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康熙永州府志卷二十二:艺文志五(1)骚、铭、赞
 
《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8 10:07:00  admin  点击:3966

永州府志 卷二十二

 

艺文志五

 

 

 

湘君

 

[]  [1]

君不行兮彝犹[2],蹇谁留兮中洲[3]?美要眇兮宜脩[4],沛吾乘兮桂舟[5]。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望夫君兮未来[6],吹参差兮谁思[7]!

驾飞龙兮北征[8],邅吾道兮洞庭[9]。薜荔柏兮蕙绸[10],荪桡兮兰旌[11]。望涔阳兮极浦[12],横大江兮扬灵[13]。扬灵兮未极[14],女婵媛兮为余太息[15]。横流涕兮潺湲[16],隐思君兮陫侧[17]

桂櫂兮兰枻[18],斲冰兮积雪[19]。采薜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20]。心不同兮媒劳[21],恩不甚兮轻绝[22]!石濑兮浅浅[23],飞龙兮翩翩[24]。交不忠兮怨长[25],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26]

鼌骋骛兮江皋[27],夕弭节兮北渚[28]。鸟次兮屋上[29],水周兮堂下[30]。捐余玦兮江中[31],遗余佩兮醴浦[32];采芳洲兮杜若[33],将以遗兮下女[34]。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舆[35]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36],目眇眇兮愁予[37]。嫋嫋兮秋风[38],洞庭波兮木叶下[39]

登白蘋兮骋望[40],與佳期兮夕张[41]。鸟何萃兮蘋中,罾何为兮木上[42]

沅有芷兮澧有兰[43],思公子兮未敢言[44]。慌忽兮远望[45],观流水兮潺湲。

糜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46]?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47]!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48]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49]。荪壁兮紫坛[50],匊芳椒兮盈堂。桂栋兮兰橑[51],辛夷楣兮药房[52]。罔薜荔兮为帷[53],檘蕙櫋兮既张[54]。白玉兮为镇[55],疏石兰兮为芳[56]。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57]。合百草兮实庭[58],建芳馨兮庑门[59]。九疑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60]

捐余袂兮江中[61],遗余緤兮澧浦[62]。搴汀洲兮杜若[63],将以遗兮远者[64]。时不可兮骤得[65],聊逍遥兮容与。

 

 

 

九疑山铭

 

[]蔡邕[66]

 

岩岩九疑,峻极于天。触石肤合[67],兴播连云[68]。时风嘉雨,浸润下民。芒芒南土[69],实赖厥勋[70]。逮于虞舜,圣德光明。克谐顽傲,以孝蒸蒸[71]。师锡帝世[72],尧舜受征[73]。受终文祖[74],璇玑是承。泰阶以平,人以有终。遂葬九疑,解体而升[75]。登此崔嵬,托灵神仙。

 

 

 

 

朝阳岩铭 有序

 

[] 

       永泰丙午[76]中,自舂陵至零陵。爱其郭中有水石之异,泊舟寻之,得岩与洞。於戏!岩洞,此邦之形胜也,自古荒之,亦无名称。以其东向,遂以命之焉。以摄刺史独孤愐为吾剪劈榛莽,后摄刺史窦必为吾创制茅阁,于是朝阳水石始为胜绝之名。已而铭刻岩下,以视来世。铭曰:

於戏朝阳!怪异难状。苍苍半山,如在水上。朝阳水石,可谓幽奇。岩下洞口,洞中泉垂。彼高岩绝崖,深洞寒(泉)[77]。纵僻在幽远,犹宜往焉。况郡城井邑,岩洞相对;无人修赏,竟使荒秽!刻铭岩下,问我何为?欲零陵水石,世有人知。

 

 

 

丹崖铭[78]

 

 

泷上未尽,泷水犹峻。忽见渊洄,丹崖千仞。磳磳[79]丹崖,其下谁家?门前钓舟,篱下钓车。不知几峰,为其四墉。竹幽石磴,泉飞户中。怪石临渊,[80]石巅。何得石巅?翁独醉眠。吾欲与翁,东西茅宇。饮啄终老,翁亦悦许。世俗常事,阻人心情。徘徊崖下,遂刻此铭。

 

 

 

 

 

窊樽铭[81]

 

 

井石[82]何状?如兽之踒[83]。其背类窊,可以为樽。空而临之,长岑[84]深壑。广亭之内,如见山岳。满而临之,曲浦回渊[85]。长瓢之下,江湖在焉。彼成全器,谁为之力?天地开凿,日月拂拭。寒暑琢磨,风雨润色。此器太朴,尤宜直纯。勒铭亭下,以告后人。

