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讲坛
信息搜索
杨仁里主讲:盘王研究有新说
 
潇湘讲坛  加入时间:2014/7/20 10:13:00  admin  点击:1933

 盘王研究有新说

杨仁里

 

古往今来,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会重视自己的历史。它是珍贵的精神财富,有助于提升民族素质,增强民族自信心,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瑶族也不例外。

瑶族历史,首说盘王。传说中的盘王有不有?他生活在哪个时代?是人还是狗?说法多种多样。我不揣冒昧,试以《盘王研究有新说》奉之于众,旨在抛砖引玉,敬请朋友们给予验证,或提出新的见解。

读古籍,找良师。韩席筹注《左传》说:“左氏工(擅长)于记事,委婉深曲,多寄意于语言之外,读者不可徒滞拘于字句间也。”(《左传》首篇《周郑葛之战》注语)成语“春秋笔法”亦有此意。这些言辞,能让人启迪心智,茅塞顿开。

 

我手里有两部书:一部是30年前出版的《瑶族〈过山榜〉选编》,一部是24年前出版的《评皇券牒集编》。

这是两部年轻的书,收集的却是古老的珍藏抄本。民间流传“平王与高王打仗”的故事,就出自于这里。其主要情节是——

在古代,有高王侵犯平王。平王打不过高王。平王忠王,高王奸王。平王出榜招贤,有谁能帮助平王打败高王,平王就许配三公主给他。三天过去了,文武百官无一敢来揭榜。平王殿下一只龙犬,名叫盘护,踊跃揭下榜文,向平王请战。平王准奏。龙犬游走了七天七夜到达彼国高王殿前。时高王在朝,认得龙犬至,喜曰:“平王有此龙犬不能收留,今来投我,其国必败也。”高王引龙犬跟随左右,身影不离。龙犬一心报主之恩,乘高王大醉,一口咬下高王头级,衔回向平王报功。平王赐三公主与之成婚,护送至会稽山。多年之后,盘护和三公主生下六男六女。一天,盘护为了迎驾平王,亲自上山打猎,不幸被羝下山崖。子女们上山寻回遗体,追杀了山羊,制作了长腰木鼓,以羊角长鼓舞举行了隆重葬礼。平王到来,封盘护为盘王,给十二个子女赐姓、封官,为女儿招亲上门。芦笙长鼓祭祀和瑶妹招郎婚俗等从此沿袭下来……

 

瑶族先民是怎样看待《平王券牒》的?

每篇后面都有 [说明]。如:融水县的券牒[说明]:“抄件券末有‘赵明府子孙留传万代’和‘大明崇祯七年甲戌岁正月誊抄’的字样。文内共盖印模六十九处,是目前发现盖印模最多的榜牒。全文超过万字,也是目前发现文字最多的榜牒。”265页)

临桂县有一份 [说明]:“19816月,三次登门求见,始得抄录。券牒宽九寸,长二丈五尺三寸,边缘绘有图案花纹,文内盖有圆形和长形朱色印模多处。”179页)

全州有一份也很特殊, [说明]这样写:“该牒于1933年桂北瑶民起义时,被人骗卖,后被瑶族群众察觉,集资了80块“袁大头”(银元)赎回,保存至今。”79页)

抄写的材料:主要是棉纸,也有用“绢质”“白布”抄成;也有“石印本”。

《平王券牒》抄本分布很广。《评王券牒集编》收辑了101篇。(其中正本型57篇,简本型16篇,修编型9篇,非牒型19篇。)最多是江华、兰山、临桂、龙胜、道县,其次是金秀、连县、贺县、连山。一二篇的有恭城、融水、宁远、荔浦、来宾、宜山、罗城、龙川、资兴、城步、灵川、全州、兴安、江永、河口、新宁、富川、田林、苍梧、宜章、乐昌、宛田等,达30余县之多。我估计,收集不够八成。不仅国内、迁徙到东南亚和美国的瑶胞都有保存,没有收录进来。

请看《平王券牒》的式样:(江华、江永保存的《平王券牒》图片)

这种奇特的瑶族文化现象,如果不了解,就会认为《平王券牒》是废纸。当你了解之后,也许会说:历代瑶胞如此重视,我们切不可用通常观念看待它们。

我今天就以黄钰辑注的《评皇券牒集编》为蓝本,向大家汇报阅读体会。

 

