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讲坛蒋新红:《柳宗元教育与永州》
信息搜索
蒋新红:柳宗元的教育思想
 
蒋新红:《柳宗元教育与永州》  加入时间:2014/9/9 9:50:00  admin  点击:1443

 “潇湘讲坛”讲稿:

蒋新红

永州职院

 

jxhong708000@sina.com

 

柳宗元的教育思想

主讲 蒋新红)

 

   

 

“韩柳文章李杜诗”,“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文学、哲学、政治贡献及思想彪炳千秋,为大家所熟知。他的教育贡献及思想却少有人知,甚至还没进入多数柳学专家的研究视野。所以,从今天开始,本人将与大家一道探讨柳宗元在教育方面的所作所为。“柳宗元的教育思想”专题,从今天开始将分三次进行讲解,分别是柳宗元的教育实践、柳宗元的教育思想和柳宗元的教育胸怀。

 

第一讲   柳宗元的教育实践

 

唐朝时期的永州,在教育方面突然崛起。根据史书、地方志对唐朝科举进士情况的记载,整个唐代湖南域地总共25人,其中衡山以南的湘南地区占了16人,经考证他们基本上是唐朝中期以后考取的,可以说这些举人铸就了唐代湘南地区科举考试的辉煌。科举的辉煌来源于成功的教育,那么,中唐时期究竟是何方人氏开创这个教育局面的呢?

考察历史,还真有这么一位历史人物,这人不是别人,他就是我国唐代文学家、思想家柳宗元。柳宗元,字子厚,由于“永贞革新”失败,805年从唐朝首都长安(现陕西西安)被贬到永州,在永州旅居将近10年时间。815年,柳宗元奉旨从永州回长安,又在返京途中改贬广西柳州刺史,4年后终老柳州任上。所以,柳子的政治生涯,大致可分成为官长安、被贬永州和刺史柳州三个时期。

(一)社会教育

被贬永州期间,柳宗元尽管在政治上不得志,在文学和哲学上则达到了人生与时代的巅峰。他的教育活动及贡献尽管不见之于史籍志书,但是有关他的教育佳话永州百姓一直口耳相传,直到现在零陵市井街坊还亲切地称他“柳子”,也就是先生的意思今天,为了表达对柳宗元先生的敬仰和爱戴,本人下面的讲座将沿用永州民间的美称“柳子”。

 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韩愈《柳子厚墓志铭》

韩愈《柳子厚墓志铭》中的这句话,讲的就是湘南地区科举进士都有拜柳子为师的过往。当然湘南地区,特别是永州本地青年大多是通过走访的求教方式,所以在柳子书信或文章中记述很少,由下面这件事可见一斑。覃季子,是唐代祁阳的一位名士,他淡泊名利、耿直孤傲,一生潜心学习古文,代表作《覃子史篡》博采众长、自成一家。780年,经多方举荐才授与太子校书,后来死葬家乡。柳子到永州后,找到覃季子的墓地,题写了墓志铭《覃季子墓铭》,为的是让覃季子的人格和著述传于后世并发扬光大。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柳子着意发展永州教育事业的良苦用心。

“南方为进士者,走数千里从宗元游,经指授者,为文辞皆有法。”

——《新唐书·柳宗元传》

如果说墓志铭还存在美化嫌疑或夸大可能的话,那么史书《新唐书》中的有关记载表明,贬后柳子的教育指导其实是遍布整个江南的,有的莘莘学子千里迢迢来到偏远的永州,经过柳子的点拨指导进步很快,所写的文章中规中矩,大都有值得观摩和称道之处。

那么,柳子为官长安时期的教育情况又如何呢?事实上,早在这个时期柳子就非常乐意帮助青年的学业了。

往在京师,后学之士到仆门,日或数十人,仆不敢虚其来意,有长必出之,有不至必惎(特te之。                      ——柳宗元《报君陈秀才避师名书》

柳子13岁那年,便因撰写了一篇“奇文”而声名雀起,后来又因倡导“古文运动”而名满天下,当时许多人都希望和官级并不高(从九品升到六品)的柳子交流和交往。所以,柳子为官长安期间,前来求教的可谓是门庭若市,有时一天登门造访的就达几十人之多,柳子每次都是多方引导、积极领悟和鼓励创新,不遗余力地言传身教,为的就是不辜负他们诚挚的来意。

有关柳子在广西柳州担任刺史4年期间的教导情况,《旧唐书·柳宗元传》中有记载:

“江岭间为进士者,不远数千里,皆随宗元师法,凡登其门,必为名士。著述之盛,名动于时,时号柳州云”。

在柳州,同样有很多青年学子不远千里前来求教,凡是登门拜访过的,后来大都成了各地有名的文士。特别是在柳州当地,一时撰写“古文”成风,大家都尊称德高望重的柳子“柳柳州” ,柳子成了大家心目中的一代宗师。

