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铸友文集:<蝉之声>丁香花开
信息搜索
忆尝新节
 
丁香花开  加入时间:2015/3/23 16:22:00  admin  点击:582

 

忆尝新节

 

 

尝新节,也是道县农村的传统节日。日期是每年的六月初六。尝新节与狗崇拜有关。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这里是不种五谷的。后来人们叫狗去番国寻找谷神,狗泅海七天七夜后到达彼岸,趁人不备,在谷堆中打了个滚,全身都粘满了谷粒,匆匆过海回家。到家时,身上的谷粒已被水冲走,只剩下尾巴上的谷粒,仍粘在上面。农民便将其种在田中,长成了像狗尾似的稻穗。所以每年农历六月六日,早稻刚收割时,人们便将新禾米煮成饭,杀鸡杀鸭,举行家宴,先喂给狗食,再祭祖宗,然后全家才进食,俗称“尝新节”或“吃新节”。

自打记事开始,我就深有体会:农历四月、五月是荒月,是最难熬的日子。俗称“五荒六月”。其时,田里的谷子未黄,家里的余粮不多,家家户户都要计算着过日子,吃粥、吃瓜果蔬菜来填肚子是常有的事。我家人口多,每次开饭,就如风卷残云,一下子,锅里的饭、桌上的菜就光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除过年过节外,最盼望的就是尝新节了。 尝新,是农村的习俗,时间一般在农历六月初六,但也有很多家庭以早稻收割之时或收割后为尝新节。我们家乡的尝新节,似乎没有固定的日期,哪家第一次吃新米饭,那一天就是那家的尝新节。尝新节的到来,也意味着荒月的结束。

1972年的尝新节,是我印象中最深的。那年三月,队上仓库失火,本不够队里人吃的粮食烧毁了大半,自然村里家家户户度日艰难,人人企盼谷子早熟,孩子们则更是期盼着尝新节的到来。

记得尝新那天,刚好是星期天,天气晴朗,在城里读书的姐姐也回来了。清早,母亲挑了一担头天才晒干的起着乌龟背的新谷,高兴地去隔壁队打米,回来后,我们兄弟姐妹又帮着把米用风车吹干净,望着乌白乌白的新米粒,我们心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早餐后,母亲带着姐姐、大妹下地干活去了,妈妈吩咐我去买肉、打酒、摘辣椒,我和小妹、弟弟跟着奶奶在家晒谷做家务。未到中午时分,奶奶从围子里捉出两只刚长满翅毛的瘦瘦的鸭子宰了。我和小妹帮助奶奶,把鸭毛很快就弄干净了。

中午时分,母亲她们回来了,饭菜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们摆好桌凳,端上香喷喷、泛着油亮的鸭肉,盛好八碗新米饭,每碗饭上架着一双筷子,又把桌子抬到堂屋正门中间,母亲点香烧纸钱,大妹放鞭炮。鞭炮响后,母亲教我们一一对天作揖。然后又把饭桌抬到家先的正下方,同样是点香烧钱纸、作揖、敬天地、供祖宗,这些仪式完毕后,我们再请来奶奶坐在上席,一家人坐定下来,才正式准备吃饭。我和小妹、弟弟老不耐烦了,看着用血酱着并泛着油亮的鸭肉,闻着诱人的香味,早就嘴流口水了。一听可以吃了,我们便放开肚子,狼吞虎咽起来。经过荒月煎熬,一顿饱饭好菜,着实令人心生贪婪。奶奶和母亲叮嘱我们慢吃点,不要吃得太饱,否则就会肚子疼不舒服的。我们哪里听得进去呢。果然,饭后不久,我就觉得肚子隐隐作痛,奶奶知道后,用手摩挲着我胀鼓鼓的肚子,口里虽不停地责怪,但眼眶却湿润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开始分田到户,我已外出工作,再也没过尝新节。粮食是一年比一年丰收,往往旧谷还未吃完,新谷已经满仓。随之,尝新的习俗慢慢消失。1972年的尝新节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了。

至今,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均已成家立业。尝新节早已成为历史。虽对尝新节的消失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欣喜和满足。现在市场上物质丰富,家里水果不断,山东的苹果,新疆的葡萄,广东的香蕉,海南的芒果……可以说,我们现在的生活,天天都是尝新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