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康熙永州府志卷二十四:外志(3)瑶峒
 
《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8 10:39:00  admin  点击:2814

猺峒

三代以前,永处荒服,汉以后稍被声教。唐宋犹以处迁谪,岂非峒棋错,叛服不常,文告阻隔乎?然制驭之法,于宋为详,而明加以抚绥,革面从风,人亦吾人矣!今虽仍旧著其目[],吾知更百年后,渐摩[]日深,并其名可不必存矣!要之,德、礼、政、刑,兼施并举,世固无不可化之人也。忧乐同民者,能无意乎?

 

尝考猺峒诸孽,即古荆蛮也,种类至[]。其在长沙、黔中、五溪间者,为盘瓠种。范晔[]所载高辛畜狗之说,怪诞不经,兹不暇殚述。然详考古今所称,则其俗性之异,叛服之迹,率[]不外此。

猺之所居,皆深山重阻,人迹罕至。椎髻跣足,衣服斑斓,语言侏离[],种术[]、黍、粟、豆、山芋,杂以为粮;伐竹木以易谷,猎山兽以续食。俗喜仇杀,猜忍[]轻死,又能忍饥行斗。左腰长刀,右负大弩,手持长枪,上下山险若飞。

岁首祭盘瓠,杂揉鱼肉酒饭于木槽,扣槽群号为礼。十月朔日,各以聚落祭都贝大王[]。男女各成列,连袂相携而舞,谓之踏歌。猺意相得,则男咿呜跃之,女群负所爱去,遂为夫妇,不由父母。乐有[⑩]铳鼓[11]、胡芦笙、竹笛之属,其合乐时,众音竞哄,击竹筩[12]以为节,团栾跳跃,叫噪以相之。

今有乐名“长篌[13]”,长三尺余,以梓木为之,皮冒其上下,大小均击之。腰鼓大者如柱,长者或逾寻,亦如长篌,负以二人,击其一面。山谷稻田无几,天少雨,稑[14]种不收,则四出犯省地,求斗升以免死。久乃玩狎,虽丰岁犹剽掠。省民与猺人交结者,往往为乡导[15]而分卤获[16]。猺既识径路,遂数数侵轶边民,踉跄篁竹,飘忽往来。州县觉知,则已遁去,巢穴官军不可入,但分屯路口,山多蹊邃,不可遍防,故常为忧。此古今所传,虽或少殊,而其俗性之大略亦可知矣。

昔吴起相楚,南并蛮越,遂有洞庭、苍梧之地。秦昭王伐楚,略取蛮彝,始置黔中郡。汉兴输赋,谓之“賨布”[17]。光武时,武陵蛮入寇,将军刘尚战没,又遣伏波将军马援击破之。永和初,武陵太守上书,欲增蛮赋,虞诩独奏以为不可,其后果增。布[18]违旧约,遂举种[19]反。

东晋时,因刘、石乱后,蛮遂北迁,陆浑[20]以南,遍满山谷。宋齐以后,群蛮酋帅,互受南北朝封爵。至后魏末,暴患滋甚,称侯王,屯据峡路,断绝行旅,周武帝遣陆腾大破之。隋置辰州以处蛮。唐置羁縻州[21]以领之。宋太平兴国中,梅山洞蛮寇劫商人,乃发潭州兵击平之。八年,九溪及四州蛮相率诣辰州,愿比内郡民输租税,诏不许。自后首领入贡不绝,每加赏赐存恤之。此诸蛮叛服之迹,见于宋以前者。

