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铸友文集:<蝉之声>丁香花开
信息搜索
阳小生:蒋铸友印象
 
丁香花开  加入时间:2015/3/23 16:29:00  admin  点击:703

 

 

蒋铸友印象

阳小生

 

二十多年前,我读初中,在《道州报》上看到过他的名字。很男性化的一个名字。2000年,我在乡下成立“绿风乡土文学社”时,他莅临指导,我第一次面对面地结识了这位留着平头、带着眼镜、慈眉善目的作家。那时,我想办一家由农民文学青年自费印刷的文学报纸,推向全国,可惜不能如愿。近几年,因为文学,我经常与铸友先生碰撞在一起——像情人,又像恋人,好在我不是女人,否则会被他迷惑,被他俘虏。

我不知道怎样评价这位老作家、老同志。论资排辈,我只能算作欣赏,抑或是一种感想。时间和经历最能证明一个人,他是好的,没人说他是坏的,如果有人说他坏,那只是笑话。我经常和铸友先生说笑话,这些话不涉及批判谁,也不涉及贬低谁,纯粹是对生活的调侃,也是拉近我们情谊、仰望生活的一部微电影。通过无数的微电影,通过无数的镜头,他的喜、怒、悲、欢并展现出来,他的人品也展现出来。我思维里的蒋铸友,很率真,很坦荡。有一件小事可以为证。这事已经过去好久了,他电话里委托我帮别人写一篇稿子,我如期交稿,他递上二百元稿费。我愣愣地说:“你当初没有说有稿费啊?”他笑笑:“我是中介人,别人给了我,我肯定转交给你,不让你吃亏啊!”我听了很感动,为人要像他这样。而有些人却见钱眼开,忘了情谊,忘了良心。这件小事之后,他叫我写的稿件,我默默认同,一来训练笔墨,二来贴补家用。在他知道我家境拮据之后,给我的稿费高出别人很多。

铸友先生喜欢扶持文学爱好者。不论是学生,还是耄耋之年的老者,他都尽情鼓励,经常交流。文学青年黄海,在他的指点下已自费印刷了两本散文集;一中的退休老师乌昌儒,在他的鼓励下笔耕不辍,发表了不少文章,享受着快乐的晚年生活。还有多位作者也是如此。

铸友先生喜欢写散文。我很认真地读过他很多散文。作家是最富情感的,他也不例外。从作品《火车奔驰在原野上》、《永远的都江堰》、《夜奔湘源》、《贺州行》、《旅途》到《感受濂溪》、《女儿出嫁了》、《怀念祖母》、《牵挂》、《说说蚂蚁》,等等,他都在用心经营,用心浅唱,文字朴实,情感真切,毫无做作。一次旅行,对于他,是一次心灵洗涤;一人一物,对于他,是一轮性情流露。作家没有好心灵和好性情是不能成为作家的,写言情也好,写武侠也好,写什么都不能脱离了美丑善恶,不能不会区分美丑善恶。美好的东西在铸友先生的笔下,总是发光发亮。我爱读他的散文,很大原因,是被他人品中和文字中所折射出的率真、朴实所吸引。读他的散文集《蝉之声》与《丁香花开》,我仿佛听到蝉的歌唱,闻到花的芬芳,沉醉其中,心旷神怡。我特别欣赏他在行文中的简洁之美:比如写蝉,“夏天来了,蝉该上树了吧!”,一个“上”字演绎了蝉热爱树木的激情人生,不难看出铸友先生的文字功底极具实力。

说来扯去,我还是在赞扬他。一个能得到别人赞扬的人,这个人肯定是为人不错,当然,作为一个作家,处处能听到赞扬声,那么他的为文也肯定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