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康熙永州府志卷十七:人物志(下)
 
《康熙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8 9:34:00  admin  点击:5754

永州府志 卷十七

 

人物志

永明县

宋周尧卿,字子俞,永明人。与濂溪先生同时同里,世称潇濂一脉云。二程、张朱[①]合两先生而六之,载在宋史。先生为学,不泥传注。其言《诗》[②]也,以孔之“思无邪”[③],孟之“意逆志”[④]考经之指归,定毛郑[⑤]之得失。曰:“毛传欲简,而义理或寡,非一言以蔽之也;郑笺欲详,而性情或远,非以意逆志也。可无去取乎?”其言《春秋》也,以《左》记之详,得经之所以书。三传异同,皆所不取,曰:“圣人之意,岂二致乎?”。读庄周[⑥]之书,则曰:“周善言理[⑦],未至穷理。孟善言性[⑧],未至尽性。其惟圣人乎?赐欲无言,而曰‘天何言’。赐善说辞,而曰‘我不能’。惟不言,故不能,尽言生于不足者也。”天圣二年1024举进士,官至太博士。范仲淹荐其经行可为师表,欧阳修称其孝行,为墓志甚详。有《诗说》三十卷,《春秋说》三十卷,《文集》二十卷。生男七,五以进士世其家业。祀乡贤。

吴舜举,永明人。侬智高寇广南,狄青大破邕州,智高奔大理国。其母潜归特磨道,依其夫侬夏卿,收残众,将复入寇。有石鉴者谍知之,与舜举遣峒丁入特磨道,袭之,擒智高母,及智高二子继宗、继封,弟智光,并槛车致阙下。今将军为永明威望之神,千秋血食[⑨]不替。

 

明周彝,字秉伦,号本端。登永乐乙未1415进士。初授行人[⑩],奉使交趾清化府,册封赐绯,加一品服色。以九年奏,迁雷州府知府,起复补任琼州知府。政尚严明,心存抚字。两郡有召杜之怀[11],各镌《去思碑》记之,蒲圻廖道南修《楚纪》,称述尤详。祀乡贤。

周钦,字敬之。顺天府通判,升治中。饮冰茹蘖[12],更饶治办才,辇毂[13]之民咸畏而爱焉。《实录》云:“质直而貌恭,量宽而有容。”祀乡贤。

欧阳光,字东之。领乡书,联捷南宫,授长洲令,复除永新。不善媚权贵,遂投劾归,绝意仕进,徜徉林壑垂十馀年。祀乡贤。

欧阳禄,字万钟,弘治壬戌1502进士。起家南民部,督饷江右,榷船淮安。亷慎严明,诸兑运者无敢因缘为奸。祀乡贤。

周鹏,字万里,号简庵,成进士。官刑曹,录囚谳狱,多所平反。出守潮州,曾筑三浰溪堤,灌溉民田数千顷,赋浮于额。其详具白沙先生《碑记》。参藩滇中,化行民安。李东阳公修《实录》云:“持己端严,家无担石。”祀乡贤。

蒲宗瑞,字信之,号亭山,居家孝友。以正德年贡授崇善令,爱民如子。寻以疾乞休,诸父老子弟扳辕卧辙,车不得行。其所携,止竹笼一肩。偶遇暴客于路,见行李萧然,群惊曰:“好个官人!囊橐[14]如此,其不取民间一文可知。”因相戒去。迨抵家,家人启缄之,只官俸十六金耳。迄今称清白吏者,以公为首。祀乡贤。

蒲以怿,字德台,四川盐亭令。为政左礼让,右科条,不袭因仍苟且之治。疏滞盐艘,减运木,民食其福,没世犹称颂之。转常州别驾,摄府篆受事之日,筦椽持藏金数百两相饷,谓此公帑[15]应归私囊。公叱曰:“纤毫皆民膏脂,安得以无名取之,以无名入之乎?”事亲纯孝,人无间言,终身之慕,八十年如一日。

     蒲秉权,字度之,号平若。万历癸丑进士,授建昌令。生聚教训,宛若家人父子之相洽,士民专祠尸祝。举卓异,升吏科。时内监魏忠贤交通客氏,窃弄国柄。会有袭封之命,权在省奉诏,力请停止,言甚切直,飞章劾史相固宠贪位。奏入,上震怒,廷杖褫[16]职。赖辅臣密揭救免,适丁艰归。珰败,起补西宁兵备道,转肃州宪副,西人比之韩、范。积劳被病归。后大司马追叙边功,晋秩袭胤。所著有《硕迈园集》。

周荩臣,号整庵。敦尚气节,举明经。任东筦训导,课士以行不以文。凡遊其门者,皆知名士。没后数十年,楚抚徐海石犹亲书“潜德幽光”四字,以表其庐。

蒋朝禄,字子学,号南阳。生平不问家产。长于典故,工古文辞,以明经起家,为永宁州学正,升蜀府教授。邑侯胥泽洲出门下,及令永明,感禄而师事之,时造庐,访以兴革大政。终侯任未尝有所干请,侯益加礼重。公殁,亲制文表其墓。

蒋道亨,字作嘉,号泰门。以明经起家,授善化训,升临湘谕,迁常德教授,署武陵县事。崇祯癸未冬,张献忠寇常德。亨抱印守孤城,城破,骂贼不屈,被害。邑令陈伟烈义之,择凤亭山葬焉,撰墓铭勒于石。

徐日省,字又鲁。曾祖文科,喜读关、闽、濂、洛诸语录。父时述,宗阳明良知之学。日省负奇博古,能绍祖、父之学。所著有《鹰集录诗稿》、《南岳记》若干卷,后进多宗之。

唐文章,字子焕。性孝友。母疾二十载,奉甘旨如一日。曾与蒋南阳纂修《邑志》,至孝行、节操,濡笔不忍书凡,以孝道难尽,节操亦未易言也。故胥[17]志,惟周子俞先生列孝行,而士之节操则阙焉。其载笔之严如此。

 

江华县

唐洄溪翁,唐太宗时人也。姓张名子厚,家江华之洄溪。元次山闻而就之,见其容若少壮,问其年,已九十有奇。问何以能此,翁对曰:“岩下有泉,田环于左右,五世居此,饮食取足,无求乎他。”乃止次山宿。次山赠之诗,有“洄溪招隐者”之句刻于岩下。翁后不知所终。

