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康熙永州府志卷十八:艺文志一(1)
 
《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8 9:37:00  admin  点击:1965

永州府志 卷十八

 

 

 

艺文志一

 

夫子彖《易》[1]曰:“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2]。”而至其自信也,又曰:“文不在兹乎?[3]”十六字传心[4]以后,文日衍而日精,绎虚车载道[5]之说,是知彼所谓文,非吾所谓文也。宗子相[6]曰:“国家无我辈文章之士,则凤鸟必不鸣歧山[7],而麒麟[8]且化为梼杌[9]。”是犹以词章视文耳。文者,贯道之器也。弥纶[10]参赞、修身淑世[11]之理,非得文以阐之,后之儒者从何而窥于圣之绝学,以经纬[12]天地、蕃变[13]百物也乎?故《郡志》一书,悉采其有裨理义、声教者,著之篇;其德政生祠、谄谀权势,及仙狐神鬼、惑世诬民之说,悉剪芟[14]而付祖龙之一炬[15],于以正人心、维风俗,名教干城[16]庶几其无愧矣。志艺文。

 

 

 

舜庙状

 

[]元结[17]

谨按地图,舜陵在九疑之山,舜庙在太阳之溪。舜陵古老以失,太阳溪今不知处。秦汉以来,置庙山下,年代寝远[18],祠宇不存。每有诏书令州县致祭,奠酹[19]荒野,恭命而已。岂有盛德大业,百王师表,殁于荒裔,陵庙皆无

臣谨遵旧制,州西山下已立庙讫。特乞天恩,许蠲[20]近祠一两家,令岁时拂洒,示为恒式。岂独表圣人至德及于万代,实使彰陛下天泽及于无穷矣。谨录奏闻。

 

 

舜祠表

 

元结

有唐乙巳岁[21],使持节道州诸军事守道州刺史元结,以虞舜葬于苍梧之九疑山,在我封内,是故申明前诏,立祠于州西之山南,已而刻石为《表》。

於戏!孔子作《虞书》[22],明大舜德及生人[23]之至,则大舜于生人,宜以类乎天地;生人奉大圣,宜万世而不厌。考大舜南巡之年,时一百一十二岁矣;自中国[24]至苍梧,亦几有万里。苍梧山谷深险可惧,帝竟入而不回,至今山下之人,不知帝居之营,帝葬之陵。呜呼!在有虞氏之世,人民可夺其君耶?人民于大舜,能忘而不思耶?何为来而不归?何故死于空山?吾实惑而作《表》。游于此邦,登乎九疑,谁能不惑也欤!

 

 

 

 

 

 

 

湘妃泣竹赋

 

[]  [25]

昔帝舜之南巡不回,繄二妃兮心伤以摧。对三湘之遥兮积水无际,望九疑之作兮愁云不开。郁丹诚而饮恨,攀绿篠以兴哀。泪浪浪而千重堕睫,竹冉冉而万点凝苔。敛蛾之怨盈臆,如狸之斑变色。落红脸而珠影争圆,染碧纤兮缬文[26]交织。天绍婵娟,呜咽潸然。沥青简[27]兮丹书[28]粲粲,洒绿枝兮白露涟涟。

所以精神达而理归其著,悲哀集而物谢其坚。想夫万里迎秋,重江向夕。引苍翠以歔欷,忽阑干而委积。杖拳然之手,两点垂丝;探密尔之丛,众痕凝碧。是知至哀必感,有怨必通。竹无情而发外,泪有感而从中。慷慨成行,乍洗龙吟之管[29];斓斒[30]绕节,如交凤食之丛。宁类夫声伯[31]再怀其梦想,杨朱[32]徒叹其西东。岂无芳菲?渝其霜霰。岂无浩淼?忘其顾盼。是以委檀栾,寄葱蒨。来非鼓瑟,玉箸[33]之滴沥双流;去乃望夫,粉箨[34]之淋漓一变。懿乎岩峦满目,今古含情。事虽迁于岁月,理不昧乎坚贞。或剪修竿,对潭中而锦落;或成长簟,施堂上而霞腾。岂不以拂水梢云,逾千越万。庶夫知我者,谓我点点而成文;不知我者,徒曰青青而怀怨。