 

 

 

 

浯溪铭 有序

 

 

浯溪在湘水之南,北汇于湘。爱其胜异,遂家溪畔。溪,世无名称(者也)[86],为自爱之,故命曰“浯溪”,(铭于溪口。)[87]铭曰:

湘水一曲,渊洄傍山。山开石门,流溪潺潺。山开如何?巉巉[88]双石。临渊断崖,隔溪绝壁。山石殊怪,石又尤异。吾欲求退,将老兹地。溪古地荒,芜没已久。命曰“浯溪”,旌吾独有。人谁游之[89],铭在溪口。

 

广亭铭[90]有序

 

 

浯溪之口,有异石焉。高六十余丈,周回四十余步。西面在江口,东望峿台,北临大渊,南枕浯溪。广亭当乎石上,异木夹户,疏竹傍檐。瀛洲言无,此可信。若在乎亭上,目所厌者,远山、清川;耳所厌者,水声、松吹;霜朝厌者,寒日;方暑厌者,清风。於戏!厌,不厌也;厌,犹爱也。命曰“广亭”,旌吾独有也。铭曰:

功名之位,贵得茅土[91]。林野之客,所耽水石。年将五十,始有广亭。心自适,与世忘情。亭傍石上,篆刻此铭。

 

 

 

 

峿台铭 有序

 

 

浯溪东北二十余丈,得怪石焉。周行三百余步。从未申至丑寅[92],崖壁斗绝。左属回鲜[93],前有磴道[94]。高八九十尺。下当洄潭,其势硱磳[95],半出石底,苍然泛泛,若在波上。石巅胜异之处,悉为亭、堂。小峰嵌窦,其间松竹掩映轩户,毕皆幽奇。於戏!古人畜愤闷与病于时俗者,力不能筑高台以瞻眺,则必山巅海畔,伸颈歌吟,以自畅达。今取兹石,将为峿台,盖非愁怨,乃所好也。铭曰:

湘渊清深,峿台陗峻[96]。登临长望,无远不尽。谁厌朝士[97]?羁牵局促。借君此台,以纵心目。阳崖砻琢,如瑾如[98]。作铭刻之,彰示后人。

 

 

 

 

东崖铭 有序

 

 

峿台西面,[99]高迥,在广亭为东崖。下可行坐八九人。其为形胜,与石门、石屏亦犹宫羽之相资也。铭曰:

峿台苍苍,西崖云端。亭午[100]崖下,清阴更寒。可容枕席,何事不安?

 

 

寒泉铭 有序

 

 

湘江西峰,直平阳江口,有寒泉出于石穴。峰上有老木寿藤[101],垂阴泉上。近泉堪维大舟,惜其蒙蔽,不可得见,行循。其水本无名称也,为其当暑大寒,故命曰“寒泉”。铭曰:

於戏寒泉!瀛瀛[102]江渚。堪救渴[103],人不之知。当时大暑,江流若汤。寒泉一掬,能清心肠。谁谓人惠,不在兹水?舟楫尚存,为利未已。

 

 

 

五如石铭 有序

 

 

涍泉之阳,得怪石焉。左右前后,及登石巅,均有如似,故命之曰“五如石”。石皆有窦,窦中有泉,泉诡异于七泉,故命为“七胜泉”。石有双目,其一目命为“洞井”,井与泉通;一目命为“洞樽”,可贮酒。石尾有穴,且如礲[104]者,又如泷者。泉可停澄,匝石而流,入于礲中,出而为泷。於戏!彼能异于此,安可不称显之?铭曰:

五如之石,何以为名?请悉状之,谁为我听?左如旋龙,低首回顾;右如惊鸿,张翅未去;前如饮虎,饮而蹲焉;后如怒龟,出洞登山。若坐于颠石,则如乘彼灵槎[105],在汉[106]之间。洞井如凿,渊然泉涌。澄澜涵石,波起如动。不旌尤异,焉用为文?刻铭石上,于千万春。

 

 

 

 

七泉铭 有序

 

 

道州东郭,有泉七穴,(或吐于渊窦,或瀿于嵌臼。)[107]皆澄流清漪,旋沿相凑。又有丛石缺,为之岛屿,殊怪相异,不可名状。(此邦岂世无好事者耶?而令自古荒之!乃修其水木,为休暇之处。每至泉上,便思老焉。)[108]於戏!凡人心若清惠,必忠孝,守方直,终不惑也。故命“五泉”:其一曰“潓泉”,次曰“泉”,次曰“涍泉”,“汸泉”,“泉”,铭之泉上。后来者饮漱其流,而有所感发者矣。留一泉命曰“漫泉”,盖欲自旌漫浪[109],不厌欢醉者也;一泉出山东,故命之曰“东泉”,引来垂流,更复殊异。各刻铭以记之:

潓泉曰:於戏潓泉!清不可浊。惠及于物,何时竭涸?将引官吏,盥而饮之。清惠不已,泉乎吾窥!