 

宋唐孺,江华人。年十六预计偕皇祐初登第,易名彦范,终阳朔令,多善政。其弟彦辅、彦隆、彦材、彦经,皆为县令,有声,人号五县令。

唐开,江华人。建炎进士。通判廉州,有治声。开至性孝友。叔父贡尝被诬死于狱,开诣京师颂冤,几蹈不测,乡人高其义。

李长庚,字子西,登绍兴进士。历官五十年,廉洁有守。不事生产,惟蓄书数千卷。读书之室号曰“冰壶”。卒年八十六,有《冰壶集》。长子大方、次大光,皆有诗名。

 

元刘护孙,从化乡人。至元甲午1294荒,有官来县踏勘,邑令恐扰害,以丰熟報,即转任去。护孙奔至永州,再三为地方哀告,官始复来踏勘,果实。发仓济饥,民赖以苏。连荒三年,常煮粥济里民。号为仁济大尉,至今立庙塑像祀之。

 

明刘兰孙,从化乡人。生而魁伟,性刚,有谋略。洪武年,蒋家河贼首李夜叉作乱,永州府判领兵驻扎数月,征剿未获。闻兰孙勇,造庐请助。是夜兰孙梦神与之言:“次日某时伏兵于某处,便可擒获。”梦觉,如其言入山,一鼓遂擒贼首。村坊居民颂之,号为“义勇大尉”。至今庙祀。庙后石壁上有诗,今犹存,末句云:“神灵活取夜叉来”。

杨绍宗,永乐癸未1403进士。任刑部主事,调广西象州同知,升刑部员外。明刑善断,一时推重。

蒋复春,太平乡人。天顺六年1462,天旱,纳米四百石入县仓赈饥,朝廷旌为义民,授七品承事郎散官。

费柏,尝受讲于王心斋之门。领乡荐,任知县。清公不滓,民敬爱之。比归,阐绎名理,绝迹公门,人士宗仰焉。

黄廷聘,字道行,别号澜亭。嘉靖丙午1546荐于乡,丙辰成进士,授南昌推官。以内艰,补成都。当道荐章云:“行事无秋毫之苟,断狱有青天之谣。”一时诸监司并重之。内召授御史,上封事屡称旨。巡按两浙,出为贵州佥事。请命归养,杜门谢客,经年不入城市。

费楷,任四川营乐州学博。公直仁厚。佐知县周晔奏减本县二税,民立祠祀之。

 

 

新田县

宋黄弼,字直卿,北乡二都人。大中祥符四年1011张师德榜进士。历朝奉郎尚书度支员外郎、集贤校理、知柳州军事兼管内劝农营田事、轻骑都尉赐绯鱼袋,在官有声闻,人传诵焉。

郭凤,南乡大凤头人。宝祐元年1253姚远榜进士。历官翰林学士,出为广东参政。致仕卒,赐谕祭葬。

乐雷发,字声远,号雪矶,北乡谭田人。少时颖敏,书无不读,长于诗赋,累举不第。门人姚勉登科,以让第疏上理宗,诏亲试,对“选举八事策”,上嘉纳之,赐特科状元。因数议时政不用,归隐雪矶,自号雪矶先生。后理宗悔不用其言,特赐状元楼一所、田八百亩,以嘉其德。楼在宁远治内,田在新田界内,至今尚存。孙斗之、曾孙仲谦,皆登第。

黄龟鼎,北二都人。淳熙甲辰1184进士。通《春秋》,吏事精练。令祁阳,值郴寇初殄,台阃欲度地创县以扼其险,檄龟鼎往视经营之,作新邑,是为桂东。当路上其功,就使为长。政治无扰,民猺相安。旋为吉水宰,官至奉议郎。

郭新,咸淳元年进士。因乱不仕,筑“韫玉书室”,以耕钓自适。赋诗勒崖,今尚存“石崖钓台”四字。

 

明田子仁,南乡人。元末隐居不仕,与刘三吾为友。洪武初,征至京,赋《上元观灯》诗,称旨,授宁远教谕。

 

名山大川,郡之望也;硕德耆彦[18],乡之望也。郡邑诸贤,钟川岳灵粹之气,崛起其间。或振翮[19]清时,树勋中外;或耽幽[20]丘壑,自甘枯槁。虽潜见不同,均之与山川并丽者也。韩昌黎曰:“乡先生没而可祭于社者,其在斯人欤!”

赞曰:扶舆钟秀,维岳降神。哲人挺起,佩德怀珍。遘会南征,搢笏垂绅[21]。沉冥幽壑,戢羽潜鳞。奋乎百世,式我后昆[22]

 

孝子列传

   史传人物,则理学、经济,各从其类矣。郡志纪一方之善,乌能备乎?故类以名贤。至若孝为百行之原,关于风化,非凉德所几。从古圣帝明王,非孝无以治天下。家有孝子,非一家之瑞也,天下国家之瑞也。景星卿云[23],祥麟威凤,何足当其祥异哉!故别为传,以为简册光。

 

永州府 附郭 零陵县

   元唐笔,字仲端。幼嗜学,事母至孝。母终,庐墓侧,哀毁逾礼。尝写《莲华经》,一日,观音显像于卷中,人以为孝所感。

 

   明胡湘,弘治时人。父母相继殁,哀毁逾礼。葬毕,庐墓六年。乡党称之。

   国朝傅明贤,字君锡,别号起岩。父名良臣,母赵氏。顺治五年1648,粤兵围城,孝子以母病不能行,负母出焉,为门者所禁。戊子八月,明贤冒险出城省其父,逾日,跪白其父入城奉母,举家哭留。曰:“父有弟,我可暂离。设母亡,何以生为?”其子作舟送之,中途乃作绝命辞付之,凡七章,遂入城。城中粮绝,兵食居民殆尽。其母闻邻人被害,不胜恐怖,立毙。孝子见母死,一恸而绝。

   蒋孝子,名应黉[24]。本施氏子也,蒋师皋抚以为子。蒋氏家为巫,居唐公庙。顺治五年1648,粤兵围永城三月,粮匮,日杀居民为食。兵群入庙中,絷其父,将杀之。孝子匿神后出,跪曰:“父老不堪,请以身代。”释其父,而牵孝子去,竟杀之,父得以存。城溃,父出,每向人泣道之。

