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铸友文集:<蝉之声>丁香花开
信息搜索
高情远韵——读蒋铸友散文集《蝉之声》随想
 
丁香花开  加入时间:2015/3/23 16:28:00  admin  点击:675

 

高情远韵

——读蒋铸友散文集《蝉之声》随想

李世荣   

 

我与蒋铸友是老朋友了。前不久,他签名送我一本他新近出版的散文集《蝉之声》。  这本集子是铸友工作之余的创作成果。铸友极富写作才能,下笔从容、洒脱,很见功底。而我长年泡在编史修志的故纸堆中,于文学写作算得上是个正儿八经的门外汉。马齿徒增,诠才末学,只能选择几篇,谈点阅读感受而已。

读铸友的散文,就像住惯了喧嚣闹市的人,突然来到了小桥流水的乡村田野,别有一番清新凉爽的感觉。他的散文,给我最深的印象是:整本集子自始至终贯穿了一个大写的“情”字。可以说, “情”是这本集子的“魂”。作者的每一篇散文都是他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都是他心中情素的真实倾吐。透过这些散文,我们看到了作者高尚的情操和深远的志趣。

生活中的花鸟草虫,凡人小事,在一般人的际遇中往往都会是过眼云烟。然而铸友却不同,亲历中的一点小事,身边的一草一木,在他眼中都会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都是有生命的精灵,都成了他情感倾诉的对象。作者善于将这些细小事物,用独到的视角去捕捉其中的闪光之处,发掘它们的内在价值,进而让读者也跟着心灵得到净化,思想得到升华。    铸友笔下的蝉、蚂蚁、蜘蛛、树叶,都是自然界一些不起眼的东西。蝉的幼虫在土中要生活两三年,羽化成蝉后的寿命,短则几个星期,最长也只有两个多月。生命虽然短暂,但它们从不叹息、从不放弃,而是用有限的生命不停地为人们引吭高歌,给人们带来一份快乐,给大自然添上一抹浓情。作者在《蝉之声》中,通过这些小蝉,向我们展示了一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精神。

蚂蚁是地球上最常见的昆虫,具有社会性生活习性和极强的生存能力。由于它们太普通,往往不被人们所注意。由于“蚁穴溃长堤”的恶名,它们在文人笔下,也很难得到蜜蜂那样的美誉。然而,铸友却以他独特的视角,睿智的洞察力,在《说说蚂蚁》中,赞扬了蚂蚁勤劳、勇敢、团结、互助的精神,讴歌了蚂蚁“处在狭小的空间”,不被尘世的精彩诱惑的那种从容淡定的情怀。

新叶青青,春来秋去,不计较僻野闹市,不挑选土地丰瘠,它们美了环境,净了空气,艳了花朵,甜了果实。“却从不炫耀自己”,默默地“忘我自献”。正如作者在《赞美你,新叶》中所说的那样:“人生,本应该像新叶一样青翠、蓬勃、谦逊、勤勉。”

蜘蛛也是如此,它从不追名逐利,它不像春蚕那样吐丝济世,但它心里永远装着“捕杀害虫的理想与目标”(《我说蜘蛛》)。

在对人物的描写中,作者更是用情至深。在《怀念祖母》一文中,作者满怀深情地描写了祖母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作者的祖母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但却有着一颗“金子般善良的心”。小时候的作者,家里很穷。只有星期天和姐姐上山砍柴时,祖母才能做白米饭给他们吃。“即便是这样,祖母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挤出一升米来,去接济同村的一个残疾妇女。” 村里一些年轻夫妻,常常为一些柴米油盐的小事闹矛盾,一闹矛盾就喜欢找祖母去诉说。“祖母总是不厌其烦地聆听,也不厌其烦地劝说。”这些小矛盾,一经祖母的劝说,便会很快地平息。邻村的熟人,外地来村里做小生意的人,到吃中饭没地方去了,便到作者家去吃饭。“祖母不管这些人邋遢还是干净,只要他们想来吃,便留他们吃。”祖母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为了施恩图报?不是。是为了博得名声?更不是。祖母之所以要这样做,完全是源于一个中国传统农家妇女宽厚待人的本能。祖母没有惊天动地的轰轰烈烈的壮举,所做的不过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而作者正是透过这些不起眼的小事,在不经意之间,把中国传统农民那种纯朴善良的心灵,博大宽广的胸怀,表现得淋漓尽致,真真切切。

铸友的散文,叙事抒情,自然而然,语言朴实无华,不矫揉造作,不刻意去追求玄乎的技巧,而是如涓涓细流,缓缓地流入读者的心田,让读者慢慢地品味,静静地思索,进而有所启迪,有所感悟。至于启迪的是什么,感悟的是什么。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所谓“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铸友的文章,不知可否也这样去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