泉曰:不为人臣,老死山谷。臣于人者,不就污辱。我命忠泉,劝人事君。来漱泉流,愿为忠臣。

涍泉曰:沄沄孝泉,流清源深。堪劝人子,奉亲之心。时世相薄,而忘圣教。欲将斯泉,裨助纯孝。

汸泉曰:古之君子,方以全道。吾命方泉,方以终老。欲令圆者,饮吾方泉。知圆非君子,能学方恶圆。

泉曰:曲而为王,直蒙戮辱。宁戮不王,直而不曲。我颂斯曲,以命直泉。将戒来世,无忘直焉!

漫泉曰:谁爱漫泉?自成小湖。能浮酒舫,不没石鱼。漫也叟称,名泉何为?旌叟于此,漫欢漫醉。

东泉曰:泉在山东,以东为名。爱其悬流,溶溶在庭。作铭者何?吾意未尽。将告来世,无忘畎[110]引!

 

 

 

 

 

阳华岩铭  有序

 

 

(道州江华县东南六七里有回山,下有大岩。岩当阳端,故以阳华命之。)[111]吾游处山林,凡三十年,所见泉石,如阳华殊异而可嘉者,未有也,故作铭称之。铭曰:

九疑万峰,不如阳华。阳华巉崭,其下可家。洞开为岩,岩当阳端。岩高气清,洞深泉寒。阳华旋回,岭巅如辟。沟松竹,晖映水石。尤宜逸民,亦宜退士。吾欲投节[112],寤老[113]于是。惧人讥我,以官矫时。名迹彰显,如此为。於戏阳华!将去思来。前步却望,踟蹰徘徊。

 

 

 

 

元次山铭

 

颜真卿[114]

次山斌斌[115],王之荩臣[116]。义烈刚劲,忠和俭勤。炳文华国,孔孟宁屯。率性方直,秉心真纯。见危不挠,临难遗身。允[117]矣传德!今之古人。奈何蔽贤?素志莫伸。郡士立表,垂声涕零。

 

 

后浯溪铭

 

  [118]刺史

岿然峿台,枕于祁阳。迥然楚方,临于潇湘。孤标一峰,不止百尺。嵯峨[119]巨石,峻洁堪砺。英才别业,雅有儒风。河南元公,高卧其中。位为独坐,人不知贵。兴惬兹地,心闲胜事。松花对偃,薜叶交垂。凿巘作逵[120],因泉涨池。乃构作亭,乃葺茅宇。群书当户,灵药映圃。嘉宾驻舟,爱子能文。弄琴对云,酒熟兰薰[121]。何必磻溪[122],方可学钓?何必衡峤[123],方可长啸?我牧此郡,契于幽寻。刻铭山岑,敢告烟林。

 

 

甘泉铭 有序

 

[]邹浩[124]

祁阳邑城之北,有泉出焉。瞻[125]足一方,不知几千年矣。零陵蒋恨元次山居浯溪,去泉才五里许,又数往来访寻山川之胜,见于文字,何所不有,乃无一言及此。遂以语晋陵邹浩,而属铭之。铭曰:

 

山下出泉,其甘如醴。井冽而食,大国百里。莫之令而自均,民到于今受其利。云行雨施,自今以始。水不可以终止,其孰止之?

 

栻得此本于郡士蒋复言之家,君之父即讳者是也。因摹以遗祁阳令魏君,刻之泉旁,庶几前贤之言不至泯没。而斯泉之美,亦得表而出之,来者有考焉。绍兴庚辰(1160)暮春,新都张栻书。

 

 

 

寒亭暖谷铭 有序

 

蒋之奇[126]

永泰中,元次山为道州刺史。尝巡行江华,登县南亭,爱其水石之胜,当暑而寒,遂命之曰“寒亭”,而为之记,刻石在焉。治平四年(1067)十月,余陪公仪至其上,见旁有暖谷者,方盛寒,入之,而气温然如挟纩[127],炽岩不若也。予甚爱之,问其所以名之者。县宰,吾族叔祖。是可铭也,乃为铭曰:

惟时有寒,寒不在夏。夏而寒者,兹亭之下。维气有暖,暖不在冬。冬而暖者,兹谷之中。物理之常,不以为异。维其反之,是以为贵。兹亭并谷,寒暑相配。寒暑千秋,阴阳反异。名自天得,待人而彰。我勒此铭,万古不忘。

 

 

 

 

 

 

奇兽岩铭 有序

 

蒋之奇

奇兽岩在江华,仅二里,蒋之奇永叔爱之,而为之铭曰:

奇兽名岩,岩怀怪异。元公游此,潜而未至。我陪公仪,游息于此。斯岩幽著,自我而始。勒铭在壁,将告来世。

治平丁未[128]1067),同沈公仪游,惟永叔文高节奇,正名兹岩,作为铭诗。往何人斯,大学复之,后来游者,其孰与稽?端平丙申[129]1236),邑令张子,思永厥传,刻此崖际。俾冰壶孙李悼古隶,凡百君子,爱而勿替。

 

 

 

 

亦乐堂铭

 

  [130]

丹族赤,缧絏不辱。陋巷曷安?鬼高屋。拙补食前,患靡复[131]。媚斧伐性[132]在独宿。孰[133]斯理?至乐常足。我思古人,自反而缩。

 

 

 

 

 

象石铭

 

乐雷发

九疑之麓为丽山,有岩通。厥石如象,予游而爱之,遂命之名而铭曰:

百兽出王,象实孔[134]伟。有崩斯石,惟象是侣。赑赑[135]其形,巉岩其齿。我爱斯石,原象之美。钟奇自南,邈尔荒齐。服弓帝车,惟天子使。相彼岩阿,济济多士。迈教笃学,峻履实地。任重致远,伊国之器。地以人彰,敢铭岩址。

 

 

新学门铭 有序

 

张浚[136]

宋绍兴甲戌(1154冬十二月,永州学南门成,太守庐陵彭侯所建也。太守视民以身,以王事为家事,政治既举,又思有以教化之。得蜀文翁《礼殿绘像》本,使工次第摹写堂上,劝士子以仪刑之学。复建斯门,辟壅塞,导胜气,气象伟甚。学舍厨庑,从而易新。示劝之意厚矣!宜铭之。辞曰:

人不知学,莫适褆[137]身。学而不行,不学为均。行之伊何?惟一惟诚。孝弟忠信,本之于心。成之于性,守之以仁。日积月化,粹然其纯。可以格天,可以感神,可以正物,可以化人。发为辞章,德人之文;施于政事,君子之名。其道甚大,与天地并。凡尔为士,勿替于勤。钦之勉之,无愧此门。

 

 

困斋铭 并序

 

  [138]

方耕道通判武冈,气直而好义,临事不避难。乃平溪洞积年之寇,一境安静,施乃旁郡。亡何,忌嫉者不欲显白其功,附势者又能文致其罪,坐狱逾年。赖天恩深厚,姑谪零陵。耕道感激修省,思有以报称于是。胡邦衡[139]名其室“困斋”,张钦夫[140]记之。耕道又以铭见属,芮何敢辞?铭曰:

泽天水困[141],有言不信。柔能[142],乐天弗兢。岂无人为,拯此困病?拔本塞源,遂志致命。我观圣人,惟深惟几。三而陈之,穷测万微。或以乐死,或以忧生。或明而晦,或晦而明。春水发源,漫漫浮天。霜风洌洌,草枯木折。六爻升降[143],吾义则正。二体变化,吾心则定。泽下而谷,刚得其中。水上而洌,惟塞必通[144]。呜呼至哉!德辩益明[145],穷通寡怨。谁谓困中,有此至善!

 

 

 

阴德堂铭

 

[]  访[146]

兔狡起于猎狡,民诈由乎吏诈。虽得情而不冤,顾何功之可谢?惟全德之君子,功被物而不有。以予眇眇之身,跋[147]古人而敢后?与其为濡辙之鱼[148],宁相忘于江湖!