总之,从京都长安到湖南、广西边区永州、柳州,教育贯串了柳子的大半生,成为他生命和事业的有机组成部分其实,教育是一个大概念:狭义的教育只指学校教育,即韩愈作《师说》中所指的教育;广义的教育则是培养人的一种社会活动,它包括具有教育作用的增进人们知识和技能、影响人们思想观念的所有活动,所以柳子所践行的教育应是以培养人才为目的的社会教育。

伴随着柳子的谆谆教诲,大批青年学子得以学业有成:

无几何,以文从余者多萃焉。      ——柳宗元《法华寺西亭夜饮赋诗序》

后辈以吾文知名者,亦不为少焉。    ——柳宗元《答贡士廖有方论文书》

前面一句说的是,在文学上师从柳子学习没多久就有很多出类拔萃的了;后一句讲的是,在柳子指导之下还有不少学士在文学创作方面成名成家了。柳子学生在文学写作领域的长足进步和突出表现,表明柳子的教育实践效果堪称卓越。不仅如此,柳子学生在科举考试方面的表现也是杰出的,就拿广州的廖有方来说吧,来永州时他还是一名贡士,柳子不但为他的诗集作了序,还写专信指导了他写作。816年,廖有方考取进士,后来官至显职。随着下面讲座的深入,还会继续提到柳子其他一些功成名就学生的情况。

教育事业,利在当代,功泽千秋,人民群众是最感恩戴德的。柳州人民为了纪念柳子,早在唐代便在他生前喜爱的罗池畔修建了罗池庙,这个庙到了清代便改为现在的名称柳侯祠。永州人民祭祀柳子,则是从北宋时期开始的,他们先是在零陵东山修建了“柳子厚祠堂”,后来搬迁到零陵西山愚溪旁称为柳子庙。现在的柳子庙,已经是3A景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天迎接四方游客瞻仰观光。总之,唐宋以来,永、柳两地人们一直把柳子当作父母官或文曲星来祭祀与膜拜。

(二)隐伏师名

柳子教育被历史无情地埋没,本人认为,与柳子在世期间始终没有教师名分密切相关。按照柳子以往的行事风格和特点,是锋芒毕露、得理不饶人的,为什么在教育上却表现得如此谨慎与低调呢?综合当时各方面的情况,这种令人蹊跷(qi qiao)情况的生发,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1.历史渊源

虽然柳子主张博采众家之长,但是思想基石仍是儒家,可以说儒道是柳子言行的思想本源。在古代文化名人中,柳子最为推崇和敬重的就是两位儒家先贤——孔子和孟子,孔子的教育思想对他影响极大,孟子有句经典名言对柳子的警示深远,它就是“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意思是人的毛病在于喜欢做别人的老师,以至柳子终生信守。其实孔孟以后,我国古代从师学习风尚便逐渐衰落了,魏晋时期人们就不再拜师,唐代中期更是听不到老师这个称呼了。特别是中唐士大夫们都以向老师学习为耻,一旦听到有人以老师、学生相称,便会无情地遭到他们的非议和嘲笑。因为在他们看来:向地位比自己高的人求教,是巴结别人;而向地位比自己低的人学习,则是作贱自己。

2.客观教训

但是,也有人不以为然,他就是与柳子并肩领导“古文运动”的韩愈,他不但收召青年后辈做学生,而且写了《师说》一文阐明自己的为师主张。他这样逆社会风气行事,结果怎么样呢?其结果是,士大夫们群起而攻之,骂他为“疯子”, 韩愈从此便成了他们讥讽轻薄与指脊梁骨的典型,惶惶不可终日,最终被迫从长安搬家到洛阳避难。

柳子曾用“蜀犬吠日”、“越犬吠雪”两个故事,表明冒天下之大不韪承担为师名分会遭人嘲笑和谩骂的道理。“蜀犬吠日”,讲的是古代四川南面一带,很少天晴,经常下雨,于是那里的狗一见太阳出来就叫。“越犬吠雪”,说的是广东与湖南交界的百越一带州县,很少下雪,807年这里下了一场大雪,结果这些州县的狗不停地吠叫和奔跑,直到这场大雪融化完了才停息下来。其实,人狗同理,在柳子看来,韩愈冒犯的正是这种少见多怪的社会习惯心理鉴于韩愈这个活生生的教训,柳子不敢贸然承担为人师的名分。