首先看标题。《集编·古本型》57篇就有38种。其中用“评皇”、“平王”、“盘王”、“圣王”等两个字开头的有46篇。说明它在久远的年代里,传抄次数多了,每抄一次,也许标题就会变动一次。

我今天采用《平王券牒》,因为历史上只有“平王”,没有“评皇”。

《平王券牒》由谁颁发?说法不一。多数人说由“平王颁发”,但平王是谁?怎样颁发的?没有共识。《平王券牒》最早是1934年杨成志发现第一篇。1961年黄钰先生才开始接触。广泛收集是在三中全会以后。因此,以前的正史、野史、小说,都找不到与之相关的文字。

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了两部辞典,一是《中国神话传说词典》,“盘”字开头收录了“盘古”、“盘瓠”等七条,肯定了“盘瓠”是神话。神话是对宇宙的幻想,不是人类本身行为的历史。再是《简明社会科学词典》,只有“盘庚”、“盘古氏”两条。《平王券牒》中的主人公“盘护”,《辞典》中没有收录。

 

有道是:盘王研究觅新说,手上券文细细琢。

溯古寻源尊隐处,参透宏谟是周国。(注:尊:王者,指平王和盘王。国:朝。

参透:理解深透。宏谟:谋略。)

 

平王是否真有其人?

查阅先秦古籍:有过两位“平王”: 一是楚平王,二是周平王。

春秋末期的楚平王,(公元前 529年~前516年,)在位13年,都城在郢(今湖北江陵)。楚平王是昏庸无道的国君,他见太子妃很美丽,就抢为己用;继而受奸臣费无忌挑唆,追杀太子健到宋国、郑国,最后被郑国人所杀。这段历史,看不出“平王忠王”的形象。因此,“楚平王”应予否定。

再说周平王。两周时期有幽王、平王,是父子二人。

史料记载:幽王二年(公元前781年),周王室所在的关中一带发生了强烈地震,山峰崩塌,河水断流,连续多年次生灾害并发,民众痛不欲生。幽王不爱江山爱美人。他立了申后和太子不几年,又有新欢,专宠爱褒妃,整天沉湎于酒色。废了申后和太子,另立褒妃母子为王后和太子,引发了宫廷内外一场大战。最终让中国历史出现了西周、东周之分。东周的开创者就是周平王。

有人说“帝喾高辛氏是平王”,此言差矣!平王是“平庸”之王,帝喾却是杰出的帝王。

经过比较,两周时期幽王与平王争斗的历史,更能接近《平王券牒》的原型。

 

西周末期的幽王,娶了申侯的女,前782年生宜臼。幽王将申后母子立为太后和太子。不几年,幽王犯下致命错误,废了申后和太子,最终在公元前771年被犬戎所杀。随即申后、申侯、许文公等,在申国拥立太子宜臼称王,为周平王。

“犬戎”是什么概念?“犬戎”能杀死幽王吗?

犬戎,是黄帝之裔。《山海经·大荒东经》说:“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卞明,卞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肉食。”用白话讲,有人的名字叫犬戎。黄帝玄孙叫“白犬”。白犬生犬戎,犬戎的后代以游牧为生,有肉吃,但不生产谷物。“犬戎”首先是人名。后代史学家多认为:“戎”,是西北“人”字的读音。因为西北人鼻音重,把自称“人”说成是“戎”。另一种解释:甲骨文的“戎”字,从“戈”从“甲”(古人把“十”当“甲”)。(见《说文解字》和《方言》)于是,西戎、山戎、鬼戎、戎寇都成了持兵器入侵中原、以抢夺著称、强悍好武的民族部落。中原人仇视他们,才有了“犬戎”“鬼戎”之称。两周时期,最有实力的戎族是申国、缯国等姜姓诸侯国,简称姜戎。今天我们讲的姜戎就是协助平王弑父的舅舅们。西部有犬戎,因遭到周穆王的打击,分化了,已成为姜戎的附从。到了汉代,西戎归入匈奴。魏晋以后统称为胡人。

 

盘护氏的起源,离不开申后。申后母子在反抗幽王的自我保卫战中,盘护悄然崛起,成为帮助太子宜臼建立东周王朝有重大历史功勋的人。因为平王“避嫌”而未敢载入史册。

我们先来了解西周和申后的相关情形:

西周,公元前1027~前771年,共256年,建都镐京。历十二帝:即武王发,成王诵,康王剑,昭王瑕,穆王满,共王翳扈,懿王 ?,孝王辟方,夷王燮,厉王胡,共和时代,宣王靖,幽王宫湟。

周的西部有犬戎。武王时,犬戎帮助文王伐商有功。前1027年,武王建周于镐京。京都辖地为王畿,王畿之外叫列国。周武王分封诸侯国71个,姬姓家族国53个,都叫列国。犬戎助周伐商有功,武王分封时,犬戎的功臣就封到南阳一带,为申国、缯国。周王接受列国诸侯来朝,谓之有天下。这时的周朝,很注重周边的民族关系,社会稳定。成王、康王两代,是西周最好的时期。申、缯 都得到了较好的发展。

第五代穆王满(前?~921,在位55年。他身高八尺,善使八种兵器,常骑八条好马,很有传奇色彩,人称“穆天子”。他与西部犬戎的关系搞僵了,就对西戎发动了大规模战争。穆王虽然取得了胜利,但结下了仇。此后,小股西戎就经常到周的边境骚扰和抢劫。

厉王胡(前?~828年),在位37年,《史记·周本纪》有“厉王好利”,“厉王止谤”,“厉王出奔彘”(zhi)的记载。厉王干的坏事太多了。辅佐厉王的召公是有名的忠臣,曾对厉王多次劝导,王不听。国人终于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暴动,将厉王赶出了王宫,厉王出奔到“彘”这个地方。历史上出现了长达14年的“共和行政”。

厉王的太子靖,藏在召公家。周人当年就把召公的住宅包围起来,要召公交出太子靖,召公没有办法,只好把自己的儿子顶替了太子交出给周人。14年后,太子靖也由召公养大成人,诸侯再合立太子靖为王,就是周宣王(前?~782年),在位46年。史有“宣王中兴”,但宣王35年,“王师败绩于姜戎”。宣王把从南方征来的数十万精兵都拼光了。败给谁了?败给了姜戎的申国和缯国。宣王死后,他的儿子宫湟继位,为幽王。

幽王娶姜戎申侯之女为妻,这叫找政治靠山。幽王有儿子了,就封申后,立嫡长子姬宜臼为太子。

幽王是怎样一个人?史书上讲,他生于前795年,继承王位时不过134岁,根本不懂君王之道。他个子粗,权力大,贪图女色,天生一个大玩家。继位当王之后,生活很不平静,关中发生了强烈地震。史书又讲他,根本不关心灾民,而是迷恋于新娶的褒妃,过着荒淫奢侈的生活。由于偏听褒妃的话,废黜了申后,改立褒妃为后,废了太子宜臼,改立褒妃生的伯服为太子。人说“虎毒不食子”,幽王却寻找机会要暗害儿子。有一天,少年宜臼(约10来岁)进了御花园,幽王心中暗喜,悄悄跟进去,使人放出笼里的猛虎,让猛虎享用“太子大餐”。宜臼见猛虎向他扑来,魂飞魄散,心想“完了!”虎爪抓住了他的双肩。情急之下,他用足全身力气,大喊一声“救命”!老虎闻声反受惊吓,收回虎爪,后退了几步,宜臼才慌忙逃离。也是太子命大,邪不压正。

申后母子对幽王恨之入骨。面对面地斗,肯定是“平王打不过高王”,只好逃到母舅的申国。申侯闻之大怒,发誓一定要为女儿母子报仇雪恨。

古人依赖马,犹如今人依赖车。马匹是古人打仗、出行的依靠。马场就成了重要的战略储备。周王室的马场就设在申国。申后在娘家时,见少年盘护英武有帅气,身肢敏捷,就收他在身边为奴。申后嫁给幽王,盘护就被安排到马场做了马倌。太子逃到申国,最熟悉的地方莫过于马场。太子到了马场,盘护以忠厚长者的身份,关心和尊重太子,二人不论主奴,日同三餐,夜同一宿,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申后与申侯商量家族复仇大事,以杀幽王夺王位继承为目标,先派小股军队到西戎隐蔽,伺机联络行动。西戎是宗亲,他们距镐京不远,出奇兵获丰利,一举两得。犬戎有利益驱动,不须做战前动员。申后派人与西部犬戎联络,盘护是最佳人选。