 

祁阳县

   明张机,字静之。孩幼即以孝闻。弘治末,母丧,父再娶又丧。机虑父无以养,强之重娶。三奉继母,皆以孝著。后与父连丧,哀毁尽礼,庐墓前,相继十有二年。昼夜悲号,双目几盲。忽有洪水涌泉,野鹿哀鸣不去,人谓至诚所感。邑令喻时以事闻,诏表其闾。正德甲申1524,邑令连达竖碑纪其迹。

文一元,父韩早丧,事母李氏尽孝。家甚贫,以业巾供母。一旦,母病剧,元割股以疗母,遂痊。郡守王俸躬诣其庐,匾曰:“节孝之门。”令县免其家。母卒,元庐墓三年。邑令季天箕遗以金,学师蒋仕捐米助之。

罗鹏云,祁市民也。家贫,力作养母,甘旨无阙。母病剧,鹏云窘无复之,乃割股以进馔。母闻香与常馔异,喜而食之,病遂起。终秘其事,邻里察之,具闻有司。太守王景、邑令陈荩旌其门曰:“三吾孝子。”

申谏,字良台,祁庠生。母孀居,三十年奉养如一日。谏善饮,友人邀饮,或卜夜,母必倚侯,谏遂不饮。母遇疾,谏默坐房外,终夜省其安否,不令母知。膳饮必躬亲,恒跪进食。适母寐良久,谏不敢离。至夜分,母觉,命之起然后起。母没,庐墓三年。

管朝用,父早世,遗母(婺)[]居,奉事惟谨。母病经年,朝用侍汤药,非手调不供,非口尝不进,历寒暑无倦也。

龙德升,为学吏。奉母尽孝。母马氏遘疾,危甚,延医莫效。升焚香祝天,割股饰食以进,顷刻,母即愈。延二十一岁寿,至八十二而终。

李尝芬,字培醇,祁庠生。母陈氏病,祈以身代。乙亥秋,母亡,芬水浆不入口者屡日。友人刘惟赞劝使节哀,芬曰:“母亡,吾何独生!幸吾兄孝,能奉家严,吾获从母地下,何恨哉!”。丙子元旦,抚棺槌胸,一恸而绝。乡人闻其事,无不殒涕。易三接诗吊之云:“毁当不灭性,何暇顾斯言。行我哀哀志,此身宁独存。号天双泪涌,寻母一魂奔。想见孝思苦,浯溪声尚吞。”

雷楚佐,号鼎铉,祁庠生也。力学养母,母食乃食。天启丙辰,母病,衣不解带,躬治药饵。病垂危,佐泣祷于文庙宣圣之前,愿减身寿,祈延母年。欲剖肝煮羹以奉母,方持刀跪剖,忽惛懵于地,有白烟罩之,不移时,母病良已。自此母延寿三年。

 

国朝黄简,字敬之。父用中,庠生也。癸巳春,避兵竹山,为兵所执。简于山脊望见兵以凶器拟[25]其父,即(有)[]岭驰下至兵所,请以身代。众兵释父执简,竟为兵刺死,遗男四岁,父为命名曰“达孝”。

 

 

东安县

宋唐杰,绍兴时人,幼有至性。继祖母蒋病目失明,杰以舌舐之,目辄有见。剧贼孔彦舟犯邑,杰号泣负蒋冒乱以出,贼义而舍之。母病,刲[26]肉和药以进,即愈。父亡,以舌舐尸代浴。既葬,庐墓,哀动山谷。所居产连理木三,花若堆锦,起地数尺,蔬果皆同蒂双实,冢上常有云物覆护。郡守熊彦谋以闻,诏付史馆,赐以束帛,事载《一统志》,入乡贤祠。

李文珍,咸淳时人,秉性孝友。母邓氏获异疾,思鱼作羹。会时冱寒[27],冰坚不可破,珍祷于潭,持斧凿冰,得鱼三尾,供母,病即愈。越三年,病复作,珍仍祷于是,入水良久不出,旁视者危之。既而掖巨鱼出,母得食复瘳[28]。人以为孝感,命其潭为“孝子“云。又一日,母疾将革,珍割股和药,母啜之即安。后以上寿终。县尹赵崇硂以事闻,命下,赐粟帛,旌表其门,建“孝感坊”,立碑记之。祀乡贤。

 

明邓世诰,庠生。割股疗亲,学道温以“孝心格天”四字旌之。

 

道州

明杨成章,营乐乡人。父泰,任浙江长亭巡检。妻何氏,无子。娶杭州丁氏,生成章。年四岁,父卒于任。丁氏留其家,何氏携成章扶榇[29]归。成章长,为庠生。母何氏临殁,以丁氏银钱付之,且告之故。成章持丧服阕,远游寻母,不获而归。后因州人李绍义任东阳典史,得知丁氏所在,复往求之,乃见母。人以为诚孝所感,知州叶文浩以闻,吏部侍郎唐龙上其事,授国子学录,以旌其孝。

熊魁,营阳乡人。早岁丧父,与兄裘同事母何氏,孝养备至。母尝患危疾,魁刲胸以进,母服之顿愈。年八十二岁而卒。魁庐于墓侧,与裘寝侍灵几,朝夕哀奠,三年不入私室,乡邦称孝焉。

萧华,进贤乡人。事母极孝。母逝,而庐墓者三年。时儿女子染痘,报之,归不入户,惟隔垣呼而问之,即旋墓所,止有一犬随之。卒之后,知州边侁以礼祭其墓,额其门曰:“孝子萧华之门”。

 

宁远县

宋萧孝子,泠道中和乡人,名失考。旧有祠在文昌门外褒忠庙,后圮于溪水,址略存。

 

明刘平生,东乡大阳洞人,事嫡母至孝。其家被猺贼纵火行劫,平生自外归,求母不得,哀甚,自投于火,以救得免。后于烬中得母骨,因誓必复此仇。赴京具奏,词极恳切,得请发兵,尽剿之。

