公汝相建,后圯,邓公球以建迎秀楼余材重修。今废。

镇祁楼  在县治二里小东江。邑人邓公球以大江东注,至下关,与余溪水会,渟泓萦洄,作楼峙镇[169]于邑之左,因名。今废。

环带楼  在迎恩门外。明进士邓公球建。多有碑碣,今废。

 

 

观音阁  在镇祁楼之左。明隆庆壬申(1572),邑人邓球议建塔,未能,众请建阁以先之,因与濂溪、武穆二祠,一时并立。其志在培护[170]祁邑下关形胜,而不仅为佞[171]佛计也,故不列于观寺之内。今惟基址存。

玉皇阁  距观音阁数百武。明万历年间,进士卢奇子太学卢鼎吉建。阁制穹窿[172],廊垣周匝[173],后有经堂,置常住[174]田产,勒碑。久为豪右[175]占夺。又阁左右铺地数十间,岁收地租以供殿内光灯。今存。皇清知县童公钦承捐俸买浅茅坪田六十亩,施为常住。今亦为佃[176]所有。

 

 

 

旌善亭  在谯楼下,街东。

申明亭  在谯楼下,街西。景泰七年1456,知县王公原觐建。

子来亭  在驿前。明知县丁公永礽建。

广  在县西南,湘江南岸。唐大历年间,荆南节度元公过此,见溪口有奇石,高数十丈,比拟瀛洲[177],爱而构亭石上。旌以名,曰“广亭”,有铭并序。“六猒”[178],见《艺文》。

窊尊亭  在峿台之崖巅石上。

镜亭  顺治十四年丁酉(1657)夏,知县孙公斌捐俸建于旧窊尊之址。以下有石镜嵌于山麓,因名。有诗并序,见《艺文》。

笑岘亭  即次山右堂故址。宋熙宁间,邑令蔡公琼作亭,美元公结、颜公真卿忠君爱国,情见乎文字,非若杜元凯[179]但为身后名。因名曰“笑岘”。元县令王公荣忠有记,见《艺文》。

仰高亭  明嘉靖中,郡守延平黄公绰建于浯溪书院门内。旧《郡志》云:“在城内按察司后。”非也。今废。

合清亭  在潇湘祠右。二水合流,山川奇秀。昔建此亭,未考所自。今废。

诰勅亭  在保障楼。明知县李天箕为进士邓球,同男[180]、举人邓云台建。亭作石室中,左右嵌碑三。

 

 

 

漫郎宅  [漫郎]即元道州次山先生。唐大历年家于此。傍山临水,在浯溪书院之左。又买舍三百六十椽[181],一岁之中,日收[182]一椽为供[183],以助选胜[184]。后五十年,公季子[185]友让再为道州长史,维舟亭下,已有“田地潜更主”之句。罄撤[186]资俸,托祁阳长史卢归章复旧志[187]。今宅久废。

史部程德和先生宅  在县东北。环带[188]楼侧。

太宰陈楚石先生宅  在县朝京门内。

大参申慰海先生宅  在县四牌楼。

 

 

峿台  唐次山元公选胜[189]浯溪之东北。石巅有磴道,高八九十尺,下临无地[190],若泛波上。创名“峿台”,伸颈舒[191]啸。曾诗[192]“石磴萦回[193]入杳冥[194]”,兴与此同[195]。当时云:“力不能筑高台。”岂知惟不筑,至今与天地并存。亭有铭、序,见《艺文》。

 

 

 

颜元祠堂  即漫郎宅址。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永守许公尹属[196]县令刘公獬、李公和刚先后修建。今久废。有记,见《艺文》。康熙戊申冬,知县王颐改建,□□寺侧,有碑。

三绝堂  在湘江石岩之侧。宋皇祐六年,县令平乐齐君术美[197]元次山颂、颜鲁公书、暨摩崖石,称“三绝”,作堂以护其文,并复东西峰广亭,嵌□改观。落成,觞寮寀[198],推官孙公适有记,见《艺文》。

瑞梦堂  在县北郊梅庄。明浙江王公华赴邑方伯宁公良聘[199],为子竑讲学。成化乙未1475年,读书其中,感梦果应。后二十六年作《瑞梦记》,载碑竖于梅庄,改书屋为“瑞梦堂”,今碑与堂并毁。记见《艺文》。

冰玉堂  在县西瑞芝山。明文学陈灏读书结社于此。灏字午阈,尚书之长孙,所交多贤士,如申翀、管应笙,皆会文其社。庚午癸酉,先后得俊[200]去。

 

 

书院

 

三吾书院  在漫郎宅之左。元至元中,签[201]岭北湖南廉访司姚公绂,按部[202]过浯溪,闻风兴起[203],与零尉衡山曾君圭谋作祠宇,筑学宫于兹。圭与子尧臣捐家资,不一岁成之。中为殿,奉先圣[204];东西两庑,左颜元祠,右明伦堂;前为三门;周[205]以崇垣。下枕岩石,前临浯水,规制宏伟。又请于行省,设司官以司其教。圭又割私田三百亩以廪学者。维扬[206]苏公天爵、邑进士[207]程公温俱有记,并见《艺文》。

 

尝阅《衡州石鼓书院记》,起唐元和间,州人李宽之所为,天子尝赐勅额。其后踵事增华[208],别建重屋,奉先圣象,且摹[209]国子监及诸州印书若干卷,俾郡县择遣修士[210]以充入之。迄宋时,四书院嵩阳[211]、岳麓[212]、雎阳[213]、白鹿[214]继出,文风大盛,皆仿石鼓而起者也。曾氏父子家世衡山,岂[215]有感于李宽之事,以三吾拟石鼓,跻[216]四书院而六之[217]乎?先辈邓来溪云:“元颜节义文章,光悬[218]宇宙。元有敦义[219]如曾氏父子,伟矣。”岁久,院宇无存,田亩亦不知所归。噫!义[220]不数百年不一见。后之君子其有感云。

 

梅庄书院  见前“瑞梦堂”。自王公华状元及第后,邑人咸以“书院”称之。

文昌书院  在县东缘江三里。万历戊子年,邑进士邓公球募[221]塔成,并建此院。院右为景贤祠,祀濂溪[222]、明道[223]、伊川[224]三先生,并前代寓贤与乡先达名流。郡旧志误以学前文昌祠为书院,非也。今正之。提督学政、翰林院庶吉士、四明管大勋有记,见《艺文》。

 

 

拙园  在尚书里。为太宰陈楚石先生归休处。

息园  在预备仓前。明刑部员外郎陈朝鼒构,状元朱之蕃题额。邵陵征君[225]车以遵《吊楚石陈太宰诗》:“青衫白面谒尚书,学《易》园中纳履[226]初。不及南州徐孺子[227],总无灸絮与生刍[228]。”

 

 

铺递 [][229]

 

[230],即古邮传[231]之义。祁邑冲衢,轮蹄晓夜趾趾[232],文移如骛[233],然所为[234]递运[235]者,永充徭编[236]铺役一二家而已,朝霜夜炬之艰,可不念哉!