 

 

九疑山赋

 

[]黄表卿[35]

  

天下一景,湖南九疑。按诸古以为据,考其图而可知。龙驾不还,万世衣冠安在?马蹄所至,十分山水之奇。载尧天而身属尧民,履舜土而心知舜事。数十年、千百载之遐迹遗踪,三十六、七十二之洞天福地。此则居其一也,何为渺茫?彼乃疑其九焉,见诸《图志》。父老尝言,迄今以传。

巫中、黔中,属乎楚之邦,吴之境;零陵、舂陵,分于秦之后,汉之前。仙踪显天皇之始载,郡名标贞观之初年。地方千里,而物外胜地;天南一角,而壶中有天。攀断龙髯[36],黄鹤莫留于仙驭;空遗虎鼎,白鸦犹养于元田。八井俱涸,而一井涌泉;九峰齐高[37],而三峰压众。桂林、杞林,左右森列;石楼、石城,东西护送。有朱明,有华盖,而簇成萼绿一华[38];曰娥皇、曰女英,而对笑桃花一洞。下临玉琯,依稀玉琯之吹鸾;上有箫韶,仿佛箫韶之来凤。古者得道,帝之有虞。浮湘江而泝潇浦,登疑岭而望苍梧。洒西江之泪兮,斑斑之纹竹数亩;奏《南风》之琴兮,戛戛之古松数株。三麓床中,丹炼九转;万岁山上,声齐一呼。所以《尚书》已有陟方[39]之语,至于《史记》广为考古之图。乾坤大而圣境亦宽,日月长而仙家不老。碧虚岩前,千怪万状;紫霞洞中,十洲三岛。六月无夏,惟木惟石;四时有春,非花非草。兹境为胜,异时可考。经藏石室,隐然六甲[40]之护持;亭立仙梯,宛若五丁[41]之开道。

客难之曰:“舜居蒲坂,本属乎冀之北;舜卒鸣条,不在乎夷之西。”殊不知无本不立,非文孰稽?有舜江则可浣可漱,有舜坛则可扳可跻。月披兮明月上,云阁兮白云齐。九溪源下之流派,万丈天边之石梯。鸟篆穹碑,刺史元公之笔;电文怪字,舍人李峤之题。予应之曰:“百岂无于一二,十未丧其八九。紫霞高卧,前后十四辈;白日飞升,小大三百口。不然,是赋也何为作焉?以代门下抠衣[42]而藉手。”

 

拙赋

 

周敦颐

或谓予曰:“人谓子拙。”予曰:“巧,窃所耻也,且患世多巧者。”喜而赋之,曰:“巧者言,拙者默;巧者劳,拙者逸;巧者贼,拙者德;巧者凶,拙者吉。呜呼!天下拙,刑政彻。上安下顺,风清弊绝。”

 

 

 

 

浯溪赋

 

杨万里[43]宋零陵丞

予自二妃祠[44]之下,故人亭之旁。招招渔舟,薄游三湘。风与水兮俱顺,未一瞬而百里;[45]两岸之际天,俨离立[46]而不倚。其一怪怪奇奇,萧然若仙客之鉴清漪也;其一蹇蹇谔谔[47],毅然如忠臣之蹈鼎镬也。怪而问焉,乃浯溪也。盖广亭在南,峿台在北。上则危石对立而欲落,下则清潭无底而正黑。飞鸟过之,不敢立迹[48]

余初勇于好奇,乃疾趋而登之。挽寒藤而垂足,昭[49]衰容而下窥。余忽心动,毛发森竖,乃故步,还至水浒。削苔读碑,慷慨吊古。倦而坐于钓矶之上,喟然叹曰:惟彼中唐,国已膏肓。匹马北方,仅或不亡。其一过曰日杀三庶,其人纪有不[50]夫?曲江[51]为匣中之羽[52],雄狐[53]为明堂之柱,其邦经有不蠹矣夫?水、蝗税民之亩,融坚[54][]民之髓[55],其天人之心有不去矣夫?虽微禄儿,唐独不坠厥绪哉?观马之威垂渙[56],七萃[57]之士欲离。尤物[58]以脱焉,仅卒达于巴西。吁!不危哉?