欧阳震,仁泽乡人,事亲克孝。成化时,父丧,哀毁几绝。既葬,庐于墓侧,朝夕哭泣无时,知县君钦怜其事,躬至庐次,嘉叹久之,遂以名闻。至今人称为阳孝子云。

赵应奎,举人。赵昂之子。父丧,守制泣墓,教植二弟,乡人咸以孝弟称之。

郭蕙,居城市,幼孤。自八九岁即知孝母,守志勤苦。及长而有室,犹为母躬涤溺器。家贫不能得甘旨,或经商外归,母问此行所得何如,蕙必欢声应有,恐烦挂虑也。兄兰早卒,其孤甚幼,嫂他适,母抚孤泣。蕙曰:“甘苦相同,无劳重念。”孤长,为娶妇,母喜曰:“吾死无恨也。”及卒,蕙以礼治丧,躄踊[30]哭泣,皆出至情。士夫咏其事。

欧阳宁,仁泽乡人。少丧父,事母何氏,晨昏将顺,无不得其欢心。且兄弟怡怡,虽一饭不忍违。妻李氏、继室王氏,皆贤。人以为刑于之化也。

 

永明县

宋周尧卿,字子俞,以学行名。天圣二年1024进士。历连、衡二州司理参军、桂州司录,后通判饶州,累官太博士。年十二时丧父,忧戚,见母则匿其情。及母丧,倚庐枕块,慈乌衔土成陇,人以为至孝所感。尧卿卒,欧阳修为撰墓碑。(重见)

 

明陈旺,字廷辉,号湘水。事亲最孝。偶值母病,朝夕祈祝,忧形于色,寝食俱废,不之觉也。永乐庚子,中乡试十八名,时年十八。遂卒。

周淑,字思孟。生有至性。叔祖母居孀无嗣,抚为子。公备极孝养,如事所生。举万历丁酉乡荐。本生父尝病剧,公祷于神,请以身代。及易箦[31],哀极神伤,酒浆不入口者三年。于诸兄弟,尤笃友爱,都不觉其异乳也。丙辰成进士,选重庆司理,查小大之狱,必以情。视巴县篆,厘剔夙弊,吏无舞文。东事告亟,征调川兵,兵士之取道者,驿骚旁午。公授器给廪,曲尽方略,曰:“毋使扰我巴民也”。竟以积劳遘疾,知不能起,潸然曰:“白云亲舍,嗟何及矣。”伏枕而逝。巴县父老曰:“周使君纯孝,垂殁不忘其亲。”咸为感泣,抚榇者如趋市。

徐时述,字居明。事亲尽色养。宗党火不举者,尝周之。从弟某荒于饮博,时述不欲众中伤其意,引至郊外,宽譬深喻,其人卒改行。乡人方之陈太丘。

蒲秉厚,字在积,善事父母。岁荐入燕,时魏珰擅权,秉厚喟然叹曰:“苟为不义,纵得万钟,何若菽水承欢[32]之为愈乎?”遂拂衣归。寿臻九旬,三举大宾,为邑之表。

陈邦镜,字克熙。时父早逝,其母以过哀丧明,百药不效。尝私誓曰:“母盲不拯,何以生为?”遂究岐黄[33]之秘,昼夜虔祷。妻周氏心知夫志,亦以开母瞽[34]为念,朝夕煮药无懈。未几而母瞽顿明,一邑人称为“双孝”。

 

 

江华县

明刘钟杰,江华人。早孤,母李氏抚育及弱冠[35]遊泮[36]事母至孝。一日母病笃,杰卧雪吁天,愿以身代。是夜,母梦吞雪,即愈。乡人咸异之,邑令陈公申请奏闻,建坊表扬。

 

 

贞节列传

   男子读诗书,习礼仪,尚或寡廉鲜耻,堕行冥冥[37],所称临大节而不可夺者,几人哉?闺壸[38]柔懦,辄或赴义坚勇,至死不回。宋黄庭坚所称不俗人者,往往于此中见之。虽曰天地间气之所钟,然何以钟之独偏于巾帼邪?呜呼!传及妇人,而须眉亦可少鉴矣,独闺阁是风[39]哉!

 

永州府 附郭 零陵县

明尚氏,成化时邑中邓琏妻。年十九夫故,誓不更适。乳幼子成立,以节命名,表守节之义。孀居六十四年,冰雪如一日。嘉靖改元,撰入《武宗实录》。

唐氏,成化时零庠生王清妻。年二十九夫故。遗子王宽甫,八岁。贫苦万状,族豪百计侵虐,唐以死誓。纺绩自活,抚孤成人。守节五十六年。郡守周茂曾保举奖励。

唐氏,邓希问妻。年二十四夫死,誓不再醮[40]。日事纺绩,以抚孤幼,奉养舅姑。及居丧,哀制兼尽。府县以闻,院道咸褒旌之。

王氏,邑人王崇德女,适徐有为。年二十夫故,誓志守节,抚孤成立。太守黄翰免其子徐敦孝杂差以励世。其祖母唐氏,亦节妇也。初,崇德尝司训赣州,寄诗勉其女云:“祖妣唐孺人,孀操谁与伍。且喜我女娇,亦能肖我祖。不爱事繁华,宁甘守清苦。终始能勉旃[41],香名垂万古”。

胡氏,南渭王府定熥妻。夫亡,年二十二,遗孤长子二岁,次子遗腹。哀毁骨立,育子成立。性乐施予,邻里两被回禄[42],一室居然无恙,盖天以彰节孝也。郡守王景申请旌奖。

李氏,邑人张希孟妻。年二十四夫故,遗子张一鸿三岁,女一岁。孀守五十年,有司旌奖。

蒋氏,永州卫李祚妻。年二十夫亡,止一女,或讽再适,氏号恸死守,茹荼五十余年。乡党称其苦节。

陈氏,零邑民蒋廷生妻。年十九夫亡,遗幼男蒋春蕃才百日。舅姑俱老,一贫如洗。氏侍养抚孤,绩纺为活,苦节四十四年。巡按御史徐兆魁具题,奉旨钦赐银三十两,建坊旌表。

黄氏,零邑庠生王炤妻也。夫亡,黄氏止一女两岁,次室范氏亦一女四岁,生男恒生未周期。范年二十九,黄年二十七,矢志无二,以抚幼孤。黄至六十二岁,范至七十四岁始卒。

王氏,庠生谢天助妻也。年十六适助。助死,氏年二十九。子幼,家贫,矢心贞一。寿七十一岁,居孀者四十二年。

蒋氏,庠生张绅妻也。生男禄幼而绅卒,氏年二十。守节鞠子,治家有才略。卜葬夫于先茔,蒋自相其宅兆,术者莫能上下也。其子禄长,教以诗书。卒以明经为武义谕。蒋年九十三而终。

