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十二:杂咏诗文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5:37:00  admin  点击:1172

永州府志卷第十二

 

 

 

 

 

 

杂咏诗文

 

府城

 

三咏图诗 并序

 

吴正肃公[1]

 

□□……举世沧波兮家紫烟江之上兮山之前茅为庐兮覆雪垂,百草衰兮□拥肩生生自已兮念念一轮一竿年一年。

邻家酒熟欣延□□□□村路山樱然儿孙笑语觉鱼□□涓涓鸥来鸥去老志老雨落雨□□□□□深一笛清石怪洞庭秋月何孤圆

悠悠与鳅蝉纲志长鲸疏小鲜清风坐失整吾涓滨何者为高扁舟系楫浩歌去渺无□□……

 

□□……微雨寒□重野阔煙昏如□熏门中稚子知□□上高年讲区种虽精人事有饥穰未□□劳不虚用,岁无蟊贼,阴阳和黍□□□□□□多敛实输公一云毕村中渐渐闻□□□□□酒分相命社率严于公府令饮□□□□□□言得失毫厘知邑政。

先公正肃,廊庙才也,而三咏之作,乃□□□处山泽间,或谓公自寒素,故能道是□□……

□□……其有,遂争论诟詈不置,刘子从而和谕□□烹而共食之,既而问于篙师,曰:鸢则飞□□,鱼则潜,天渊之各有其适也。今也鸢则□□之遭,得而食,诸鸟立视不食,□□□□迟飞而乌遽逝,亦有其说矣,□□□□□□□□□篙师对曰:君未之知耶?江岸之间,率□□□□獭善入水捕鱼,是鱼重大,獭力莫能□□□□曳置沙渚间,将就食之,鸢鸟并飞□□□□□□□遂獭而有之,□□……

 

 

 

自衡州移桂十余本植零陵所住精舍[2]

 

柳宗元

谪官去南裔[3],清湘绕灵岳[4]

晨登蒹葭岸,霜景霁纷浊。

离披[5]得幽桂,芳本欣盈握。

火耕困烟烬,薪采久摧剥。

道旁且不顾,岑岭况悠邈。

倾筐壅故壤,栖息期鸾鷟[6]

路远清凉宫,一雨悟无学。

南人始珍重,微我谁先觉?

芳意不可传,丹心徒自渥。

 

 

湘岸移木芙蓉植龙兴精舍

 

柳宗元

有美不自蔽,安能守孤根?

盈盈[7]湘西岸,秋至风露繁。

丽影别寒水,秾芳委前轩[8]

芰荷[9]谅难杂,反此生高原。

 

巽公院[10]五咏

 

柳宗元

 

净土堂[11]

 

结习自无始[12],沦溺穷苦源。

流形[13]及兹世,始悟三空门[14]

华堂开净域,图像焕且繁。

清泠焚众香,微妙歌法言[15]

稽首愧导师[16],超遥谢尘昏[17]

 

 

 

 

 

曲讲堂[18]

 

寂灭[19]本非断,文字[20]安可离?

曲堂何为设?高士方在斯。

圣默寄言宣[21],分别乃无知[22]

趣中即空假[23],名相[24]与谁期?

愿言绝闻得,忘意聊思惟[25]

 

 

禅堂[26]

 

发地[27]结青茅[28],团团抱虚白[29]

山花落幽户,中有忘机客[30]

涉有本非取,照空不待析[31]

万籁俱缘生,窅然[32]喧中寂。

心境本同如[33],鸟飞无遗迹[34]

 

芙蓉亭

 

新亭俯朱槛,嘉木开芙蓉。

清香晨风远,溽彩[35]寒露浓。

潇洒出人世,低昂多异同[36]

尝闻色空一[37],造物谁为工?

留连秋月晏,迢递来山钟。

 

苦竹桥

 

危桥[38]属幽径,缭绕穿疏林。

迸箨[39]分苦节,轻筠抱虚心[40]

俯瞰涓涓流,仰聆萧萧吟。

差池[41]下烟日,嘲哳[42]鸣山禽。

谅无要津用,栖息有余阴。

 

 

 

万桂亭记

 

零陵为郡,负山而城,学当城东北,倚□□□□□□巨石林立,旧有万桂亭□□□□□□□□□□□□□□□丙辰□□之讲席者□□□□□□□□□□□□□□□□□□□……□□□□□□□□□□不辞□□之记异日□□□□□□□□□□□□□□耳焉。尚为重记之,洪武□□十月□□□□□□□

 

 

零陵邑乡饮酒叙

乡饮酒礼,曩遭秦火,礼文散失,所可考者,□□□□书姑存长幼荐豆之典,□宾主介僎之位,□□□知其与□□□几□也,方今□□□□□□………近于古,匪肆而於恭,周还、杨袭於堂上会宾□□□及夕而退,非惟克然者,有所得於己,抑亦化民感□□□也,郡博士胡汝器作乡饮酒序,命予亦续□文,□□□之人,故书此,用志岁月云。时年癸亥三月中瀚,湘□□□□□□

 

知府虞中顺公祈祷有感序

 