 

 

 

五马桥铭

 

 

达哉道路,实微而巨。或阙中废,匪作曷备?斯民熙攘,惟梁也济。悠悠楚,游习粤乡。其往也强,邮亭中央。涧走而长,流焉汤汤。病涉可伤,五岭云开。往来轠轠[149],梁斯泰阶。行人孔怀,奈何子来!石未奏功,乃见我公。揽辔舂容,咨诹[150]西东。作者云从,不霁而虹。土止马行,水间而亭。居石以成,五马之乘。曷五马临?自华之阴。五马观风,绿野融融。击壤声同,五马萃止。途耄笑语,孺子进履。五马辉光,士滋向方。题柱扬扬,五马齐齐[151]。石龙载驱,邦人瞻依,泽流无涘。

 

 

 

梅溪铭 有序

 

陈正谊

元、柳游后,永其无山水乎?非无山水也,山水存乎人。吾邑田云先先生,以隽永之资,寄情山水。尝爱愚溪之幽,欲穷其源,循沿数十里,忽得一山,溪水出焉。山一嶂而分数重,水委折以赴之。立乎高冈以左右望,云影下落,溪光上浮,置身若在空虚。于是度其地之总会,得阜焉,因以为家。疏其竹,去其翳,其石,搆斋数处在晴岚湿翠中。若曩未尝有是境,而今乃有之。以视愚溪,当何如也?予尝宿其家,石气林光,近入坐内,月影横窗,客梦随溪声为往复,清绪所结,主宾同胜。溪名“梅溪”,未显于世,显之自先生始。铭曰:

愚溪之名,垂八百纪。今有梅溪,与之相比。其流则一,其观不同。孰优孰劣?请问河东。日暮雪来,满溪梅开。梅香袭笔,勒之悬崖。愚溪多幽,梅溪多光。幽者多思,光者多狂。各有所得,何必古人?居之者田,铭之者陈。

 

 

濂溪祠堂铭

 

臧辛伯[152]

《太极》混成,万象包括。《通书》简明,言行有法。贯天地人,独见昭彻。成己成物,大巧若拙。学穷本原,文字抑末。吏隐州县,一意全活。瘴烟可入,民冤难达。天生范模,伊洛讲切。胡不假年,礼乐诸葛。呜呼濂溪!道无生灭。参前倚衡,光风霁月[153]


 

 

三贤祠[154]

 

[]徐自明[155]

 

西汉太守召信臣[156]

汉世循史[157],传无可纪。何称召父?视民如子。惠利存心,戚休体己。一时朱幡,千载青史。

 

东汉太守龙述[158]

为吏贵良,示民以德。静重无哗,威仪有则。伏波诫书,诚斋纪石。遐想声光,敬恭朝夕。

 

宋知郡胡寅[159]

政先知本,学求反身。理正性命,福叙彝伦[160]。五岁再至,俦顽成仁。妥灵兹堂,揭仪后人。

 

 

 

 

二十二君子[161]

 

胡士泰

陈侍御纯德,零陵人。较士[162]闻变,即刻自经。

多士式瞻,惟此宗臣。忠孝大节,首于人伦。一刻投环,万古留作[163]。英英令主,无如天步。臣心如水,芟刈奚故!捐生明义,先哲式顾。

 

 

 

 

弄月轩赞  弄月轩,在濂溪书院内。

 

田山玉

道在人心,如环无端。无可不可,弄此两丸。千江共映,万派同川。盈虚何有?探窟寻源。沂水春风,在此指间。

 

濂溪辞

 

黄庭坚

溪毛秀兮水清,可饭羹兮缨。不渔民利兮,又何有于名?弦琴兮觞酒,写溪声兮延五老以为寿。蝉蜕尘埃兮玉雪自清,听潺湲兮鉴澄明。激贪[164]兮敦薄[165],非青蘋白鸥兮谁与同乐?津有舟兮池有莲,胜目兮与客就闲。人闻[166]兮不知何处,擎高荷以为盖兮倚芙蓉以当妓。霜清水冷兮舟着平沙,八方同宇兮云月为家。怀连城兮佩明月,鱼鸟亲人,野老同社而争席。白云蒙头兮与南山为伍,非夫人攘臂兮谁予敢侮?

 



[1]屈平(约前340—前278):即屈原,是我国最早的伟大爱国诗人,因谗遭贬,辗转流离于沅湘之间,著有《离骚》、《九歌》、《天问》、《九章》等著名诗作,《湘君》系《九歌》之一。

