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铸友文集:<蝉之声>丁香花开
信息搜索
诗意桐溪尾
 
丁香花开  加入时间:2015/3/23 16:20:00  admin  点击:952

 

 

诗意桐溪尾

         

  

曾经去过新车乡的好多村庄,唯独没有去过桐溪尾。但作为土生土长的道县人,桐溪尾一直以一种地名的形式存储于我们的脑海,简单而又抽象。

201321,我们随着《道州之道》系列丛书主编李牛华同志来到了他的故乡——桐溪尾。

这是下午,和风悠悠,阳光明媚。车还没有驶入村庄,桐溪尾就以一种诗情画意而又梦幻般的迷蒙和美丽,逗引着我们,诱惑着我们。平坦的水泥路穿行在田园中间,田园两边是青山绿水,一望无际的田野弥漫着一层柔柔淡淡的雾气,油菜花的金黄在迷蒙中闪烁着跳跃着,不经意间便晃到了车窗的玻璃上。它诱惑着我们将车窗打开,阵阵花草的气息扑面而来。无意间抬起头,但见有孩子在花丛中嬉戏,有村夫村妇在田间地头忙碌,还有一老叟牵着一头毛色亮丽的黄牛在河边饮水,水清如镜,倒映着老叟和牛,老叟口含古铜色的竹烟杆,悠闲地吸着烟,牛一边饮水一边悠闲地甩着尾巴,竟然有一只小鸟安静地站在牛的背上……好一幅宁静安详的田园画卷!

我们的车在一座桥上停了下来,桥的下面是一条静静的河流,它无声无息地流淌着,给我们宁静而久远的感觉。放眼两旁,近处是村庄,远处是原野。有山有水才是好居处。我们不由得想起了“桐溪尾”的村名,原来它本身就那么富有诗意。古人定居讲究阴阳五行,而村名往往体现出所居处的地理环境。山为阳,水为阴,山为刚,水为柔,有山有水有树,刚柔相济才是好居处。桐溪尾村名字的来历,一定是与木与水有关的定名吧!

李主编娓娓的讲述,将我们的思绪带到了一千多年前。寥寥的几座木屋,寥寥的几个李姓人家,他们就居住在现在村址的对岸青龙山旁,也就是永明河右岸,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辛勤耕耘,勤俭持家,日子却免不了拮据,人丁也不兴旺。一次,一户李姓人家出来放牛,牛过了河,到了现在村址的位置,任主人怎么唤怎么赶,牛就是不愿回家。第二次,第三次……次次如此。李姓人突发奇想,也许牛在给他某种暗示,它舍不得离开的地方就是洞天福地吧?于是,他就这样跟着牛跟着感觉,将家迁到了河对岸。他顺着流入永明河的一条溪流而上,三四公里地便是都庞岭山脉,这条溪流的源头便在一个长满桐子树的山峦脚下,因为山在西边,他便将这山取名为西山,将这条流往村边的溪流叫桐溪,桐溪流入永明河的地方就是村庄所在地,于是他便给这个村取了个美丽响亮且富有诗意的名字——桐溪尾。

我们好奇地望着对面的青龙山,连绵起伏的山岭,青翠欲滴,宛如一条青色的游龙。为什么桐溪尾的先祖觉得不适宜居住呢?我们想,在古代龙是天子的象征,也许古人潜意识里对龙充满了敬畏和景仰,所以才离开青龙山,远望它敬仰它吧?

