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康熙永州府志卷十八:艺文志一(3)颂、序、碑
 
《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8 9:42:00  admin  点击:4017

 

大唐中兴颂[]有序

 

元结

天宝十四年(755),安禄山陷洛阳。明年,陷长安,天子幸蜀,太子即位于灵武。明年,皇帝移军凤翔,其年复两京,上皇还京师。於戏!前代帝王有盛德大业者,必见于歌颂。若今歌颂大业,刻之金石,非老于文学,其谁宜为?颂曰

噫嘻前朝,孽臣奸骄,为昏为妖。边将骋兵,毒乱国经,群生失宁。大驾南巡[②],百寮窜身,奉贼称臣[③]。天将昌唐,繄睨我皇,匹马北方[④]。独立一呼,千麾万旟,戎[⑤]卒前驱。我师其东,储皇抚戎,荡攘群凶。复复[⑥]指期,曾不逾时,有国无之。事有至难,宗庙再安,二圣重欢[⑦]。地辟天开,蠲除袄灾[⑧],瑞庆大来。凶徒逆俦,涵濡天休,死生堪羞[⑨]。功劳位尊,忠烈名存,泽流子孙。盛德之兴,山高日升,万福是膺[⑩]能令大君,声容沄沄,不在斯文?湘江东西,中直浯溪,石崖天齐。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

 

 

 

 

奉诏抚猺颂 有序

 

丁懋儒[11]

惟我大明皇帝嗣位正统,是为万历纪元,发德音,下明诏,与民更新。两粤余寇虽经剿处,恐潜遁煽惑,令复业,所司优恤,甚大惠也。有陈世禄者,系粤寇漏网,九疑七峒,训兵谋叛,诸风靡,六年弗共。抚院汝阳赵公、按院德兴舒公,乃更置长吏,增秩受策。分守郭公、兵巡边公,密操机宜,曰“抚”曰“剿”,期罪人必得,峒归正。目盘法胜为世禄所持,志犹两可。会迎诏旨,给舍张公以遣祭至,暨贰道及前守其境,宣示朝廷威德。知州蔡光躬入招抚,法胜内向,云世禄作鲠,因伏兵擒之。数日之内,释矛弩,率妻子来归者三十馀人。立籍承租,悉为良民。于是论行赏,远迩胥悦。夫数年之恶,一旦尽除,仙政、太平等乡有若开扩,此百世之利也。宁远,古百粤之地,密迩三苗,舞干羽而致来格,斯实再睹。诏谕甫加,人心回向,圣君贤相,至诚感动,固文德覃敷,俄顷功化也。敬为颂言,勒之贞珉,以告世世。颂曰:

惟天生人,陶铸至神,肖状别伦。爰有百粤,[12]伏疑窟,文身被发。王化渐被,亦既怀只,同仁斯视。有田有租,输公弗逋,粤人则吾。彼丑败残,穷归苟安,乃生祸端。厥心孔异,叛窃罔忌,鲠我至治。穆穆中丞,宪兴悉凭,蛮夷是膺。曰难遥度,吏轸民瘼[13],进士有绰。戈矛载除,糗廪悉储[14],议捣其居。傥携可招[15],租复兵销,何忧有苗?彼凶不知,恃险弗离,逆谋将施。天厌其乱,党与解散,况也永叹。惟明天子,德诏至止,回生起死。昔为桀狺,今则良民,寒谷逢春。伊谁之功,文治大同,吁俞虞风。十有七总,招主猺广[16],分北顽懵[17]。惟帝好生,洽于山氓,奕世其平[18]

 

愚溪诗序[19]

 

柳宗元

灌水[20]之阳,有溪焉,东流入于潇水[21]。或曰:冉氏尝居也,故姓是溪为“冉溪”。或曰:可以染也,名之以其能,故谓之“染溪”。予以愚触罪,谪潇水上。爱是溪,入二三里,得其尤绝者家焉。古有愚公谷[22],今予家是溪,而名莫能定,土之居者,犹龂龂然[23],不可以不更也,故更之为“愚溪”。

愚溪之上,买小丘为“愚丘”。自愚丘东北行六十步,得泉焉,又买居之为“愚泉”。愚泉凡六穴,皆出山下平地,盖上出也,合流屈曲而南,为“愚沟”。遂负土累石,塞其隘为“愚池”。愚池之东为“愚堂”,其南为“愚亭”。池之中为“愚岛”。嘉木异石错置[24],皆山水之奇者,以予故,咸以愚辱焉。

夫水,智者乐也[25]。今是溪独见辱见于愚,何哉?盖其流甚下,不可以溉灌。又峻急多坻石,大舟不可入也。幽邃浅狭,蛟龙不屑,不能兴云雨。无以利世,而适类于予,然则虽辱而愚之可也。宁武子“邦无道则愚”[26],智而为愚者也;颜子“终日不违如愚”[27],睿而为愚者也。皆不得为真愚。今予遭有道而违于理,悖于事,故凡为愚者,莫我若也夫。然则天下莫能争是溪,予得专而名焉。

溪虽莫利于世,而善鉴万类[28],清莹秀澈,锵鸣金石[29],能使愚者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予虽不合于俗,亦颇以文墨自慰,漱涤万物,牢笼[30]百态,而无所避之。以愚辞歌愚溪,则茫然而不违,昏然而同归。超鸿蒙[31],混希夷[32],寂寥而莫我知也。于是作《八愚诗》,纪于溪石上。

 

 

 

法华寺西亭夜赋诗序[33]

 

柳宗元

余既谪永州,以法华浮图之西临陂池丘陵,大江连山,其高可以上,其远可以望,遂伐木为亭,以临风雨,观物初,而游乎颢气[34]之始。间岁,元克己[35]由柱下史[36]亦谪焉而来。无几何,以文从余者多萃[37]焉。是夜,会兹亭者凡八人。既醉,克已欲志是会以贻于后,咸命为诗,而授余序。

昔赵孟至于郑,赋七子以观郑志,克己其慕赵者欤?卜子夏[38]为《诗序》,使后世知风雅之道,余其慕卜者欤?诚使斯文也而传于世,庶乎其近于古矣。

 

 

 

送薛存义之任序[39]

 

柳宗元

河东薛存义将行,柳子载肉于俎[40],崇酒于觞[41],追而送之江之浒,饮食之。且告曰:“凡吏于土者,若知其职乎?盖民之役,非以役民[42]而已也。凡民之食于土者[43],出其十一佣乎吏[44],使司平于我也[45]。今受其直怠其事者[46],天下皆然。岂惟怠之,又从而盗之。向使佣于夫一家,受若直,怠若事,又盗若货器,则必甚怒而黜罚之矣。以今天下多类此,而民莫敢肆其怒与黜罚何哉?势不同也。势不同而理同,如吾民何?有达于理者,得不恐而畏乎!”

存义假令[47]零陵二年矣,蚤作而夜思[48],勤力而劳心,讼者平,赋者均,老弱无怀诈暴憎[49],其为不虚取直也的矣[50],其知恐而畏也审矣。

吾贱且辱[51],不得与考续幽明之说,于其往也,故赏以酒肉,而重之以辞[52]

 

 

 

同吴武陵[53]赠李睦州[54]诗序

 

柳宗元

润之盗锜[55],窃货财,聚徒党,为反谋十年。今天子即位三年,大立制度。于是盗恐且奋,将遂其不善。视部中良守不为己用者,诬陷去之,睦州由是得罪。天子使御史按问,馆于睦。自门及堂,皆其私卒为卫。天子之卫不得摇手,辞卒致具。有间,盗遂作。而庭臣犹用其文,斥睦州南海上。既上道,盗以徒百人遮于楚、越之郊,战且走,乃得完为左官[56]吏。无几,盗就擒,斩之于社垣之外[57]。论者谓宜还睦州,以明其诬。既更大赦,始移永州,去长安尚四千里,睦州未尝自言。

吴武陵,刚健士也。怀不能忍,于是踊跃其诚,铿锵其声,出而为之诗,然后慊[58]于内。余固知睦州之道也熟,衔匿而未发且久,闻吴之先焉者,激于心,若钟鼓之考,不知声之发也,遂系之而重以序。

 

 

 