3.主观需要

“永贞革新”失败以后,柳子从皇帝近臣被贬为永州司马,司马官阶虽为六品上,但属于定员编制以外的闲职,按规定只领工资、不理政事,没有办公室、也不安排住所。所以,柳子到永州后只能在东山龙兴寺借几间厢房住下,几年后才在河西愚溪畔置地建房。柳子在永10年的实际遭遇表明,他名义上是朝廷命官,实际上是被拘禁在零陵城区的朝廷“囚犯”。唐宪宗李诵甚至拟诏:即便遇到皇恩浩荡大赦天下,柳子等“八司马”也不在赦免之列。所以柳子在永州度过的是罪业与诽谤交加的10,他在龙兴寺的住所曾经四度失火,他的财产、生活和生命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在这种现实情况和心境之下,无论是出于对自己还是对学生的保护,柳子的选择当然也是回避教师名分了。

总之,由于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柳子在心底里是热心教育和乐于从教的,但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和政治局面不允许他这样做。面对全国各地不少登门求学者的恳切之情,以及青年学子写信求教的殷勤之意柳子最终作出了一个双全之策,那就是只行为教之实而不担为师之名,隐伏起来教导育人。正如柳子在《师友箴》一文中所说,事实上柳子哪一天都忘不了培育人才的责任,回避教师名分确实出于无奈。

(三)教育方法

不仅如此,在教育实践过程中,柳子还采取进一步隐伏与消解教师名分的策略,为此他创造性地运用了以下一些教育方法:

1.“交以为师”

“苟去其名,全其实,以其余易其不足,亦可以交以为师矣。”

——柳宗元《答严厚舆秀才论为师道书》

“交以为师”,就是老师与学生相互取长补短、互教互学,师生之间是一种民主、平等的学友关系。因此,柳子没有大肆招揽学生,而是采用个别授导或书信教导的亦师亦友方式。这样,既可以去除师生之名分,又可以公开自如地行教,与韩愈公开高调为师相比,也便更为理性和务实了。

2人文教育

柳子培养人才的主要目的是改良社会、改善民生、中兴大唐等,人文教育是它的重要内容和主要手段。所以,柳子不论指导学友阅读写作,还是教育他们为人处世,都把重点放在人文内涵上。这样,在内容上与当时官学正统的“道教”大相径庭,在形式上又与私塾的字词教习截然不同,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便起了掩人耳目的作用。

3分散渗透

柳子为了进一步淡化了他的教育形象、思想及影响,他自始到终没有写过专门探讨教育的论文或著作,柳子陈述其教育思想采取分散化隐蔽的策略,主要分散在他所写的一些信件、序文、箴言或铭刻中。同时,广泛地通过叙事、寓理、影射等载道方式,将其教育渗透到他所写的论文、小说、寓言、游记及传记等作品之中,这使柳子教育思想体系显得模糊、松散和杂乱。

所以,柳子教育思想在后来历史长河中落寞,长期被“柳学”研究所漠视,其实是在当时严峻的社会现实及政治背景之下,柳子想方设法隐伏和回避的结果,这确实给后来研究者的解读、梳理和借鉴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另一方面,柳子教育又是无处不在的,几乎他的所有文学作品都成了他进行教育的有机载体和渠道,真可谓无为而无所不为。终于,“但开风气不为师”柳子成了一名没有教师名分的社会教育家,直接为湖南永州、广西柳州等边远地区古代教育的发展、兴盛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那么,柳子究竟有哪些教育思想,这些教育思想对于当代又有什么价值呢?请听第二讲《柳宗元的教育思想》。

 

 

 

 

 

 

 

 

第二讲    宗元的教育思想

 

柳子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对我国古代传统教育进行了继承、批判和发展,形成了一套务实有效的教育思想,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所以柳子不仅是一名杰出的文学家和思想家,还是一位富有经验的教育实践家。那么,柳子的教育思想体系包括哪几方面,每个方面又主要有哪些教育思想呢?第二讲,立足于柳子教育思想体系的当代价值,分为家教观、求学观、修身观、治学观和师道观五个方面,将逐一进行开发、阐释和推介。

 

(一)柳子的家教观

家长是孩子成长的第一老师,孩子在接受学校教育之前,首先在家长的耳濡目染和潜移默化中成长的。如果把这个阶段的孩子比作一张白纸的话,那么是家长在上面涂上他们人生的底色、画上他们学业第一笔的。

1.家境陶养

柳子非常重视孩子的成长环境,为的是孩子本有的性情稳固,柳子称之为“陶煦(xu)”。家庭教养一般包括身心开发与生活教养两个方面,除了让孩子有一个健康的体魄之外,贵在让孩子养成一些良好的行为习惯、生活品质和成长方式,为他们以后入校学习和社会发展习得一些积极向上的意识、品质和精神等。