嗟乎!楚则失矣,而齐亦未为得也。临武之履九五[59],何其也!宜忠臣之痛心,寄春秋之二三策也。虽然,天下之事,不易于处而不难于议也。使夫谢奉策于高邑,将秉命于西帝。违人欲以图功,犯众怒以求济。天下之士果肯欣然为明皇而致死哉?盖天厌不可以复祈,人溃不可以复支。何哥舒之百万,不如李、郭千百之师?确而论之,事可知矣!且士大夫之捐躯以从吾君之子者,亦欲附龙凤而攀日月,践台斗[60]而盟带励[61]也;一复以耄荒,则夫千万旟,一叫[62]如响者,又安知其不掉臂[63]也耶?古语有之:“投机之会,间不容。”[64]当是之时,退则七庙之忽诸,进则百世之扬觯[65]嗟肃宗处此,其实难为之,九思而未得其计也。”

已而舟人告行,秋日已晏。太息登舟,水驶于箭。回瞻两岸,江苍茫而不见。

 

 

 

游紫霞岩赋

 

乐雷发[66]

邑有山曰九疑,盖天下之名山也。山之岩洞最胜者曰“斜岩”,乃唐刺史薛伯高命名。石磴层悬,古木修森。紫霞丹雾,蓊郁时濛。而崆峒轩豁,如磬斯俯焉。中涵异景,外多胜致。古迹既微,篆刻藓荃。国朝至道[67]初,宰相张观以使相守永州,邑宰黄甲于是撒荒扬馥,振新饰美。追旧游之芳踪,然后斯洞之复有主也。

余与客挟琴携尊,游而乐之。趣无竟兮逸思狂,神恍惚兮魂飞扬。庆此生之上方,忘步蹴之周章。乃喟然叹曰:“噫嘻!巨灵其有私乎?夫何造异铸奇,擎芳捧胜,去巽城而非遐,助吾邦之奇兴?人愈杰,地愈灵,料三楚兮倍精神。接衡岳之翠岫,隔紫陌之红尘。迩其圆翬高幡,虚门两辟。纳霄汉之昭回,任风云之出入。光霁洞其朣胧,幽深排以赫奕。踏层谷之逶迤,间悬之崒[68]。左之降兮东阶,右之陟兮西级。布砥桥以虹横,贯清渠而弗息。奋龙髯于天际,掀神手于崔嵬。轻萝傍绣,甘露斜飞。雕虫篆画,炫彩呈奇。右寻幽而金锢,左悬窦而可入。氤氲缥缈,倾斜玄[69]。投烈炬兮星电,猛陟身兮仙梯。参梵侣于石藏,听咿唔于紫虚。洞纡踄[70]而越僻,泉绕阁而泓漪。华表插地窆,瑞莲自天垂。鸣虯[71]吼于邃奥,沛淋漓于郊堤。盻[72]红门则宫阙俨然,蹑雪府而瑶光彻肌。绎前贤之游咏,契仙子之栖迟。惊雷轰之隐隐,沐微雨之霏霏。挹清风以舒怀,拂曙云而湿衣。醉杨梅以益兴,摛[73]瑜扉而藻壁。呼青牛于田畔,钓神龙而忘机。钟鼓铿铿乎立号,鹅管滴滴乎香乳。琼花来霄汉,琉璃宝盖垂。天日鼎耀,星月交辉。瞻十洲[74]之渺洋,蹲三岛[75]之腾巍。消胸中之芥蒂,藐金紫兮欲何为?”