送南涪州[59]量移澧州[60]

 

柳宗元

越有纳官之令以胜大敌,汉有羽林之制以威四彝。国家宠先中丞,迈古人之烈,故君自未成童,品当第四,人犹曰“于古为薄”。汉北地都尉卬[61],以不胜任陷匈奴,而子单侯于缾[62]。济北相韩千秋以匹夫之谅,奋触南越,而子延年侯于成安[63]。君之土田之锡,犹挫于有司之手。始由施州为涪州,扞蜀道勍寇,昼不释刃,夜不释甲,曰:“我忠烈胤[64]也,期死待敌。”敌亦曰:“彼忠烈胤也,尽力致命,是不可犯。”然而笔削之吏[65]以簿书校计赢缩,受谴兹郡,凡二岁。朝廷建大本,贞万邦,庆泽之濡,洗濯生植。又况涪州家声之大,裕蛊之志[66],宜尤被显宠者也。自汉而南,州之美者十七八,莫若澧。澧之佐理,莫逾于长史。以是进秩,人犹曰“且有后命”。永州多谪吏,而君侯惠和温良,故其欢愉异于他部。优诏既至,而君适雠于文。其往也独,故凡羡慕之辞,无不加等。

噫,以君承荷之重,恭肃之美,四方之求忠壮义烈者,将君是观。凡君子之志,欲其优柔而益固,愤悱而不忘,以增太史世家之籍,用是为贶[67],则拱璧大鼎,乌可以言重乎?

 

 

序饮

 

柳宗元

买小丘[68],一日锄理,二日洗涤,遂置酒溪石上。向之为记所谓牛马之饮者[69],离坐其背。实觞而流之,接取以饮。乃置监史而令曰:当饮者举筹之十寸者三,逆而投之,能不洄于洑[70],不止于,不沉于底者,过不饮。而洄而止而沉者,饮如筹之数。既或投之,则旋眩滑汩,若舞若跃,速者迟者,去者住者,众皆据石注视,欢[71]以助其势。突然而逝,乃得无事。于是或一饮,或再饮。客有娄生图南者,其投之也,一洄一止一沉,独三饮,众大笑欢甚。余病痞[72],不能食酒,至是醉焉。遂损益其令,以穷日夜而不知归。

吾闻昔之饮酒者,有揖让酬酢[73]百拜以为礼者,有叫号屡舞如沸如羹以为极者,有裸裎袒裼[74]以为达者,有资丝竹金石之乐以为和者,有以促数[75]而为密者,今则举异是焉。故舍百拜而礼无叫号而极,不袒裼而达,非金石而和,去逖而密。简而同,肆而恭,衎衎[76]而从容。于以合山水之乐,君子之心,宜也。作《序饮》以贻后之人。

 

 

自序

 

怀  [77]

怀素家长沙,幼而事佛。经禅之暇,颇好笔翰。然恨未能远睹前人之奇迹,所见甚浅。遂担笈杖锡,西游上国。谒见当代名公,错综其事,遗编绝简[78],往往遇之。豁然心胸,略无疑滞,鱼笺素绢[79],多所尘点,士大夫不以为怪焉。颜刑部,书家者流,精极笔法,水镜之辨,许在末行,又以尚书司勋郎卢象、小宗伯张正言曾为歌诗,故叙之曰:开士怀素,僧中之英,气概通疏,性灵豁畅。精心草圣,积有岁时,江岭之间,其名大著。故吏部侍郎韦公陟睹其笔力,勖以有成;今礼部侍郎张公谓赏其不羁,引以游处;兼好事者[80]同作歌以赞之,动盈卷轴。夫草稿[81]之作,起于汉代。杜度、崔瑗,始以妙闻;迨乎伯英,尤擅其美。羲、献兹降,虞、陆相承,口诀手授,以至于吴郡张旭长史。虽姿性颠逸,超绝古今,而模楷精详,特为真正。真卿早岁,常接游居,屡蒙激昂,教以笔法。资质劣弱,又婴物务,不能恳习,迄以无成。追思一言,何可复得!忽见师作,纵横不群,迅疾骇人,若还旧观。向使师得亲承善诱,亟挹规模,则入室之宾,舍子奚适嗟叹不足,聊书此以冠诸篇首。

其后继作不绝,溢乎箱箧。其述形似,则有张礼部云:奔蛇走虺[82]势入座,骤雨旋风声满堂。卢员外云:初疑轻烟澹古松,又似山开万仞峰。王永州邕曰:寒猿饮水撼枯藤,壮士拔山伸劲铁。朱处士逵云:笔下唯看激电流,字成只畏盘龙去。

叙机格[83],则有李御史舟云:昔张旭之作也,时人谓之张颠;今怀素之为也,时人谓之狂僧。以狂继颠,谁曰不可?张公又云:稽山贺老[84]粗知名,吴郡张颠曾不易。许御史瑶云:志在新奇无定则,古瘦漓澌半无墨。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戴御史叔伦云:心手相师势转奇,诡形怪状翻合宜。人人欲问此中妙,怀素自言初不知。语疾速,则有窦御史冀云: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胸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戴公又云:驰毫骤墨列奔驷,满座失声皆不及。

目愚劣,则有从父司勋员外郎吴兴钱起诗云:远锡无前似,孤云寄太虚。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皆辞旨激切,理识玄奥,固非虚荡之所敢当,徒增愧畏耳。时大历丁巳(777)冬十月廿有八日。

 

 

《零陵山水》序

 

易三接[85]

 

好山水其如好人矣!好人多善藏,然皆能藏身不能藏名。好人之不能藏名也,入名人之志传纪述,而名传并其身亦如见矣。好山水亦然,未经蒐出时[86],不过老荒烟断草间耳。一当物色入名人之笔墨,如元如柳之诗文,永州山水所藏者,几何矣?诗文之灵,灵于山水,令人读一遍如游一遍,读数遍如游数遍。正如从来大隐高士,能藏身不能藏名,名不能藏,身亦如见者矣。永州多好山水,余今纪零陵之曾游者,其未经目者不敢述也。但不识能令人读一遍如游一遍,读数遍如游数遍不[87]

 

 

 

建陈公忠臣庙序

 

桑日升[88]

智可以欺王公,而不能行之匹夫匹妇;力可以笼侪俗,而不能得之异世异时;才可以驾方州,而不能施之姻族井里,此以见公道之在人心,而君子立身行己之端,不可不诚且正也!

吾乡陈恭节公,当甲申三月从先朝皇帝殉难,为全楚一人。虽三尺童子佥曰[89]:“公不朽哉!”乃邑之人更聚而谋其俎豆之地,以妥公之灵也。嗟乎!公不负乡人,乡人固不负公哉!公处诸生二十有二年,为选士十有一年,然后举于乡,升于大司马,膺天子特简。由筮仕之日以越殉难之际,春秋凡五易也。而其与乡人居之、游之、诵之、习之者,盖有岁。假令公当日于亲、于长、于昆、于弟、于友,苟一行之或诬,一言之或欺,则所求于公者有异议已。虽烺烺[90]大节,亦乌能盖之?而索公之门以内、以外,宾宾焉数十年如一日。其所以推服于乡人者,亦数十年如一日,是非立身之正,行己之诚,其何以与于此?夫以公之才、之学,而必迟之又久,而后大其所施。以公之积行之,处心而必历之变故,而后明其所守。

人曰:“天之遇公哉。”余曰:“此正天之所以厚公,而使公生平之学固不徒于亲长、昆弟、友朋间,安居乐易以见之也!”迄今公之精英如水之注地,公之[91]如日月之经天,区区一乡俎豆,足为公光?然而乡之人必不能忘情于此者,盖以知父母之邦,公所注情之地,又以昭公之忠烈,生于永不辱于永,永之人乐得而祀之也。后之君子有过而问者,亦睹公之庙而敬之、畏之?其亦睹公之庙而训之、式之?则今日乡人之举,又何难出其力,以共观厥成也!