尽管柳子在政治上、生活上遭受了诸多不幸和打击,但是柳子的家庭是和谐的,柳子的家教是成功的。柳子被贬永州后,除了母亲和仆人以外,还有两个年轻的家人或亲属跟随而来。一个是柳子的堂弟柳宗直,比柳子小10岁左右,816年暴病死于柳州,年仅33岁。柳宗直生前爱好古书,柳子对他支持有加和悉心教导,并将一些自己想做而力不从心的事情托付于他,如柳宗直《西汉文类》一书的编纂便是如此。该书治史严谨、论述完备、安排得体,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由此可见柳宗直在古文方面造诣之深。另一个叫卢遵,河北涿州人,是柳子舅舅的儿子(即表弟)。卢遵为人谦虚谨慎,学习精益求精,他放弃功名跟随柳子来永州,后来还去了柳州。柳子死后,卢遵将其灵柩从广西柳州护送至柳子家乡山西永济,并妥善安葬在万年祖先墓旁。之后,又一手操持和料理柳子的家业,始终与柳家风雨同舟,不离不弃。本人认为,柳宗直和卢遵两人长期和柳子生活在一起,深受柳子主导的家庭环境影响,从而在学业或为人方面承继了柳子的衣钵。

2.顺天致性

柳子《种树郭橐驼传》,开创了为平民百姓撰写传记的先例,它记述的是长安丰乐乡的一位农民叫郭橐驼,是一个背弓得像骆驼一样的残疾人,以种树为业,但凡他所种植或移栽的树木,无不成活、茂盛,而且提前开花、挂果。因此声名远播,长安一带的富贵人家、游观业主以及果园业主等慕名而来,虚心向他讨教。事实上,他的植树原理非常朴素,就是顺应树木生长天性。至于种植技术,用他的话说就是:栽种时要像爱护子女一样小心,想方设法地去顺应树木习性;种好后又要像丢弃一样置之不理,为的是尽量让它自然生长。因为十年树木和百年树人在本质上是一致的,所以把它解读成为教育之道的含沙射影,后人似乎更愿意也更习惯,即,柳子用郭橐驼种树的顺其自然影射自己“顺天致性”的教育思想。所谓“顺天致性”,就是从天赋差异和成长需要出发,应其良好个性发展进行教育。后来直到18世纪,法国著名教育家卢梭才明确提出这种自然主义教育思想,已比柳子晚了900多年,由此可见柳子个性家教思想的先进性。

819年,柳子在柳州逝世时,其长子柳周六才4岁,后来同道挚友刘禹锡将柳周六视同己出,抚养成人。863年,柳周六进士及第,后来官至仓部员外郎,成为朝廷户部主事人,掌管全国仓储出纳事务。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柳子顺天致性的家教为柳周六以后成功的学业和人生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3.叙事譬喻

如何让儿童懂事明理是家教的一个难点,柳子认为,家长一定要善于譬喻叙事。譬喻叙事,就是通过讲故事、打比方等方式,将事理、教益及情义寓于乐趣之中,对于儿童而言是一种十分高明有效的教导方式。柳子在永州期间,曾给外弟杨诲之写过两封信和一篇文章:在《说车赠杨诲之》一文中,柳子用车辆来比喻教导杨诲之应如何为人立世《与杨诲之第二书》这封信中,也多次运用典故借古鉴今。精当的譬喻和系统性用典,使柳子书信蕴涵的教益深厚而悠长。

当然最为经典的,还是《捕蛇者说》中的譬喻说理。“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niè)人,无御之者”,永州异蛇是一种剧毒蛇,但是风干之后制作成一种药饵可治疗多种疾病,于是太医通过皇帝下令征集,规定捕捉到两条异蛇便可抵交一年赋税,永州百姓于是争相去捕蛇。柳子《捕蛇者说》讲的便是,永州农民蒋氏一家三代以捕蛇为生的故事,蒋氏的祖父和父亲都先后被毒蛇咬死了,他本人也是多次死里逃生。奇怪的是,他宁愿继续冒着生命危险捕蛇,也不愿恢复交纳赋税。因为在蒋氏看来:捕蛇确实非常危险,但是繁重的赋税为害更大。事实胜于雄辩,当地很多农民因为交不起赋税,不是家破人亡便是逃亡在外,从他祖父到他这一代,农户留存下来的已经不到一半了。

(二)柳子的求学观

因为古代科举考试只考一篇文章,如何写作几乎就是古代举子学习的全部内容了,所以这里的求学观主要指写作观。

1.益于世用

柳子写作反对形式主义,指出写文章应以思想内容为主,坚持贯彻“文以明道”,即文章是用来阐发思想的,以辅助政策措施解决民生忧患,让老百姓安居乐业,这便是柳子主张的“辅物及时”。纵观柳子一生的作文著述,主要有两大类,一是通过言论辞语来直接进行表扬或批评,二是用比喻、起兴等手法进行启发开导或讽谕劝诫。