[2]君:指湘君。彝犹:犹豫不决。

[3]蹇(jiǎn):发语词。谁留:为何留。中洲:洲中。

[4]要眇:美好貌。宜修:修饰得恰到好处。

[5]沛:行貌,这里形容船顺流而下的样子。

[6]夫:语助词。

[7]参差:即排箫,相传为舜所造。

[8]飞龙:舟名。

[9]邅(zhān):转,指改变行程。

[10]薜荔:蔓生香草。柏:柏壁,亦即搏壁,船舱贴壁挂着薜荔织成的席子。绸:通“帱”,帐子。

[11]荪:香草名。桡:短桨。旌:旗杆顶端的饰物。

[12]涔阳:江岸名,今湖南澧县有涔阳浦。极浦:遥远的水边。

[13]横:横渡。灵:指精诚。扬灵:指显扬自己的精诚。

[14]未极:未至,未到达。

[15]女:指侍女。婵媛:王逸注:“犹牵引也。”即由于内心关切而表现出牵持不舍的样子。

[16]横:横溢。

[17]陫侧:同“悱恻”,内心悲苦。

[18]櫂:同“棹”,长桨。枻:船舷。

[19]斲(zhuó):古同“斫”,斫开。

[20]搴:拔取。木末:树梢。薜荔本缘木而生,莲花本生在水中,涉水求薜荔、缘木采莲花,比喻用力虽勤而不可得。

[21]媒劳:媒人徒劳而无功。

[22]恩不甚:犹言恩情不深。

[23]石濑:石上急流。浅浅:流疾貌。

[24]翩翩:疾飞貌。

[25]交:指交友。怨长:长相怨恨。

[26]期:期约。

[27]鼌(cháo):通“朝”,早上。骋:直驰。骛:乱驰。皋:水边高地。

[28]弭():止。节:与“策”同义,马鞭。弭节:谓停止鞭马使车缓行。

[29]次:止宿。

[30]周:围绕。

[31]捐:舍弃。玦:玉佩名,似环而有缺,示有决断、决绝的意思。这儿指将玦丢弃江中,表示永不诀别,永不相离。

[32]遗:留下。醴:同澧,即澧水。佩:玉佩,与“倍”“背”谐音双关,这儿将佩丢弃江中,表示永不相背,永不相忘。

[33]杜若:香草名,又名山姜。宋罗愿《尔雅翼》说,二《湘》用杜若者,杜若之为物,令人不忘。

[34]遗:赠与。下女:下界之女。

[35]容與:舒闲貌。

[36]帝子:舜妃为帝尧之女,故称帝子。

[37]眇眇(miǎo):望而不见的样子。

[38]嫋嫋(niǎo):微风吹拂的样子。

[39]波:用作动词,起波浪。木叶:即树叶。

[40]蘋:多年生浅水草本,亦称四叶菜,田字草。骋望:纵目而望。

[41]佳:即佳人,指湘夫人。张:陈列,张设帷帐。

[42]萃:集。罾:鱼网。指鸟本当集在树上,反说在水草中;罾原当在水中,反说在木上,喻所愿不得,失其应处之所。

[43]芷:香草名。

[44]公子:犹帝子。

[45]荒忽:不分明貌。

[46]麋:兽名,似鹿,即“四不象”。水裔:水边。麋本当在山林却在庭中,蛟本当在深渊却在水边,也是比喻所处失常。

[47]澨(shì):水边。

[48]腾驾:驾着马车奔腾飞驰。偕逝:同往。

[49]葺:覆盖。盖:指屋顶。

[50]荪壁:以荪草饰壁。紫:紫贝。坛:中庭,楚方言。

[51]栋:屋栋,屋脊柱。橑:屋椽。

[52]辛夷:木名,初春开花。楣:门上横梁。药:白芷。

[53]罔:通“网”,作编结解。帷:帷帐。

[54]擗():析开。櫋(mián):屋檐板。

[55]镇:镇压坐席之物,常用玉、石等物制成。

[56]疏:分布、分陈之意。石兰:香草名。

[57]缭:束缚。杜衡:香草名。

[58]合:合聚。百草:指众芳草。实:充实。

[59]馨:香之远闻者。庑(wǔ):廊。

[60]灵:神。

[61]袂:衣袖。

[62]緤(xiè):《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作“褋”。褋(dié):外衣。

[63]汀:水中或水边的平地。

[64]远者:指湘夫人。

[65]骤得:数得,屡得。

[66]蔡邕(133192):字伯喈,陈留圉(今河南杞县)人,为东汉文学家、书法家。著有《蔡中郎集》。蔡邕因上书议政下狱,遇赦后亡命江湖,遍游江南各地达十余年之久,此诗正系其游江南九疑山时所作。

[67]肤合:犹言“肤寸而合”,即密集聚合。古代一指宽为寸,四指宽为肤。典出《公羊传•僖公三十一年》:“山川有能润于百里者。……触石而出,肤寸而合,不崇朝而徧雨乎天下者,唯泰山尔。”又潘尼《苦雨赋》:“气触石而结蒸兮,云肤合而仰浮。”皆言云气遇高山而凝聚。