 

 

 

君墓碑

 

汉文(名失考)[92]

墓在州北四十里龙村,有碑并石兽。此碑高九尺,宽五尺,厚八寸,首龟[93],立于汉献帝丙申二十一年(216)。后因宋刺史王继勋酷爱之,舆至郡西莱公楼下。至淳五年(1178),太守赵直阁汝谊喜汉刻之存,命郡博士省元章、尚书颖考释之,其诗文亦[94]诸石。嘉定六年(1213),郡侯方信孺见而奇之,龛[95]于至拙堂之前,后湮没不著。明嘉靖壬子(1552),分守湖南参议卜命州属遍求之,得于州治之土中。汉碑刻,永郡存者甚少,故备载之。其文曰:

君讳尚,字子高,其先盖皇帝颛顼[96]高阳氏苗裔。周有天下,文王建国,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熊绎受封于楚。奕世戴德,四十余代至尚之先祖筹,自汝南吴郡。大汉龙兴,举孝廉,拜谏议郎。南巡郡国,绥民有道,封龙平侯。历至,亦举孝廉。生大司马郊。郊生曾祖范,督邮守长。范生祖父师,察上计[97]。君父乔,字汉举,更督郡主簿、五官中郎,三奏辟颐志,皓首不就。君立朝惟仁与恕,治欧阳《尚书》,六日释剧解纷。少仕州县,临朝蹇谔[98],孔慎操履,以忠孝称辟吏诸践曹主纪史、督邮主簿、五官功曹州从事。举孝廉,上计。兴平元年(194八月二十六日壬寅,诏书除补桂阳曲江长。为政果达,临化宣惠,所去遗迹。谢事六载,荆衡掩迫之害,罹灾致寇,郡县溃散。镇南将军、荆州牧侯、山阳刘君讳表,字景升,以君秉纯履正,出自帝宇,缅荣轩举,励志疾邪,牧侯荐其“为民所安”,上命还拜绥民校尉,领曲江长。复位五载,政隆上古,泽被生民,远近襁负而至。吏民作诵曰:“祝熊君兮,[99]去官。阳九阴会,王室威裔。君功夙著,海内咨嗟。”拜骑都尉,受灌阳督长。六载无为而治稽[100],生民依附无怨旷声。

君春秋七十有一,汉献帝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丙寅卒。官吏怀慕,官属五从黄、郭奚、汤丁扶送灵柩,哀如伤。爰顾农父,洒泣路隅,皆怀凄,哀我君。同产弟望公,质性慷慨,[101]之直,更功曹列、督邮郡梁长,早终。君长子[102],秉性孝友,操持敦良,耽志好学,博览群艺,更列曹,三奉辟召于周。

昔周文公作颂,送考成父,公子奚斯,追羡遗迹,纪述前勋。于是刻碑,以示后昆。其词曰:

 

赫赫君,迁基华宇。汉兴代项,巡行南土。显封爵邑,遂尔延祖。奕叶休隆,君其绪。克明盛德,荣牧城社。所去有绩,龟银之作。河挺录,为国比辅。懿懿[103]其操,穆穆其姿。光光其行,桓桓其威。清虚澹泊,后嗣式序。冠秩之应,诜诜[104]振振。昊天不弔,始荣终枯。哀我良则,国失良辅。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刻铭金石,没而不朽。灵也有知,佑福子孙。支干相生,吉而无咎。

 

《诗》曰:“嘉君子,宪宪令德。”延于无极,追叙君兮。纯粹精名,称州里兮。枢机发动,执忠正兮。溷乱而不惑,不枉身事污君兮。捐爵土而进退,崇礼约行兮。举动而不跌,遭浊而自清兮。泥而不滓秽,呜呼君兮。匪石是为,州郡礼遇兮。名贯于四表,德称耿光兮。贤比于前列,其召毕之叹。岐由文武以兴业,子孙植兮。世享宠禄,潜体于枯水兮。就生荣而死哀,是以刻石兮。为君立碑,览英雄之迹兮。以来吉嗣,长基而广宇兮。后世无废遗。”

 

 

虞帝庙碑

 

[]张 谓[105]

尧有天下七十载,将逊于位,允难其人。伯[][106]许由[107],全其节而固让;羲仲[108]和叔[109],审其才而固辞。帝德合于天,天命归于帝,德尽善也。“我其试哉。”由是宾于四门,纳于百揆,星辰合度,雷雨不迷。尧之二女,釐降于[][110];尧之九男,勤服于外。受昭华之玉,允洽神人;泥封祀之金,大报天地。五臣皆进,明赏也;四族皆黜[111],明刑也。先质后文,敦俗也;贵德尚齿,优贤也。于斯之时,君明于上,人化于下。山川鬼神,亦莫不宁。鸟兽鱼鳖,众乎成若。无为而治,其圣也欤!夫以万乘之尊,一人之贵,多见轶其轨度,少能窒其嗜欲。瑶台琼室,尧舜则茅茨上阶[112]矣;玉食宝衣,尧舜则藜羹[113]皮裘矣;历代多嫔御,尧舜顾礼经聚一姓矣;自古好征伐,尧舜舞干戚[114]怀四彝矣。百姓乐,尧舜未尝不乐;百姓忧,尧舜未尝不忧。历数之来,人以位授我;讴歌之去,我以位授人。其来也,婴于樊笼[115];去也,脱于桎梏[116]。形神非吾有,天地之委和;子孙非吾有,天地之脱蜕。此其所以禅代也。近日曹丕父子,世为汉贼。当鼎易之时,发荒唐之论,高视前古,大夸郡雄。猥以汉魏之间,辄同尧舜之际。此河伯不知于海若,盗跖自方于仲尼也。古人云:“尧以义终,舜以勤死,稽诸祀典,永垂世教。”游、夏[117]之徒,岂诬也哉?称尧见囚,小儒之虚诞[118];为禹所放,曲士之穿凿[119]。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九疑北麓,三湘南,帝之遗庙存焉。地僻易芜,徒生荆棘;水深难涉,谁荐蘋蘩[120]?先德不祀,后贤之过。摄邵阳令前监察御史宇文宣,大树风教,小康黎元;相冈峦,移栋宇;前豁林莽,得爽垲[121]之地焉;下指城隅,见祈祷之人焉。如或宣室言微,[122]灵降,娥英近侍,稷契旁趋,则歌《南风》,觐[123]东后,朝众圣,会群臣。则知汤武不敢升堂,自愧于庙庑之下;高光不敢及户,退渐于阃阈[124]之外谓也。无孔氏之祖述,有颜氏之希慕。作颂于清芬,勒文于金石。其铭曰:

系自颛顼,家于句芒。大口奇表,重瞳异相。俗变山中,风移河上。其器不窳[125],其人皆让。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维彼陶唐,禅于有虞。域中交泰,天下昭苏。彩凤听乐,黄龙负图。其德难名,元功不宰。脱屣城阙,遗形江海。陵庙有依,山川无改。象耕未辍,鸟耘犹在。托此岩阿,神心若何。蒸尝昔少,俎豆今多。有越迢遥,九疑嵯峨。湘云古色,楚水新波。庭罗松桂,森若容卫。担度风飙,宛如箫韶。黎庶以宁,阴阳以调。凭兹圣灵,助我皇朝。

 

 

 

 

道州文宣王庙碑

 

柳宗元

谨按元和七年(812[126],儒师河东薛公伯高[127],由尚书刑部郎中为道州守。明年二月丁亥,公用牲币祭于先圣文宣王之庙。夜漏未尽三刻,公玄冕以入[128],就位于庭,惕焉深惟。夫子之祀,爰自京师太学,遍于州邑,遐阔僻陋,咸用斯时致奠展诚。宿燎设县,樽俎旂章,粲穆布列周天之下。呜呼!夫子之道闳肆[129]尊显,二帝三王[130]其无以侔其大也。然其堂庭庳陋[131],椽栋毁坠,曾不及浮图外说克壮厥居。水潦仍至,岁加荡沃。公蹙然不宁,若罔获承[132]

既祭而出,登墉以望。爰得美地,丰衍端美[133]。水环以流,有頖宫之制。是日树表列位,由礼考宜,然后节用以制货财,乘时以僦功役[134],逾年而克有成。庙舍峻整,阶序廓大。讲肄之位,师儒之室。立廪以周食,圃畦以毓蔬。权其子母[135],赢且不竭。由是邑里之秀民,感道怀和,更来门下,咸愿服儒衣冠,由公训程[136]。公设衣登席,亲释经旨,丕谕本统[137]。父庆其子,长励其幼,化用兴行,人无诤讼。