已而出洞府,依仙案;背危崖,踞苍板。丹灶烹葵,石盆漩盏。恣狂舞而高歌,在浅斟而细啖。进丝桐以宣和,信履道之坦坦。江声潺其悠悠,纷天籁之中感。跨明堂清庙之所为,而有若太古淳庞之既挽也。樽罍[76]既倾,樗蒲以辍。濯沧浪于曲流,漱金华之芳洌。体兮倍其轻清,心兮增其皎洁。嚣嚣乎,如隐于蓬莱阆苑之清虚,而有得于仙丹之调摄。无何,有羽人寄于岩右之亭者,莞然而至,曰:“何居乎?二三子之怡然嘻,[77]处者,岂若以斯洞之蹁跹,能畅英贤之思乎?”余曰:“唯唯,斯盖一日之奇逢,足当百年之荣遇也。羡吾子以弥年之晚落,擅采眺之雍雍,果何春、何夏、何秋、何冬,而有得其形容?”羽人曰:“试听之。夫水德载阳,勾芒用命。条风郁兮冲融,丽日迟兮掩映。野花贡其幽香,珍禽弄以新韵。苔色发兮琼蕤[78],葆光摇兮玉润。此殆非人间之春也。灵威谢青篆而东去,祝融鞭火龙而南来。山轩风豁,水阁天开。炎光高御,暑气遥排。袭凉飚于暗动,受青荫而如怀。此殆非人间之夏也。斗之西兮气之金,千芳敛兮百英尘。乃却阴霾于不至,留和气以长存。挺琼葩之衬润,群瑶草以凝芬。人间之秋有此乎?及其觱发[79]而寒,栗烈[80]而虐,含荏苒之韶华,破严凝之萧索。晴岚暄兮熏蒸,暖气緼兮磅礴。喜唤石之足凭,爱温泉之可酌。熙熙乎若与春台而相忘,而不知岁事之赴壑。人间之冬有此乎?而吾乃姑乘化以游息,漠然不觉乎春秋。乐藏修之有托,与斯世兮焉求?会天真于守一,目已无乎全牛[81]。然使皆不为吾兮,果将[]其巢由[82]?使皆由夫吾兮,又将谁其伊周[83]?而惟躅[84]芳尘者之商筹。”余曰:“命之矣。”

未几,策藜催归,斜阳送燠。出谷口而舒目,渺乾坤于一盻。玉辔踏春以追随,曾不让彼天台之游玩。倚亭旷故,蹒跚旋还。若自广寒诸宫之既降兮,而偶在于人间。于是泊于九州之泉涯,有友人者遇而问曰:“吾固知数子之熟察于紫霞矣,而亦为可游乎?”余曰:“有是哉!彼其燕闲自适,沉静无哗。肆精神以旷达,绝尘冗之纷[85]。富贵者而游之焉,将自失其荣华也。染以淡泊之风,得乎清新之趣。朱紫不足以入其心,轻肥不足以介其意。贫贱者不足以累焉,将自忘其空匮也。浩浩兮而旷阔,穆穆兮而深澄。任周旋以笑傲,泯形迹于无声。褊浅者[86]而游之焉,将自大其胸襟也。通一窍之玲珑,宏四围之敞豁。灵台随以虚明,蔽锢因而销铄。愚戆者[87]而游之焉,必自昭其聪觉也。岂唯是哉?游焉而得乎淳庞者[88],诡谲[89]可以消其邪心;游焉而得乎舒徐者,刚锐可以消躁急。沉疴而有得焉,必自消其腠理[90];愤郁而有得焉,必能洒落而和平。在修真焉,则自得其天之妙;在吾儒焉,则自益其意之腾。此其大略也。若以吾言之为迂而不信兮,请质诸紫霞之主人。”

 

 

 

 

磨崖赋

 

杨维祯[91]