张氏,邓复俊妻也。俊早卒,遗二子日景、日昺,尚幼。时有夺其产者,氏力御之。事姑以孝,训子以义,至今乡里称之。

王氏,陈典妻也。典家甚贫,氏绩纺以供。典登第,数年而没,氏年二十余。亲戚咸悼之,而氏内外综理,祭葬甚有条理,抚养孤子。年八十二而卒。

桑氏,诸生陈三聘妻。年二十余夫死,无嗣。翁姑年且老,事之甚谨,抚一子以继祀。家又贫,皆氏经营为日食计。年七十余卒。

艾氏,诸生眭炯耀妻也。里中兵乱,有执艾氏者欲污之。艾曰:“吾终当从尔,然对众辱我,异日何以为尔妇?愿且去,须尔马涉水。”执者信之,驰马至深处,急投水死。

高氏,朱垣薇妻也。丁亥怀顺王破永,絷垣薇夫妇城中,三阅月坚洁自全。后垣薇既死,氏遂自经。

李氏,雒川里江涌瑞妻也。顺治五年四月十四日,有兵过其地,姑伍氏携氏避于江家冲,为兵所絷,欲污之。氏曰:“头可断,身不可辱,宁受一刀以死。”兵怒杀之。

蒋氏,零邑东隅里人也。年十七归里民王三仕。仕饶于产,族人三杰、三俊谋吞之。氏无子,抚一子为后。无何,三仕死,妇依抚子。三俊、三杰尽据其产,以十亩于妇。后杰、俊荡尽其产,复觊其余,逼妇再适。妇知之,潜归外氏,依孀嫂。俊、杰阴受狂且[43]之金,设计促之归,归则威逼。妇知不免,扃户[44]自缢。后县令李如淓为文立石于墓,旌之以示后人。

虞氏,诸生胡一钿妻也。丁卯,钿以乙榜准贡监入京廷试,试归病卒。氏年二十九,子甫数龄。号恸泣血,誓以死守,朝夕惟纺织自给。后其子成立,虞氏得息肩。年七十余卒。

刘氏,乐善里民周熙妻也。熙年三十二而卒,氏年二十八。生有二子,曰启瑞、启瑚。守志不他适。后瑞又殁,妻胡氏亦生二子,裔旦、裔书。姑媳同守,称双节焉。崇祯十三年,司理万公旌之曰:“节孝双声。”顺治十三年,知县刘公旌之曰:“节操坚持。”

 

 

祁阳县

明郝氏,民张伯通妻。归张未五载,夫殁,郝氏誓不改醮。已而舅姑继殁,又无伯叔子嗣,郝往依父母家,守节四十九年。洪武十六年,有司以闻,诏表其门。

申氏,龙塘民张志高妻也。志高殁,申守志不移。子张濬,宣德七年贡生,仕江津县令。

成氏,蒋克恭妻也。年十八适蒋,凡八载,克恭殁。成誓守抚孤,孀居四十年。孝宗时有司以闻,诏加旌表。既死,邑令蓝郁挽以诗,有“破镜难消千载恨,孤灯常照百年心”之句。先是,成读《烈女传》,谓蔡文姬不宜入。后编修严嵩过祁阳,闻语,为题曰:“败叶萧萧委树飞,悲笳声咽漠庭归。当年青史留遗事,不道人间有是非。”

陈氏,名妙秀,周汝相妻。夫业儒,患肺疾,每焚香告天,愿以身代。俄夫卒,陈年二十六。剪发毁形不出户阃,哭于棺侧者月余,亦呕血而卒。乡人怜之,有司刊其名于旌善亭。御史黄冈曹珪诗曰:“肯留好面见夫君,不读书人识字真。蚤死周郎幸有此,四时不断陇头春。”

谢氏,李绪妻。年十九夫逝。甘贫抚孤,苦操垂六十年,府县并嘉奖焉。

成氏,举人胡英妻。英卒于京,时年二十。家甚贫,苦志自矢,抚立幼儿。邑令连达匾其门曰:“冰蘖清操。”寿九十七,署县事吴思齐奖以节寿。

滕氏,邑之归阳田永隆妻也。年十八适永隆,时值翁姑相继而亡,滕年二十五。生一子,甫五十日而夫亡。内无姑嫜之依,外无伯叔之托,携孤归父母家,教养成人。子名珤,年五十而滕犹在,寿七十有五。卒于嘉靖丙寅,守节五十载。

文氏,曾士奇妻。年十九夫亡。无子,抚养妾子惟谨。有富豪欲娶之,文氏誓死,谋始寝。邑令邓如相颜其门曰:“表扬贞节。”万历十七年,巡按甘公优奖。三十五年,奉皇太后恩赐粟帛旌异。

昌氏,陈所养妻。年二十夫亡,茹荼自励。姑年八十七,动履维艰,昌躬亲扶持,曰:“吾代夫当尔。”闻者哀之。抚二孤,俱成长。长伯胜,学成,以明经选。邑令李天箕匾曰:“贞淑。”

蒋氏,乃归阳南川尹申九霄妻也。霄年老无子,取金氏女于南川,生子印。至重庆取王氏女,生子都。霄卒,蒋氏与金与王抚两孤如己子。孙在廷,登万历壬午贤书,王氏年九十,犹及见孙歌《鹿鸣》而归也。督学黄公题蒋母帧云:“寿享八十有六,节劲六十一春。身沐六朝雨露,眼观五代儿孙。”

雷氏,邑民彭骥妻。年二十二岁适彭,二十九而骥死。长男大用,三岁,次行弥月耳。雷绩纺治生,训二子。隆庆庚午,大用中湖广乡试第一名。万历甲寅,寿满百岁。太守王景具粟帛造庐,总漕陈荐具题旌表,巡按钱春为之建坊。

陈氏,邑民唐用相妻。谐耦七年,夫亡。剪发附棺,誓不二节,孀守四十五年。隆庆初,邑令李天箕以闻,督学颜旌之。

毛氏,邑民夏友斌妻也。年十九夫亡,誓不再醮。孀居几七十年,乡评归焉。

卢氏,邑民谢天生妻。年二十五夫亡,泣血几陨。育孤六岁,又亡。继育子逢春,万历中起明经,宦宜章。

刘氏,邑民萧永妻。年二十二永逝,矢志不夺。抚孤鹤年,既长,又丧。育孙时中,以承夫祀。隆庆时邑令张照嘉其节,旌曰:“贞顺。”