公又曰:夫子称门弟子颜回为庶几[138],其后从于陈、蔡,亦各有号。言出一时,非尽其徒也。于后失厥所谓,妄异科第,坐祀十人以为哲[139],岂夫子志哉?余案《月令》则曰:“释奠于先圣先师[140],国之故典也[141]。”乃立夫子像,配以颜氏。笾豆既嘉,笙镛既成,九年八月丁未[142],公祭于新庙。退考疑议,合以燕享,万民翼翼,观礼识古。

于是,《春秋》师晋陵蒋坚、《易》师沙门凝𧦬[143]、助教某、学生某等来告,愿刻金石,明夫子之道及公之勤。惟夫子极于化初,冥於道先,群儒咸称,六籍具存。苟赞其道,若与天地之大,褒日月之明,非愚则惑,不可犯也。惟公探夫子之志,考有国之制,光施彝典,革正道本,俾是荒服,移为阙里。在周则鲁侯申[144]能修頖宫,《诗》有其歌;在汉蜀守文翁能守儒学,史有其赞。今公法古之大,同于鲁;化人之难,侔于蜀。盍铭兹德,以告于史氏而刊之石。铭曰:

荆楚之阳,厥服惟荒。民鲜由仁,帝降其良。振振薛公[145],惟德之造。亦旂金节,来莅于道。师儒感会,嘉有攸告。吉日丁亥,献于頖宫。庭燎伊煌,有焕其容。公升于位,心莫不恭。爰念圣祀,遍于海邦。服冕陈器,州邑攸同。感欣以欷,思报圣功。卜迁于嘉,惟吉之逢。畇畇其原[146],既彝且大。涣涣其流[147],实环于外。作庙有严,昭祀显配。洁兹器用,观礼斯会。布筵伊位,作廪伊秩。以丰其仪,以壮其室。新宫既成,崇报孔明。千古有经,公粹厥诚。邦民之良,弁服[148]是缨。公躬讲论,虔默以听。公降酬酢,进退齐平。柔肌洽体,莫不充盈。归欢于心,父子弟兄。钦惟圣王,厥道无涯。世有颂辞,益疚其多。公斯考礼,民惑休嘉。从于鲁风,祗以咏歌。公锡于天,眉寿来嘉[149]。公赉于王,休命是荷[150]。师于辟雍,大拜以和。侑酳申申[151],王道式讹。诸儒作诗,思继頖水。丕扬厥声,以告太史。

 

 

 

 

 

孝子唐杰碑

 

[]熊彦谋[152]

永州东安民唐杰,生四岁即知孝爱。继祖母蒋氏,老而失明。杰恋,旦夕不去左右。至七岁,则躯温凊,晨起则舐蒋病目,辄有光。后剧贼孔彦舟犯东安,尽迫驱邑人。杰号泣诣贼营,背负蒋以出,贼义而舍之。又母曾有奇疾,食时胸腹辄膨脝[153],若急欲去后而不得。或教以导气,杰用其法,苇吸,尝恶满口,母即气通得食。如是三年,疾寝剧。杰治百方不效,则刲[154]股肉羹饟,一啜[155]而愈。既终,事后母益勤。父士琮,七十有九岁矣,杰适寒温,时饮食,抑搔疴痒,扶掖兴俯。父终,擗踊[156]几绝,起而以舌舐尸代沐浴,水浆不入口。七日者凡三。既葬,庐墓旁,日一蔬食,弗尝五味,弗事盥颒[157]。昼夜悲号,哀动山谷。所居忽生异木,一干三华,若堆锦,起地数尺,合理而上。绍兴丁卯(1147),彦谋守零陵邑,父老言上其状,朝廷谓杰孝行显著,宣付史馆,赐以束帛。今十有一年矣。杰哀慕感激,辛酸痛切,曾不少衰。父母冢旁复生连理木,冢间有云物覆上,园之果蔬,皆同蒂双实;泽出大鱼,状如偃月。全永之间,闻杰之风,翕然慕之。

伏惟[158]主上躬大舜之孝,以谨东朝之养。天下之人,陶濡圣化,爱老慕亲,莫不兴起。杰一农夫,而卓行伟杰,幸蒙旌宠,安可无传?窃观前史所载,孝于父母者多矣!如事后母以孝闻,则公孙弘、陈万年、胡广、鲍永辈。当时求忠臣者,或用以为卿相。彼贤士大夫,服习民教,固当如此,而史已特书之,况民庶乎?若夫事祖母以孝称者,晋李密、齐刘子珪,亦皆时之名士,求于民庶则鲜矣!至于事后祖母,而能尽孝,未之有也!而杰爱笃所亲,曾无厚薄。尝恶、舐尸,未或前闻!虽庾黔娄爱父,一尝之暂,史已书之。杰乃三年殊不厌止。盖曾谓,人生而同者,性也;厚薄之差,欲恶之变,皆情也。诚明内充,无所往而不感于情,则亲吾亲之亲,病吾亲之病,尸吾亲之尸也。吾知吾亲,莫知其他,尝恶啜甘,同一臭味,精诚至则感通神明。驯禽伏兽,出芝涌醴,气息所召,理之必然,无足怪者。惟曾子、子思诚明之学,由尽性以往,则可以知此矣!顾杰未曾学问,乃不言而,身则农夫,心则君子。自永来襄,与语累旬,朴茂稳实,辞气粹温,澹然可爱。因其告归,为《赞》以遗永人,俾刻诸石,以侈治朝盛事。

赞曰:父母继母,大母之继。我亲其亲,爱无有二。彼迁于情,欲恶厚薄。啮臂有之,复尝恶,有伟者杰,孝以性成。勤苦艰难,疫患生死。地老天荒,我慕方始。我亲则亡,我心未已。理达必融,昭彼化育。共蒂骈枝,和臻草木。汗青特书,帝谓史臣。戋戋束帛,式是永人。岂曰永人,与世立教。人子人孙,起敬起孝。

 

 

朝阳岩寓贤祠碑[159]

 

[]承恩[160]

城西南有朝阳岩,岩上有祠,祠久就圮。郡守昆陵有怀唐公[161],以地官正郎出守来永,月教行化洽,民用诚和。于是修废举坠,朝阳寓贤之祠以成。归濂溪周子于郡专祠。寓贤,因次山、山谷之旧,增苏氏文忠、文定,邹文忠,范忠宣,范学士,张忠献,胡忠简,蔡西山诸贤,祀于祠。公为文,偕僚佐同知承恩、通判周君子恭,告成。其词曰:“於惟群公,节义孝友,文学治理。或赋全材,或具一体。是皆发河岳之秘藏,萃两间之正气。出而有为,期以济世。命之崄[162],中罗[163]沮挠而摈弃。惟夫才美之外见,岂亦造化之所忌?终焉德业之彪炳,将历永久而可纪。芝山之阳,潇水之裔,公昔来游,公神所寄。距公之生,垂数千祀。昭回之光,山川衣被。珤等于公,实勒仰止。幸兹守官,过化之理。酬我椒浆,式成明祀。匪曰吾私,秉彝好。”告毕,燕寮佐于庭。

或疑于诸贤增损去留,承恩幸闻教于公。有曰:“湖南惟永多崖洞,惟朝阳襟潇按湘,面城背岭,独为幽奇。前此翳莽已数千载,次山始得其地,山谷又以高文峻节,发明秀异,同祠于此,宜匹休无穷。濂溪周子以三代之英,例以寓贤,实近于亵。庠有专祠,则致尊至亲之道备。他若苏氏、范氏、邹、胡、张、蔡诸贤,正气孤忠,触忤于时,相继来永。兹山佳胜,固憩息之所,安知灵爽在天,不依依于此耶?盍撤而厘正之,以伸我仰止之敬?”公斯言也,幸今告成。崖洞宜朗,亭台昭明,祠室整洁。信夫!诸贤精英,足以媲美山灵;维公德学,足以觐扬先哲。地以人胜,人以道显。呜呼!人生如寄,世变朝昏。道义千古,功名浮云。以宋贤视次山,固已慨叹于百世之上。以公今日视诸贤,又不免慨叹于百世之下。他日永人思公之德之学,能无感发兴起者乎?