[68]连云:《古文苑》和《九疑山志》作“建云”。

[69]芒芒南土:芒,通“茫”;意思是辽阔的南国茫无际涯。

[70]厥勋:他的功勋。厥,代词,他的,那个。

[71]克:能够;谐:和合;蒸蒸:同烝烝,厚美的样子。

[72]师:众人。锡:赐,这里指献言。帝世:继承帝位。

[73]征:取。

[74]文祖:指尧太祖的宗庙。《尚书•尧典》:“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

[75]解体而升:道家谓得道成仙。

[76]永泰:唐代宗李豫的年号。永泰丙午,即公元766年。

[77]《府志》原文“泉”字脱漏。

[78]《元次山集》,原题为《丹崖翁宅铭》,并有序。序曰:“零陵泷下三十里,得丹崖翁宅。有唐节者,曾为泷水令,去官家于崖下,自称‘丹崖翁’。丹崖,湘中水石之异者;翁,湘中得道之逸者。爱其水石,为之作铭。丹崖,石色如丹,故名。一名赤石洄。”

[79]磳磳(zēng):石貌。

[80]jìng):光泽也。石巅:《元次山集》作“自颠”。

[81] zūn):窊,低,低洼;樽,古代盛酒的器具。《祁阳县志》、《浯溪志》“樽”作“尊”。

[82]井石:《元次山集》为“片石”,《全唐文》及黄本均作“井石”。

[83]踒():当依《元次山集》作“踆”。踆(cūn),本意为“踢”,此通“蹲”。

[84]岑:小而高的山。

[85]曲浦回渊:水流湾曲回漩。曲浦,水湾;回渊,回漩的深潭。

[86]《府志》原文无“者也”二字,据《元次山集》补。

[87]《府志》原文无“铭于溪口”四字,据《元次山集》补。

[88]巉巉(chán):形容山势高峻,山峰陡峭。

[89]人谁游之:《全唐文》作“人谁知之”。

[90]吴大澂广亭铭序》:“峿广二字,唐以前字书所无。次山以浯溪为独有,乃皆以吾命之,广亦吾也。” 广:《祁阳县志》作“广庼”。

[91]茅土:指王、侯的封爵。古天子分封王、侯时,用代表方位的五色土筑坛,按封地所在方向取一色土,包以白茅而授之,作为受封者得以有国建社的表征。

[92]未申:指西南方位。丑寅:指东北方位。

[93]左属回鲜:左边连属曲折的小山。属,连属,相接。

[94]磴道:指登山石径。

[95]kǔn zēng):形容山石险峻。

[96]陗峻:《祁阳县志》和《浯溪志》作“陗崚”。陗崚,陡峭高耸。

[97]朝士:《元次山集》及《浯溪志》均作“朝市”。

[98]瑾:美玉,亦喻美德。珉:似玉的美石。

[99]qī kān):倾斜不正。

[100]亭午:正午。

[101]寿藤:古藤。

[102]瀛瀛:涓涓泛流。

[103]暍():中暑。

[104]礲(lóng):同“”,磨谷去壳的农具。

[105]槎:用竹木编成的筏。

[106]汉:天河,亦称云汉、银汉。

[107]《府志》中脱此二句,据《元次山集》补。

[108]《府志》中原无此六句,据《元次山集》补。

[109]漫浪:随意,放荡不羁。

[110]畎(quǎn):疏通。《乾坤凿度》上“彖成数生”:“圣人凿开虚无,畎流大道。”

[111]《府志》无此四句,据《元次山集》补。

[112]投节:辞官,去职。节,符节,用以证明身份的凭证。

[113]寤老:犹言终老。

[114]颜真卿(709785):字清臣,山东临沂人。唐代杰出的书法家。开元年间进士,历任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平原太守、御史大夫。代宗时官至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封鲁郡公,人称“颜鲁公”。其与元结关系甚密,故为其作铭。

[115]斌斌:同“彬彬”,谓文质兼备。

[116]臣:原指帝王所进用的臣子,后称忠诚之臣。

[117]允:诚信。《书•舜典》:“夙夜出纳朕命,惟允。”

[118]王邕:唐天宝进士,曾任永州刺史。

[119]嵯峨:高峻貌。

[120]巘(yǎn):大山上的小山。逵:通各方的道路。

[121]兰薰:兰香四溢。

[122]磻溪:水名,相传周太公望曾垂钓于此而遇文王。

[123]qiáo):山尖而高。衡峤:南岳。

[124]邹浩(1060—1111):字志完,自号道乡居士。常州人。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进士,元符中上疏论事,被哲宗亲擢为右正言。蔡京用事,以元符党人谪衡州别驾、永州安置。

