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九:人物(1)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5:14:00  admin  点击:1875

永州府志卷第九[1]

 

 

人物

本府

[元以前][2]

蒋琬 三国时零陵郡人也。为蜀丞相。

蒋珩 祁阳[3]人。仕吴,拜武骑常侍。文帝[4]时,拜始兴太守、广州都督。禀气英灵,卓然独步,举直错枉[5],化行如神。位重勋高,累封爵土。后仕晋,开基于江表,感中原士庶襁负[6]而归,珩有力焉。卒归葬城东五里,地名长坞。

臧荣绪 零陵人。博览群书,多闻强记,善属文,有良史之风。康帝[7]召拜著作郎,修《晋书》三十卷,盛行于世。官至御史大夫。卒葬州北三十里,地名拒捍岭。

周不疑 字元直,刘先之甥也。幼有异才,聪敏明达。曹公妻以女,不疑不敢当。公爱子苍舒夙[8]有才智,谓可与不疑为俦。

屈隐之 祁阳人。少好经史,尤精《庄》、《易》,性度温雅。举秀才,为广州判官,兼摄州司马。徙韶州刺史。居官清俭,请托不行。

[]黄盖 字公覆,泉陵人。孙坚举义兵,盖从之。山越不宾,辄用盖为守长,凡守九县,所在[9]平定。盖善于养众,每所征讨,士卒皆争先。建安中,周瑜拒曹公于赤壁,盖建策火[10]攻,曹公败退。国人思之,画像祠焉。

邓璨  零陵人。少高洁,与刘驎之、刘尚公友善,不应州郡辟[11]。会荆州刺史桓[12]冲礼请为别驾,璨乃应召。驎之谓璨曰:“卿忽改节,吾失所望矣。”璨笑曰:“足下可谓有志于隐,而未知隐之道。夫隐在我,而不在物,是以朝市亦可隐。”驎之无以难之。

[]唐献之 零陵人。论文讲道,听者莫测其浅深。举秀才,累官为广州都督。严毅公清,临事能断,奸豪屏迹,领[13]表肃然。

[]史青 零陵人。博闻强记。开元初,自荐云:“臣闻曹子建七步成章,陛下若召试臣,愿五步之内可塞明诏。日试万言,臣愿足矣。”遂试《昭君怨》、《岁除》[14]。诗尤工,云:“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寒随一夜去,春逐五[15]更来。”[16]明皇大称赏。

史苌 字仲兴,零陵人,善属文。吴王恪镇宋州,礼请为判官,谓苌曰:“逆寇未殄,君有济物才,(旧志至此缺,文不可考。)[垂顾,黎元有望矣。”苌嘉其意,乃应召。多所裨赞,境内肃然。][17]

[]王绘、邓璋 零陵人。崇宁间,诏诸路提举学官举遗逸,胡文定公安国提湖南学,荐绘、璋于朝。二人已老,不行。

蒋昺 字彦忠,零陵人,颖悟强记。与黄彪、严昌裔为友,同游张魏公之门。昺年稍长,南轩尚幼,盖师而友之。尝与南轩同[18]至天庆观读真宗御制,南轩一过辄能诵,昺再读亦不遗一字。举进士,终签判[19]宾州。

唐绩 字公懋,零陵人。少警敏,[][20]学至忘寝食,为文亹亹[21]可观。范公祖禹谪永,公从之问读书作文法。举进士,中元符三年(1100)之科,历潭州司户,迁衡山令。衡山僧田当民田之半,赋入不时。绩绝不与交,入[22]赋率先期[23]足。通判鼎州,会沅州徭寇黄安叛,荆南帅刘亚夫檄绩提兵应援,贼平,功冠诸路。桃源县方田吏倚法为市,民不堪命,则相率曹伍起敚[24]吏金,众且数千。提点刑狱孙定鉴遣绩以兵捕取,绩曰:“吾民服勤田畴,而吏重扰之,岂忍加兵?”以恩言慰劳父老,俾相率解散,斗者忻然弃杖去。朝廷知绩可用,除通判登州。未行,擢福建路运判。陛辞,奏:“吏部颇侵入路官阙,愿遵旧制,悉归外选。”又奏:“累圣仁厚,殒胎有禁,比年禁弛,乞申严之。”上嘉纳,且论曰:“卿久历州县,知民疾苦,当遍察风俗以闻。”绩至闽,循所部,首令诸县籍孕妇,廪给之。以故,其子无弗举。检校选阙,月日无遗漏,作官簿书选者姓名,不得颠倒后先。建州衣绢粗恶,绩戒敕诸吏□□