公讳珤,字国秀,号有怀,昆陵人。有子曰顺之,节义文行,足以世公家学。观公斯举,可以知公大略矣。时嘉靖壬寅(1542)孟冬吉旦书。

 

 

 

西河平政桥[164]

 

周希圣[165]

庚申夏,余以使事旋里中,适郡伯林公祖纂新《郡志》,稿成而示余。凡一郡兴革之大,无不编摩[166]备载,然中所兴之大,孰有如河西之桥乎?桥成于万历之辛卯(1591),辄立石于城闉[167]之内以纪之。未几,毁于火,不可读,而亦无所考识者,惜之。林公欲为完书,乃谓余曰:“《春秋》传信不传疑,故有‘甲戌’‘夏五’[168]之文,缺之以待考,以睹见未真也。桥当君之世而成,迄今祇三十年,其经始落成之颠末,为君之睹记旧[169]矣,一记何可以不续,君无靳[170]焉!”

余遂续记之曰:“永当南楚之极,与两粤画疆而居,境内之贸易往来,熙熙穰穰之众[171],惟西门为最夥[172]。一水护城,深阔若天限然。曩舣[173]舟十数,日争渡而不给。尤为西粤之孔道,冠盖使者络绎相望于途。至夜半,犹有呼余皇[174]而操缓声应者,如之何?且潇水自九疑百折而入于郡,历郡之右臂十里余,而始合湘水,奔流以去,说者谓宜于上流为桥以镇之,不惟涉者便,而于风气、人文、吏治皆有藉焉。当事以物力绌[175]而未果。幸司理林公汝招首倡建桥之议,会郡伯叶公万景,少府[176]张公守刚,别驾[177]胡公文衢,佥[178]谋而白于上,咸报可。于是鸠工聚材,为船三十余只,区分而胪列[179]之,两岸竖为石表,造铁链钩连以系之,铺以木板而如砥,列以栏楯而如槛。设夫四名,岁饩之以为埽除[180]、启闭之役。尤虑日时之久,不无朽蠹而当更易者,派县治以输之,定为例。始于庚寅之冬,成于辛卯之夏,而昔之病涉者,今皆人人称便,诚一劳永逸之计也。自后四民殷阜倍常;而是年秋,试隽[181]者三人,联捷者一人;其宦游者皆沛膏泽而膺[182]超转,则桥之所系大矣。名曰‘平政’,信不虚耳。夫吾侪受命于朝,有一方保障之寄,能殚精竭力,为地方兴千百世之利,其报称荣施[183]不既两尽耶?余故续记之以传于后。”

 

 

 

史观察修城碑

 

蒋向荣[184]

古圣王建威销萌,莫不以城为卫。然必有干城其人,乃足长城其国。故召公西鄙,君陈东郊,屹然为金汤保障,籓周家八百年。无疆历服,则如带如砺[185],与为冯为翼,其人其城,世世相守不拔矣。

永僻楚极南,官舍民闾皆依山而立,藉山之高者为城。人登山之最高处,内外可相望。一有不虞,则矢石相加,一如相望。噫!危矣。近有趋利如骛,走死如夷,据峒啸冈,[186]剪沙,卖犊买刀,势不减揭竿[187]者,永之人莫不日夜[188],以望于守是邦者。未几,史公持节来镇,下车即忧之。无何,九连作祟,流寇四起,湖南所过州邑,遭其毒荼者十有八九。公眷念益殷,慨然欲增筑之。集太守、郡丞商其事,俱叶厥谋。公乃与郡守邑吏,庀工鸠石[189],卑者使高,塌者使新。且缓急中乎宜,调停得其法,民不为劳,官不见费。不踰时而崇嶐入云,居然百[190]。而永之父老争谓,自筑凿以来,于今仅见此盛举。相与歌咏之,鼓舞而嬉然,相安相保之。工竣,郡士绅耆宿郡守邑吏,为公勒碑,以志不朽,而属笔于予。

予思柳柳州之言曰“贤莫大于成功,愚莫大于吝且诬。”予谓:“非诬也,怯也。诬其说,以文怯也。吝则恐其费出于己,怯则恐其议来于人,不得不诬其说耳。去吝与怯,则廉矣、勇矣,公岂犹然恡怯者哉?公岂非居然廉且勇者哉?国家大利大害,望公之廉、之勇以兴且革也,又岂止一永城也哉?”因为纪其事,镌诸石以志。

城计一千六百七十丈,高旧制四尺。自某月至某月,费工若干。主事者为公;襄事者,郡守金;公邑吏龙公,与督其事者,例应得书。

 

 

烈女赵尚贞碑

 

俞颐吉[191]江华令,宜兴人

烈女,姓赵氏,名尚贞,太平乡民赵志伦女也,母蒋氏。家世业耕。贞虽出自农家,而聪颖不同凡女,从幼警敏。每夜必篝灯[192],亲女红。闻弟文珊读《孝经》,即能默识,仍与弟讲说其义,遂因而识字。父以县所颁《谕民歌》粘于壁间,常读至妇织、妇德之条,必拱手曰:“女人不当如是耶?”居常惟中馈织纴之务[193],足迹不出闺门。隆庆壬申[194],父母许聘里人胡氏子,时年十八岁,字有期矣。粤西奠寇邑前曾掠其弟,询其姐贤而惠,遂欣然慕焉。于本年九月二十三日,率众突至其家,掳尚贞去。贼驱牛以乘,贞义不辱身,骂贼,卧地不起。贼系其颈,拽以行,仍截发恐之。贞骂不绝口,伺间抽贼所佩刀,断其肋。贼惊,怒甚,且恐官兵至,遂断其手足,尸解以泄愤。

呜呼!仗节死义,此可责之于烈丈夫,而妇人女子未足与几也。贞固未闻道者,乃矢志不污,即殒身不遑恤[195]。讵意农家女而天植其性,一至是哉!其有所以风也,而扶持世教者远矣!余自涖任之初,即询得其事,为之慨然叹。因悯其淹没无闻也,特传其由,申请院道,蒙督抚李公题奏俞允,给银旌表其门。顾其家贫寠[196],无有承之者。余乃鸠工择地,建祠三楹,另为门一座于仓之右。仍将余银买田六工,以需春秋祭享并修祠宇之资。祠既成,详载其事,勒于石,以垂不朽。

 

 

重修城隍庙碑

 

刘道著

丁未(1667)冬,余奉命来永州涖任。先一日,斋宿于城隍之庙。庙在府治之东,荒败已久。余见其栋宇倾颓,廊庑不,斋心自盟,展敬无所。因念神人虽殊,其理则一。今使居民上者,堂室固陋,风雨不蔽,观瞻无仪,人能自安乎?用是,治事之余,少损俸资,鸠工庀材,完治正殿三间,东西两庑各十间。正殿之前作捲篷一层,以为官民观礼之处。前又修二门三间,二门之前又为四角重檐亭。凡是,皆南向。从亭前西转,临大街为大门三间。功始于戊申年二月,告成于七月某日。虽不敢云美丽巍焕,然材取其坚,制取其朴,妥神灵而生敬畏,如是亦粗备矣。

考城隍之文,著于《大易》,而祀始于汉。祠庙盛于唐,前后迭见史书。而唐张燕公有《祭荆州城隍文》,张曲江亦有《祭洪州城隍文》,则神之尊崇,其来久矣。宋元以来,历加封号,或专指忠臣烈士一人以当之。至明乃称“本府城隍之神”,合祭于山川坛,厉祭则迎神主祀。国朝因之。大抵一郡之氓庶,惟神是依。凡社稷之安危,年岁之丰凶,士民之贞淫祸福,神实主之。幽明相辅,阴阳之道,确有可凭。某忝为一郡之守,实欲深自励,洁己安民,以求仰答乎神明,非止侈土木以饰美观也。故因落成之余,立石纪事,以表斯志。

 

 

 

 

江华重修县堂碑

 

刘道著

江华偏而瘠,令兹土者,惴惴焉不供是惧[197],自钱谷之外,无暇他顾也。县堂建于明万历末年,迄今六十余载未尝加葺,倾圮欲崩,不能朝夕,而竟无治之者。非特力不足,亦供应旁午[198],遂无余力及此耳。

