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动态
信息搜索
(他山之石)河东虞乡的华胥文化现象
 
研究动态  加入时间:2016/5/20 8:46:00  admin  点击:1756

河东虞乡的华胥文化现象

——虞乡最早叫中国文化研究之五

全国性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推进十余年来,已取得丰硕成果。作为河东虞乡人,笔者最为推崇的是古中国·新运城的主题开掘。近年来有幸撰写并发表了虞乡最早叫中国系列文章五篇。正是在这个过程中,由中国而及中华民族、华夏文明、华人,则生之起源于何时、何人、何地的探问。得益于笔者对古中国、古虞乡历史,特别是虞舜文化的研究,河东虞乡的华胥文化现象对于解析之起源课题的思路也逐步清晰起来,现初加整理成文,就教于大家。

一、祭祀华神的历史由来已久

    华神庙与昭佑庙

古虞人曾在中条山北麓凤翅山下,吴闫村南建有华神庙,进行祭祀。据说庙内塑的华神像,身着绘有各种鲜花图案的衣服,双手捧着鲜花,端坐在莲花台上。到了宋元符元年,当地人又在原地建庙,祭祀华神。后来,金六部主事麻秉彝回到家乡麻坪,看到了此庙,肃然起敬,热血沸腾,沐浴更衣,写下了《金麻秉彝积仁候昭佑庙记》。距今已九百余年。《虞乡县志》和《山西通志》都有相同的内容记载,麻氏昭佑庙记中:时有一任姓方士言此华神降灵也’”宋时王仲千奉命修复盐池,亲诣祈祷,降雨或早或迟,多有应验,特此奏请以答神庥。到大观元年正月二十九日,宋徽宗准奏敕赐庙额曰昭佑庙,第二年十二月四日,奉皇上命令封神曰积仁候。河中府各县及虞乡县各地,每至清明,士民云集,杀猪宰羊,担盒提酒,鼓乐喧天,声传数舍,芳名远播。殿宇门屋,雄伟壮丽;山谷幽深,凤翅高耸;庙前流水,轻环细绕;碧绿梧桐,苍翠古柏;树叶参差,荫天蔽日;桃花杏花,争相盛开;山水溪流,昼夜喧哗;杨柳轻垂,芳草青青;身着罗琦,来来往往;沿溪喝酒,映竹歌唱;云开岩涧,翠出花梢。磐石崖峭,峻拔崛起;孤凤举翼,萧韶九成;东接王官,林峦花竹,数里不断;贻溪浪浪,一泻无限;緑阴红影,美景山涧。祭拜之人相互交谈,感慨万千,神之宅,赐福我黎民!年年祭祀,至今不绝。这样,虞乡县吴闫村南的华神庙就更名为积仁候昭佑庙

据宋史④记载:内侍王仲千者,董其役,以深额敷溢为功。然议者谓解池灌水盈尺,暴以烈日,鼓以南风,须臾成盐,其利固博,苟欲溢额,不俟风日之便,厚灌以水,积水而成,味苦不适。

该庙东边墙壁上镶有一小块碑,上刻:麻六部主事撰修碑文,曰,前宋元符元年,尊神降此,运城盐院王仲千因此神至灵,特为奏请勅赐庙额曰昭佑庙,又奉诏命封此神曰积仁侯。河中属县及解梁诸郡(应为邑),每遇清明时期,士民云集,挂牲醪酒,以享以祀,鼓乐喧喧,声闻数舍。岁岁崇奉,至今不绝。道光十九年岁次己亥五月吉日,虞乡正堂,宣礼补修,又献鸾驾二十六对,古碑在庙后西北角,被水浸於池中。

清代康熙皇帝也到此处祭拜华神,并题匾额曰:赫声濯灵,意谓显赫声名,光明神灵。

咸丰六年虞乡县令张祖坊也曾亲临吴闫村南昭佑庙祈雨,并竖有石碑,该碑现镶在该庙西边墙上。该碑文记载了该县令将华神用仪仗鸾驾请进城内设坛祈雨,应验雨下,又将华神送至庙内。王桂字子山的《太学生王公暨室荆孺人合葬墓志铭》中有山麓掘地得碑者,公具纸笔邀余往,碑卧隧间深丈余,公攝衣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