2.人文合一

作风决定文风,人品决定文品,文章格调取决于写作者的人格,所以,加强品德行为涵养才是写作者的根本,柳子称之为“以行为本”。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写文章要“人文合一”,即胸怀诚信、真心实意。这对我国古代历来注重作文以“六经”为本,是一次大胆修正和积极突破,它对今天道德涵养和人格修养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

3.讲究章法

柳子认为,写作是要讲章法的。写作之前态度要严肃认真,写作过程不能掉以轻心和麻痹懈怠,写出的文章才不会含糊其词或盛气凌人。他特别指出,抑制、发扬、疏通、简练、激发、固存“明道”方法,可以让文章分别达成含蓄、直白、通畅、简洁、清新、庄重六种不同效果,柳子把写作讲究“明道”章法的做法称为“羽翼夫道”。

(三)柳子的修身观

学生的成长,除了长辈、教师等的教育指导以外,还需要良好的自我教育与修炼。修身就是自我内在涵养的修炼,柳子在这方面也颇有心得:

1.励志修身

罴是熊的一种,即棕熊。《罴()说》是柳子一篇寓言式的议论文,它通过描写一个毫无实际本领的猎人最终被罴吃掉的故事,辛辣地讽刺了那些蒙混度日者的悲惨结局。“植志持身” ,曾在柳子自身成长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意思是为人要忠厚诚恳、立志有为和加强修养。柳子提出修身贵在立志维持和内心涵养,要求在其位谋其道:不但自己要守道,还要向别人传道。

2.“经”“权”结合 

柳子针贬时弊,有时采用寓言等曲笔方式进行讽喻和劝勉。中唐时期,官吏横征暴敛,百姓苦不堪言,柳子《捕蛇者说》一文便借“捕蛇者”之口,揭露了唐王朝胜过毒蛇的赋税之害,又引用孔子“苛政猛于虎”来进行谴责,从而让政敌抓不到把柄。由此可见,为人处世,仁爱(柳子称之为“经”)是不变的原则,机变(柳子称之为“权”)是灵动的法则,柳子认为二者有机结合才能相得益彰。

3.“方”中“圆”外

“方中圆外”,现在叫做内方外圆、外柔内刚等。其实,为人性格过于刚强或过于柔弱都于己不利。“方中”,本来是指车轮中间的车轴是四方的,引申到人生上来,就是人生在世在战略上,要坚持人生志向、为人原则不动摇,不做奸诈虚伪的事情。“圆外”,本来是指车轮的外围是圆周,引申到社会上来,就是混迹社会在战术上,要讲究斗争方法,有时需要恭和谦让,甚至是曲径通幽。

(四)柳子的治学

治学就是做学问、搞研究,柳子在文学、哲学等学术研究领域成绩卓著,其治学观主要有如下几点:

1.研读经典

柳子对那些照本宣科、人云亦云的研究方式十分不屑,他提倡要学习和研究儒道的“草根”经典,即《诗》《书》《礼》《乐》《易》《春秋》儒家“六经”,主要吸取其中经世致用的精华。本人把它这个主张归结为取道之原,“取”就是学习、取法,“道”指的是以尧、舜、孔子为本的儒道,“原”同“源”(是本源的意思),合起来就是要研究、学取儒道的本源。

2融会贯通

柳子一方面提倡研读儒家“六经”,另一方面又主张博览群书。对于二者的学习,都不能生吞活剥或牵强附会,而是要采取“旁推交通”(即融会贯通)的学习策略。之所以要这样,为的是能够兼收并蓄各个学派的优点与长处,并能在此基础之上形成自己独特的思想观点。应该说,这种广泛参阅和博采众长的学习策略,是非常有益于青年学生求知与治学的。

  3钩玄提要

无论钻研儒家经典,还是参阅百家诸子,都不能囫囵吞枣,柳子主张“采摭奥旨”。所谓“采摭奥旨”,柳子的解释是不要“悬断”而要“穷究”, 不要“悬断”就是不要断章取义,要“穷究”就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即,认真深入地研读原作,钩玄提要,以得其精髓和真谛,并把它们有机融入到自己的知识素能结构之中去。只有这样,方能成为真才实学。

(五)柳子的师道

所谓师道,即为师之道,就是作为一名教师应该如何教导育人。柳子在社会教育指导方面,拥有自己一套比较高明的为师之道。

1.大师真传

柳子称大师为“硕师”, 学生能有机会师从大师,学习过程就可以少走弯路,乃至事半功倍。大师是要拥有绝活、真传的,柳子将它称为“真诀”,它往往只可意会难以言传。那么,如何才能让学生获得大师真传,或者说大师怎样才能传授其绝活呢?柳子认为,只有口传、身授其亲身经历和心得体会,学生心领神会之后,才能迁移借鉴,以后才能活学活用 。