戊申、己酉,道州施别驾奉上台,两署县篆。士民爱戴之,如慈母。其再至也,四境欢呼彻旦暮。施子视其堂,亟欲修葺,又念民之困也,踌躇经昼。乃先捐俸修广积仓,更储谷为赈贷资。士绅、耆民体施子意,亟欲新此堂,又共念施子之廉而贫也,请捐工助成。于是施子捐,百姓效力,不阅月而巍然焕然矣。美哉!不烦民财而子来恐后,虽古慈惠之师蔑有媲也。

予念施子署篆不数月,席未暇暖也,前人皆传舍视之,而五日京兆[199],顾不惮先劳如是,夫岂人情乎?予于是观施子之为政矣。夫不以久暂为念,而必欲安[200]严整以利后人,是其仁也;不置地方事于度外,而修废救弊必身为之,是其勇也;民不费财而告成于不日,掩前之惰而贻后以逸,是其智也。若夫邪者正之,乱者理之,秽者洁之,败者新之;视听清明而滌烦去滞,体象尊严而宣威布化;仁以定礼而堂阶辨,勇以集事而废坠举,智以成物而民隐周,以是施于有政,其有保爱之不至而地方之不安者乎?予故于是观施子之为政也。昔者孔子入蒲,见墟屋之严,而知子路之忠信也。范延贵过袁,见驿传桥道之完葺,而知张希颜之能治也。夫是,岂细故哉?宋张咏去蜀而蜀乱,及再来而蜀平;施子去江华而粤寇警,及再至而寇氛靖。不特江[]人藉是以安枕,而予亦得告无罪于朝廷也。不然,方惴惴崩压之是,其何能暇豫经营也乎?使各属皆能如是,永其上恬下熙也矣。予故因其落成而为之记。


 

 

 

周子俞先生传

 

宋史元脱脱[201]

周尧卿,字子兪,道州永明人。警悟强记,以学行知名。天圣二年(1024),举进士,历连衡二府司理参军、桂州司录,知高安、宁化二县。提点刑狱杨入境,有被刑而芸苗者,就询其故,对曰:“贫以利故,为人直其枉,令不我欺,而我欺之,我又何怨?”至县以所闻荐之,后通判饶州,积官至太博士。范仲淹荐经行可为师表,未及用,以庆历五年(1045)卒,年五十一。

始尧卿年十二丧父,忧戚如成人。见母则抑情忍哀,不欲伤其意。母知而异之,谓族人曰:“吾儿爱我如此,多知孝养矣!”卒能如母之言。及母丧,倚庐三年,席薪枕块,虽疾病,不饮酒食肉。既葬,慈鸟百数,衔土集陇上,人以为孝感所致。其于昆季,尤笃友爱。居官禄虽薄,必以周宗族朋友,罄[202]而后已。

为学不专于传注,问辨思索,以通为期。长于《毛郑诗》及《左氏春秋》。其学《诗》,以孔子所谓“《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孟子所谓“说诗者,以意逆志,是为得之”,考经指归,而见毛郑之得失。曰:“毛之《传》,欲简或寡,于义理非一言以蔽之也;郑之《笺》,欲详或远,于性情非以意逆志也。是可以无去取乎?”其学《春秋》,由左氏记之详,得经之所以书者,至三传之异同,均有所不取。曰:“圣人之意,岂二致耶?”读庄周、孟子之书,曰:“周善言性,未至于穷理。穷理则好恶不谬于圣人,孟轲是已。孟善言性,未至于尽已之性。能尽已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而可与天地参,其惟圣人乎?天何言哉!性与天道,子贡所以不可得而闻也。”其讲解议论,皆若是。有诗、春秋《说》各三十卷,《文集》二十卷,行于世。

 

 

陈御史传

 

钱邦芑

陈御史,名纯德,号澹玄,永州府零陵县人。生于万历甲午岁(1594),自幼能读书,孝于亲,仁于族里,信于朋友。崇祯元年(1628)恩选贡士,己卯乡试中式,庚辰(1640)成进士。天子亲试殿庭,特授监察御史。壬午(1642),巡按山西复命。癸未(1643),督北直隶学政。

甲申(1644)三月,流贼李自成围京城,公时在易州试士,闻警投袂而起,促马趋京师赴难。昔随行有二妾,与仆从咸止之,谓:“家有老亲,将若何?”公抆泪[203]叹曰:“吾身已许国,不复能尽孝矣!”乃作书付家人永兴归报父母。书中止言:“儿食君禄,分当死,卒不及他。”家人或涕泣相向,公疾挥手,驰马去不反顾。从间道入京城,见天子,分守城陴[204]十九日,城破。公乃衣冠北面再拜,自经[205],时年五十有一。同时殉节者,江西李邦华,绍兴倪元璐,无锡马世奇,顺天金鉉、孟兆祥父子,河南刘理顺,徽州汪伟等,与公凡二十有二人。

公既死,从者仓促市棺浅痉[206]于永州会馆之荒圃。时湖广京山县士人秦嘉系,流寓京师,训蒙童糊口,三年积馆三十余金,感公纯忠,骸骨未葬,乃悉捐所蓄,买地于永定门外,迁[207]焉,且为作文纪其事,刻石牌表墓,以待其后人。

钱邦芑曰:甲申之变,死难之臣二十有二人,伟矣!然皆居城中,义与城存亡者也。独陈御史方较士[208]二百里外,即毋入都城,谁得而尤之者?而赴难殉君,誓死无二。孔子曰:“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义感嘉系,有以哉,有以哉!

卷十八终



[①]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北方边境的节度使安禄山起兵造反,占领了东都洛阳。第二年攻长安,长安失守,唐玄宗仓皇出逃,唐肃宗即位。至德二年(767),肃宗带兵平乱,收复了洛阳、长安。元结于唐肃宗上元二年(761)撰写了这篇颂文,唐代宗大历六年(771)六月,由颜真卿书刻在祁阳浯溪的悬崖上,是颜晚年的得意之作。因颂文奇、书法奇、石崖奇而被后人称为“三绝碑”。

[②]指唐玄宗逃奔到四川。

[③]百僚窜身:许多官僚纷纷逃窜。

[④]睨(nì):指望,期盼。我皇:指唐肃宗。

[⑤] 戎:《府志》、《全唐文》皆作“戎”,而孙望校注的《元次山集》作“我”。

[⑥]复复:收复失地。前一个“复”为动词,即收复;后一个“复”为名词,指失地。

[⑦]至难:最难。宗庙:指朝廷。二圣:指唐玄宗和唐肃宗。

[⑧]袄:通“妖”。

[⑨]逆俦:叛逆之流。濡:润泽。

[⑩]膺(yīng):承受。

[11]丁懋儒:山东聊城(今山东省聊城市)人。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明万历年间,曾任永州知府

[12]跧(quán):古同“”。

[13]吏轸民瘼:官吏挂念百姓的疾苦。

[14]糗(qiǔ)廪悉储:“糗”,干粮。廪:此指储藏的米。

[15]傥(tǎng):同“”。

[16]广zǒng):众貌。

[17]顽懵(měng):指愚昧无知。

[18]奕世其平:意为天下太平。

[19]愚溪:永州西南近郊的一条小溪。作者曾作有《八愚诗》,本文是《八愚诗》的序,当作于元和五年(810),诗已亡佚。

[20]灌水:潇水的支流。

[21]潇水:在湖南道县北,源出潇山,故名潇水。

[22]愚公谷:在现在山东淄博北面。

[23]龂(yín)然:争辩的样子。

[24]错置:交错布置,以求变化。

[25]夫水,智者乐也:语出《论语。雍也》:“知(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乐,爱好、喜爱。

[26]宁武子“邦无道则愚”:语出《论语·公冶长》:“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宁武子,名俞,谥武,春秋时卫国大夫。

[27]颜子“终日不违如愚”:语出《论语。为政》:“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颜子,指颜回。违,指提出不同意见。