 

白沙铺   在县驿左。三路总铺。

东北路抵衡阳县界,铺凡十

枫林铺  至县十里。

栗木铺  至县二十里。

熊罴铺  至县三十里。

荅桥铺  至县四十里。

大营铺  至县五十里。

黄土铺  至县六十里。

洪桥铺  至县七十里。

东富铺  至县八十里。

白鹤铺  至县九十里。

排山铺  至县一百里。过此入衡阳县界。

南路抵零陵县界,铺凡三:

长流铺  至县十里。

富里铺  至县二十里。

画锦铺  至县三十里。过此三里,道旁丰碑大书“祁阳南界”四字,即入零陵县境矣。

西北路抵邵阳界[]二十里,为铺凡五:

石桥铺  至县二十里。

黄冈铺  至县四十里。

文明铺  至县六十里。

香塘铺  至县八十里。

罗田铺  至县一百里。接壤邵阳县。

 


 

津梁  [][237]

 

昔楚欲以书社封孔子[238],东鲁大圣[239]曾问津[240]于楚矣。是则[241]楚天寥阔,津梁可弗纪乎?《释名》[242]:“桥,木梁也。”“梁,石桥也。”石杠[243]曰“徛”。独木之桥曰“榷”,亦曰“彴”,谓之“略彴[244]”。夫造舟为梁,见于《诗》。而杠、榷、徛、彴,杂出于子史。世有子产[245],必不至捐一车贻后人[246][247]祁壤颇旷,石杠不能尽纪,何况榷、彴?今载其可知者。志“津梁”。

 

南渡  在县长乐门外。永、道官津,岁一造舟,车马络绎,渡子每月糜费不赀[248],议者谓不如浮梁[249]为省。然渡在邑上游,当狮子洑,迅险,缆舟不易。惟顺治年大将军马步兵数万经祁,知县孙公斌预架浮桥,驯束马骑,一跃而过,民无惊扰。过此[250],舣舟[251]仍前。

 

浯溪渡  在县西南五里,元刺史“寒泉”之下。岸当中宫禅院、古千佛阁[252]基址。附近有文姓者,初赁一椽[253],岁久自擅侵占祗园[254]。己酉春,邑人士合词请予躬行履勘[255],“寒泉”一带水,皆漫郎宅地。江崖峭壁上泐[256]六字佛名,忽从藓土中洗出。按旧志图证之,灵光旧物,赵璧言还[257],是有望后之品持[258]泉石者。

白沙洲渡  在县东里许,余溪汇各溪涧水,曲折百里而来,与大江[259]会,潆洄渊澄,为“海[260]水湾”。以二水会,故名。

鹁鸠[261]  在县东十里。

白水渡  在县东六十里。

瓦窑渡  在县北二里小江。

 

东江桥  在潇湘门外,祁水合湘于此。明百户张应奎、曾仕杰各捐金五千余架造。知府范公之箴题坊[262]“飞虹利涉[263]”。至万历元年1573,知府王公俸题以“东江永济”。来溪云:“应奎慷慨倜傥,力产[264]千亩,分给诸弟,遇事以义激之[265],辄应,亦凡民之达者[266]。仕杰才不逮[267]张,而可驱之[268]以义,其自性则然[269]。视厚赀薄名[270]、甘琐秽[271]之流,则耻[272]矣。”

大兴桥  在飞虹桥畔小溪。贡生曾守约造。

枫林桥  在县东北十里。义民谭至文家薄而慕义,尝倾产[273]百余亩募造,几成[274],为洪水冲破。后张应奎、曾仕杰各出金五百余两,续成之。竖坊二座,知府赵公儒为题“枫林永济”四字。

下马渡桥  在县东十里。丁亥年,圮于江涨。顺治十七年1660,邑民移架上游,蒙前道宪张公登云属知县孙公斌督募成之。浮屠、香林[275]始终是役[276],勤亦不可泯也。

荷叶渡桥  在县北五里。

青云桥  在儒学左,科第坊前。钱中选重修。

攀桂桥  在青云桥上。钱中选重修。

接云桥  在青云桥左。钱中选立。

步蟾[277] 在儒学右。钱中选立。

潇湘桥  在潇湘门右。陈志聪立,钱中选重修。

望浯桥  在县西南一里。俗云“杨家桥”。

渡春桥  在渡春门外塘头街口。

暗香[278] 在县治东北三里,梅庄之右。

渡香桥  在浯溪寺前。

望仙桥  在县治东十五里。通白鹤山。

大桥  在县东北官道二十五里。

烟竹桥  在县西北三十里。

罐头[279]  在县北四十里。

谭家桥  在县东北三十里。

大营桥  在县东北五十里。

鱼子桥  在县西北五十里。

大忠桥  在县南六十里。己丑秋八月中,明简讨[280]姚大复殉节于此,子枢部[281]司务姚齐郭救父,并死之。姚字伟子,长沙名士。父子忠孝,遇风雨晦暝,尝见英异,土人欲建祀未果。桥旧名“大忠”,或天以其名旌之也。

黄土桥  在县东北官道六十里。

乌符桥  在黄土桥南。

洪桥  在县东北官道七十里。

寿源桥  在县东北八十里马江埠。邑人周森立。

马步桥  在县东八十里。

六田桥  在县西北官道九十里。

新渡桥  在县北五十里。

太平桥  在县北六十里。

烟江桥  在县北七十里。

双江桥  在县北。大小两渡,一跨余溪,一在烟江。

蒋家桥  在县西北一百里。

龙泉桥  在县东一百里,归阳市上游。青、白两江会流,从此入湘江。江南为龙泉庵。

四仙桥  在归阳大桥之左。弘治二十一年[282]桥成时,适值永郡守、丞、别驾、司李四公,同登此桥。时郡守武进唐公珤[283]也,以“四仙”志名[284]。邑人申都建真武殿于桥阴。

福星桥  在县东北一百二十里。

 

 

 