幽王在位,民怨沸腾。

幽王二年的天灾还在延续,人祸又来了。幽王使“小人在侧,君子在野”(《诗经·小雅·隰桑序》语)。幽王娶的褒妃,虽然面似桃花,却心若冰霜,千金难求一笑。幽王悬赏,求褒妃发笑之方。当时有虢石父献计说:若王随意点燃烽火台,招引诸侯前来救驾,可引起褒姒发笑。这是把国家的安全设施当作笑料!西周在骊山上筑有28座烽火台,专用于防寇报警。幽王居然就听了虢石父的话,点燃了烽火台,诸侯到了,不见戎寇,褒妃果然大笑。幽王就一而再,再而三地点燃烽火。(《史记·周本纪》载:“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诸侯悉至,而无寇至,褒姒乃大笑。幽王悦之。为数举烽火,其后不信,诸侯益亦不至。”)幽王亲自击响大鼓,让烽火台的值勤听到鼓声,立即点燃烽火。当时,诸侯象“狼来了”的故事一样,个个胀着一肚子气,谁都不来勤王。申后和宜臼预约好的犬戎联军就趁机杀来。幽王见势不妙,带着褒姒、伯服等人和财宝向东逃走。逃至骊山脚下(今陕西临潼县),盘护引一支戎兵追到,大声喊到:“盘护前来救驾,幽王请宽心”。幽王猛闻大喜,得意洋洋地向随从说:“平王的心腹,背离他而来投靠我,平王必败了!”盘护趁幽王不备,将其杀死。盘护取其头颅回申国向太子报功。犬戎联军又杀了伯服,《史记》载:“虏褒姒,尽取周赂而去。”一场屠杀结束了幽王年仅25岁的帝王生涯。这是武王建周以来,最震惊朝野的重大事件,它发生于公元前771年。幽王在位11年。

太子宜臼听了盘护的回报,犹如目睹了父亲幽王惨死的全过程。

可谓是:君父荒淫酒色迷,废兴王储内争急。

        幽王失道祸殃起,盘护报恩斩劲敌。

 

今天,我们讲周平王的自我保卫战。

幽王无道,自食其果。申后、申侯、缯侯 等,拥立原太子宜臼为王,为周平王。平王二年,申后、秦、卫又护送平王迁都雒邑。(《史记》载:“平王立,东迁于雒邑,辟戎寇。”)

与此同时,在丰地的携,郑侯、晋侯支持王子余臣称王,(一说虢公翰携余臣到虢地称王)为周携王。因平王、携王都是王子,历史就出现了“周二王并立”的局面。(有周以来最奇怪的事件。)郑、晋手握重权,对周平王政权虎视眈眈,不断散布申太后有“串通犬戎弑君”之嫌。平王背负着“弑父杀君”的恶名,认为东周是非法政权,天下正义自然不愿归附。东迁以后的平王处于孤立之中。如果平王被颠覆,申后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平王与幽王的斗争,最直接的表现是申后与幽王原配夫妇的斗争,是弱者向强者的斗争,又是犬戎势力与幽王“寡人”的斗争,也是守礼制向非礼制争夺最高权力的正义斗争。

后代史学家有议论“平王弑父”。史学大师钱穆就与司马有不同的看法,说“《史记》谓平王避犬戎东迁,犬戎助平王弑父,乃友非敌,不必避也。”清代学者崔述也提出质疑,(译文)说:“晋文侯、武卫公、郑武公、秦襄公都是正直、卓越的人,何必让申国去立一个背离父亲的宜臼啊?”(见《丰镐考信录》)这些质疑,说明平王继位,确实深受敌对势力的压制。

客观地讲,叫嚷“平王间接弑父”的人,都不在、也没有机会在幽王被杀现场。

宜臼欲求王位稳固,首先要稳定人心。有两件要紧事,平王要给国人一个说法:一是旗帜鲜明地说,杀死幽王与申后和太子无关,唯此方能自保;二要给建有奇功的盘护授予重赏,能更取信于犬戎,密切与母舅申国的关系。

 