[92][93]兮,访故迹于祁阳。瞻穹崖之桀立[94]兮,摩万仞之青苍。俨鬼灵其呵护兮,曰颂中兴于大唐。观其森钩错画兮,蛟龙盘拏;严词密义兮,日光玉华。张、许既仆兮,韩、李未葩,去雅未远兮,声价倍加。当天宝之末路兮,[95]于虎穴。渔阳之剽兵兮,积潼关之战骨。蹇青骡以西狩兮,疲马嵬[96]之苟活。钊[97]既犯于怒锋兮,环[98]又何尤乎汙血?嗟临武之收兵兮,何履位之仓皇?祚殆危[99]于赘[100]兮,机不间于毫芒。苟执温凊之小节兮,不匹马而北方。则千麾而万旟[101]兮,肯复致忠于耄荒?咨李、郭之谋[102]犹兮,徇巡、远之大节。成王翼其小心兮,尚书夺其英烈。羌[103]复复之不时兮,伟四三之俊杰。擁夹道之黄发兮,复见唐之日月。瑞黄河之清流兮,凯京师之汗血。迎上皇以来归兮,呼长庆之欢声。歘南内其不祥兮,起膝下之天兵。使权臣其鼠变兮,何李父之贷刑?嗟豺虎于厥家兮,又何律君臣于殿庭?此残碑之堕泪兮,与冻雨而交零。致考颂以论体兮,垢磨石之小疵。用鲁史之笔法兮,寄清庙之歌诗。挈大唐之罪案兮,异琼琚之赏辞。宜后来之墨客,纷石刻之是非也。

乱曰[104]:已矣乎!国不贵于无难兮,难贵图于未形。五王持兵兮,唐室再兴。嗟鸡之复[105]兮,撼蟠李[106]其几倾。幸六圣之遗祚兮,复銮舆于两京。穹崖齐天兮,侔德武丁[107]。臣结作颂兮,佐唐光明。呜呼!休哉!配迹风雅兮,制作如经。绘日月之重光兮,垂天人之休声。晞[108]吉甫以作颂兮,又何羡乎臣结之铭!

 

吟风弄月台赋

 

萧子鹏[109]  成化十七年

斯理之穆兮[110],赋我自天。维斯道之显晦兮,启我孰先?粤宣父之继圣兮,有颜其贤;微濂溪之默契兮,殆泯厥传。慨余绪之不续兮,千五百年;信授受之不偶兮,维时适然。彼道有川,秀连衡岳;文运斯南,雄公有作。涵德美以自润兮,纯也无驳;发精秘以示人兮,博也斯约。非光风霁月之迥洁兮,曷拟襟度之洒落?

司理是州,厥蕴孰觉?非太中之卓识兮,将二子其焉託?顾两程之速肖兮,真有得夫孔颜之所乐。欣吟风弄月以式归兮,兴有溢乎寥郭。溯厥源兮洙泗,振洪波兮濂洛。道有扩于前圣,教允淑于来学。兹按故治,遗址既芜。搜馀迹以存志,考格言而示谟,载墨厥土,载崇厥庐。

呜呼!江山如故,风月不渝。秉至理兮孰与觉?舍先哲兮吾谁徒?[111]而饮水,试浴沂而风[112][113]兹趣之各适,盖异世而同符。光风霁月,湛乎太虚;吟风弄月,乐其与俱。本体斯具,无外亏也;随处而充,行以舒也。以清以和,一气嘘也;以明以彻,纤翳袪[114]也。造物以共游,藐势利而不拘。困与万物而俱寂,达与万物而咸苏。

庶乎特立以无我,不知真乐之在吾。卓有贤守,聿怀至德。想过化以存神,冀渐民而有泽。顾小子以式游,获登台而再谒。论诚立以明通,斯静虚而动直。维俗无陋,维贤是则,安知斯土而非贤域?会有景仰于风流,不意心领而默识。



[1]夫子:指孔子。彖(tuàn)《易》:为《易》作《彖辞》。《彖辞》是《易传》中总论各卦基本观念的话,亦称“彖传”。

[2]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观”,察看审视;“人文”,这里指诗书礼乐,即社会人伦;“化成”,教化成功。语出《易•贲》“彖”辞:“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即人文区别于自然,有文治教化之义,故人文能化成天下。

[3]文不在兹乎:“文”,这里指礼乐制度。语出《论语•子罕》:“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集注》:“道之显者谓之文,盖礼乐制度之谓。”全句是说文王辞世之后,传承周代的礼乐制度的责任不就在我(孔子)这里吗?