陈氏,邑之儒士曾三聘妻,尚书陈荐女也。十岁失母,晨昏依祖母膝下,年十六归于三聘。亡,祈以身代,不得,触首棺前,垂毙而苏。服除之明日,沐浴坐床,竟旬不食。家人为请医,弗许;请祷,弗许;从容正寝而卒。太守王景白其事于督学马人龙,上巡按钱春,旌之。

杨氏,邑民杨明远妻也。年二十六夫丧。毁容破面,誓不再适。勤绩纺以养公姑,抚幼子成人。守节四十九年,寿七十五。太守石应崑奖曰:“节寿。”

欧氏,邑庠生黄时中妻也。二十二岁而孀居,育孤不遂,鞠侄为子,以承夫祀。寿六十有二。

唐氏,邑民曾尔柱妻,郡庠生唐璇之女。年二十四丧夫,忍苦育孤三十六年。崇祯时,邑令刘明遇表其“苦节”。

申氏,申养浩之女,邑之归阳人也。嫁丘姓者,亡其名。庚子为逃兵所执,不能脱。怀中抱一幼女,拥使登舟,中渡,出兵不意,忽大呼曰:“吾今当入水寻南海观世音。”音未绝,已挟女跃入水矣,见者无不叹息。

 

东安县

明毛氏,夏友斌妻。年十九斌故,誓不再醮,凛然有“柏舟[45]”之风。七十余终。

唐氏,夏妻。年二十八质故。家贫,无子。节操愈励。

文氏,李志伦妻。年二十五伦死。抚养幼子,年逾七十,凛节终身。

曹氏,林德宾妻。年二十四宾故。矢志抚孤,寿跻九十有八。嘉靖改元,诏赐米帛。

陈氏,唐胜瑛妻。年二十三瑛故。抚遗腹子,力贫事姑,人咸谓“孝节”云。

邓氏,陈景茂妻。年二十茂故。抚二孤,纺绩自活,孝事其姑,知县吴允裕扁揭其门。

刘氏,乔重妻也。嫁重六阅月,重死。遗腹生女,屏膏沐,谢请召,事姑尤谨。知县谢相旌之。

秦氏,庠生邓任妻。年二十六任故。抚孤成立,奉侍寡姑,坚贞自守。知县吴允裕申请奖赉。

舒氏,邓胜妻。年二十四胜故。守节抚子,咸有成立。

唐氏,乔禄妻。年十九禄死。杜门自守,家贫,以纺绩为活。抚育二子,中年二子连丧。又抚幼孙,始终一节,年七十终。

李氏,庠生唐京理妻。年二十七理故,且无子。矢志苦守,节操无玷。知县朱应辰申请嘉奖。

龚氏,胡益周妻。夫早逝,且无嗣。誓不再醮,甘贫守节,奉侍老姑,克尽妇职。知县朱应辰以“苦节”表其门。

 

道州

明黄氏,修义乡人黄文明女,适周伦为妻。年二十四夫亡,子方一岁。励志守节,养姑教子。五十余年,人无间言。

蒋氏,在城民文宣妻。年二十四夫亡,子文俊方二岁。孀居教子,娶妇陈氏。文俊亦故,无子。陈氏年二十一,与姑相守十余年而卒。知州叶文浩表为“双节”。

熊氏,宜阳乡人,庠生何为妻。年二十一夫亡,无嗣。以节操砥厉终身,乡人称之曰“贞节”云。

冯氏,周元直妻。年十八夫故,遗腹一女。里豪有欲夺其节者,冯执不从。时姑在堂,事之尽礼。女长,适人,亦故。冯独守一室,纺绩自给,近六十而终。里人共推焉。

何氏,坦溪人,适承差周仕。壮年无子,何随之在省,每劝夫置妾为后嗣计。无何夫亡,年二十二岁。与妾皆无出,扶榇归。久之,窥妾志移,嫁之,独处一室。会翁逝,姑存。夫弟曰信、曰伟,尚幼,何鞠之如母。次第婚娶,挈家赀[46]还之,无少私焉。姑殁,自爨[47]年七十余终。

何氏,州民蒋义卿妻。卿死,何仅二十岁,遗腹一女。矢志孀居,纺绩养姑。年七十八卒。知州李发具请院道屡奖,侍读学士李廷机题准云:“何氏以布衣之妻,著柏舟之谊。事姑,闾里称孝;无子,清贞尤难。合照例旌表,仍为建坊。”

周氏,性至烈。适王涣然。甫二载,涣然浴水溺死。周急奔江浒,抱尸号哭不绝。数日后,亦自缢死。知州吴僩嗟叹其事,命学正林师则为之传。

何氏,名当姑,乃营阳乡何文铭之女也。受聘未嫁而夫死,文铭欲另择婿,当力拒曰:“既受某聘,则当固某妻也,岂复事他人乎!”父不忍伤其志,从之。当竟于父家守节终身。

赵氏,名闰凤,少颖悟,城中赵廷玉之女也。先受某聘,未适而某故。其父廷玉亦故。氏依兄而居。有姑之子李大金者,窥氏姿色,假指父存时曾许为室,欺其兄妹单弱,胁以必从。氏年方十二,度知不免,伺夜将针线密联其附体之襟裾,牢不可解,赴营道江死。天启间,知州李嵊慈申请院司建坊于城北,额曰:“闺英侠烈”,以旌表之。今其墓碑存焉。

 

宁远县

明李氏,北厢双桂坊民乐秉贤妻。年二十六生子延漙,方周岁,秉贤亡。漙长,娶李氏,年二十五生子忠赞,未周岁,漙亦亡。姑妇当夫之亡,即屏膏沐,对影寝食,务绩紝以供饔餐,抚育孤子。遇荒歉,忍饥自守,节操益坚。至今,邑人以“岁寒松柏”称之。

郑氏,西洞民欧阳麟妻。年二十一夫亡,无子。或讽之改适,答曰:“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嫁二夫。”竟守节终身。

李氏,在城星拱街庠生彭瑄妻。年二十适瑄,二载瑄殁,无子。或以微言讽之嫁,曰:“生不失道以相夫,死当完节以见夫。再醮之流,禽兽之类也。”言者大惭。

赵烈女,卫左所居城朝天坊赵龙之女,名三妹。正德六年,贼攻城破,为贼所执。欲犯之,女厉声骂曰:“我身如玉,可碎不可污也,贼奴,我今有死而已!”贼怒,遂杀之。今人咸称为烈女云。

傅氏,卫左所居城水南街田税之继室。税前妻生一男,傅氏生一女。正德六年,贼破城,傅氏携二子逃,计不得两全,指其男曰:“此吾夫之嗣也。”遂弃所生女,负其男以逃。邑人咸称之曰:“此妇与邓伯道[48]无异,盖陈婴之也!”