诗云:平王睿智辅臣,朝议颁发券牒出。

        龙犬偈名真受用,乃盘护

 

少年平王是屡经风险且虎口余生的人,非愚昧之辈。他身边既有老臣,又有新僚,都是仇恨幽王的贤明官员。重要的事,符合国家利益的事,要在朝堂上公开议定,以示公平、公正。为此,辅政大臣须先拟好奏疏。中心内容,必须影射出王位继承中,最有代表性、最具影响力的几大历史事件。

要明确指出“杀害幽王”与申后和太子无关。谁是真凶?平王经历过“虎口逃生”心惊肉跳的一幕,决定要以牙还牙。要设计出一只猛兽去咬死他,让敌对的派系无话柄可说。于是,搜寻与“戎”相关的字眼。“戎”是人,人崇拜龙。“龙”“戎”谐音,可以借代。就虚拟“龙犬”吧,让他替代弑父噬君、精英盘护、犬戎联军“三重身份”,能达“一举三得”之效。

量身定做幽王代号。 幽王淫乱祸国,就是“奸王”。“奸王”被“龙犬”咬死就是天意。幽王既死,一切罪恶都已落幕,还原为父亲,称“紫王”或者“高王”。让众人知道,平王有“孝忠”之心,是有目共睹的“忠王”,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

还要给特级英雄盘护颁发重奖。盘护是申后关切的人。盘护深受申后信任,做了周王室的马倌。太子逃到申国避难,又与盘护朝夕相处。联络各路犬戎大事,母、舅不可能事必躬亲,盘护又是忠实使者。在追杀幽王的激战中,盘护冲锋在前,取下“奸王”头颅,立下奇功。盘护是坚决保护周王朝利益和犬戎利益,决不将王位拱手让人的人。是集仁义勇于一身的人。可以说,没有盘护,申后就没有实施谋略的执行者,也就没有宜臼的王者之尊(“先有瑶、后有朝”之说,即出于此)平王深怀报恩之心,但是外族人不能安排做京官,更不能暴露他杀死幽王的真相。于是,一切名份均由“龙犬”担当了事。《平王券牒》说:“赐三公主与盘护龙犬”,其实是赐给盘护,搞政治联姻,巩固和加强与犬戎的关系。(按平王的年龄推算,这位公主可能是叔亲王所生。)颁发重奖,是对盘护的笼络和酬谢。送他到遥远的会稽山,是给他封土封侯。免去其进贡和劳役义务,是周王朝给予的扶持和关照。

在“弑君杀父”的舆论压力下,平王的日子过得战战兢兢。颁发文牒的事,关系到身家性命和国之兴亡。在当时复杂的国际关系中,用文字表达,须要曲笔迂回,不能秉笔直书,以防歹人利用。平王的大臣完全懂得这个道理。

在大臣协助下,经朝堂面奏、群臣共议,平王“准奏”颁发。它就是最早的《平王券牒》。当初也许只颁发一份。盘护持有券牒,“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通关过隘,不是问题。到了平王中期,盘护有了子女,为迎接平王临驾,亲自上山狩猎时,不幸身亡。平王悲痛地前来悼念,赐姓封爵,以示体恤,又补充了《平王圣牒》。东周长达520年,仅春秋就有300年,瑶族凭一张牒文,迁行无阻,不仅当朝受益,还能永续利用,于是就保存下来。这就是《平王券牒》对盘护们的适用价值所在、是极有隐谕性的古代文学价值所在、也是一个民族先祖的英勇付出和荣耀的依据。

人心有形更有情。新的舆论一出,政治风向随之改变。古代是家国一体,忠君就是爱国。试想,风向变了,有谁还在扑风捉影、固执己见、妄论新的国君,他不是自找没趣吗?这就是民心的力量。

平王东迁,是史学家划分时段的重要事件。历史的发展,有时竟令人难以预料:另立的王子余臣,在周携王二十一年,被晋侯所杀。晋侯随即占领了余臣的土地。幽王延伸的西周宣布灭亡。又过了9年,郑、晋二侯转而协力拥立平王为天下共主。“周二王并立”时代宣布结束。郑桓公是周王室的司徒,郑桓公死于申侯之乱。儿子郑武公拥立平王有功,被加封了土地。武公为了便于控制天子,又联姻于申,娶了申侯的女儿武姜。于是史有“平王东迁,郑晋是依”之说。这是平王二十年前后发生的重大变化。说明周平王的治国方略出现了奇迹。