[4]十六字传心:指《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宋道学家以为圣功王道,皆在于此,称为尧舜以来圣人心传。

[5]虚车载道:语出周敦颐《通书•文辞》“文所以载道也,轮辕饰而人弗庸,徒饰也,况虚车乎?”此言不载道之文,就像车不载物,徒美其饰。

[6]宗子相:即宗臣,明世宗嘉靖进士,官由吏部考功郎至福建布政参议。文章与李攀龙、王世贞相切磨,为“嘉靖七子”之一。有《宗子相集》传世。

[7]歧山:当作“岐山”。在今陕西省岐山县东北,相传周初有凤鸣于此,亦名凤凰山。《寰宇记》:“岐山即天柱山,周鸑鹫鸣于山上,时人亦谓此山为凤凰山。”

[8]麒麟:原指古代传说中的一种仁兽。形状像鹿,头上有角,全身有鳞甲,尾像牛尾。《管子·封禅》今凤凰麒麟不来,嘉穀不生。这里指才能杰出的人才。

[9]梼杌(táo wù):古代传说中的猛兽,借指凶恶的人。

[10]弥纶:治理,统摄。

[11]淑世:犹济世。

[12]经纬:治理。

[13]蕃变:繁衍变迁。

[14]剪芟(shān):删除。

[15]祖龙:即秦始皇。付祖龙之一炬:指秦始皇焚书之事。

[16]干城:比喻捍卫者。干,盾牌。城,指城垣。

[17]元结(719772):字次山,自号浪士、漫郎,鲁县(今河南鲁山)人。17岁从元德秀学文。36岁登进士第。次年安禄山叛乱,元结全家避难南奔。唐肃宗乾元二年(759),元结奉命在河南地区招集义军。次年,因抗乱功绩,被授水部员外郎,兼殿中侍御史,充节度判官。代宗广德元年(763)迁道州刺史。大历三年(768),迁容州诸军事,因母亡,在永州浯溪守制三年。大历七年(772),奉召到长安,病逝于客舍,享年54岁,卒赠礼部侍郎。有《元次山集》传世。

[18]寝远:久远。

[19]奠酹(lèi):祭奠。

[20]许蠲(juān):允许免除租税与劳役等。

[21]有唐乙巳岁:即唐代宗李豫永泰二年(765)。

[22]《虞书》:今存《尚书》中的一辑,有五篇,即《尧典》、《舜典》、《大禹谟》、《皋陶谟》、《益稷》。

[23]生人:即生民。因避李世民讳,故“民”用“人”代之。

[24]中国:这里指中原地区。

[25]蒋防:字子徵,一作子微。约792年生,唐义兴(今江苏宜兴)人。元和中官司封郎中知制诰,进翰林学士,长庆二年(822)因“牛李党争”,贬为汀州刺史,后改连州刺史。有《舜琴歌南风赋》、《嫦娥奔月赋》等作品存世。此赋应属贬连州,路过湖南时所作。

[26]缬(xié)文:纺织品上的花纹。

[27]青简:竹简,古代用以书写的竹片。

[28]丹书:朱笔书写的文字。

[29]龙吟之管:指可以吹奏出像龙鸣似的美妙音乐的竹笛。南朝梁刘孝先《咏竹诗》:“谁能制长笛,当为作龙吟。”

[30]斓斒(lán bān):同“斑斓”,灿烂多彩的意思。

[31]声伯:即子叔声伯,鲁大夫。

[32]杨朱:即杨子,名朱,战国时期魏国人。

[33]箸(zhù):此指眼泪。李白《闺情》:“玉箸夜垂流,双双落朱颜。”

[34]粉箨(tuò):本指竹笋的外壳。此指涂了脂粉的面容。

[35]黄表卿:宋代进士,永州宁远人。曾任天河县令。

[36]龙髯(rán):龙须。古代传说黄帝铸鼎于荆山下,鼎成,有龙垂胡髯迎黄帝上天。《史记•封禅书》:“有龙垂胡髯下迎黄帝。”