孙氏,县学生黄文妻。年二十一夫亡,生子凤,方九日。刻苦守节,抚凤成立。因承祖职,赴京荫袭,母子相依以行。及凤得袭本所副千户,回任禄养终身。众服其烈,前巡按湖广监察御史翁廉其事,特加旌异。见本府旌善亭。

张氏,卫左所在城朝天坊大井头赵英妻。少年适赵,方十月夫故。有遗腹,仅五月。守志无他,后生子弘,长为本邑庠生。张躬纺绩以资师友之费。卒年七十九。内外无间言。弘治八年,本县署印通判任奉诏书“义夫节妇恩例”,具申当道以闻,今名列本府旌善亭云。

陈氏,东厢庠生刘天成母。年十九夫丧,有遗腹,才数月,守志无异。因归宁,父母诱令改适,谕以意,遂奋然起步走而归,誓不再往。后生天成,抚养成人。寒暑纺绩,以课其子入庠序。部使者巡历至永,以礼奖之。

孙氏,千户孙凤女。适左所仁寿坊杨文试,年十九夫没,未有出。自誓守志,继母怜其少,托所亲以微意讽之,女泣曰:“以一身而屈事二夫,非妇道也,宁忍自失以累父母?况翁姑老矣,弱弟尚幼,更委谁耶?”众皆叹异,有泣下者。后以礼安葬翁姑,为弟娶妇,曰:“今而后吾可见吾夫于地下矣。”族人甚敬重之,院道并加礼奖。

 

永明县

明翠嫦、翠娥,皆甘棠村民周正琚之女。洪武戊申间,为土贼邓四所获。女诒之曰;“吾当从尔,但吾父曾藏金于昂山上,曷往取之,以为妆奁。”及至绝顶,姐妹投万丈崖以死。父乏嗣,闻二女死,亦自缢。

义氏,义天诰之女。嘉靖中为流贼所虏,抗骂不随。贼以血刀恐之,益以死抗,遂遇害。

义氏,兴化乡六都人。嘉靖三年适民唐本固。夫亡,年方二十四,遗孤一岁。父怜之,强改嫁,坚志不从,泣曰:“尝闻烈女不更二夫,愿孤成以存祀。”孀居贫苦,严谨闺门,冰玉之洁,始终如一。当道廉访其实,具请以闻。

周氏,允平乡八都人。适民陈廷策。年方二十二夫亡,誓不更适,抚孤成立。纺绩度日,操节坚固,精洁无暇,训孤业儒。孤亡,率男妇守遗腹孙。当道廉访其实,匾表其门。

欧阳氏,省祭陈思性妻。尹氏,其妾也,生子邦釴。思性谒铨,携妻妾稚子同往。性卒于京,二氏与子扶柩还。中流舟覆,二氏执帆架得济。时釴才五岁,与柩俱溺,幸遇别舟,拯其婴儿,而棺则浮沉焉。釴乃复赴水,扳棺环而号泣。众怜之,并援柩登岸。既旋,二氏守贫,教子勤读。釴年十四遊泮,配蒲氏。亡何而釴不禄,遗孙澍,四龄;次泓,二龄,而二姑老且病。蒲氏方廿有四岁,乃勤俭纺绩以承菽水。一日,出一帙示子曰:“此尔父未结墨庄,盍勖诸[49]?”朝夕督课,未几,澍、泓兄弟同入泮。

蒲氏,贡生徐时述妻。述卒,氏年甫三旬。抚遗孤日省,仅四龄。居贫,绩紝治生。事姑孝谨,督课其子,垂老不怠。日省多长者交,邑人谓有“陶母”风。

周氏,民蒲以惟妻。二十七岁而以惟卒,孤秉捷方六岁。氏抚之成立,娶妇周氏。未几,捷又卒。氏悲妇年少,讽之嫁,以观其志。妇泣曰:“微姑,吾且死守,矧姑在乎!背而他之,何以见吾夫地下。”遂过继兄子蒲辂以存捷嗣,而矢志与姑孀居。坚贞之操,阅三十余年如一日也。一门双节,族党皆曰:“惟斯姑也,而有斯妇。”

蒲氏素嫦,年二十二岁生一女。夫偶与某豪恶有眦睚[50]衅,竟被伤身殒。氏痛绝求死,忽泣而叹曰:“凶首未悬,亦何颜从夫君于地下也!”日夜哀号,誓志报仇。寻仇畏罪自刎,而怨愤犹深。冰洁之操,金石勿渝。当道嘉其节,行檄表焉。及遇乱离,复能以明哲保身,乡里无不敬服。

 

江华县

明赵氏,名向贞,太平乡民赵志伦之女也。年十八被掳截获,不随贼去,百般骂贼,不受辱。奋拔贼刃刺伤贼,贼怒,遂断手足弃去,以死全身。有传,有墓志,有祭文、挽诗,蔡侯申请蠲其家,仍立祠。

费氏,费斗南妹。适夫蒋壎,三年而丧,有遗腹子复春。值家贫窘,母令改志,截发自矢,且事姑孝,育子勤。卒成子之名。及其卒也,邑侯胡琏并当道俱有挽诗。

李氏,从化乡李守善女。十八归庠生刘绣。越两岁,生子钟杰,而夫遂亡。舅早世,姑怜其少,欲夺其志,矢死不渝。将遗孤送母家抚育,七岁携归。躬纺绩事姑,教子长成入庠。孀居七十九年,内外毫无间言。知县陈瑞产闻之,欲为旌表,李令子并诸孙力阻,曰:“此妇女分内事。”陈叹服久之。至万历戊子,奉例申请奏闻,立坊。因其子钟杰尽孝,故题其坊曰:“节孝双寿。”年九十九而卒。