我们走进青龙山,徜徉在青山绿树间,感受着古韵盈盈的绿意和天地苍茫的静谧。恍惚间,忘了人间万事,不知今夕何年……

告别青龙山,我们沿着溪流往前走,流水潺潺,如歌如弦,溪流似乎没有尽头。两座山岭横亘在我们眼前,和风暖阳中,迷蒙着美丽着诗意着神秘着,它们是西山和土岭。西山就是那座曾经长满了桐树的山,现在不是漫山遍野的桐子树了,一些苍劲挺拔的松树伫立在山的一边,静默中有些沧桑,沧桑中满是坚忍刚毅;另一边才是绿莹欲滴的桐树;与西山毗邻的是土岭,漫山遍野,这里那里,不是杉树,就是松树,茁壮而蓬发,使整个山岭充满了勃勃生机。李主编久久地伫立着,默然地望着西山和土岭。我们猜想,他一定记起了那个曾经的农家稚童和淳朴少年,在山上捡过菌子,在松树上割过松脂,在宁静无风的夜里,打着松脂点亮的灯笼,去捉鱼捉蛙;而那西山、土岭的密林里,曾经藏过那个农家孩子多少美梦和幻想呢?天地无垠,山岭无声,我们更是默然无语,只想将一份宁静和空旷留给李主编,让他去放飞那些甜美而有些久远的记忆……

依山傍水的桐溪尾,背靠着连绵起伏的山山岭岭,依偎着蜿蜒曲折的永明河,山清水秀,田洞广阔,土地肥沃,怎么看怎么大气,怎么想都觉得这个村庄适宜居住,一些老人们啊,还说他们的桐溪尾有出帝王将相的气脉。

纵观桐溪尾村的延绵发展,流传过许多村人在外做官的奇闻轶事,许多狭路相逢拔刀相助的故事,这些故事的主人公个个都恢宏大气,智慧超群……由于篇幅有限,我们不能在此一一赘述。你若想听闻这些故事,不妨在闲暇的冬季,找上几个村上的老人,坐在一座古韵悠悠的老屋里,烘上一堆柴火,摆上一张木桌,温上几壶老酒,听他们惬意地讲古,陪他们慢斟细饮。

沿着溪流的指引,我们来到了一棵参天古树下,它苍虬的树干不屈地向上伸展着。点点绿色映衬其间,或而有几只调皮的鸟儿在枝间来回雀跃。我们默默地伫立着,默默地凝视着它,任思绪穿越时空,去想象它曾几何时是一株稚嫩的幼苗,经历了千万年的风吹雨打,才有了如今的伟岸高耸厚重和沧桑。透过它,我们感悟到了一些人生和生命的真谛。

我们要求李主编带我们去看看他的旧居。踏着滑溜溜的青石板,穿过几条悠长的巷子,就到了他的家。一座年已久矣的小屋,点缀在这青山绿水间,静静地矗立着,凭添几份久违的记忆和温馨。在李主编默默注视自己小屋,独自回忆往事的同时,我们也想起了自己久违的家乡和许多童年少年的往事……

有村民看见李主编,热情地前来打招呼,李主编也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他们说着我们听不懂的土话。但他们彼此脸上的喜悦和快乐感染着我们,我们也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回返的路上我们路过一座门楼,那里摆满了桌凳,据说是一户李姓人家次日准备办三朝酒。主人热情地挽留李主编在家吃晚饭,李主编说明天是正日子,回来吃中饭。后来我们问起李主编:“你在外面工作,家里的这些事还要惦记着吗?”他说:“乡里乡亲的,别人家有喜事,来祝贺一下,也是对别人的尊重!”我们在心里对他充满了理解和敬重,尽管离开故乡已久,长年在外为官,其实他骨子里还是那个朴实敦厚的桐溪尾人。

告别古老的旧居和悠悠长长的小巷,我们踏上一条宽敞平直的环村水泥路,来到村的东边,这里又是另一番景象。幢幢高楼矗立着,一座比一座装修得富丽堂皇。只有那门旁悠闲觅食的鸡和安详卧着的大狗小狗,才让我们感觉到了农家的气息。

桐溪尾的山山水水让我们流连忘返。转眼已是傍晚时分。一缕缕绵缠绵的炊烟,从四处袅袅地飘升起来,与夕阳、晚霞、清风融合在一起。在那淡蓝淡蓝的烟里,满是最平常的人间气息,朴素,温暖而芳香,叫人莫名地感动。

我们找一块石头坐着。静坐乡村黄昏,才能真正感受到黄昏的静寂。山宁水静,天稳如画。天涯将余晖洒给远山,几痕电线上,栖着几只鸣啁的归燕,它们懒懒地梳理着羽毛。路上,是归家的男女老少……

 我们得走了,其实我们已无须了解更多,桐溪尾,用一份美丽、诗意、宁静、安详,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真正美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