武备

演武场  在迎恩门外二里。

永镇堡  在城北一百里。明初防山寇窃发,移卫军□□,世治民安,久已撤去。

马斗营  在城东南一百里。

普乐营  在城东南六十里。

火夫营  在城东南九十里。

尝询祁父老,邑旧无营兵,其地于永郡为腹里[285],本非要害屯兵之地。峒徭[286]虽逼处[287],情形[288]既怀顺向义[289],其田土又在邻封[290],非我版宇,故语“祁之守,守在四境”。语“祁之防,防在四邻”。是以向[291]无营兵,亦无营官。每岁秋冬振旅[292],县有司帅民壮[293]、捕快于教场演习而已。明季临蓝圹寇生发,设营普乐,俱近零陵、宁远、常宁三界之处,领以卫弁[294],其营兵则调阳塘杀手[295],与祁无与[296]。虽祁有屯田,向系[297]卫军屯种,班藉[298]在卫,祁亦不得调用。顺治年间,皇清初定衡永,此时滇黔未靖,武、攸[299]之南门不启。经略阁部洪公承畴,疏荐[300]总镇陈公德,提兵入黔,暂驻祁城。县令童公钦承奉檄借民房屯扎兵士,戊戌□□大镇建牙[301],兵民揖睦[302],秋毫不扰。数阅月[303],大师开[],移镇云南,祁士人至今怀之。

 

 

坊表  [][304]

 

[305]者,表也。自官署以下,关于[306]政教,贤贤贵贵[307],皆有可表[308],不特表里[309]而已。后之君子观于所表,而益信“立德、立言、立功”之足贵焉!

 

圣谕坊  在仪门内甬道上。

宣化坊  在县署前,凡二。左曰“应天列宿[310]”,右曰“作民父母”。

德化坊  在前街。

里仁坊  在长街。

望仙坊  在关王庙前街。

[311]民坊  在十字街。

景星[312]  在仓前街。

儒林坊  在学前街。

祁山凤坊  在学左。

浯水腾蛟坊  在学右。

天高地远坊  在儒学左。

金声玉振坊  在儒学右。

步蟾宫坊  为洪武二十二年举人周芳立。

擢秀坊  为永乐壬午科举人邓友德立。

登瀛[313]  为永乐丁酉(1417)科举人萧亮立。

登云坊  为永乐庚子(1420)科举人阳浑立。

登科坊  为正统辛酉(1441)科举人宁良立。

进士坊  为正统乙丑(1445)科进士宁良立。

大参[314]  为浙江左参政宁良立。

廉宪坊  为广东按察使宁良立。

方伯[315]  为浙江左右布政使宁良立。

登第坊  为景泰丙子(1456)科举人曾珙立。

攀桂坊 俊义坊  为天顺己卯(1459)科举人刘敬立。

世美坊  为天顺己卯(1459)科举人成伟立。

飞腾坊  为天顺壬午(1462)科举人胡瑛立。

文英坊  为天顺乙酉(1465)科举人蒋亮立。

攀龙坊  为天顺戊子(1468)科举人卢绅立。

文明坊  为成化甲午(1474)科举人、甲辰科进士程温立。

世科坊  为成化庚子(1480)科举人曾鼐立。

天部[316]  为南吏部考功司郎中程温立。

银台[317]  为通政司左参政程温立。

桥梓[318]联芳坊  为成化乙酉(1465)、丙午(1486)科举人蒋亮、蒋升立。

双桂联芳坊  为成化丙午(1486)举人钱世用、钱世资立。

进士坊  为正统乙丑[319]1445科、成化甲辰1484科、丁未1487科进士宁良、程温、蒋升立。

凌云坊  为正德丙子(1516)科举人成弘弼立。

升俊坊  为嘉靖乙酉(1525)科举人文宗颜立。

亚魁石坊  为嘉靖丙午(1546)科第八名举人邓球立。

鸣凤朝阳坊  为嘉靖壬子(1552)科举人伍典立。

经魁石坊  为嘉靖乙卯(1555)科第四名举人李臣节立。

进士石坊  为嘉靖丙辰(1556)科进士伍典立。

进士石坊  为嘉靖己未(1559)科进士邓球立。

诰勅石坊  为诰封南户部郎中邓大森赠宜人刘氏立[320]

五星聚奎[321]  为嘉靖戊午(1558)科举人卢彦、邓怡,辛酉(1561)科举[322]人邓愈奇,甲子(1564)科举人卢奇、廖成象立。

两试抡魁[323]  为隆庆丁卯(1567)科乡试第三名、辛未(1571)科会试第八名陈荐立。

群凤鸣阳坊  为隆庆庚午[324]1570科举人彭大用、曾秀、曾守、严成聘、卢豪立。

解元坊  为隆庆庚午(1570)科第一名举人彭大用立。

世登科第坊  为景泰丙子1456、成化庚子1480、隆庆庚午1570科举人曾珙、曾鼐、曾守严立。

丛桂联芳坊  为嘉靖戊午(1558)、甲子(1564),隆庆庚午(1570科举人卢彦、卢奇、卢豪立。

黄甲[325]开先坊  为乙丑科进士宁良、甲辰科进士程温、丁未科进士蒋升、庚辰科进士蓝伯采、丙辰科进士伍典、己未科进士邓球、辛未科进士陈荐立。

龙飞首荐坊  为万历元年(1573)中试举人邓良翰、邓云台立。

青云接武[326]  为万历癸酉(1573)科举人邓云台立。

双凤抟霄[327]  为万历己卯(1579)科举人雷楚声、李逢立。

两登金榜坊  为万历丁丑(1577)科会试、庚辰(1580)科殿试进士卢奇立。

鸣梧[328]三凤坊  为万历壬午(1582)科举人申在廷、陈典、卢淳立。

进士坊  为万历己丑(1589)科进士李逢盛立。

内台总宪坊  为都察院协理院事、右佥都御史陈荐立。

名世[329]中丞坊  为巡抚云南、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陈荐立。

七藩总制坊  为总督漕运、巡抚凤阳、奉旨兼摄河道、户部尚书陈荐立。

司宼名卿坊  为南京刑部尚书陈荐立。

以上四坊合建为四牌楼,在县北。

三世尚书坊  为尚书陈荐、父良能、祖陈宪三世受封立。

纶褒四锡[330]  为诰封中宪大夫、左右佥都御史,前勅封文林郎,推官、御史陈良能,两诰赠恭人、勅封孺人雷氏立。

尚书里坊  为诰赠资政大夫、户部尚书陈宪子,累封加[331]赠陈良能孙,奉敕总督漕运、巡抚凤阳等处地方都[332]察院右副都御史陈荐立。

宪部持衡、西台执法[333]  为奉直大夫协政庶尹刑部陕[334]西清吏司员外陈朝鼒立。

五承龙诰[335]  为诰赠中宪大夫、贵阳府知府申都太恭人赵氏,进阶中议大夫、贵阳府知府申在廷,赠恭人蒋氏,封恭人赵氏立。

两奉玺书坊  为整节毕节兵备道、贵州按察司副使、前监督临清关、户部浙江清吏司员外申在廷立。

国朝科第坊  在儒学门坡下。

百岁贞节坊  旌表隆庆庚午解元彭大用之母雷氏立。

贞节坊  旌表节妇郝氏立。

贞节坊  旌表节妇陈氏立。

奕世[336]人文坊

熙朝利第[337]