 

张枢 字子发,零陵人。性豪爽,善属文。入太学。绍圣中,上书言孟后事。云云。

□□[25]……

吕陟[26] 字升卿,吕丕子也。早登紫岩先生[27]之门,与南轩[28]游。诚斋杨公[29]为零陵丞,因督租[30]过其里,往见之。及归,知郡侍郎胡公问曰:“所过知有人材否?”答曰:“青桂里得一吕升卿,饱学之士也。”侍郎即招致乡校,领袖诸生。后入仕,再调常德府录事参军。南轩帅江陵兼漕,适大比,特命考试。后累为监司,有名于时。

 

朱敏 字讷之,一字公远。祖钱塘人,因为零陵令,遂家焉。敏举进士第,历邵阳簿、道州司理、衡山丞、辰州判官。天资重厚,持身廉正,居官不饰威严,而人自悦服。与人交,不谄不□□□□,见者心醉。

唐彻 字子卓,零陵人,唐绩之族也。家贫,刻苦读书。习《戴经》[31],为零陵倡。四诣礼部,以特科出官。受学于严竹堂先生。竹堂宰茶陵,晚与之俱,俾其子师之。彻过衡阳,贽书谒静春先生,先生授以《近思录》,且曰:“精思力践,必有得矣。”彻佩服惟谨,学益加进。彻为人质直,好义疾恶不避怨,居官能廉。丙午,大疫方敛,周氏僵卧,邻里莫敢登门,彻奋然独往视之。病者瘳[32],死者葬,逾月乃复。零陵士多贫,大比计偕[33],率乏裹粮,竟尼[34]其行。会有没官民居,彻力叩郡侯,创为贡士储,僦[35]金以赡东上者,濒江复建龙□□□□□。长乐林观过为志其墓云。

 

唐复 字子立[36],彻之弟也。举□□,领乡荐,擢嘉定甲戌(1214)进士第,历衡阳尉,□□丞,以奉议郎致仕。复幼豪宕不羁,逾冠始慕学,读书务记览,善词章。受业于东莱先生深之门,先生极称之。以贫故,教学诸文集,凡经复指教者,文有法度。至今乡曲中人多其徒也。号“敬斋”。

张纡 字公饰,枢之侄也。性高洁,好学善属文。尝游于紫[37]岩先生之门,与南轩为友。

□□……[38]

严昌裔 字庆曾,零陵人。紫岩先生张出谪永,昌裔登其门而受学焉,南轩实与之为友。云云。

□□……[39]

谢用宾 字任,祁阳人。天资秀敏,读书过目成诵,下笔辄数千言。诣南轩,往求一言可以终身行之者。张公曰:“其敬乎!”遂书诸绅,自是刻意圣贤之学。祖田百亩,尽逊以备弟妹婚嫁之资。以特科奏名,任横州法曹。适守倅[40]皆阙,用宾兼领之,俸给不受。衡阳□仪受业其门,未几中申科。

 

吴伦 字子常,零陵人。受业于南轩,与张世契。“幼颖悟,善属文,有闻见,甚多概。”见《南轩语录》。南轩之帅江陵也,伦从之,至于易箦[41],伦在其傍。“蝉蜕人欲之私,春融天理之妙”,盖以告伦也。

 

蒋复 字女[42]行,零陵人。幼嗜学,博涉书史。介然有守,非其交弗与也。与伦同受业于南轩。所作诗文,有《澹岩遗稿》藏于家。

 

唐如晦,字幼光。博学无所不通,山齐先生易公祓为题其书堂,曰“善斋”。

 

唐人鉴 字德明,零陵人。好学,善属文。邑丞杨诚斋始至,即与内[43]交。一日,诚斋假炉焚香以问卜,人鉴以小诗送之,曰:“闻爇[44]炉香要决疑,不疑何用卜蓍龟?圣人自有韦编[45]在,进退存亡岂不知?”诚斋得诗大喜。后筑室于州学之西,植竹万竿,诚斋为名“玉立”,今集中有《题玉立斋》诗。白石黄公景说帅静□过永,尝往见之。及归,不能舍,遂赠诗云:“我欲船头载公去,白沙翠竹共论文。”为名胜所重如此。

 

张子贤 字彦容,祁阳人。豪爽不羁,少习进士业,已而厌之。注意于诗,遂以诗名于缙绅间。识虑深远,议论劲正。自号“云山野客”。

 