[125]瞻:当作“赡”,供给。

[126]蒋之奇10311104):字颖叔,一作永叔。北宋常州宜兴(今属江苏)人。嘉祐二年(1057)进士。因听信人言上书弹劾欧阳修而成诬告,贬官为监道州酒税。

[127]纩:丝棉絮。

[128]治平丁未:北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

[129]端平丙申:南宋理宗端平二年(1236)。

[130]胡铨(11021180):字邦衡,号澹庵。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建炎二年(1128)进士,历官至兵部侍郎。绍兴五年秦桧主和,胡铨抗疏论之,秦桧怒而除其名,编管昭州,改佥书威武军,寻徙永州。

[131]复餗():指鼎中的食物倾出于外。《易•鼎》:“鼎折足,覆公餗。”喻不胜任而败事。

[132]媚斧伐性:美色象利斧一样伤害人的性命。枚乘《七发》:“皓齿白眉,命曰伐性之斧。”

[133]晢(zhé):明察。

[134]孔:甚,非常。《诗经•小雅•鸣鹿》:“德音孔昭。”

[135]):传说中像龟的一种动物。

[136]张浚10971164):字德远,汉州绵竹(今属四川)人,南宋宰相。因与秦桧不合,绍兴七年(1137)被贬永州。

[137]禔():福。

[138]刘芮(1108—1178):字子驹,山东东平人,初为永州司理参军,与知州争狱事,弃官。绍兴二十八年(1158),为大理司直,官终湖南提点刑狱。淳熙五年卒,享年71岁。

[139]胡邦衡:即胡铨,注释见前页。

[140]张钦夫:南宋朝时人,与朱熹、杨万里均有往来。朱熹有《答张钦夫书》、杨万里有《雨霁幽兴寄张钦夫》。

[141]泽天水困:《易经》中的《困卦》爻辞,为“坎下兑上”,坎为水,兑为泽,水在泽下,意思是说泽中无水,肯定遭遇了极大的困难,但君子不能因此而气馁,必须临危不惧,坚定不移地去实现自己的远大志向。

[142]柔能揜(yǎn柔能刚的意思。“揜”同“”。

[143]六爻升降:八卦中的六爻有升有降,而事物也总是在不断的发展与变化之中。

[144]水上而洌,惟塞必通:当水从地下清冽而出,堵塞必定变成通畅。

[145]德辩益明:高尚的品德总是越辩越明。

[146]林访:宁宗嘉定九年(1216)为永州法曹参军。

[147]跋:蹑也,跟随,追踵。

[148]辙之鱼:此句从成语涸辙,相濡以沫”化解而来。

[149]轠轠(léi):犹累累,连续不断的样子。

[150]咨诹(zōu):咨询,商议。咨,谋也。诹,询问。

[151]齐齐:谓整齐之貌。

[152]臧辛伯:本名臧辛,字辛伯,宋吴兴(今属浙江)人。嘉定四年(1211)任永州通判。

[153]光风霁月:本意指雨过天晴后的明净景象,这里引申喻周敦颐人品高洁,胸怀洒脱,有如光风霁月般明净。

[154]三贤祠:建于南宋,用于祭祀召信臣、龙伯高、胡寅三位刺永循吏,该祠历经九百年至今犹在。

[155]徐自明(?—1220):字诚甫,号慥堂,永嘉人。南宋淳熙五年(1178)进士,嘉定三年(1210),监都进奏院,五年六月,任国子监博士,太常博士,十年十二月,任永州知州,至十三年止。其著作有《礼记说》、《浮光图志》、《宋宰辅编年录》、《零陵志》等。

[156]召信臣:字翁卿,西汉九江郡寿春(今安徽寿县)人。西汉名宦,曾任零陵郡太守。

[157]循史:循理守法的良吏。

[158]龙述:字伯高,东汉扶风京兆人,汉光武帝建武二十四年(48)擢升为零陵太守。

[159]胡寅:字明仲,建宁崇安人,宣和年间进士,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任零陵太守。

[160]彝伦:伦常。

[161]二十二君子:与陈侍御一同殉难的大臣共二十二人。事见《府志》卷十八之《陈御史传》。

[162]较士:指应考的读书人。清汪懋麟《送子静主桂林省试》诗之三:“纷纷较士竞中原,见説殊方总避垣。”

[163]万古留作:疑为“万古流芳”或“万古留名”之误。

[164]激贪:荡涤贪腐。

[165]敦薄:崇厚清贫。

[166]拏音:纷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