以今观之,道居洞庭之南,苍梧之北,溪峒蛮越杂居,其叛服不常,与古无异。然其抚绥制御之策,亦在乎斟酌古今之宜而已矣!明朝近宋,而制蛮之法亦莫详于宋。隆兴右正言尹穑言:“湖南州县地界,与溪峒蛮猺通接,以故省民与猺人交结往来,擅易田产。其间豪猾大姓,规免税役,多以产寄猺人户下,内亏国赋,外滋边衅,宜诏帅臣遣吏亲立封堠[22],不许省民将田产典卖与猺人及私以产业寄隐。”嘉泰中,湖南安抚赵亮励言:“湖南九郡皆与溪峒相接,其地阔远,南接二广,北连湖右。其人狼子野心,不能长保其无事。或因饥馑,或因雠怨,或因劫掠,或至杀伤,州县稍失提防,则不安巢穴,越界生事。莫若选择土豪为人所信服者为总首,以任弹压之责,潜以驭之。凡细微争斗,止令总首弹压,开谕劝解,自无浸淫[23]之患。盖总首者,语言、嗜好皆与之同,习知其利害,审察其情伪,而其力足以惠利之。”诸司谓:“亮励所言,以蛮猺治蛮猺,其策莫良,宜从之。”嘉定中,臣僚[24]言:“熟户山猺丁有田,不许擅鬻,任其耕种,但以丁名系籍[25],每丁量纳课米三斗,悉无他科[26]。既乐其有田可耕,生界[27]有警,极力为卫,盖欲保守田业也。今州郡谩不加恩,山猺丁有田者,悉听其与民交易,而丁米挂籍自如,催督严峻,多不聊生,往往奔入生界溪洞,受雇以赡口腹。或为乡导,或为徒伴,出没省地,为害甚大。宜明敕湖广监司严禁。”从之。又石湖范氏[28]曰:“猺人常以山货、砂板[29]、滑石之属,窃与省民博盐米。山田易旱干,若一切闭截,无所得食,且冒死突出,为毒滋烈。沿边省民因与交关[30],或侵负之,与缔仇怨,则又私相仇杀。既得其所以然,乾道九年夏,遣吏经理之。悉罢官军,专用边民,籍其可用者七千余人,分为五十团,立之长副,阶级相制,毋得与猺通。为之器械教习,使可捍小寇,不得报官。猺犯一团,诸团鸣鼓应之。次告谕近猺,亦视省民相团结,毋得犯法,则通其博易[31]之路,不然绝之。彼见边民已结,形格势禁,不可轻犯,幸得通博买,有盐米之利,皆欢然听命。最后择勇吏,将桑江归顺五十二猺头首,深入生径,亦以近猺利害谕之,悉从。乃为置博易场二:一在义宁,一在融州之荣溪。天子诞节,首领得赴属县与犒宴,诸猺大悦。五籍遂定,保障隐然。万一远猺弗率,必须先破近猺。近猺欲动,亦须先胜边团,始得越至城郭,然亦难矣。”此宋诸臣所论“制蛮之法”也。其真得猺之情,审势之当,尽事之宜,亦可行之于今者。然观今日之所施为,或者法古之遣意欤?

今之所谓良猺,禀听官府号令,即宋之所谓“熟户”、“近猺”也。其田有税而无役,即宋之“丁米”;而无他科也。其耕民田者,富民役属之,有盗贼亦可用以御之,即宋之“任其耕种,生界有警,而极力为卫”也。

每溪峒间,猺所聚居必立猺老以长之,小争则猺老径自分解,大事不决,乃讼于官府,即宋之“设为总首,以任弹压之责”也,即诸司所言“以蛮猺治蛮猺”之意也。

各乡计民多寡,设为团夫[32],择其势力可以服人者为团长以率之。其迫近溪峒要害之处,又设营堡,召募勇力者,谓之“杀手”,分布各营以守之。摘拨[33]卫所官[34],统领旗军、哨守、团营,一遇有警,则团夫、杀手协同官军,声援剿杀,此即宋之“团结边民,形格势禁[35]”之意也。猺以山货易民米盐,而有司亦时有米盐之犒,此即宋之“民与博易,官为羁縻”之法也。其立法可谓详且密矣!

然近年以来,颇渐熟猺,纳粮当差,与人交易,与良民无异。生猺虽匿山间,然亦自食其力,不复剽掠。倘制御[36]尽善,化导有方,更百年后,王道荡荡,复何猺蛮之足虑哉?

 

 

零陵县

上辛乐下辛乐  二峒皆熟猺。此系猺里,在二十五里之内,听本县纳粮当差。

 

东安县

里七    通城步麻岭。

白石    通紫花坪。

      在雷霹岭

麻溪   

紫花    通城步麻岭。

西延    在阿婆岭。

六处皆熟。自明初以来,俱附宣义中乡里籍,纳粮当差。

 

道州

 

白岭猺     顾村猺

韭菜猺     马江猺

石源猺     横岭猺

乱石猺    

此奉文招抚之,俱系熟。纳粮当差,听本州调度者也。

 

宁远县

 

九疑猺         太平猺

廖洞猺         石溪

黄柏         上罗源

椒叔源         碓源

麻江源         马鞍岭

鲁塘         小猛

野猪源         下古源

上古源         梘下

蒲竹源         大江腹源

栎箭         乾溪源

柘塘源         天塘

毛坪         草坪源

偷牛岭源        百岭源

四木         

水东          落山

            干把源

遼头狮仔      羊山板

水流          东岭

九牛壩       

秧田          石古

沖源          羊塘

宝寨          钗江

黄江          下罗潘

三宝沖源       

 