尝观夫天人感应之理,其妙莫测,未有□□□□□以致之也。盖诚者天道,诚之者人道,至诚而□□□□□未之有也。□□未有能动者也,先儒曰:有者□□□□□有其□□□□□诚则安其神□□□□□□□□□□□□□□□□□□□□□□□□□□□……□勿言也□□□□□□□□□□□□□□□□□发□其□□无一事一息之□□□□□□□□□公以四明世家之才学见知于□□□□□□□□朝□□□□居是职,寔自上嘉其才而亲选焉。视政未几,即能□□□□德加于民,非其德充于位,体无不□□□……[43]

国立北平图书馆收藏章)



[1] 吴正肃公:即吴育(10041058),字春卿,建州(今福建)人,天圣五年进士,为人刚直,有政声,谥正肃。《宋史》有传。有文集五十卷,已佚。福建史志里存其《重建羊太傅祠和王原叔句》一诗:“羊公千载得清吟,芳迹虽遥契昔心。更与岘山为故事,凛然风格照来今。”

[2] 据残存文字知为柳宗元诗,故据《柳宗元集》替补。下同。

[3] 南裔:南方,指永州。

[4] 灵岳:指衡山。

[5] 离披:分散、拨开。

[6] 鸾鷟:皆神鸟。

[7] 盈盈:姿态美好。

[8] 丽影、秾芳:皆形容木芙蓉之美。

[9] 芰荷:即荷莲。

[10] 巽公院:指巽上人所居之道院。巽公,即重巽,居永州龙兴寺。

[11] 净土堂:在龙兴寺之东边。

[12] 结习:佛教谓人世嗜欲诸烦恼为结习。无始:佛教谓世间一切,若众生、若法,皆无有始。

[13] 流形:语出《易•乾》:“云行雨施,品物流形。”指万物形体,此谓人。

[14] 三空门:即三解脱门。指空、无相、无作之境界,佛教修行之最高境界,可解脱烦恼,超越轮回。

[15] 歌法言:诵唱佛经。

[16] 愧:感荷。导师:指唱导佛经之僧人。

[17] 谢尘昏:谢,辞却,引申为远避;尘,指尘世(佛教所指的人世间);谢尘昏,即远避尘世的昏暗和混乱。

[18] 曲讲堂:讲论法理的地方。

[19] 寂灭:梵语“涅槃”之意译,或谓修道者圆寂之后,即脱离一切名相,故云寂灭。

[20] 文字:谓佛教经论。

[21] 圣默:《思益经如来二事品》:“言一圣说法,说三藏十二部经也;二圣默然,一字不说也。如来唯有此二法。”又曰:“佛及弟子常行二事,若说若默。”寄言宣:即“圣说法”,谓以言相传。

[22] 此句谓分别默、说,乃无知之见。按,《摩诃止观》卷一:“离说无理,离理无说;即说无说,无说即说;无二无别,即事而真。”又曰:“圣说圣默,非说非默。”宗元所持论者,仍在于“文字安可离”,须从佛典中求佛理。

[23] 本句谓中道与空、假,由一心观之,则圆融无碍;“虽三而一,虽一而三”。趣,同“趋”。中,中道;空,空相;假,假名。此为天台宗“圆融三谛。”

[24] 名相:《楞伽经》卷四:“愚痴凡夫,随名相流。”按,耳可闻谓之名,眼可见谓之相。佛教以为万物皆有名相,而皆虚妄不实,凡人常因分别此虚假之名相而起种种烦恼。

[25] 闻得:指耳所听闻,目所视得,指名相。忘意与忘言相对,指仍须依经典文字去探索佛理。

[26] 禅堂:禅坐悟道之室。

[27] 发地:拔地而起;起自地面。

[28] 菁茅:茅草。结菁茅,以茅草构筑禅室。

[29] 虚白:《庄子•人间世》:“虚室生白。”《释文》:“司马(彪)云:室喻心,心能空虚,则纯白独生也。”本句原谓禅室为群山环抱,暗喻心境清静无欲。

[30] 忘机客:忘却世俗机心者,指巽上人。机心,机巧的心思,指深沉权变的心计。

[31] 此二句谓巽上人已能观照“空”,体会众相皆是虚妄之理。有,有相;佛家以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空,《大乘章义》:“空者,理之别目,绝众相,故名为空。”承上谓由“有”而体会“有即是空”。

[32] 窅然:寂寥深远。

[33] 境:谓心所攀缘处。同如:一样的意思。语出《维摩詰所说经•净影》疏:“真法体同,名之为如。”

[34]《华严经》:“了知诸法性寂灭,如鸟飞空无有迹。”

[35] 溽彩:色彩浓艳。溽,通“缛”。

[36] 异同:《柳宗元集》作“异容”。作“容”字是,指芙蓉花形貌。

[37] 色空一:《柳宗元集》作“色空喻”。语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38] 危桥:形容其桥细窄难行。

[39] 箨(tuò):迸,裂开的;箨,壳。

[40] 筠:竹子的青皮。抱虚心:竹体直而中空,故云。

[41] 差池:不整齐。《诗•邺风•差池》:“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42] 嘲哳(zhā):象声词,形容鸟叫的声音。

[43] 此处为《府志》最后一页,(因版心残损,不知是第几页),其最后一行钤有“国立北平图书馆收藏”印章。以下各页皆散佚,类目“道州考异”内容全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