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铸友文集:<蝉之声>丁香花开
信息搜索
清明粽子
 
丁香花开  加入时间:2015/3/23 16:21:00  admin  点击:614

 

 

清明粽子

 

 

清明节来了,生我养我的乐福堂乡是爱包粽子的。家乡包粽子与纪念投河的屈原没有直接关系,而为了纪念静静躺在棺材里坟堆里的先人们。爷爷的爷爷传下来说,清明节包粽子是为了继承先人们的遗志,弘扬先人们的品格和精神。我却不以为然。我只知道上好的三角粽子,小孩背在腰间的枕头粽子香喷喷好吃又好香。每当清明节来时,我想起粽子,就会唾液顿生。

或许是渴望太深,或许是家乡父老没有忘却我爱吃粽子的陋习,今年清明节的第二天伯母便捎来粽子。我盯着熬得鼓鼓、棱角分明的粽子,三下两下剥去竹叶,黄而闪光的粽泥顿时令我垂涎,三下五除二解决一个后,慢腾腾地解着第二个粽子的草结。蓦然,我想起了我那慈目善眉、宽容大度、深受全村人敬仰的祖母……

那是我十岁的清明节,祖母、伯母、母亲围着大簸箕包粽子,好奇的我,也拿着竹叶跟着学,学了十多次后居然让我包好了一个。于是我高兴得跳了起来。祖母却没有及时赞许,她把我包的粽子拿在手上,掂了掂,又用右手虎叉在粽子上按了按,最后说:“包粽子要有个讲究,三个角要分明,包的米要充紧,扎的草要结实,这样熬出来的粽子样子才好看,吃起来才有味。这与做人一样的,粽子的角要分明,就好像做人做事要一是一二是二公是公私是私一样,粽子里面要紧,告诉我们一个人肚子里要有货,要有真本事!”

听了祖母的话,我一边包粽子一边品味着其中的道理。

打那以后,每当看到那外状棱角分明,内中色若黄金的粽子,我就会自审一番,自己还对得起我那可亲可敬的祖母吗?

祖母给我讲这个道理已经十分遥远了。她辞别这个纷繁的世界也已十年。十年中所发生的多少变故她全然不知,但她讲叙粽子时的情景却历历在目,言犹在耳。

祖母虽不是教育家,她却常常利用身边发生的一事一物讲出深奥的道理,启发小辈们,尤其是没有成人的孩子。

是的,祖母讲得对,做人做事要像粽子一样。长大后,我又想到包粽子时犹如塑造未成年的孩子,三角表示正直坦诚、刚毅,内部充满表示学习刻苦、博览、实在;放在锅里熬时,便如一个人投入社会的熔炉,经得起千万番煎熬,人生才会发光,才会于社会有用。

然而,有多少包好的粽子,在锅内煎熬时不敢沉入水底,浮在表面,结果当人们剥开竹叶,看到表层灰白灰白的,掰开一看,还像米粒散着,令食者胃口大减;而有些没有包好的粽子,放入锅底经过高温高热,却变得十分好看,食之难忘。

如今,每当看到粽子,总要想起白发慈祥的祖母。可是叫我到何处去寻求呢?啊!人生和光阴却是不可捉摸的残梦!都是无形无迹的一缕青烟!而粽子却永远沿着清明的更替,常包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