由此推测,周平王颁发《券牒》的时间,应在平王三至五年。补充券牒应在平王中期

“龙犬”咬死“高王”,“龙犬”就是真凶。“龙犬”为何物,史料无记载。这就是《券牒》的创意之妙。平王就需要“龙犬”出面,用嘴咬杀,巧妙地掩盖犬戎杀死幽王的真相,使得持非议之徒无法追究。可见“龙犬”确有曲径通幽之效。

“龙犬”富有其名,未见其形。至今有说“龙犬是龙”,有说“龙犬非犬”,有说类狗,有说是神兽,有说四不象等。就凭这一点,《平王券牒》堪称神来之笔。且不说平王内部早已安定,就连丰地的携王也因“怠政外交”、“本非适”(即不是嫡生)、“曾托庇于戎”等原因而被杀。使东周的最后一点命息归于灭亡。

平王的危险期安然度过。

平王敬畏历史。他没有窜改和影响历史的真实。

盘护以英武帅气、忠厚敏捷获得申后的信任;也是他时来运转,有缘参与一场大兵团的“围奸”战,毫发无损地当上了特级英雄。为了保全周平王,就注定了他不能进入史册。

那么,“龙犬”这个名字,又是怎么来的?王室里的马、狗,各有名号,但从未听说有“龙犬”这个名字。《中国神话传说辞典》中,“龙”字开头有37条,如龙马、龙鱼、龙龟等,就是没有“龙犬”。《后汉书》中没有“龙犬”。古代神话中,也没有发现“龙犬”故事。至今为止,除《平王券牒》及与之相关的文字之外,数千年来,在任何地方,掘地三尺也找不到“龙犬”两个字。这就是瑶族文化的奇迹。任何学者,若凭空想象描绘“龙犬”图象,只能是自欺欺人。

我们再看,“龙”与“戎”是同音通假。“龙犬”就是托词,是偈名,是最吉祥、最值得唱颂的政治、民俗符号。

须要特别提示:“龙犬”不是狗。《券牒集编》中,有39篇写了“罚狗头生角做梳子三百六十把”的文字,占48篇有“禁约”券牒的81%。这里的“罚狗头生角”才是真正的“狗”。说明中华传统道德观念在瑶族世界有同样的影响。也正好说明:瑶族不是一边承认狗是祖先,另一边又拿狗头来取悦于人的愚昧族群。

以上用《平王券牒》与两周历史断面作比对,可作这样的结论:申后联合犬戎,组成联军攻打幽王。“犬戎”两字倒置,就是“戎犬”。把“戎犬”写作“龙犬”,是东周平王既让母舅高兴、又能化解异议、还能保全自我深思熟虑的杰作。

《平王券牒》虚拟“龙犬”,妙不可言!

“龙犬”的最好诠释,就是“犬戎”两字的倒置。

 

平王在位53年。继承人为他谥号“平王”,证明他越过年轻时的惊涛骇浪以后,平平安安(庸庸)渡过了天下共主的一生。他是在正义和邪恶的斗争中,凭借母舅的实力,侥幸取胜的人。他记取幽王的教训,控制欲望,无三妻四妾,低调做人。平王的嫡长子太子姬狐,被迫与郑互换人质。平王病故,周人立即派大臣到郑国,接太子狐回来主政。太子狐因归途悲伤劳累过度,不治身亡。只好下传给嫡长孙姬林继位,为桓王。桓王给他的父亲狐上谥号为“泄父”。“泄”,有释放、泄泻(霍乱)、早夭等多种含义。

 

古风云:王只字差,王待详察。

        多因时过变称谓,方有后人改书札。

经过以上分析,平王是圣王天子,平王最早颁发的《券牒》,宜称《圣王券牒》。宜臼死后,谥号“平王”,才有“平王”称谓。再说,“圣王”是泛称,无论谁当了王,都可以称之为“圣王”。若长久使用“圣王券牒”,就是“所有王者都可以沾光的券牒”。那样就会给后人带来麻烦。桓王执政时代再改称《平王券牒》或《平王圣牒》,是合理的。《券牒》初发时,幽王适合称“紫王”。“紫王”券牒现已收录19,最多仍是江华,其次在兰山、金秀、宜宾等县。秦始皇开始出现“皇”字,才能有《平皇券牒》和《评皇券牒》。汉高祖始称“高”,有了参照,“紫王”就改称“高王”。