 

永人士或以文学显,或以功业著,例皆牵连书之。此其特书,何重之也?吾闻孝为百行之源,而节烈精诚,可以开金石而动天地。若人[51]者,信山川之殊秀,生人之上瑞也。彼文章功业,耽问学,值遭遇,即夫人而能之,而安得与扶三纲,寿国脉者例论哉!不然,今之纡金拖紫、弧矢四方者,且遍天下,而胡若人者之寥寥[52]也!且夫忠臣也,移于孝者也,贞臣也,激于义者也,可弗重欤?为之特书,示民好也。

赞曰:诗咏孝思,传称取义。丈夫实难,矧伊[53]女子?疑岭[54]云屯,湘竹泪痕。是生卓异[55] ,代有令闻[56]。我司彤管[57],特书郡籍。聊以解嘲,少人多石。

 

永州府志 卷十七终



[]张朱:即张载、朱熹。

[]《诗》:即《诗经》。

[]思无邪:心无邪意,心归纯正。语出《论语》:“《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意逆志:出自《孟子·万章》:“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毛郑:“毛”指西汉毛亨,曾著《毛诗故训传》,通常简称“毛传”,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系统解释《诗经》的著作。“郑”指东汉郑玄,其著《毛诗传笺》,通常简称“郑笺”,他以《毛传》为主,兼采三家诗说,加以疏通识别。

[]庄周:即庄子(约前369-286),名周。战国时宋国蒙人(今河南商丘),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

[]理:自然之道。周善言理:指庄周擅长谈论自然天道。

[]性:人之本性。孟善言性:孟子擅长讨论人之本性。

[⑨]血食:享受祭祀。因古代祭祀要宰杀牲畜,故称血食。

[]行人:官名。《周礼》秋官有行人,掌管朝觐聘问。春秋、战国时各国都有设置。汉代大鸿胪属官有行人,后改称大行令。明代设行人司,复有行人之官,掌传旨、册封等事。

[11]召杜:指西汉召信臣和东汉杜诗。两人先后为南阳太守,惠政爱民,民间称道曰:“前有召父,后有杜母。”见《后汉书•杜诗传》。故常以“召杜”称有惠政的地方官。

[12]饮冰茹蘖:生活清苦,生活清白。

[13]辇毂:皇帝的车舆,代指京城。

[14]囊橐:袋子。《诗•大雅•公刘》:“乃裹糇粮,于囊于橐。”毛传:“小曰橐,大曰囊。”

[15]帑(tǎng):国库里的钱财。

[16]褫(chǐ):剥夺。

[17]胥:察看。此为“察看全志”之义。

[18]耆彦:指年高望重之人。

[19]振翮(hé):振动翅膀向上高飞。常用来形容人的志向高远。

[20]耽幽:指退隐山林。

[21]搢笏垂绅:指插笏与衣服上的大带。引申为官宦的代称。

[22]式我后昆:为子孙后代树立榜样。

[23]景星卿云:传说只有在太平盛世才能看到的景星和卿云,用以比喻珍贵罕见之物。景星,也称瑞星。卿云,祥瑞的彩云。

[24]黉:古时学校。

[25]拟:比划。

[26]刲(kuī):割。

[27]冱寒:天气寒冷,积冻不开。冱,同“沍”,冻结。

[28]瘳(chōu):病愈。引申为恢复元气。

[29]榇:棺材。

[30]躄踊:捶胸顿足,哀痛状。躄(bì):通“擗”,仆倒。

[31]易箦:人将死曰“易箦”。典出《礼记•檀弓》,曾子病革,因床箦为季孙所赐,大夫之所用,曾子未尝为大夫,于礼不当寝,命举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没。箦,竹编床席。

[32]菽水承欢:虽然家贫只能食豆饮水,但能博得父母的欢心,就算尽忠尽孝。陆游诗:“俗孝家家供菽水。”按《礼记•檀弓》:“嗓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

[33]岐黄:指岐伯与黄帝,医家奉以为祖,并称岐黄。

[34]瞽(gǔ):瞎眼。

[35]弱冠:古代男子二十岁行冠礼,以示成年,但体犹未壮,故为弱冠。《礼记·曲礼上》:“二十曰弱冠。”

[36]泮:泮宫,原为西周诸侯所设的大学之名。宋后州县皆置,仍沿用此称。

[37]堕行冥冥:指自行堕落于黑暗中。(汉)刘向《烈女传·卫灵夫人》:“夫忠臣与孝子不为昭昭信节,不为冥冥堕行。”

[38]闺壸(kǔn):旧时指妇女居住的内室。在此借指妇女。

[39]独闺阁是风:倒置句,即独风闺阁。意思是那里只劝喻女子呢?风,劝导,劝喻。

[40]再醮(jiào):再次结婚。古代男女婚嫁时,父母为他们举行酌酒祭神的仪式叫“醮”。元、明以后,专指妇女再嫁。

[41]勉旃(zhān):努力。

[42]回禄:原指火神,后泛指火灾。

[43]狂且:轻狂之人。且,助词无义。

[44]扃(jiōng)户:关门、闭门。

[45]柏舟:谓夫死或丧夫后矢志不嫁。《诗•鄘风•柏舟序》:“柏舟,共姜自誓也。卫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义,父母欲夺而嫁之,誓而弗许,故作是诗以絶之。”

[46]赀(zī):同“资”。

[47]爨(cuàn):烧火做饭。《广雅》:“爨,炊也。”

[48]邓伯道:晋代邓攸,字伯道。战乱中携子、侄逃难,途中屡遇险,恐难两全,乃弃去己子,保全侄儿。后终无子。时人为他抱憾说:“天道无知,使邓伯道无儿。”见《晋书·邓攸传》。

[49]盍勖诸:何不勉力。

[50]眦睚:当作“睚眦”,指瞪眼怒视,引申为小怨小忿。

[51]若人:这样的人。

[52]寥寥:稀少。

[53]矧:何况,况且。

[54]疑岭:即九疑山。

[55]卓异:高出一般,出众。

[56]令闻:美好的声誉。

[57]彤管:指古代女史用以记事的杆身漆朱的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