乐韶 字成之,零陵人。颖悟绝人,读书五行俱下,十岁能属文。从敬斋先生学,弱冠中进士,授桃源尉。

 

唐杰 东安人。年二岁即知孝爱。事继祖母、父母、继母皆以孝闻。所居产连理异木者三,果蔬皆同蒂双实。父母塚上常有云雾覆护。泽出大鱼,状如偃月。绍兴丁卯(1147),郡守熊彦谋以孝行闻于朝,诏宣付史馆,赐以束帛。

 

 

 

熊彦谋

永州东安民唐杰,生两岁即知孝爱,继祖母蒋氏老而失明,杰恋慕不去左右。至七岁,则躬温凊晨起。舐蒋病目,辄有见。后剧贼孔彦舟犯东安,尽迫驱邑人,杰号泣诣贼营,皆负蒋以出,贼义而舍之。又母尝有奇疾,食时胸腹辄宛塞膨脝[46]若亟,欲后[47]之不得。或教以气导,杰用其法,苇翕[48]尝恶满口,母即气通得食。如是三年,病寖剧,杰治百方不效,则刲股肉,羮馕[49]一啜而愈。母既死,事后母益勤。父士琮,七十有九岁矣,杰适寒温,时饮食,抑[50]搔苛痒,扶掖兴俯。父死,擗踊[51]几绝,起而以舌舐尸[52]代沐浴,水浆不入口七日者凡三。既葬,庐墓傍,日一蔬食,弗尝五味,弗事盥颒[53],昼夜悲号,哀动山谷。所居忽生异木,干三花,若堆锦,起地数尺,合理而上。绍兴丁卯(1147),彦谋守零陵,用邑父老言,上其状。朝廷谓杰孝行显著,得旨宣付史馆,赐以束帛。今十有一年矣,杰哀慕感激,酸辛痛切,曾不少衰。父母塚傍复生连理木,二间有云物覆上。圃之果蔬,皆同蒂双实。泽出大鱼,状如偃月。全永之间,闻杰之风,翕然[54]慕之。

伏惟主上躬大舜之孝,以谨东朝之养,天下之人陶濡圣化,爱老慕亲,莫不兴起。杰一农夫,而卓行伟杰,幸蒙旌宠,安可无传?窃观前史所载,孝于父母者多矣,如事后母以孝闻,则汉公孙弘、陈万年、胡广、鲍永辈,当时求忠臣者,或用以为卿相。彼贤士大夫,服习名教,固当如此。而史已特书之,况民庶乎?若夫事祖母以孝称者,晋李密,齐刘子珪,亦皆时之名士。求于民庶,则鲜矣。至于事后祖母而能尽孝,盖未之有也。而杰爱笃所亲,曾无薄厚,尝恶舔尸,未或前闻。虽庾黔贵爱父,一尝之暂,史已书之,杰乃三年,殊不厌止!盖尝以谓人生而同者,性也;薄厚之差,欲恶之变,皆情也。诚明内克,心无所逐,而不惑于情,则亲吾亲也,病吾亲之病、死吾亲之死也。吾知吾亲,莫知其他,尝恶啜甘,同一臭味,精诚至到,感通神明,驯禽伏兽,出芝涌醴,气息所召,理之必然,无足怪者。推曾子、子思诚明之学,由尽性以往,则可以知此矣。顾杰未尝进学问,乃不言而躬行,身则农夫,心□□□。予自永□□□与语累旬,朴茂稳实□□□温□可爱,因其告归,为赞以遗永人耳。□□□□□治朝盛事。

赞曰:父母、后母,大母之继。式亲其亲,爱无有二。彼迁于情,欲恶厚薄。齿臂有之,矧复尝恶?有伟者杰,孝以性成。勤苦艰难,疾患死生。地老天荒,我慕方始。我亲则亡,我心未已。理达心□,格彼化育。共蒂骈枝,和臻草木。汗青特书,尝谓史臣。戔戔束帛,式是永人。岂曰永人?与世立教。人子人孙,起敬起孝。

 

元朝

邓桂贤  字国望,零陵人。少聪敏博学。大德年间任本路儒学正,除潭州路儒学正。隐居不仕,设馆授徒。时翰林□贡酸斋、路帅朱基山、总管毛伯贴木儿皆师敬之。延祐年间,编集《郡志》,成。铸祭、乐二器,有功学校。年八十而终,葬于地名突腹。

 