[28]善鉴万类:善于照彻万物。鉴,照。万类,万物。

[29]锵鸣金石:这里是说水流发出金石般悦耳的声音。

[30]牢笼:包罗。

[31]超鸿蒙:超越天地尘世。鸿蒙,指宇宙形成以前的混沌状态。

[32]混希夷:指与自然混同,物我不分。希夷,虚寂玄妙的境界。语出《老子》:“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这是道家所指的一种形神俱忘、空虚无我的境界。

[33]法华寺位于永州零陵区城内东山,始建于唐朝中期,为柳宗元贬永期间的第二处居住的地方。《柳宗元集》题作《法华寺西亭夜饮赋诗序》。

[34]颢气:洁白清新之气。

[35]元克己:里籍不详。贬永州前任侍御史,在柳宗元之后来到永州,曾和柳宗元同游钴鉧潭西小丘等处。

[36]柱下史:周官名,即汉之侍御史,隋唐沿用。

[37]萃:聚集。

[38]卜子夏:春秋末晋国人,孔子的得意门生,以文学见称,作有《毛诗序》。

[39]薛存义:唐代河东(今山西永济市)人,柳宗元的同乡。柳被贬永州时,薛存义在永州任零陵县的代理县令。

[40]柳子:作者自称。载肉于俎(zǔ):把肉装在盘子里。俎:古代祭祀时用来装供品的器皿

[41]崇酒于觞(shāng):在杯子里斟满了酒。崇:充满、斟满。

[42]役民:役使民众

[43]食于土者:靠种田来养活自己的人。

[44]出其十一:拿出他们十分之一的收入作租税。佣乎吏:供养官吏。

[45]司平:管理,治理。

[46]受其直:接受他们的俸禄。

[47]假令:代理县令。

[48]蚤:通“早”。

[49]无怀诈暴憎:没有人对薛存义心怀不满。

[50]不虚取直:没有白拿俸禄。

[51]辱:指被贬谪。

[52]重之以辞:加上这些话。指写这篇序。

[53]吴武陵(?—834):信州(今江西上饶)人,祖籍濮阳(今属河南)。元和二年(807)进士及第。以史才直史馆。次年,坐事流永州。

[54]李睦州:即李幼清。唐宪宗元和元年(806)任睦州(今属浙江)刺史,被诬陷,贬南海,后移永州。

[55]润:润州。锜():指李锜(741-807),唐宗室,贞元十五年(799)二月任润州刺史,后反叛朝廷,被腰斩。

[56]左官:犹左迁。

[57]《柳宗元集》韩醇注:“润州大将张子良等执锜以献,斩于独柳树。”《书》:“不用命,戮于社。社为阴,阴主杀也。”

[58]慊(qiàn):不满,怨恨。

[59]南涪(fú)州:唐朝将领南霁云之子,名南承嗣,曾任施州(今湖北恩施)、涪州(今重庆涪陵)刺史。后因刀笔吏构罪诬陷,贬到永州。

[60]量移澧州:量移,是唐、宋公文中的用语,指官员被贬谪远方后,遇恩赦迁距京城较近的地区。“澧州”即今之湖南常德。

[61]卬(áng):指孙卬,西汉人。任北地都尉,文帝十四年(前161)匈奴犯边,力战死。

[62]单侯于缾(píng):单,西汉人,孙卬之子,文帝十四年封其为缾侯。缾,同“瓶”。

[63]延年侯于成安:《西汉功臣表》云,韩延年以其父韩千秋抗击南越死事,被封为成安侯。

[64]胤(yìn):后代,后嗣。

[65]笔削之吏:掌管起草文书的文官。古用竹木为牍,用以记载文字,要删改的则用刀削去。因谓记载曰“笔”,删改曰“削”。

[66]裕蛊之志:《易.蛊》:“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后因以“裕蛊”谓光大父业。

[67]kuàng赠,赐。

[68]小丘:即愚丘。

[69]作此文前的《钴鉧潭西小丘记》云:“其石之突怒偃蹇,争为奇状者,不可胜数。其嵚然相垒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

[70]洑():漩涡。

[71]抃(biàn):两手相击,拍掌表示欢欣

[72]病痞:腹内结痛。

[73]酢(zuò):主客相互敬酒、劝酒。

[74]裸裎(chéng)袒裼(xī)脱去衣服,露出身体。

[75]促数逖():促,靠近;,同“纠”,纠合;逖,远。

[76]衎(kàn)衎:和乐的样子。

[77]怀素:字藏真,生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737),永州人。少时在零陵书堂寺受戒出家为僧,法号“怀素”。早年住持绿天庵,与永州太守王邕过从甚密。擅长草书,世称“草圣”。

[78]遗编:指散佚的典籍。绝简:极少见的书简。

[79]鱼笺:鱼子笺。唐代名纸。

[80]好事者:指爱好书法的人。

[81]草稿:草书。《五十六书法》:“稿书者,行草之文也。”

[82]虺(huǐ):古书上说的一种毒蛇。

[83]机格:规格,格式。

[84]贺老:指贺知章。贺是会稽人,故云“稽山贺老”。粗:略也。贺也擅长草书,以“狂”知名,自号“四明狂客”,故称“粗知名”。

[85]易三接:字康侯,号暇斋,明末零陵人。明亡后,闭户读书,有《零陵山水志》。弱冠能诗,力追盛唐。晚年开讲濂溪书院,称康侯先生。

[86]蒐(sōu):搜、寻。

[87]不:通“否”。

[88]桑日升:明零陵人,崇祯年间进士。

[89]佥(qiān):都,皆。

[90]烺(lǎng):明朗。

[91]谥(shì)号:古代帝王或大官死后被追加的称号。

[92]熊君墓碑》属熊尚之子熊秀所作,碑中分《序》、《铭》、《诗》三部分内容。《道州志》载其立于汉献帝建安二十一年丙申(216)。该碑记载了东汉骑都尉兼灌阳督长熊尚的家族史,记载了熊尚的举仕、为官、为人。是汉朝极为少见的碑刻之一。

[93]螭(chī):古代传说中一种没有角的龙,古建筑或器物、工艺品上常用它的形状作装饰。趺():碑下龟形的石座。

[94]镵(chán):刻。

[95]龛(kān):供奉佛像、神位等的小阁子,此处作动词使用,置于龛中。

[96]颛顼:黄帝之孙,初国于高阳,因号高阳氏。

[97]上计椽:亦称计曹椽,古代主管会计的地方小官吏。

[98]蹇谔:忠直敢言。

[99]移:迁徙。

[100]稽颡(sǎng):古代一种跪拜礼,屈膝下拜,以额触地。

[101]史鱼:春秋时卫国的大夫,以正直敢谏著名。

[102]爯(chèn):古同“”。

[103]懿:美好,多指德行。

[104]诜诜(shēn):古同“莘莘”,众多。

[105]张谓(?—777):字正言。河内(今河南沁阳)人。天宝进士,入封常清安西幕。大历时官至礼部侍郎,后为潭州刺史。其代表作《邵陵作》、《早梅》等被选入《唐诗三百首》等。

[106]伯夷:《府志》原文为“伯支”,“支”应为“夷”之误。帝尧时伯夷辅政,掌管礼仪,助尧治理部落联盟,很有政绩,尧想禅位于他,伯夷拒绝尧的美意,不肯接受禅让,推荐舜做了帝。帝舜时正式任命伯夷为秩宗。

[107]许由:一作许繇,字武仲,一字道开,是上古时代一位高洁清节之士。相传尧帝要把君位让给他,他推辞不受,逃于箕山下,农耕而食;尧帝又让他做九州长官,他到颍水边洗耳,表示不愿听到这些世俗浊言。后世把许由和与他同时代的隐士巢父,并称为巢由或巢许,用以指代隐居不仕者。

[108]羲仲:远古传说主管东方之官。尧命他居于郁夷(一作嵎夷),曰旸谷,观察日出,劝导农作,确定春分的时间。后在古羽山一带建立羲和之国,被举为部落酋长,是为东方一国之君。后为少昊之国代替。

[109]和叔:远古传说主管北方之官。尧命他居于北方,确定冬至的时间,并据当地的情况,管理冬天储备粮食的事宜。

[110]釐(lài):通“赉”,赐,予釐降:即往下赐,俗谓“下嫁”。汭:《府志》原文为“内”,误,据《尚书》改。

[111]四族皆黜:指虞舜流放共工、欢兜、三苗、鲧四人。《尚书•尧典》:“流共工于幽州,放欢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