一坊在青云桥,今废。上胪列[338]自明初以来得售乡会[339]之名,多不能尽载。其已立坊者,兹不重见。录其未立[340]坊而汇见于此者:明洪武二十年(1387)举人何可仁,永乐[341]乙酉(1405)科举人伍常、唐克己,戊子(1408)科举人成俭,甲午(1414)科[342]举人申贤、贺信,庚子(1420)科举人刘景先,癸卯(1423)科举人[343]邓清,成化癸卯(1483)科举人陈裕[344],弘治壬子(1492)科举人文让,乙卯(1495)科举人王溥,正德庚午(1510)科举人蓝伯采,癸酉(1513)科举人萧栋,丙子(1516)科举人漆廷资,嘉靖乙酉(1525)科举人张拱北,癸卯(1543)科举人谢思申,丙午1546科举人曾一贯。

景运[345]先登坊  为天启丁卯(1627)科举人张经立。

一榜两魁坊  为崇祯庚午(1630)科第三名经魁张纶、第四名经魁申翀立。

棠棣[346]联辉坊  为丁卯(16270、庚午(1630)科举人张经、张纶立。

父子重辉坊  为万历壬午(1582)科举人申在廷、子崇祯庚午(1630)科举人申翀立。

云路腾骧坊  为崇祯癸酉(1633)科举人管应笙立。

龙跃天池坊  为崇祯丙子(1636)科举人曾鲲立。

瀛洲英彦坊  为崇祯己卯1639科举人刘惟赞[347]立。

名登天府坊  邑令丁永礽为崇祯乙亥1635拔贡黄允善[348]立。

双烈坊  在县南渡对河。顺治十八年1661,奉旨旌表知县孙斌之妻朱氏、妾鲁氏、女庆姐、男□□,同治九年粤西省城同时殉难。因斌任祁[],立坊于此。

 

附载郡城坊

五桂丛芳坊  为嘉靖甲子(1564)科举人王国彦、卢奇、廖成象、田世业、费伯立。内卢、廖,祁阳人。

嶷阳[349]四凤坊  为隆庆丁卯(1567)科举人陈荐、陈润、许桐[350]立。

按,石坊立于郡城,祁人士有名于内,且有繇郡庠得俊者,并采入邑乘。

 

 


 

祁阳进士备遗记碑  在保障楼下,邑人邓公大森立。

孝子张机碑  在黄土铺官道,明正德间知县连达立。

邓氏祠堂记,又进士邓球焚黄碑  前后二面,两垣各□□□□。

尚书陈公复定排山马政碑  在尚书祠□□□□□。

尚书陈公生祠碑

合县士民竖造楚石陈公生祠输银[351]

刘侯去思[352]  侯讳士觐,号宾墀,全州人。合邑士□□□里约小民立。

陈侯去思碑  侯讳荩,号文济,眉州丹稜人。

丁侯棠荫[353]  侯讳永礽,号宛怀,任祁八年,多惠政。士民建生祠于尚书祠之左,百岁坊之右,人谓“名寿之间”[354]

署县事[355]本府经历廖公德政碑  公讳懋敬,字羽明,[福建]清流县人。

刘侯遗爱碑  侯讳明遇,号浣松,成都崇庆[356]州人。

掌县事永刑府周公去[357]思碑  公讳命新,号仁岐,[四川夔]州府奉[358]节县人。

童侯去思碑  侯讳钦承,号在公,顺治己丑(1649)进士,有政声,丁酉(1657)以丁忧去任。众姓夫马[359]立。

 

 

 

文昌塔  在城东缘[360]江三里,明万历间,[邑进士邓公球倡][361]造。岁庚辰1580,巡按新淦朱公琏出金[购地,檄县缔构[362],先]锡名以“文昌”。越四年甲申1584,招安庆匠陈[万明至始成],巡抚灵台刘公继文作《文昌塔记》,提学四明[363]管大勋作《文昌书院记》,俱见“艺文”。

按:塔建于邑境巽离方[364]。潇湘二水西来,余[365]江水[南向]与会,乃绕祁下关而东之。危石突起,一阜[366]塔耸[其上],双流一砥,邑之风气,洵非小补。考建塔时,邑陈[楚石]先生任臬司,嗣后起方伯[367],晋中丞,屡官至大司[农总]漕,跻身膴仕[368],与塔俱崇者二十余年。讵恩荫朝鼒年少,误信形家言,倡众毁之,邯郸令邓云台弟[诸生]云登力争之不得,塔毁。未三年而太宰告休。[邑太学]卢鼎吉识塔毁年月日,时与岷郡[369][注诞期崇祯末]相符,自武冈移封来祁,与陈荫君极[相牴牾,朝鼒家]散,由此。岳王飞轮、裴公合尖请参。

 

建置志卷之二终[370]



[①] 比:近于,相当于。

[②] 封建:分封建国,这里指诸侯国。

[③] 提封:亦作“堤封”,原指古代诸侯和宗室的封地,积土而封谓之堤封,这里是指管辖的疆界。

[④] 居:设置。

[⑤] 泮:即泮宫,学校。

[⑥] 坊以领内,里以领外:街坊用来统领统领城内的居民,里局用来管理城外的乡民。

[⑦] 绸缪:紧密联系。

[⑧] 琳宫:原指仙宫,这里指道观。

[] 梵宇:佛寺。

[⑩] 与:通“为”,给,替。

[11] 罔:无。

[12] 云扰:动乱如云。

[13] 洊(jiàn):再次,重复。

[14] 生聚教训:从句法上看,意思是“使之生聚,为之教训”。使民生养团聚,对他们施予教训。

[15] 措之衽席:喻生活安定。本义是放置在寝席上。

[16] 即安:才心安。

[17] 未雨桑土:语出《诗经·豳风·鸱鸮》:“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牗户。”指在未下雨时,就开始剥取桑根,修补自己的门户巢穴。后以此比喻事前做好准备和预防。这里指事先做好筑城等建设规划。