唐肇 字仲端,零陵人。幼嗜学,□□吏业进身□□□□知事。事母至孝,母终,庐于墓侧,哀毁逾礼,悲痛几绝。经一日,观音示像于卷中,人以为孝所感。□□□□□录事,殁于任所。

 

全州

孝廉

朱道诚 字信中。幼丧父,事母俞氏至孝。念多病,道诚截发求医。俞卒,葬于湘峰景德寺之左,结庵守坟侧,感冬笋生瑞竹。父老状于州,转而上闻。景佑四年(1037),有旨赐绢十匹、米一斛,令本州常加存抚,事载国史(崇□□□□赠以诗)。及卒,卢帅三献可(有夜□□孤寡□□□□□□□□□□赵公□□□□□于墓)。其子扬善,庐焉,事亦闻于朝。至和二年(1055),有旨赐米帛如父恩。扬善后改名□□,恩官至宣教郎□□□,以母胡氏多病,誓终身不娶,不□□□,王巩定国喜其为人,字曰子贞[55]

 

蒋举 字时举。久住太学,一日告友人黄无悔曰:“学者所以学,为忠孝也。有亲弗养,孝乎?忠既未立,孝庶几焉,我其归矣。”无悔[56]感其言(黄公送之曰:秋风起兮离□飞,南国远兮心欲归。归心切兮亲庭闱,复相见兮复何时)。后居母丧,结茅坟侧,朝夕哀恸,芝生石间,凡十本,彩色明瑩。乡人异之,相率闻于官(□□□……□□□)。绍兴十一年(1141),旌表门闾。

 

□衮 字补之,清湘人。元符中,王巩坐司马温公党,削尚书郎籍,贬全州。衮与兄冕德父曰□□……□□德父真纯不苟,补之开爽喜文。冕后以孝闻于朝,赐束帛。山谷南迁过湘,谓:“因定国而识德父,盖此邦之望也。”又赠之以诗:

 

万里潇湘一故人,白头亲老尚悬鹑[57]

环家但有千竿竹,望日空耕一亩芹。

卖剑买牛真可惜,双鸡斗酒得为邻。

劝君莫起羁愁思,满腹文章未是贫。

 

王佐 字用之。世居长乡白石,其族盛大。用之数预乡荐,晚得官,仕至邕州户曹。尝摄狱事,平反峒民冤狱。免死者七人,皆叩头以谢,携物值百万为饷[58]。公力拒之,众坚欲其留,止受一小佩刀。归老于家,享年八十有五。有子六人,孙男一十五人。第五子宗说补入大学,官至通直郎、永州推官,与故相路允迪为同舍生。建炎初,南迁过清湘,迂路访之,为留数日。王氏即其寓馆榜曰“相来阁”,且有诗翰往来。路公为《户曹公墓志》,称其与世异趣。伸人之冤,谢人之饷,与史所载或受纸百番[59]、或受大钱[60]者何以异!且邃于学问,精于术数,篇章翰墨,卓然可观。古所谓乡先生殁而可祭于社,其在君欤!

 

 

 

文学科第

 

 

唐谏元 名册,字子方,清湘人。以三舍类升天庠[61]。元符[62]间,与乡人蒋举上书论时事。崇宁申严党禁,入易丕以下等籍,退屏回里。改名册[63],领乡荐[64],登政和[65]五年(1115)第,历官至朝奉郎,累赠通奉大夫。子孝颖,先膺里选,□受世赏,周益公、梁郑公皆器重之。后知陕州,士大夫出蜀者皆挟巨商重货,公大搜□,遂以谤免(有送行诗云:“但得归舟轻以叶,不□蜀客怨商征”)。其子之润,两请,历仕宾州节推。女适陶器,生澈斋,其后簪缨不绝。

 

陶崇 字宗山。少聪敏,十岁赋《笔山诗》,有惊人句。登嘉泰二年(1202)进士第,历仕两广,召试馆职。慕柳子厚为文,尝撰《宋铙歌鼓吹曲》及《楚辞七叙》以进于朝。理宗在潜邸[66]时,公为讲读官,龙飞[67]被召,首陈“保业、谨微、谨独、持久”之说。及又陈“郡县武备、厚民生、厉士气”之论,与时宰忤,出知信州,终于任,赠特进,谥文肃。有《澈斋文集》。历官行□见国史。子梦训,典舂陵、瑞阳两郡,终监丞。

 