[37]九峰:九疑山共有九座山峰,分别是舜源峰、桂林峰、杞林峰、石楼峰、石城峰、朱明峰、娥皇峰、女英峰、箫韶峰,舜源峰居中。

[38]萼绿一华:传说女仙名。自言是九嶷山中得道女罗郁。晋穆帝时,夜降羊权家,赠权诗一篇,火汗手巾一方,金玉条脱各一枚。见南朝梁陶弘景《真诰运象》。简称萼绿。

[39]陟(zhì)方:犹巡狩,即天子外出巡视。《书•舜典》:“舜生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载,陟方乃死。”

[40]六甲:传说中的天神名。《宋史•律历志》:“六甲天之使,行风雹,筴鬼神。”

[41]五丁: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五个大力士。《水经•沔水注》:“秦惠王欲伐蜀,而不知道,作五石牛,以金置尾下,言能屎金,蜀王负力,令五丁引之成道。”

[42]抠衣:提起衣之前裳。

[43]杨万里(11271206):宋代吉水(今江西吉水)人,字庭秀,号诚斋。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由赣州司户任零陵县丞,官至宝谟阁学士。与陆游、范成大、尤袤并称南宋四大家。

[44]二妃祠:即湘夫人祠,也叫黄陵庙。

[45]歘(xū):忽然。

[46]俨离立:俨然分立。俨,整齐貌。

[47]蹇蹇(jiǎn):不避艰险,力尽忠言之意。谔谔:直言争辩貌。

[48]立迹:犹言立足。《说文》:“迹,步处也。”

[49]昭:《杨万里诗文集》作“照”。

[50]日杀三庶:唐玄宗听信谗言,废黜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为庶,随即赐死。斁(yì):厌弃。

[51]曲江:宰相张九龄,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人。

[52]匣中之羽:指宰相张九龄劝唐玄宗杀安禄山,后为李林甫所忌,被罢职,成了无用之物。

[53]雄狐:指安禄山。明堂之柱:这里讽指朝廷的支柱。

[54]融坚:“融”,指宇文融,唐开元间御史,曾献策以清理逃移户口和籍外田增加国库收入,州县虚张其数,拼命搜括,弄得民不聊生,他却因此升户部侍郎。“坚”,指韦坚,同期督江淮租运,大肆加大征赋,岁增巨万,百姓不堪其苦,他却因此而“贵盛”。

[55]椎:《府志》原文为“雄”,查《杨万里文集》为“椎”,故改。椎民之髓:敲汲百姓之髓。

[56]马嵬之威垂涣:指玄宗入蜀,至马嵬驿,军士涣散不前,要求斩杀杨国忠以解民愤。

[57]七萃:指精干的部队。

[58]殪(yì)尤物:指缢死杨贵妃事。

[59]履九五:登上帝位。

[60]践台斗:践,登承袭;台,三台星;斗,北斗星。台与斗都是位于紫微宫座前的诸星,古代用以喻三公一类的宰辅大臣,后泛指高官。

[61]盟带励:“盟”,指封爵,盟誓;“带励”,亦作“带厉”,是“使河为带,泰山若厉”的省称。语出《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封爵之誓曰:使河如带,泰山若厉,国家永宁,爰及苗裔。”意指即使黄河狭窄如衣带,泰山细小如厉石,国犹永存。后以“带厉”借喻功臣爵禄,世代家传。

[62]叫:《杨万里诗文集》作“呼”。

[63]掉臂:挥动手臂而自去。

[64]语出《新唐书•张公谨传赞》,谓时机的迎合,论间隙容不下穗子。穟(suì):禾穗。

[65]扬觯(zhì):举起酒器。本谓进酒以示罚,后用为国君停乐之典。《国书•武帝纪上》:“天和元年诏:甲子、乙卯,礼云不乐。苌弘表昆吾之稔,杜蒉有扬觯之交……宜依是曰,省事停乐。”