“紫”代表什么?“紫”意的引伸是至高无上的。《乐府诗·陌上桑》:“紫绮为上襦。”它不仅是颜色,还代表了祥瑞、上乘、权威、声望、深刻和精神。

“紫”还与天文学有关。星象家说,天上有三个恒星:紫微恒、太薇恒、天市恒。紫微恒居中,是玉帝住的地方。左右作陪。人间的皇帝称为“天子”,紫微恒也就成为皇帝的代称。所以,自古以来把皇宫称作紫禁城,皇宫称为紫阙,皇都道路称为紫陌,皇帝的书称为紫诰。如此晰义,紫王就是君王、帝王、国王。

在“紫王”一类券牒中,平王问大臣“先辈国王占国纵横,问国内大将军,何臣有计收得紫王”。“先辈国王”“紫王”显然都是指幽王。因此,称“紫王”的券牒,是最早的券牒。汉高祖以后改称“高王”。盘护后裔为了延续《平王券牒》的使用价值,也因时代变化而不断地修改局部的称谓。最核心的内容依旧保存。到南宋理宗时期,券牒上写“依前朝券牒重抄”,这个“前朝”应该是指隋唐。

《平王券牒》新释:平王券牒,它的来源很久远。瑶人追根究底,是犬戎出身。在周幽王执政时期,传说中的瑶祖盘王,名叫盘护,担任周王室马场的驯养倌。马场设在申后娘家申国的领地。因幽王偏爱新妃褒姒,废黜了申后和太子宜臼,新立了褒妃母子为王后和太子,必然引发继位之争。于是,原立的太子与父亲幽王,就升级为“敌对国”的斗争。当初,因申后母子都被废,手无寸权,肯定是“平王打不过高王”。申后只能依靠娘家人的帮助联络西戎。在幽王又一次燃起烽火时,申后娘家的犬戎联军趁机替太子复仇。诸侯因“烽火被戏”而不来勤王。幽王在急需救驾的燃眉之际,盘护带着一支犬戎军队,出现在幽王跟前,佯装勤王。幽王如获救命稻草,立即兴奋起来,说:“盘护背叛了太子,前来投奔于我,太子必败了。”幽王得意忘形,盘护乘其不备,手起刀落,砍下头颅,带回向太子报功。犬戎联军砍杀抢劫一番也撤兵了。太子宜臼,随即被拥立为平王。平王对盘护的功勋,按照承诺一一兑现。为了消除“申后协助太子弑父”之嫌,授意大臣上疏,而后依疏准奏,向盘护颁发了《圣王券牒》。这便是产生《平王券牒》的历史原型。

《平王券牒》包涵的内容很多,仔细地读,都会历历呈现。

以上是周幽王和周平王父子争斗的历史,也是由褒姒引发王储之争的历史;是西周败亡、东周开端的历史,同时也是瑶族先祖的发迹史。瑶族远祖盘王,是在周平王蒙受重大政治厄难的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勇于担当政治风险的人,是以隐蔽自己真实身份为前提,挽救周王朝政治命运的人。这个过程,与《史记》等相关史料的记载,没有冲突。它既说清了《平王券牒》产生的缘故,又回答了《平王券牒》有意塑造“龙犬”的基本原因。我们且视之为“野史”。我们从这里认识了周平王,也认识了盘王。

有人问我:《平王券牒》记“盘护龙犬”,《后汉书》记“盘瓠狗种”,二者有差别吗?我简要回答:“差别大了。前者褒,后者贬;前者赞,后者妄;前者关爱,后者歧视;前者为平王隐,后者讥盘瓠愚;前者是瑶族秘传,后者是应劭杜撰。欲作专论,三五千字恐难以说清。”

最后,用这首小诗结束今天的话题: 

平王券牒乃华章,机里藏于戎犬腔。百士争鸣多论,老夫独见在诓。

昔将偈语述王意,今考典籍费周张。伊始瑶声新史话,斥别狗种理应当。

                 ——作者随笔  修改于2014-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