[112]茅茨上阶:这里指虞舜以茅屋为上乘《墨子·三辩》昔者尧舜有茅茨者,且以为礼,且以为乐。

[113]:草也,嫩叶可食。“藜羹”指粗劣的食品。

[114]干戚:亦作干鏚,盾与斧。古代的两种兵器。

[115]婴于樊笼:比喻不自由的境地。

[116]脱于桎梏:脱离束缚。

[117]游、夏:指孔子弟子子游与子夏。

[118]称尧见囚,小儒之虚诞:指尧被舜所囚的说法,纯是那些眼光狭小而愚陋的读书人一种虚妄谎诞之说。小儒,眼光狭小而愚陋的读书人。

[119]为禹所放,曲士之穿凿:指舜被禹所流放的说法,是孤陋寡闻之人的一种牵强附会的解释。曲士,乡曲之士,比喻孤陋寡闻之人。穿凿,牵强附会的解释。

[120]蘩(fán):白蒿。

[121]爽垲(kǎi):,明亮。垲,地势高而干燥。

[122]閟():幽静。

[123]觐:朝见君主或朝拜圣地。

[124]阃阈(kǔn ):门槛,门限。

[125]窳():粗劣。

[126]元和七年:《柳宗元集》作“某年月日”。按《柳宗元集》中的《斥鼻亭神记》云:“元和元年,河东薛公由刑部郎中刺道州。”但亦有“元年九年”之说。

[127]薛伯高:名景晦,河东人,元和年间任道州刺史。

[128]漏:古代滴水记时的器具。玄冕:古代天子、诸侯祭祀的礼服。

[129]闳肆:宏伟恣肆。

[130]二帝三王:指唐尧、虞舜、夏禹、商汤、周文王。

[131]庳陋:矮小简陋。庳:低下。

[132]椽栋:椽子与正梁。浮图也作浮屠。佛图:指“佛塔”。克壮:宏大,强盛。

[133]墉:城墙。丰衍:犹宽广。

[134]僦(jiù):赁。

[135]母:谓本。子:谓利。

[136]程:法也。训程:教诲、课督。

[137]本统:谓以仁义为本的传统。

[138]颜回(前521—前490):春秋鲁国人。字子渊,亦颜渊孔子最得意弟子。

[139]开元八年,敕改颜子等十哲为坐像,悉预配享。

[140]释奠:古代在学校设置酒食以奠祭先圣先师的一种典礼。

[141]《记·文王世子》“释奠于先圣先师。”凡释奠者,必有合也,有国故则否。注:若唐虞有夔,周有周公,鲁有孔子,则各自奠之,不合也。旧注以故为典故。

[142]当作元和十年八月。

[143]《春秋》师:讲授《春秋》的老师。《易》师:讲授《易经》的老师。𧦬:古“辨”字之讹。凝辨:人名。

[144]申:僖公名。

[145]振振:仁厚也。

[146]畇(yún):垦田也。畇畇:平坦整齐。

[147]涣涣:水流貌。《诗》:溱与洧,方涣涣兮。

[148]弁服:古代贵族的帽子和衣服。随场合而异,有韦弁服、皮弁服、冠弁服、服弁服等。

[149]《诗》:“天锡公纯嘏,眉寿保鲁。”

[150]休命:美善的命令。是荷:犹言为荷。意谓对帮助或恩惠表示感谢。

[151]酳(yìn):古代宴会时的一种礼节,食毕,少少饮酒而荡其口。

[152]熊彦谋:宋时人,绍兴丁卯(公元1147)年间,曾任零陵邑守。

[153]膨脝(hēng):腹胀大貌。

[154]刲(kuī):割取。

[155]羹饟:用蒸煮等方法做成的糊状、冻状食物。啜(chuò):饮,吃。

[156]擗():捶胸。踊:跺脚

[157]盥(guàn):浇水洗手。颒(huì):洗脸。

[158]伏惟:谓俯伏而思,为下对上有所陈述时的表敬之辞。

[159]朝阳岩寓贤祠碑:位于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岩的寓贤祠内。该祠于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建,祀唐宋谪官元结、黄庭坚、苏轼、苏辙、邹浩、范纯仁、范祖禹、张浚、胡铨、蔡元定诸贤。

[160]鲁承恩:《府志》原文作“曾承恩”,据《府志》卷四“永州历代官属表”改,明嘉靖十八年(1542)任永州同知

[161]有怀唐公:即唐珤,字国秀,号有怀,昆陵(今武进)人。明嘉靖二十年任永州知府。

[162]崄巇(xiǎn xī):高峻的样子。

[163]罗:招致。

[164]平政桥:在永州古城正西门外,旧名济川,即古黄叶渡,今称大西门浮桥。

[165]周希圣(15511635):字惟学,号元汀,零陵区进贤乡人,明万历十七年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因与魏忠贤有涉,被削职为民,还乡18载。著作有《退思堂集》、《太极图说》、《湘南志》、《怀柳赋》、《寻芝赋》、《森阁诗稿》等。

[166]编摩:编集,研讨。

[167]闉(yīn):城门。《说文•门部》:“闉,城内重门也。”

[168]甲戌、夏五:“甲戌”见《春秋经•宣公十八年》:“甲戌,楚子旅卒。”注曰:“未同盟而赴以名,吴楚之葬,僭而不典,故绝而不书,同之夷蛮,以惩求名之伪。”“夏五”见《春秋经•桓公十四年》:“夏五,郑伯使其弟语来盟。”注:“不书月,阙文。”

[169]旧:久。

[170]靳:吝惜。

[171]熙熙穰穰(ráng):即熙熙攘攘。形容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172]夥:多。

[173]舣():使船靠岸。《广韵•纸韵》:“舣,整舟向岸。”

[174]余皇:即艅艎,船名。

[175]绌(zhù):不足,不够。

[176]少府:同知。

[177]别驾:古官名。

[178]佥(qiān):众人,大家。

[179]列:陈列。

[180]埽除:这里指打扫、护理平政桥之事务。埽,为“扫”之古字,埽即埽工。

[181]试隽:考取秀才

[182]膏泽:比喻恩惠。膺:受。

[183]荣施:荣耀的施与,誉人施惠之辞。

[184]蒋向荣:零陵(今永州)人,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进士,由知县迁吏部郎中,治绩斐然。

[185]如带如砺:比喻长久。带,衣带;砺,砥石。《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使河如带,泰山若砺,国以永宁,爰及苗裔。”

[186]金:挖金。,音(yù)。

[187]揭竿:高举旗竿暴动。

[188]厪虑:深为忧虑

[189]庀()工:具备动工条件,开始动工。鸠石:把石料聚集起来。

[190]雉(zhì):古代计算城墙面积的单位,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

[191]俞颐吉:宜兴人,明隆庆年间曾任江华县令。

[192]篝灯:竹灯笼。

[193]惟中馈织纴之务:宾语前置句,即“惟务中馈织纴”。务,努力从事。

[194]隆庆壬申:隆庆为明穆宗朱载垕(hòu)的年号,隆庆壬申,即公元1572年。

[195]恤:忧虑。

[196]寠(jù):居处简陋。

[197]不供是惧:宾语前置句,即“惧不供”

[198]旁午:谓事物纷繁交错。《汉书•霍光传》:“使者旁午。”师古注曰:“一纵一横为旁午,犹言交横也。”

[199]五日京兆:任职时间短暂,凡事不作长远打算。

[200]厝(cuò):安置。

[201]脱脱(13141355):元末丞相,亦作托克托,蒙古族,字大用,蔑里乞氏。顺帝元统二年(1334),任同知宣政院事,迁中政使、同知枢密院事、御史大夫、中书右丞相。

[202]罄:本义为器中空,引申为尽,用尽。《诗•小雅•蓼莪》:“瓶之罄矣,维垒罍之耻。”

[203]抆(wěn):擦。

[204]陴(pí):城墙上的女墙。

[205]自经:自缢。经,缢也。

[206]浅痉:浅埋。

[207]窆(biǎn):迁葬。

[208]较士:考校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