[18] 乌容已乎:怎么可以放弃呢。乌,岂,怎么。容,许可。已,停止,完毕。

[19] 甃石:砌成石墙。

[20] 堞如飞雉:城墙上的矮墙如同群飞的野雉一样密集。

[21] 濠类贯虹:城墙前的濠池似横贯天空的彩虹一样环绕。

[22] 遗绪:遗留下来的业绩。指城墙。

[23] 城:用作动词,筑城。下句相同。

[24] 胡氏:胡安国,明清时《春秋左氏传》多采用胡氏注释。

[25] 下邑:下等的县城。

[26] 都城不过百雉:大都市的城墙不得超过三百丈。雉,计量单位,城墙长一丈、高一丈为一堵,三堵为一雉。雉,有人认为是“絼”的通假字,絼是穿牛鼻的绳子,长三丈。

[27] 何居:是什么道理呢?言外之意是,时代变迁,不必拘泥于古制。居为表示疑问的语气词。

[28] 属:通“嘱”。

[29] 就工:完工。

[30] 聚庐:聚集屋舍,指形成街市或城镇。

[31] 檄:下文通令。

[32] 谯楼:城门上的望楼,俗称鼓楼。

[33] 串楼:楼宇间的过道走廊。

[34] 撤:拆去。

[35] 平头城:没有齿垛的城墙。

[36] 召伯听讼于甘棠之下:周武王之时,召公奭按巡南国,曾在甘棠树下小憩,听断讼案。典故最早见《诗经·召南·甘棠》。后来用来歌颂官吏勤勉为民。

[37] 殆:恐怕,或许。

[38] 权舆:原指草木萌芽新生。《大戴礼·诰志》:“于时水泮发蛰,百草权舆。”引申为初始,起源。

[39] 这句的意思是:即使不能维护一个民众,也要时时痛切闭门思过。

[40] 这句的意思是:厅堂之下连通万里之遥,总是显示官衙洞开大门,不设障碍的用意。

[41] 省考勤于朝夕:免去早晚的考勤。言外之意是早晚勤勉,不消考勤。

[42] 屋漏严于鬼神:将房舍破漏之事看得如鬼神不再福佑一样严重。言外之意是官署要勤加修缮,不得苟且。

[43] 传舍其官:将官职看作临时居处的驿站。言外之意不安心职事,见异思迁。

[44] 列司房: 衙门各有司用房。

[45] 正廨:正职的住所。

[46] 架阁库:储藏文牍案卷的机构,即文书档案库。

[47] 仪门:大门之内的第二道门。至此必正衣冠,故曰仪门。

[48] 簿厅:即主簿。这是以处所指代人物的修辞手法。

[49] 县头门:县署第一道门,即大门。

[50] 正厅:即正堂。

[51] 寅宾:恭敬引导。

[52] 治:官署。

[53] 延:邀请。

[54] 乔:高。

[55] 意思是:这对于获取别人长处,集中众人的益处的礼义来说,就显得疏远不亲了。言外之意是不利于接物待人。

[56] 辟而新之:开创而重新建设。

[57] 洒剔:清除。

[58] 虚旷:开阔。

[59] 倒屣( )出迎:急忙出迎,鞋子都穿倒了。

[60] 无方之益:不拘何方来的教益。

[61] 式拓:扩建。式,本是句首语气词,用作构词的词缀。

[62] 纽:束缚,局限。

[63] 侈心:宏远的想法。

[64] 藉金汤:借助于坚固的工事。藉,通“借”。金汤,喻难以克破的铜墙铁壁和难以逾越的沸水。

[65] 腹里:内地,喻要害。

[66] 陵谷既更,遂忘其旧:江山已经变更,就忘了原来的败象。

[67] 桑土未绸:未作事前准备。言外之意是房舍不足,不能分开安置。

[68] 寻:谋求。

[69] 剥蚀:物体因受侵蚀而逐渐损坏脱落。这里指一点点地破坏城墙。

[70] 相唇齿:相依护。

[71] 就圮():即将坍塌。就,趋向。

[72] 亏厥壮观:有损于它的壮观。厥,代词,它的。

[73] 适当:正好处于……时期。

[74] 诎:通“绌”,不足,匮乏。

[75] 察院:这里指院试的考场。察院是各道御史的衙门,各省学政最初多由御史出任,所以院试的考场叫察院。

[76] 按县临驿:巡察属县,到达驿馆。

[77] 传命坊:传达命令的牌坊。

[78] 裁废:裁减废止。

[79] 系:是。

[80] 道官:掌管道教事务的官员。府级叫道纪,州级叫道正,县级叫道会。由省布政司任命。

[81] 袭授:世袭所授官职。

[82] 僧官:掌握佛教事务的官员。府级叫僧纲,州级叫僧正,县级叫僧会。由省布政司任命。

[83] 训科:又名训术。县级阴阳学、医学官名。由省布政司任命。

[84] 宜:合适。指正确的医德医术。

[85] 以瘉为剧:以病瘉为大病。剧,厉害,严重。

[86] 医训:即县级医药之训科。

[87] 乡:县以下农村行政单位。所辖范围,历代不同。周制以2500家为乡,秦汉以十里为亭,十亭为乡。里指路程长度,非指居家户数。

[88] 平章杨璟克永州:指明湖广行省平章政事杨璟奉命于洪武元年(1368)率部进攻永州,历时两月,打败元军,攻克永州。平章,官名,实权相当于中央宰相或地方长官。平章的本义是评议奏章,处理政务。克,攻克。

[89] 乡局:各乡里机构。

[90] 里:指乡。

[91] 耕敛:耕种收割。

[92] 置之几席:放在桌几坐席之上,喻很容易就近了解和处理。

[93] 此矣:就是凭靠这乡局啊!

[94] 里:闾里、宅里,街坊,相邻民户聚居处。古代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即25家。后代则家数不一。

[95] 干木:即段干木,子夏的学生。

[96] 西河美:西河受到赞美。西河,战国时魏国所取之卫国故地,即今河南安阳,子夏聚徒讲学于此。从学者三百多人,其中人才辈出,如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禽滑厘等。

[97] 鸣珂:贵人。本义是车马以玉作装饰,行走时玉声鸣响。

[98] 与:赞许。

[99] 又何间焉:又有什么嫌隙不满呢?间,嫌隙,隔阂。

[100] 太宰:官名。其职责各朝代不尽相同。在秦朝时,太宰是负责皇帝饮食以及祭祀用食物供奉的官员。汉朝时太宰是国代辅佐主管宗庙礼仪的九卿之一的太常的辅助官员。宋朝时以左仆射为太宰。

[101] 陈楚石:即陈荐,字君庸,号楚石。明隆庆五年(1571)进士,后官至刑户吏三部尚书。

[102] 大参:参政之敬称。

[103] 申慰海:即申在廷,字直斋,号慰海。明万历十年(1583)进士,后官至毕节兵备道副使,加赠太仆寺少卿。

[104] 该《县志》修纂于康熙八年,补修于康熙十八年至十九年间,而此处曰“康熙辛酉春”,则为康熙二十年。显然,由此条文献可证,该《县志》完稿并未在康熙十八年。

[105] 常平:时常平抑物价,以免过高过低。

[106] 耑:通“专”。

[107] 监、候:关押罪犯的两种处所。

[108] 羁:拘留。

[109] 溷(hùn):混淆,混乱。

[110] 慎恤:慎重,体恤。

[111] 圜(yuán)土:监狱。《释名·释宫室》:“狱又谓之圜土,筑其表墙,其形圜也。”