□处厚 字景重。父卫;母陶氏,澈斋之女兄也。少□□□外修,志趣不凡。治《春秋》,其学邃而□□□□衮衮不休,名动场屋。再请于乡,旦评益归重,□□论论,慷慨好言天下事,有特独操。鹤山魏公[68]迁渠阳日,处厚往从之游。出所业,有曰:“士坏于天子之廷,必未尝修于其家。”鹤山奇之,留置门下,嘱以范其子,凡论著皆获与闻。又为《铭己斋》,勉以古人为己之学,日夕亲灸,熏陶讲贯,学益赡[69]。晚就累圣恩,调柳州马平步尉,再辟潭州甘泉酒库,兼帅幕。居官守正不阿,俸禄外无取。人称其迂,曰:“迂,吾所自取也,终不以此易彼。予愧予之不迂也,有谓予迂,予探襟当之。”其立论每如此。

易宾炯 不乱谈笑,赋诗而终。所交多名士,顾斋邓公□、简斋谢公弼尤推敬之。

 

蒋公顺 成父,清湘人。远祖秀,东汉末来居零陵。四传为蜀大司马、安阳恭侯琬。又十六传曰在根,唐初刺零陵,没葬湘源,子孙因家焉。又十九传为忠良,号尤溪翁。生三子,少曰炎。炎之族兄曰元夫,嗜学善属文,两请乡荐,实践不欺。游张南轩、陆象山之门,作《本宗谱系序》,载秀而下迄今凡一千四十余年,世数历历可考。宗族散居他乡,其家风大抵重厚而务本,慷慨而好义。炎生三子,公顺其次也。壮岁即弃举子业,精研义理之学,从鹤山魏公游于靖蜀吴之间,凡七年,所得益赡(鹤山和其诗曰:发挥孔孟□一代,□葺赢刘□六经,其推许可见矣)。筑室湘滨,命之曰“□鹤鹪山”,发其义,为之铭。晚为亲老来仕,会别公(之杰)制置两淮,携公顺与俱,以解安丰围。补官监施州、清江税,再调沅州黔阳尉,辟常德府桃源令,未赴而卒。尝著《龙溪翁家传》以扬潜德[70]。凡师友辨订微言奥论,凡千余纸,烬于开庆之扰,其甥阎起岩仅存一二,因得以考其言行梗概云。

 

管氏 其先缙云人,今家清湘(事见吴与、刘岑撰《管公美墓访》)。山谷黄公[71]以崇宁[72]甲申(1104)谪宜州[73]郡守,闲置子城内,卧榻至与屠儿相对。后又徙置戍楼,往来绝迹。时管氏时当[74]为宜州理曹,不避权贵,与公交游甚密。家藏墨帖颇多,又为书“折桂亭”三大字,且谓时当曰:“此书得韵平原体[75],君家值[76]庆,后必有登进士科者。”初寮先生王巩尝造管氏家,见其一门诗礼,延师教子皆有法度,遂扁其门曰“义方”。其后子孙请[77]乡学、登上庠、就恩科[78]者代不乏。至五世孙(安昌),父子俱以辞翰为阃府[79]诸公罗致。后以军功模文,爵仕至通直郎、广西运管。生二子,相继登科。长浚发,字季源,戊辰(1268)陈榜,仕至文林郎、广西提学常平司干官。次炎发,字季衡,己未(1259)周榜,仕至朝奉郎、尚书刑工部架阁、湖南帅机。皆以文学见知诸老,蔚为湘士之望。人以为初寮“义方”、山谷“折桂”之谶,至是始验。咸淳癸酉(1273)权郡,陈以震为改城东□湘坊为“攀桂坊”以表之。季衡子□实,将仕佐郎,本路儒学教授。孙广西帅府□□。

 

窦氏 自宋初有太子中舍窦玄为全州刺史,子孙因家焉,号北来公,世居万乡渡江。后子孙蕃盛,乐道爱人,有燕山阴德遗风。一房居桥渡(事见林侯《湘山□楼记》及《□春桥记》)。文杰有子曰元,生四子。长全器,两领乡荐,丁未南省《诗》魁,仕至国史检阅、吉州通判。次全礼,戊戍补入太学(州郡即其里创魁星坊,姚勉书“咸浮旁午在弥明”,立省魁坊于窦氏舍前)。一房居城西。绍兴军兴,以家财佐边,补武爵士信保义郎、文柄成忠郎。孙良济,好善乐施,乡人咸以“居士”称之。年四十未有子,创建书堂,榜曰“椿桂”,誓有子必延师,效义方故事(长沙许宪晟大持节广右,过其门,喜为书之,乃以诗纪其实)。未几生子,名次嵩。自幼年,居士即椿桂堂延师讽诲,遂以儒名家,领袖乡校,作成后进者众。兄名次山[80],端平甲午(1234)领乡举,后以恩科修职郎、衡山县丞。其初家居也,兄弟子侄自相师友,乡人俊秀从游者多验焉。居士有孙六人,畴、壎、衜[81]翁,简翁,钺、经翁。管氏之甥,早岁俱以文学称。郡守彭宋杰表其里之桥田景星坊曰“怀凤沙”,示明望之意。余见后

