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铸友文集:<蝉之声>丁香花开
信息搜索
第四章 说三道四 话说诗人老德
 
丁香花开  加入时间:2015/3/23 16:24:00  admin  点击:705

 

 

第四章  说三道四

 

 

 

话说诗人老德

  ——为蒋铸德诗歌散文集《寻梦》作序

 

2012年冬天的一次偶然,多年没有联系的族弟老德突然发来一条短信告诉我说,他发表了几首诗,已经在某某期刊登载。之后,他便把发表的诗歌和其他文章转了给我。我仔细地读过,觉得他的诗歌和散文都写得很不错,于是,我们便在《濂溪》杂志《本土推荐》栏目里重点推介了他的文章。

今年春节后,他将近年来创作的100余首诗歌和几篇散文发给我,说想出版一本文集。他还说一定要我给他的书写序,我犯难了,我不是名人,更不是达官,我为他写序行吗?但老德要我写序的决心矢志不移,他说我是道县作家协会主席,是道县文学界的领头雁,理由似乎很多。我想了想,他说的这些倒也是事实,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麻着胆子为他写了。

真到了写序的时侯,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多年没有联系的老德,一个实实在在的老德,一个打工仔老德,一个诗人老德,一个时间和空间都远离我的老德。老德叫什么?实名叫蒋铸德,是我的同村同宗族弟,在我的家乡杨名山村,对孩子们的称呼几乎都是用名字加上前缀或后缀,便成了这个孩子的称谓。村里自然将蒋铸德叫作“老德”或“德崽”。

老德,今年40多岁了。想起曾经求学的他,我始终对他有着最美好的期望,他学习非常刻苦,成绩一贯很好,可惜那时大学没有扩招,读大学的梦想便与他失之交臂。因为家境较为贫寒,条件较差,尽管心比天高,不能上大学就只能在家乡面朝黄土背朝天。老德他空有一肚子墨水,每天干着沉重的农活,在繁重、辛勤的日子里结婚生子,完成了人生应该完成的旅程,担起了人生应该担起的责任。于是他有了妻子、儿女,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农村结婚生子后,面对生活压力是很大的。于是,老德结婚后不久就去了广东阳江打工,后来两个孩子再大点,妻子也一同去阳江打工。每年都是年尾回家年头再去,年复一年,一回一去便是二十来个春秋!回家过年、一家团圆是年迈父母和两个留守孩子最大的期盼。而在外打工的日子里,父母、儿女也成了他日复一日的牵挂。

老德就是这样的条件,这样的家境。他每天为刀具、剪子打磨、抛光,工作一般要1012小时,劳碌、疲倦、辛苦,流汗、流泪、流血!二十年如一日,老德没有放弃心中想当诗人、作家的梦想,他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看书、思考、写作。老德这株顽强的文学小草,竟然从贫瘠的土地上拼命地生长了出来,并且正茁壮成长。我,作为他的兄长,作为我这个道县作家协会主席,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为老德鼓劲加油?不去为他创造哪怕一丝丝条件,为他这部书的出版而奔走呼喊呢?

看完老德发来的诗歌和散文,我非常地震惊,也非常地感叹!我为我们的文学殿堂里还有这样一个打工仔在坚守在追求在期盼在企望实现自己的文学梦,在享受着在快乐着在愉悦着文学给他的滋润。他没有眷顾城市的繁华美丽,他没有被城市的奢靡生活所吸引,而他却自甘寂寞地挤在狭小的出租屋内,面对昏暗的电灯、嘎吱作响的小床、简陋不过的家具、饮食起居都十分困难的空间,竟然纵情于笔端,用形象思维和逻辑想象变成迷人的符号跃然纸上来伴随着他度过打工的一个又一个的严寒酷暑,一年又一年的春夏秋冬。

看着他那打工生活中磨砺出来夹杂着浓郁汗水的诗歌,我似乎听到了他打工车间的机器轰鸣,我似乎看到了他在车床旁劳碌加班的身影,我更感觉出了他作为一个打工仔,竟然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怀有非常浓烈的炽爱之情,更感觉到他为了生活拼命挣扎、身负重压而发出沉闷的呐喊。对于他的诗怎样写出来,在什么状况中写出来的,我感到很难理解也很难相信,但摆在我面前的这叠文稿就是最好的回答!

老德写的诗是优美的,也是最平实的,没有矫揉造作,没有虚华艳丽,有的只是生活的图景,劳动的缩影,心与心的交流。我们不妨从他的作品中感受一下老德的情愫。“把孩子留在睡梦中/匆忙间又要去远方打工……”“父母为我们倾注了所有/如今只剩下寂寞与孤独……”多么难舍的场景,多么无奈的分别啊,改革开放以来,南下打工潮的来临,老德写出了所有打工仔的无奈与悲鸣!

“是我/让你们那冰冷的心/碰出了火花/从此生死相守两心相依”,这绝妙的诗句,把电焊的场景,描写出了活生生的情和爱!

老德在《故乡,最后的港湾》中的诗句让人发出“树高千丈,叶落归根”的感叹。“我是一条船/而故乡就是那港湾……/回到故乡/这最后的港湾/搁浅在那古老的樟木树下/看夕阳在天边徘徊消散/

他在《生与死》中那悲壮的诗句,那种淡然,面对困难,面对繁重工作的乐观态度,让我们看到一个强者的老德。“我们只有在忙碌中寻找幸福/我们只有在逆境中寻找快乐/……无论我们地位卑微还是显赫/我们同样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老德的古体诗也写得很耐人寻味。“昨夜春风昨夜雨/街旁榕树初成荫/可怜山上花木草/开山移土碾作泥/座座新楼傍山依/彩墙丽瓦窗台深/御景龙山风光好/百万豪宅住谁人?”一排排一栋栋的高楼大厦,打工仔只能望楼兴叹,建房的只能租房,有钱人可以买下整栋大楼,难道这就是打工仔的宿命?

老德的心是细腻的,他写的诗歌或者是散文,都那么入情入理,感人肺腑,让人产生共鸣!他不仅在写作上细腻,在做人做事上也同样细致入微。他一直以来以一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情怀来看待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因为身处卑微而愤世嫉俗,也从来没有因为家庭困难而抱怨国家和政府,他处处以自己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而骄傲和自豪。我始终相信“言为心声”这句古训,我们不妨再一次翻阅老德的诗歌和文章,他的字里行间到处都浸透着温暖和热情、良心和责任,我敢说老德是这个时代打工仔的骄傲,更是我们民族需要的脊梁、国家长治久安需要的垫基石。

当然,老德在文学创作道路上还显稚嫩,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老德不可能止步于此,他曾经在那不可能称为创作条件的地方能创作出令人感奋的作品,今后如果有那一丝丝改善他工作环境的可能的话,相信老德会快马加鞭,一路狂跑,奔向那本属于他的理想和目标。反正我相信老德,就像相信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