[112] 监以待流:收监关押以待流放。

[113] 辟惟谨惟敬:杀头要谨慎严肃。辟,大辟,即杀头。

[114] 期于圄空:期望监狱空空无罪犯。圄,囹圄,即监狱。

[115] 暂縻:暂时关押。縻,束缚,关押。

[116] 系轻小:拘禁罪过轻小者。

[117] 岸狱:监狱。岸,通“犴”,即狴犴,传说中的一种猛兽名,古代常用以装饰监狱大门,以镇邪恶,故又作为牢狱的代称。

[118] 委:推委。

[119] 四民:士、农、工、商。《汉书·食货志上》:“士、农、工、商,四民有业。学以居位曰士,辟以殖谷曰农,作巧成器曰工,通财鬻货曰商。”

[120] 存恤:慰问抚恤。

[121] 已:随即,之后不久。

[122] 无聊:无依靠。

[123] 鲜:很少。

[124] 吴逆:指吴三桂。逆,反叛。

[125] 存:抚恤。

[126] 泽:恩惠。

[127] 渐还乐利:逐渐回复到欢乐便利的状况。

[128] 王仁:这里指王朝的恩泽与仁德。

[129] 指属署白水巡检司。

[130] 指属署归阳巡检司。

[131] 指属署永隆巡检司。

[132] 署前:指县署前。

[133] 司:《县志》原文作“市”,误。

[134] 幽宅:葬地。《县志》原文作“宅幽”,误。

[135] 漏泽园:官设的丛葬园地。漏泽即漏泉,典出《汉书·吾丘寿王传》

[136] 临蓝矿寇:指明崇祯九年(1636)爆发的刘新宇领导的临武、蓝山矿工大起义。连接莽山九疑瑶峒万余人首攻宜章,至十年正月发展到4万余人,经衡州攻湘潭。十一年克湘潭直捣长沙,十二年朝廷调湘赣桂粤四省兵力镇压,刘等遇害,余部转川加入张献忠大西军。

[137] 献壁:献城。指被攻陷。

[138] 闵:通“悯”。

[139] 乌可忽诸:怎可忽视呢?

[140] 厉坛:祭祀恶鬼的祭坛。

[141] 开:创建。

[142] 升书:即书升,即课堂(考核课业的场所)。

[143] 此句言外之意是:物是人非,已令人感伤怀旧;何况鸡犬能识其旧家,情何以堪!

[144] 新丰、乌衣:即新丰县、乌衣巷。新丰是汉高祖因其父思念故里,遂按照故乡丰县街里原样筑建新县,故曰新丰。并迁来丰县居民,以至带来的鸡犬仍然能认识自己的新家。乌衣巷是东晋王、谢的宅第所在。刘禹锡《乌衣巷》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以上两典故,均借喻动乱之后,人们所渴望的旧时熟悉而心安的生活。

[145] 诗句意思是:遥望楚丘和堂邑,又遥望大山和高丘。此句出自《诗经·鄘风·定之方中》篇,堂:楚丘旁邑。景山:大山。京:高丘。

[146] 诗句意思是:筑成宫室墙一百方丈,向西、向南开侧门和大门。于是共同居住和相处,于是大家欢笑和交谈。此句出自《诗经·小雅·斯干》篇。爰:于是。

[147] 作邑:筑城。

[148] 胡:何,怎么。

[149] 卜宅:选址安家。

[150] 摅幽发粹:抒发幽深的意境,表现纯美的景物。

[151] 不饰而奂:不加装饰也变得鲜明美丽。

[152] 风韵所存:优美的景致所在之处。

[153] 此句意思是:后世依然可以展现在图画中。异世,他世,后世。

[154] 切:切合。

[155] 玄武:道教所崇拜的北方神。

[156] 颜:匾额。这儿用作动词,题写匾额。

[157] 危鸱翔鳌:高飞的鹞鹰与游弋的巨龟。这里指屋脊房檐上高高耸起的形似鸱尾和鳌头的装饰。危,高。鸱,鹞鹰。翔,飞在空中,这里借指为高。鳌,传说海中的大龟。

[158] 毕方:能引起火灾的怪鸟。

[159] 回禄:火神名。这里指火灾。

[160] 考伐:敲击。

[161] 逢逢鍧鍧(hōng):鼓声钟声洪亮的样子。

[162] 允:确实。

[163] 耳目:耳目所关注的地方。

[164] 无劳:无须,不必。

[165] 噀(xùn )酒:指含酒喷洒成雨以救火的道术。噀酒,用后汉栾巴典。《太平广记》录晋葛洪《神仙传·栾巴》:正旦大会,巴后到,有酒容。赐百官酒,又不饮,而西南向噀之。有司奏巴不敬。诏问巴,巴曰:臣适见成都市上火,臣故漱酒为雨救之。乃发驿书问成都 ,已奏言:正旦食后失火,须臾有大雨三阵从东北来,火乃止。雨著人,皆作酒气。’”

[166] 因公赀():乘公家拨款的时候。

[167] 镇:安镇一方的高大建筑。

[168] 表:标志。

[169] 峙镇:高耸镇压。

[170] 培护:培植养护。

[171] 佞:谄媚讨好。

[172] 穹窿:中央隆起而四周下垂。

[173] 周匝:周密完整。

[174] 常住:道观、佛寺中的财物。本义是常久不变,常在。

[175] 豪右:指豪门大族,有权势的人家。

[176] 佃:佃户。

[177] 比拟瀛洲:类似瀛洲仙岛。瀛洲,与蓬莱,方丈同称海中三神山。

[178] 六猒(yàn):指六种使人满足的美景,即远山、清川、水声、松吹、寒日、清风。参见元结《广亭铭并序》。猒,饱,这里作“满足”解。

[179] 杜元凯:即杜预(222285),字元凯,京光杜陵人,西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学者。灭吴统一战争的统帅之一。郦道元《水经注·沔水》中曾言:“山下潭中有杜元凯碑。元凯好尚后名,作两碑并述己功。”