 

廖邃明 清湘恩德乡人。能文辞,尤长于乐府。少不羁,尚气谊。陈了斋瑩中南迁过全日,州郡待[82]之甚严,无敢近之者,邃明独于逆旅中相问劳。其后北归,适龙图学士柝彦质亦贬岭南,道过了斋。既不携家,又以瘴疠为忧,问以南中相识,了斋即以邃明为荐。柝公谒湘山,解后与语,甚悦。知其可伐,欲与之俱,邃明慨然从之。一日渡海,风涛大作,邃明持剑厉声曰:“有宋忠臣在此!”风涛遂息。后数年,柝公得还,而邃明死,公作诗吊之,仍官其一子。

 

宜乡长山唐氏 其先质肃公介之后,家近兴安,与唐吏部同族。累世积善,以儒名家。至理宗朝,兄弟三人连中科第。长清,两中乡荐,晚就恩科静江法曹。子三人,四请于乡。次湘,号东轩。次洪,号顺斋。俱以《春秋》登正科。东轩,丙辰文榜,官至东安簿。顺斋,丁未张榜,官至昭州守。东轩长子栋,栋请乡举。顺齐子子方,归附后平乐县丞。孙志道,工部奏差。一门诗礼,文风甚盛。

万乡刘氏 上祖割田入学养士,修贡陂以溉民田,乡人德之,石刻俱载,世积厚德。绍兴间,有朝士孙觌持宪节广右,道遇刘霆于朱塘上村庄,喜其人物议论,以女妻之。荫补京官,历仕兴安、萍乡三大邑,皆有政声。后倅武冈,知郁林。侄上宾,中乡举。侄孙奕,登淳熙黄四榜,官至化州教授,改秩而终。唐峡州撰《教授之父瑩墓志》曰:“刘氏父祖割腴产入学宫,充养士。凿陂渠以溉民田三万有奇。倾家貲,好陪接,广布施,事母谨,交游皆贤士大夫。乡党姻族有婚嫁丧祭不能举者,奁具棺敛,悉以周给。细民艰食,倒廪赈贷。召逋者[83]二百余人,具酒三行,取券焚之,人复遗[84]粟贰斗。里有讼者,皆求直焉。延师教子,十余年间,待遇愈加。其子奕,改[85]名佛榜,调长沙簿。归,公告以入仕在于洁已。妻王氏,以奕官及封。”皆实录也。

 

万乡安陂唐氏 其族盛大。至政和二年(1112),莫俦榜[86]有唐时登科,历仕皆有政声,绍兴军兴,官鄂、岳间。值岳武穆将兵来,应副军期,甚有劳绩。岳公荐之,召见奏事,后官至澧州太守。元[87]名“时臣”,御笔去一“臣”字。先任静江[88]理定县令,与王初寮唱酬,有诗文。子朝俊,荫补得官。后六十年亦宰理定,有记,文见《桂林志》。后官至佥判。至今有唐大夫户。

 

行义

清湘建安乡桐冈蒋一鸣、一夔兄弟六人 五世守义同居,共八十余年。初,里有哗者,累纠其析。贰郡许公俨谓:“累世不分,兹诚美事。”权郡许公应龙谓:“人家累代不分,理合旌表,况可重抑其分?”庾使史弥忞谓:“五世不分析,古今美谈。”皆形于书判(太守邓公有“文风动士林,讳事着乡祠”之褒),人以为确论。继而乡邻以实状闻于县,清湘令徐叔伦称:“五世义居不分,累政太守皆褒赏之,今若勒其分析,非所以崇教化、励风俗。”申准仓台行下:“蒋嵩累世不分,同居雍睦,所合奖励,以寓激劝。”太守奉命,即以“崇义”名其坊、扁其室,驰送钱酒,示表宅里之意。

 