2.“论说辩问” 

在我们今天在教育教学中,常用的讨论、说明、辩解和问答等手段,将它们合起来其实就是柳子倡导的“论说辩问”,可以说它们既是学习方法,又是教育手段。柳子认为,将上述教育手段在社会教育中有机结合应用,师生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既能上下贯通放得开,又能提纲挈领收得拢。在这里,柳子凸显的是一种广开言路、求真务实的教育精神。

3.长善除弊

中唐时期,学校接收狂妄无知或不明事理的学生,被认为是有失师道尊严的事情。柳子则不然,他对求教者几乎是有求必应,并且做到了有教无类。因势利导地培植、发展和养就学生的优点和长处,这便是柳子主张的“伸长”;抑制、消解直至剔除学生的缺点和弊病,这便是柳子提倡的“黜袤”。 “伸长黜袤”,即长善救失,这正是教育的巨大魅力之所在。

在长期教育实践中,柳子具有怎样的教育胸怀,又为我们留下了哪些人文情怀呢?请听第三讲《柳宗元的教育胸怀》。

 

 

 

 

 

 

第三讲   宗元的教育胸怀

 

在长期社会教育实践中,柳子形成了自己的教育思想,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柳子所具有的人文胸怀和积淀的人文情怀,特别是其中蕴涵的教育风范和教育境界,对于后世教书育人同样是一笔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科研研究表明,智商决定一个人能不能有所作为,而情商则决定一个人作为的大小。所以,第三讲的主要任务,一是对集中体现柳子教育风范的内涵进行挖掘、整理和揭示,二是对柳子教育境界基本外延进行界定、描述和阐释

 

(一)教育风范

柳子从教的年限,掐指算来有20多年。所谓教育风范,就是在教育过程中所形成的风格以及展现出来的风度。柳子在长期教育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教育风范。

1.虽苦犹乐  孜孜以求

柳子自幼勤学好读,以至于早在长安时期便已是博学多能之士,常常引经据典舌战群雄。永贞革新失败被贬永州,柳子在精神上遭受沉重打击,加上在永州生活水土不服,30多岁就双脚浮肿、脾脏肿大,患上了脚气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身心交瘁、未老先衰。这时的他精神萎靡不振,有时还神情恍惚,刚刚看了的过会便又忘了。但是,一心想为国培养英才的柳子,为了让自己达到专一、精通、尖端的大师境界,仍然不知疲倦地读书提升与坚持写作。常常是恐惧、惊慌的情绪稍稍平定之后,就马上伏案阅读或写作,十年如一日,柳子感觉就像喝了糖浆一样甜美,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读书写作也成了他身心调节的避风港,从而成就了一位学而不厌的博览群书典范

柳子治学广泛参照,首先在学习涉猎范围上不拘一格。既研究历史文献,又考察现实情况非常善于向友人同道交流学习。其次,柳子在治学策略上坚持科学求证。他苦心孤诣(yi)、认真研读和独立思考,无论是继承前人学说还是自己另立新说,都要求自己做到实事求是和理据充分。指导育人是柳子终生的事业,在一定意义上柳子写作也是教育的途径和手段,在柳子耳提面命式的谆谆教诲之下,大批青年学子得以在中唐文坛和政坛一展身手、建功立业。崔黯,字直卿,河南卫辉人。柳子在永州时,崔黯寄来文章求教为文之道。柳子回信,表达了对他文章颇为欣赏之意,还为崔黯指明了继续发展进步的写作正道。828年,崔黯考取进士,以后还从地方官做到了京官。

2.开诚布公  言传身教

柳子认为为人师表,不能文过饰非,而要实事求是。为此,柳子以身作则,不仅是当时青年学业上的良师益友,而且还在道德行为方面堪为表率。所以,柳子教导青年后学,开诚布公。如,他曾不留情面地批评韩愈:自己不愿为史馆(就是朝廷编写史书的部门)修馔史书、却诱导史馆其他人去干,并且严正地指出,不严格要求自己却苛求别人,这是难以为继的。柳子于808809两年完成了一部重要著作《非〈国语〉》,上下两卷共67篇文章;《国语》是我国春秋时期著名史学家左丘明的代表作之一,柳子批判其中的错误观点,一是为了纠正世人对它的一些不正确看法,二是以此来向青年后学做出表率——坚持真理要敢于挑战权威。