[180] 男:儿子。

[181] 椽:间。

[182] 收:买进。

[183] 为供:作为供奉给浯溪的礼品。

[184] 以助选胜:用来为选得美景助兴。言外之意是每天都选得一处美景而为此庆贺。

[185] 季子:最小的儿子。

[186] 罄撤:全部捐出。罄,器中空,引申为尽。

[187] 章复旧志:彰显恢复旧有的想法,即元结构建亭台的设计原貌。章,通“彰”。

[188] 环带:环绕。

[189] 选胜:选择美景。

[190] 无地:不见地,即深渊、深谷。

[191] 舒:《县志》原文作“”,应是“舒”字的俗写或错字。

[192] 曾诗:这里指曾巩的《岘山亭置酒》,其诗曰:“石磴萦回入杳冥,筠松高下簇虚亭。春归野路梅争白,雪尽沙田麦正青。马窟飞云临画栋,凤林斜日照疏棂。常年酒量殊山简,却上篮舆恨独醒。”

[193] 萦回:环绕曲折。

[194] 杳冥:高远不能见的地方。

[195] 兴与此同:诗中的兴致与此峿台相同。

[196] 属:嘱托。

[197] 美:赞美。

[198] 寮寀(liáo cǎi):同僚。

[199] 赴邑方伯宁公良聘:因为祁阳籍的浙江布政使宁良的聘请而奔赴前往。邑,指祁阳县,是宁良的籍贯,而非为官的县城。方伯,敬称省布政使。

[200] 得俊:科举中第。得中秀才、举人或进士。

[201] 签:签署,即充任代理、暂任、试用之类官职。

[202] 按部:巡按所辖各部。

[203] 闻风兴起:听说浯溪的风韵,兴致产生了。

[204] 先圣:孔子。

[205] 周:四周,环绕。

[206] 维扬:扬州。

[207] 邑进士:本邑进士,即祁阳县进士。

[208] 踵事增华:接着以前的事业而增添华彩。

[209] 摹:收集。

[210] 修士:修身之士,即品行纯洁者。

[211] 嵩阳:即嵩阳书院,位于河南省登封市城北三公里峻极峰下,因坐落在嵩山之阳而得名。嵩阳书院在历史上曾是佛教、道教场所,初建于北魏太和八年(484),名为嵩阳寺,隋大业年间(605618)更名为嵩阳观,唐弘道元年(683)名曰“奉天宫”,五代周时(951960)改为太乙书院,宋景祐二年(1036)名为嵩阳书院。据记载,先后在嵩阳书院讲学的有范仲淹、司马光、程颢、程颐、杨时、朱熹、李纲、范纯仁等二十四人,司马光的名著《资治通鉴》的部分书稿完成于此。

[212] 岳麓:即岳麓书院,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河西岳麓山下。唐末五代知璇等二僧为“思儒者之道”,在麓山寺下,“割地建屋”,建起了“以居士类”的学舍。北宋开宝九年(976),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即岳麓山下的抱黄洞附近正式创建岳麓书院。北宋大中祥符(10081017)年间,岳麓书院进入鼎盛时期,宋真宗亲自召见山长周式,亲书“岳麓书院”匾额以示嘉许。尤以朱熹、张栻会讲,开湖南一代学风,岳麓书院也从此名声远播。

[213] 雎阳:即雎阳书院。

[214] 白鹿:即白鹿洞书院。

[215] 岂:通“其”,大概,恐怕是。

[216] 跻:上升到其种行列或地位。

[217] 六之:与之并列为六。

[218] 悬:这里指从高处向下照耀。

[219] 敦义:勉行仁义。

[220] 义:指曾氏父子捐建书院之义举。

[221] 募:募捐修建。

[222] 濂溪:即周敦颐,字茂叔,世称“濂溪先生”。

[223] 明道:程颢,字伯淳,世称“明道先生”。

[224] 伊川:程颐,字正叔,世称“伊川先生”。

[225] 征君:受征召而未就官职的人。又作“征士”。

[226] 纳履:这里指受教。此用张良为黄石公纳履之典故。纳履,替长者穿上鞋。纳是使动用法,使足纳入鞋内。

[227] 徐儒子:即徐稺97—168),字孺子,豫章南昌(今南昌市高新区北沥徐村)人。家贫,以耕种为业。桓帝时因不满宦官专权,虽屡为陈蕃等大臣举荐,终不为官,世称南州高士。以恭俭义让,淡泊明志的处世哲学受到世人推崇,被认为是人杰的典范和楷模。

[228] 灸絮与生刍:古代祭祀用品。生刍,《后汉书·徐穉传》:郭林宗有母忧,穉往弔之,置生芻一束於庐前而去。后因以称吊祭的礼物。

[229] 《县志》原文作“序”,依体例应为“小序”。

[230] 铺:驿站。今北方仍有“三十里铺”之类名称。

[231] 邮传:驿站。

[232] 轮蹄晓夜趾趾:车马日夜不息。

[233] 文移如骛:公文移送如野鸭群一样众多。

[234] 为:从事。

[235] 递运:传递运送。

[236] 永充徭编:永世充当徭役的编户。

[237] 依体例应作“小序”。

[238] 典出《史记·孔子世家》:“楚昭王将以书社地七百里封孔子。”古代25家立为一社,按社登记人口土地,叫做书社。

[239] 东鲁大圣:即孔子。

[240] 问津:询问渡口在何处。典出《论语·微子》:“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之路问津焉。”

[241] 是则:相当于“然则”。这样说来,那么。

[242] 《释名》:书名。汉刘熙撰,共八卷。以同声相谐推论称名辨物之意。或伤于穿凿,然足资参心古音。所释器物,亦可因以推古代制。有些版本题为《逸雅》。清代毕沅有《释名疏证》八卷,补遗一卷。

[243] 石杠:两头垒石,用木料横架其上,如杠。

[244] 略彴(zhuó):简易桥梁,独木桥。《广雅•释宫》:“彴,独梁也。”

[245] 子产:郑子产。

[246] 捐一车贻后人诮:指郑子产主持郑国政务时,捐出自己的马车在溱水、洧水边载人过渡之事,而遭圣贤讥笑一事。典出《孟子•离娄下》:“子产听郑国之政,以其乘舆济人于溱洧。孟子曰:惠而不知为政。岁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舆梁成,民未病涉也。君子平其政,行辟人可也,焉得人人而济之乎?故为政者,每人而悦之,曰亦不足矣。” 