建安乡义兴里唐德柄、德锐、德祥兄弟 以儒传家,累世不分。太守邓公闻而贤之(以“明经”扁其斋、“和顺”扁其堂;通守王朝散,□□□□□,邑令徐从事,复创坊额,大书“行义”以旌异之[89])。德柄兄弟不愿其名显,迫于上命,不得已。笃义而守儒,安分以乐善,世之所罕见,人之所难能也。其子孙蔚乎士林之秀,岂偶然哉!教授董梦得志。

 

城西张氏 其祖辟,宋大理寺丞,许州颖昌人也。其子忻,南渡始家于全。再世生景颜,字鲁叟。以儒名家,乐善好义,尤精医学,活人甚众,乡闾缓急必周之。尝即家塾为兴贤书院,延闻望之士师训族党子弟。郡守任公谠大书其扁,特旌异之。凡乡里俊秀,贫不能力学者,悉就教养。故其成德达材,背项相望,人咸德之。官授翰林助教。与管氏为世姻。子德夫,驰声文学,恩[90]补登仕郎。至今义方诗礼,子孙承之,固有所自至,亦积善之余庆云。

灌阳昭义乡地□青冈,嘉定十六年(1223)饥荒。蒋尧佐不待劝谕,自二月一日为始,五日一次,发廪济粜[91],不增谷价,乡民赖以存活。主簿张之才申闻当路,乞加旌赏,准。安抚真待制德秀书判牒州:“免送官会十贯。如愿补官,即与具申;如或不愿,合于所居之地立坊,曰‘惠施’。是亦表厉[92]风俗之意。”

 

孝感

清湘县蒋公頔[93] 字生甫。早孤,受学于兄公顺,而得登鹤山之门。立志不群,笃于为义,每挺身尽力赴人之急。闻庆俶扰[94],寇[95]贼蜂起,剽掠焚荡,凶焰孔炽,公頔倡议结谋保甲。贼厥[96]渠魁,一境乃得奠居,人德之。

[蒋少立] 清湘万乡桥渡,嘉定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蒋少立割胸救父蒋五。知县闻之州阃,准。安抚真特制判:“剔股以救其亲,世固有之。割胸之痛,前所未闻。非孝忱笃至(知有亲,不知有身)。[97]克为此?□□优加褒异,仍于所居立‘思慈坊’,以示表厥宅里,植立风教之意。”仍支羊酒、米面以劳之。

倪文学 景定间,父章甫疾革[98],医药弗效,乃焚香吁天,剜胸以饮其父,疾遂瘳。邻里闻于州。有述其族倪忠割胸救母唐氏,倪日显割股救父世玙,郡守杨恪、摄令文□荣表其闾曰“兴行”。

[马氏][99] 郡南不五里,淳祐十年(1250正月十二日,室女马氏刲脉救父马昶,邻里申州太守朱朝散,有处女孝感可嘉,待给米酒以旌之。乃立“孝忱坊”,并述以诗。马氏后嫁城东蒋珙,为本州副孔目。至元归附,宋旧官弃城遁,止存清湘县令萧岩叟,同本州都孔目蒋楫、副孔目蒋珙,率众投拜,当年给降到敕牒三道:“萧岩叟,授全州同知。蒋楫,忠显校尉、全州判官。蒋珙,将仕郎、清湘县尹。”广军攻城,蒋珙死之。马氏以寿终。有族弟蒋秉,保申上司,承袭荫授承事郎、清湘县尹。

 

 

[道州]

 

道州先贤宦历

 

郡故僻左,而山水之富则甲于湖湘。由唐以来,名人胜士,不远数千里,从政于是邦,必有可称者焉。而旧志所载,在唐不过三人,在我朝惟寇莱公而已,奚其略耶!或者考订未之详尔。今以欧阳崇公[100]遗迹附于集,盖补其逸云。

杨炎 为州司马,事见《唐书》本传。

裴墐 为州佐掾,见柳文《万年令琼府君墓碣》。

江华县令瞿令问 艺篆[101]元次山[102]《阳华岩》等铭,《窊尊铭》、《舜庙状》、《舜祠表》皆其所书,今存。

寇莱公准 字平仲。本朝天禧四年(1020)六月罢相,八月贬道州司马。明年改元乾兴,二月贬雷州司户。公既去,人为建[103]楼,祠其像于下。或谓公之谪此也,素无公宇,百姓竞荷土木至,而廨舍立成。守土者以闻,遂有海康[104]之贬。