柳子写给亲属、家人的一些书信或文章,言传身教有机结合,都是一些坦诚相见的掏心窝子话。其中《与杨诲之第二书》洋洋3000余字其殷切之情溢于言表。而与柳子与表弟卢遵、堂弟柳宗直长期生活在一起,他们情同父子、相依为命、肝胆相照。809年,柳子写《上桂州李中丞荐卢遵启》一文,顾名思义,是向广西桂州(现桂林市)官员李中丞推荐表弟卢遵(据查是推荐担任某县县丞)的,可谓着意长远。同年,柳子又安排卢遵到桂州拜见桂管观察使李中丞,还专为卢遵成行写了赠别序文,又可谓用心良苦。《柳宗直〈西汉文类〉序》,则是柳子为堂弟柳宗直编篡的《西汉文类》写的序言,赞扬和支持他在古文编纂方面的成绩及探索。后来,柳宗直暴病身亡,柳子在专此而写的一篇表志中,更是无以复加地表达了“死生同归,誓不相弃”的心愿。总之,柳子对外弟杨诲之、表弟卢遵、堂弟柳宗直的言传身教,富有诚意和效度。

3.推心置腹  苦口婆心

柳子在对青年的书信教育中,其中所蕴涵着的家教观、求学观、修身观、治学观和师道观等,基本上都是推心置腹地结合自己阅读、写作、人生及社会的经验教训娓娓而谈的,因而易于接受和令人信服。如,在《与李睦州论服气书》中,柳子谈到自己见到有人曾经自学操琴和书法相继不成的见闻及教训。又如在一些书信或文章中,告诫读书或写作不能盲目崇古、只搞文句修辞,而要力戒摹仿、剽窃和附会,关键是要理解内容、思辨严谨和创新突破;为此,他还提出了读书或写作的“三勿”原则和“三心”要求,“三勿”原则就是勿偏怪、勿杂乱、勿求快,“三心”要求即要具有专心、精心和恒心

韦中立便是柳子这种教育的直接受益者之一。韦中立,陕西西安人,唐州刺史韦彪的孙子,因家中排行第七又叫韦七。尽管他人贤文高,却多次参加进士考试榜上无名,于是千里迢迢从京师来永州求师,与柳子相处了一段较长的时间。柳子口传身授,以平生写作的经历经验现身说法,韦中立写作进步很快。临行之际,柳子撰文送别,给予韦中立宽解。该文还一语道破天机,指出韦中立科举考试名落孙山,是因为主考官重名声而轻实际;从一个侧面揭露了中唐科举制度的一个弊端,又借此机会给予指引,希望他广交朋友扩大名誉。813年,韦中立写信表示要进一步拜柳子为师,柳子回信陈述了不愿为师的原委,但从为人、为学以及为文几方面,给予了热情而详实的指导。工夫不负有心人,819年韦中立终于如愿中举。

 

(二)教育境界

这里的教育境界,主要指柳子长期教育在人文情怀方面所达到的程度,以及在实践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情况。

1.立足高远  经世致用

柳子在《送贾山人南游序》中,驳斥了为了一己之私的狭隘学习观;又在《与杨诲之第二书》中,明确反对读书为了当官的世俗求学目标;他自己在年少时便立下了学习的宏大志愿——发扬光大孔子儒道造福后代子孙,试图通过培养经世致用的人才来实现大唐中兴。为此,他竭力反对以贵贱、亲疏和新旧来取舍人才,明确提出了任人唯贤的原则和德才兼备的标准,主张从德行、理论、学问和文章等方面,去考察和培养人才。这样,柳子就把自已的教导育人与推行进步政治路线、促进国家强盛统一、改善人民生活状况有机结合起来了,其教育宗旨可谓高屋建瓴。

秀才君陈,写得一手“奇文”,与柳子未曾谋面,寄来文章向柳子求教,并想拜柳子为师,柳子非常诚恳地回了一封信,即《报君陈秀才避师名书》,该信指点君陈读书为文要“以行为本”,还为君陈详细开列了阅读推荐书目,并提示学习要领和注意事项,其诚挚负责的态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柳子在自己身遭贬谪、命运未卜和身心交瘁的境遇之下,仍然坚持指导素不相识的求教者,竭其所能地为国家培养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充分体现了他爱国忧民情怀和高度社会责任感。

2.口讲指画  有教无类

“口讲指画”这个成语,出自唐代韩愈的《柳子厚墓志铭》一文,它的意思是 :一面讲解一面用手势帮助表达意思。即使是在书信教育中,柳子也做到了诲人不倦、因材施教:(1)对确有才华而又谦和恭谨的青年,给予表扬或鼓励,以增强其自信心。元公瑾,是河南汲县的一名秀才,他志向远大,才艺高超,但是怀才不遇,科举考试屡屡失意。他邮寄文章向柳子请教,后来两人书文往来,在《柳宗元全集》中便收有柳子的一封回信和一篇别序。(2对于急躁冒进一心企图崭露头角的青年,就坦诚地劝诫,为文为人都要实诚。吴秀才,一般认为是吴武陵的族子,他寄来信件及文章给柳子,后又寄来新近写的诗文请柳子斧正,柳子认为他学有长进,提示他脚踏实地继续提高。(3对自视甚高、沽名钓誉的青年,柳子委婉地批评,以让其自醒改进。(4)对于个别学无根基而又阿谀奉承、接近柳子只是为了博得褒奖的青年,柳子则不予对答,以让其改弦更张。