[66]乐雷发(12081283):字声远,号雪矶,南宋舂陵(今永州宁远)人。理宗宝祐元年(1253),赐特科状元,授翰林馆职。著作有《雪矶丛稿》五卷。

[67]至道:宋太宗赵匡义(又名光义)的年号。

[68] lǜ):险峻的高山。

[69]闑(niè门橛,古代竖在大门中央的短木。

[70]踄():“步”的古字。

[71]虯(qiú):虯龙,古代传说中有角的小龙。

[72]盻(xì):怒视。

[73]摛(chī):舒展、散布。

[74]十洲:汉武帝闻王母说巨海之中有祖、瀛、玄、炎、长、流、生、凤麟、聚窟一十洲,乃人迹稀绝处。

[75]三岛:蓬莱、方丈、瀛洲为神仙所居之山,称“三岛”或“三壶”。

[76]罍(léi):古代酒器,形状像壶。

[77]嘐(jiāo)然:志满意得貌。

[78]琼蕤(ruí):指草木的花像玉佩一样下垂。

[79]觱()发:风寒冷。

[80]栗烈:犹凛冽,寒冷貌。

[81]目已无乎全牛:典出《庄子•养生主》。这里指技艺极其精湛纯熟。

[82]谁:《府志》原文为“垂”,应为“谁”之误,故改。巢由:指巢父和许由。相传他们是唐尧时人,隐居不仕。

[83]伊周:指伊尹和周公。他们分别为商初和周初的重要辅臣。

[84]躅:足迹。

[85]拏():纷乱。

[86]褊(biǎn)浅者:气量狭小、目光短浅的人。

[87]愚戆(gàng)者:指愚蠢或呆头呆脑的人。

[88]淳庞者:淳朴而心胸宽广的人。

[89]诡谲(jué):诡诈,狡诈

[90]腠(còu)理:皮肤和肌肉的纹理。

[91]杨维桢(12961370):字廉夫,号铁崖、东维子。元代诸暨(今属浙江)人。元泰定帝也孙铁木儿泰定四年(1327)进士。官至建德路总管府推官。元朝灭亡后隐居浙江,不再为仕,浪迹江南山水,尝盘桓浯溪,作此《磨崖赋》及《浯溪别友诗》。

[92]yǐ yú):即玗洞,在湖北大冶的东回山上。元结曾因避安史之乱于此,故自称“猗玗子”。

[93]叟:元结的别号

[94]桀立:指突兀耸立。

[95]儿:指喂养了安禄山那样的小人。豢,喂养牲畜。běng),同“绷”,小儿衣也。安禄山称贵妃为母,自称儿。

[96]马嵬(wéi):即马嵬坡,在陕西省兴平县西。

[97]钊:即杨国忠,本名杨钊。属玉环的同祖兄,凭玉环得宠玄宗,升任宰相,因与太子李亨有隙,最终遭致灭门,卒于唐玄宗天宝十五年(756)六月。

[98]环:即杨玉环,原是唐玄宗儿子寿王李瑁的妃子,后被玄宗纳入宫中,封为贵妃。

[99]祚殆危:皇位危险。祚,皇位。

[100]liú):赘,亦作“缀”,连缀附属。旒,旌旗上的飘带。比喻君主为大臣挟持,实权旁落。

[101]麾而万旟:麾,古代指挥军队的旗子;旟,古代画着鸟隼的军旗。此处指代成千上万的军队。

[102]李、郭之谋:指李泌、郭子仪辅佐唐肃宗平定安史之乱的事。

[103]羌:发语词,楚辞中常用。

[104]乱:终篇的结语,乐歌的卒章。

[105]牝(pìn鸡之复豢:鸡,即母鸡。比喻唐肃宗李亨骄宠妃子张良娣弄权。

[106]蟠(pán)李:谓李家王朝像虎踞龙蟠。蟠,盘伏。

[107]侔(móu)德武丁:侔,相等。武丁,是商朝的第23个国王。

[108]晞():通“睎”,仰慕。

[109]萧子鹏:明代人,字宜冲,新淦人,以荐授嘉兴府学教授,擅书法,有《云丘子集》传世。

[110]沕(穆:微妙。

[111]觊():希望或企图肱:胳膊由肘到肩的部分。

[112]雩(古代为求雨而举行的一种祭祀。

[113]揆(kuí):揣测。

[114]翳袪(yìqū:除去。翳,遮蔽,障蔽;袪,同“”,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