九疑、鲁观等处,共一十八峒、四十八。明洪武十八年,逃军杜回子,纠上贼奉虎晚等流劫。奏调杨总兵,征剿未绝。后军门设策,责令招主雷琯等,入峒招降猺寇,免其死罪,共四十二户,回峒复业。宣德七年,余知府入峒,采取王木,见猺多田少,许令附近常宁、祁阳、零陵、宁远四界边山,开垦无额荒田,纳粮免差。递年,附近纳粮,常宁十二石,宁远十二石,零陵十二石,祁阳十二石。先招邓良等四十八户,为峒主;后招张四等七十二户,为户长。各峒主管户长,户长管小甲,吴庆各管散猺。

 

永明县

清溪源         埠陵

古调         雄川猺

唐王猺         扶灵

大畔源         勾蓝源

古泽源         冻清

高泽源         大掩

大溪

    洪武二十九年1396下山,今为熟。附县纳粮当差,各峒生聚有数百人。

 

顶板猺        砍山猺

藏山伏涧,椎髻跣足,射猎为生。不供国课,名为生

江华县

锦田猺        雾江猺

蒋家河        花江

麻江        背江

宁江        黄沙

濠中河      黄石

后河        金竹

鱼跃猺        大锡猺

泷山猺

此系高山。先年叛乱,嘉靖二十七年,军门奏行夹攻,遗党逃遁。隆庆元年,勾引广西大罗山各处苗贼,攻劫关厢、地名、岭东、江度、大坝一带乡村,退匿泷山,恃万峰堞险为乱。万历年,知县蔡光、杜渐,通判郎尚炯,招抚向化。今大锡诸峒生聚颇繁。

 

竹子尾宿      旦久宿

平冈宿

三宿俱在上五保,乃平地也。洪武初年,老李东仂等,共十七户,约三百余名,本县申详院道招抚下山。附籍大同乡,分立三十六户。每年纳粮一百八十石,免当差,听调征剿。今生聚数千人,把守梅子隘、春头镇、里松、草王等处贼峒出入。

 

赞曰:猺性暴横,桀傲[37]弗辑。如彼蜂趸,凭险肆螫。五百云屯[38],三千鳞集[39]。棋布星罗,当彼卫轭[40]。长驾远驭,免其蹂袭。

卷二十四终



[①]著其目:加上“瑶民”称号。目,称号。

[②]渐摩:渐渐影响感化。摩,通“磨”,磨励,指感化。

[③]夥(huǒ):多

[④]范晔()《后汉书》中有关于“猺峒”方面的记叙

[⑤]率:大概。

[⑥]侏离:形容猺族的语言文字怪异,难以理解。

[⑦]术:即秫,一种高粱。

[⑧]猜忍:猜疑,残忍。

[⑨]都贝大王:神灵,即盘王。

[⑩]芦沙:芦笙,舍笙。

[11]铳鼓:长鼓。

[12]筩(tǒng):同“”。

[13]长篌:长鼓。

[14]稑():早种晚熟的谷物。

[15]乡导:向导。乡通“向”。

[16]卤获:掳获。卤,通“掳”,掠夺。

[17]賨布:秦汉时湖南少数民族为赋税交纳的布匹。

[18]布:公布,宣告。代指文告。

[19]种:种族。

[20]陆浑:陆浑山,在河南洛阳。

[21]羁縻州: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设立的州县,起牵制笼络作用。

[22]封堠:边界哨所。封,边界;堠,土堡,哨所。

[23]浸淫:逐渐增加。

[24]臣僚:辅佐君主的文臣武将。

[25]系籍:登记在册。

[26]科:征收赋税,摊派杂役。

[27]生界:指他处地界。生,不熟悉的,新的。

[28]石湖范氏:范石湖,范仲淹。

[29]砂板:疑为“杉板”。砂,杉同音通假。

[30]交关:交通往来。

[31]博易:交易;贸易。唐韩愈《论变盐法事宜状》:“多用杂物及米谷博易,盐商利归于己,无物不取。

[32]团夫:自卫队成员。

[33]摘拨:选派。

[34]卫所官:指各卫所的指挥官。明以武功定天下,革元旧制,自京师达于郡县,皆立卫所。数府划为一个防区设卫,下设千户所和百户所。各卫所分属于各省的都指挥使(都司),统由中央的五军都督府分别管辖。

[35]形格势禁:借形势以阻碍限制。

[36]制御:即制驭,控制驾驭。

[37]桀傲:亦作“桀骜,强横乖戾,不驯服。

[38]云屯:如云之聚集。形容盛多。

[39]鳞集:群集。

[40]卫轭:守卫险厄之处。轭,通“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