柳子有教无类,从不推卸对青年后学的教导,并把它当作自己应尽的社会职责。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柳宗元全集》,在其中收集的35篇书信中就有26篇是写给青年后学的,占了全部书信的四分之三,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教育在柳子心目中所占的份量。杜温夫,是湖北荆州的一位青年学子。他曾在两个月内3次写长信给柳子,对柳子更是以周公、孔子相称,态度非常诚恳,还将自己的文章总共10卷寄给柳子以求纠正。当时在柳州担任刺史的柳子在回信中,一方面批评了杜温夫阿谀奉承态度的不当之处,另一方面对他的好学上进又给予了热情鼓励,并在文章写作方面给予了具体详尽的指导。在本人看来,杜温夫对柳子以周公、孔子相称,并非恭维或讨好,而是真切地反映了柳子在当时青年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因为819年,杜温夫还专程赶到广西柳州又当面向柳子讨教了一番。

3.耳提面命  死而后已

当然,柳子通过书信教育的学生也并非全是素昧平生的,也有一些是以前的朋友或者是经熟人推介的。其中,以前的朋友如崔策、蔡秀才等。崔策,河北蠡县人,是柳子大姐夫崔简的弟弟。崔策到永州就学于柳子,两人情投意合,学习之余还经常结伴游览永州山水,812年秋崔策与柳子就同游了西山。后来,崔策为给哥哥崔简申冤赴京上告,回来又继续跟随柳子学习。蔡秀才,是柳子在长安结交的一位朋友。他才艺出众,闻名京城,但科场失意,五次参加乡试都名落孙山。柳子曾通过一篇赠别序文对他进行抚慰和勉励。经过熟人推荐介绍的有严厚舆、顾十郎等人。严厚舆,陕西大荔人,是郡王、节度使严震的小儿子,813814年之间,柳子写有《答严厚舆秀才论为师道书》。顾十郎,江苏苏州人,唐德宗吏部尚书顾少连的儿子,柳子写有《与顾十郎书》。

总之,从长安到柳州,柳子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心血,坚持进行社会性教育活动,他以阐述道义、讲解古训、理清文法作为己任,百问不厌,坚持不懈地以认真、坦诚和耐心的态度与青年后学相互学习,毫无保留地用自己进步思想和渊博学识热情帮助青年后学成才。819年,已经是柳子生命的最后年头,他在病重期间中还给青年后学杜温夫写了近700字的回信。其实,这只是柳子诲人不倦忘我精神死而后已教育形象的一个缩影。柳子曾在书信中透露自己的教育心声:我当然愿意把心中所有的心得体会全部告诉别人,恨不得把一辈子写作方面的真传全都传授于人,等等,这便是柳子作为后学之士良师益友鞠躬尽瘁的崇高情怀,可以说已经到了只要是自己身心有的就不能据为己有的无我教育境界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xi)”柳子以其文才、人品和教德,成了大家敬重与仰慕的一代宗师。柳子不仅是我国唐代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而且还是一名务实有为、可亲可敬教育实践家。他以渊博学识、杰出才能和诚信精神,培养出了不少青年才俊,他的教育思想和人文胸怀,闪烁着唯物主义、辩证法和民主性的光芒,是其思想体系重要而有机的组成部分。柳子教育思想上的真知灼见和教育实践中的人文情怀,对于我们今天家教、自修以及教育、办学等,仍然有着比较重要的指导意义和较为广泛的借鉴价值,确实是柳子为中华民族留下的一笔宝贵教育财富

有关柳宗元教育贡献、思想和实践的讲解,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各位的收看,同时欢迎大家交流。

 

 

 

 

蒋新红简介1970年生,汉族,湖南新田人,永州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主要以语文课程和教学论为研究方向,兼及文学评论和幼儿教育,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中国写作学会、中国青少年研究会、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全国中文核心期刊20余篇),先后主持省级重点、一般资助科研项目6项,科研成果或专业论文获国家、省级二等奖以上奖励10余项,出版专著、主(参)编教材、编著7部。所指导的“荷池”文学社2006年、2011年两度被评为“湖南省大学生优秀社团”,先后有2名社员荣获“全国十佳文学少年”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