[247] 第:只不过。

[248] 糜费不赀:花费金钱无数。

[249] 浮梁:即浮桥。

[250] 过此:经过这事以后。

[251] 舣()舟:使船停泊岸边。这里指用船摆渡。

[252] 中宫禅院、古千佛阁:《县志》未载,不详。

[253] 赁一椽:租用一间。椽,房屋间数。

[254] 祗园:佛寺。

[255] 躬行履勘:亲自进行实地查勘。

[256] 泐( ):同“勒”,雕刻。

[257] 赴璧言还:如和氏璧一样归还。这是借用“完璧归赵”故事。

[258] 品持:品题占据。

[259] 大江:指湘江。

[260] 海:水大而深。

[261] 鹁鸠(bó jiū):天将雨时鸣声急。

[262] 题坊:在牌坊上题字。

[263] 飞虹利涉:意思是桥如飞虹,利于涉渡。

[264] 力产:努力挣得家产。

[265] 激:激励,激发。

[266] 凡民之达者:通达(事理)的普通百姓。

[267] 不逮:不及。

[268] 驱:驱使推动。

[269] 自性则然:自己本性就是如此。

[270] 厚赀薄名:看重财物,轻视名誉。

[271] 甘琐秽:甘于琐屑芜杂。

[272] 耻:以……为耻辱。这是意动用法。

[273] 倾产:用尽全部家产。

[274] 几成:将近竣工。

[275] 浮屠、香林:即佛徒、道士。

[276] 是役:即“役是”。为此出人力。

[277] 步蟾:踏入月宫,即折桂中举。

[278] 暗香:梅香。

[279] 罐头:罐口。

[280] 简讨:明代翰林院史官名。本作检讨。避崇祯帝讳改。

[281] 枢:《县志》底本作“抠”,误。枢部,吏部。

[282] 此处可能有误,弘治无“二十一年”。

[283] 唐公珤:即唐珤,武进人,《康熙九年永州府志》卷四载:“明嘉靖二十年任永州知府。”而本条曰:“弘治二十一年桥成时,适值永郡守……同登此桥。”又查《中国历史纪年表》查,弘治只有十八年,无二十一年,显误。因此,桥成时间应为“嘉靖二十一年”。

[284] 志名:标记其名称。

[285] 腹里:内地。

[286] 峒徭:即瑶族。

[287] 逼处:迫近居处。

[288] 情形:外部表现。

[289] 怀顺向义:心怀归顺,向慕道义。

[290] 邻封:邻近边界。

[291] 向:以前。

[292] 振旅:演练军队。

[293] 民壮:民兵。

[294] 卫弁:卫所中的低级武官。

[295] 杀手:民间招摹的职业军人。

[296] 无与:无关。

[297] 向系:一向是。

[298] 班藉:即“班籍”,分出田册。藉,通“籍”。

[299] 武、攸:武陵、攸县。

[300] 疏荐:上疏举荐。

[301] 建牙:招兵建立幕府。牙,军前大旗。

[302] 揖睦:有礼和睦。揖,拱手礼。

[303] 数阅月:经过数月。

[304] 依《县志》体例,应为“小序”。

[305] 坊:牌坊。

[306] 关于:关系到。

[307] 贤贤贵贵:尊敬贤人,敬重贵人。

[308] 表:表彰。

[309] 里:乡里,指民间。

[310] 应天列宿:与天上各星宿相对应。即指文曲星、武曲星下凡之类。

[311] 阜:兴盛,富庶。

[312] 景星:瑞星,德星。

[313] 登瀛:登上瀛洲仙岛。喻难得可贺。

[314] 大参:对参政的敬称。

[315] 方伯:对布政使的敬称。

[316] 天部:吏部。

[317] 银台:通政司。

[318] 桥梓:父子。典出《尚书·梓材》。桥,树木名,非桥梁。

[319] 乙丑:《县志》底本作“丁丑”,误。参见前一“进士坊”条,应为“乙丑”。

[320] “刘氏立”三字《县志》原文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21] 五星聚奎:金、木、水、火、土五星聚于奎宿。奎多指文运,又谐音为“魁”,即魁首。

[322] “酉科举”三字《县志》原文残缺,据本志卷五补。

[323] 抡魁:拔得魁首。

[324] 庚午:《县志》原文作“庚子”,误。隆庆年间无“庚子”,只有“庚午”,故应为“庚午”。

[325] 黄甲:进士为甲科,及第名单用黄纸。

[326] 接武:行于说“接继”。武,继承。

[327] 抟(tuán)霄:在云霄中旋飞。

[328] 鸣梧:在梧桐树上鸣叫。相传凤凰只栖于梧桐,两者密切相关。

[329] 名世:扬名世上。

[330] 纶褒四锡:皇上褒奖四次恩赐。锡,通“赐”。

[331] “封加”二字,《县志》底本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32] “等处地方都”五字,《县志》底本残缺,今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33] 宪部持衡、西台执法:在御史台执掌考核大权,在西清吏司执掌法纪。

[334] “尹刑部陕”四字,《县志》底本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35] 龙诰:即皇上诰命。

[336] 奕世:累世。

[337] 熙朝利第:盛朝顺利登科。

[338] 胪列:陈列。

[339] 乡会:指乡试与会试。“售乡会”三字,《县志》原文残损,今据同治《祁阳县志》补,下同。

[340] “其未立”三字,《县志》底本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41] “永乐”二字原文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42] “甲午科”三字,《县志》原文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43] “举人”二字原文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44] 裕:《县志》底本原文作“(”,同治《祁阳县志》作“裕”。

[345] 景运:福运。

[346] 棠棣:兄弟。典出《诗经·小雅·棠棣》。棠棣,又作“常棣”,常是通假字。

[347] “赞”字,《县志》原文残缺,据《卷五》补。

[348] “允善”二字原文残缺,据同治《祁阳县志》补。

[349] 嶷阳:即九嶷山与祁阳。

[350] 陈荐、陈润、许桐:这三位皆为祁阳人,另一人为非祁阳人,故未录其名。

[351] 输银:捐献银两。

[352] 去思:旧称地方绅民对有善政的离职官吏的怀念。《汉书·循吏传》:“所居民富,所去见思。”

[353] 棠荫:勤民勤政。

[354] 名寿之间:名,指尚书祠。寿,指百岁坊。此双关,言其人荣名且长寿。

[355] 署县事:暂代知县职事。

[356] 崇庆:即重庆。

[357] 去:《县志》原文作“志”,误。

[358] 奉:《县志》原文作“凤”,误。

[359] 众姓:即百姓。夫马:官差中服役车马者,即马夫。

[360] 缘:通“沿”。

[361] 《县志》底本此条残缺严重,今据同治《祁阳县志》补,下同。

[362] 檄县缔构:下檄文给县邑,要求建构。

[363] 四明:浙江宁波。

[364] 巽离方:按后天文王八卦图,东南为巽,南方为离。巽离方即正南和东南之间。

[365] 余:同治《祁阳县志》作“祁”。

[366] 阜:高。

[367] 起方伯:起用为省布政使。

[368] 跻身膴仕(wǔ shì):置身于高官厚禄行列。膴,肥美。

[369] 岷郡:封于岷郡的藩王。其支系有居于祁阳者。

[370] 底本原文末行尾钤有“京师图书馆臧书”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