欧阳崇公观 字仲宾,文忠公[105]之父也。登咸[106]三年(1000)第,为州判官,仕以廉称。庆元庚申(1200),陈宪元勋来替上幕,寔[107]踵前躅[108],因建堂而祠焉,且记其事,又著《思贤录》,以示思慕之意。诚斋东山杨公皆为序跋。



[1] 此为《府志》卷九第一页,第一行下方钤有“国立北平图书馆收藏”印章。

[2] 因本卷后面有小标题“元朝”,故增相对应的标题。

[3] 祁阳:《府志》原文作“永阳”,误。按康熙《永州府志》作“泉陵”,然此条目归于“祁阳县名贤”。三国时,祁阳县未设之前,地属泉陵。

[4] 文帝:指魏文帝,公元220226年在位。

[5] 举直错枉:擢用正直的人,废置邪曲的人。《论语·为政》:“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6] 襁负:用襁褓背负,泛指人用肩背驮。襁,包婴儿的被子。

[7] 康帝:晋康帝,公元343344年在位,只二年多。

[8] 夙:早年。

[9] 所在:处处,随处。

[10] 火:《府志》原文作“公”,误,应为“火”。

[11] 辟:召,征召。

[12] 桓:《府志》原文作“亘”,误。

[13] 领表:领,通“岭”。表,外,外面。领表,岭外,即五岭以南。

[14] 《康熙府志》作《除夕》。按,前题为“赋”,后题为“诗”。

[15] 五:《府志》原文作“土”,误。

[16] 《全唐诗》卷115载,史青原作是一首五律,共八句,《府志》只录其前四句,其后四句为:“气色空中改,容颜暗里回。风光人不觉,已入后园梅。”康熙《永州府志》亦为八句,只是韵脚用字有所不同,“催”作“来”,“来”作“回”,“回”作“催”。

[17] 方括号内“若垂顾……境内肃然。”这一段文字《府志》原文缺,今据康熙九年《永州府志》增补。

[18] 同:《府志》原文作“司”,误。

[19] 签判:宋代于各州府选派京官充任判官时称签书判官厅公事,简称签判,掌诸案文移事务。

[20] 苦:今据康熙九年《永州府志》补。

[21] 亹亹(wěi):委婉动听,有吸引力。宋孙光宪《北梦琐言》:“东海文雅高淡,听之亹亹。”

[22] 入:《府志》原文作“人”,误。

[23] 先期:在规定期限之前。

[24] 敚:“夺”的本字。

[25] 《府志》原文此处缺三行文字。

[26] 陟:《府志》原文作“涉”,误。

[27] 紫岩先生:指张浚(10971164),宋绵竹人,字德远,号紫岩居士。徽宗时进士,高宗时任知枢密院事,出为川陕东西诸路宣抚处置使。因力主抗金,于绍兴二十年至二十八年(11501158)被秦桧排挤,谪居永州。

[28] 南轩:指张栻(11331189),张浚子,四川绵竹人,字敬夫,号南轩。绍兴二十年至绍兴二十八年随父徙居永州。

[29] 诚斋杨公:即杨万里(11271206),宋代吉水人,字廷秀,号诚斋。绍兴二十四年进士,初授赣州司户,继而调零陵县丞。

[30] 租:《府志》原文作“祖”,误。

[31] 戴经:亦称戴学。指西汉戴德、戴圣叔侄创立的今文礼学《大戴礼记》、《小戴礼记》。

[32] 瘳(chōu):治愈。

[33] 计偕:本谓应征召之人偕计吏同行,后指举人赴京会试。史记·儒林列传序》郡国县道邑有好文学、敬长上、肃政教、顺乡里、出入不悖所闻者,令相长丞上属所二千石,二千石谨察可者,当与计偕,诣太常,得受业如弟子。司马贞索隐:计,计吏也。偕,俱也。谓令与计吏俱诣太常也。”

[34] 尼:阻止。

[35] 僦:租赁。

[36] 子立:康熙《永州府志》作“来复”。

[37] 紫:《府志》原文作“柴”,误。

[38] 《府志》原文此处有两行空白,疑为残缺。

[39] 《府志》原文此处有七行空白,疑为文字残缺。

[40] 守倅:太守及其副职。

[41] 易箦(zé):本指撤换垫席,后转指病危将死。

[42] 女(rǔ):通作“汝”。

[43] 内:通“纳”。

[44] 爇(ruò):烧,点燃。陈琳《为袁绍檄豫州》:“若举炎火以爇飞蓬,覆沧海以沃熛炭,有何不灭者哉?”

[45] 韦编:指《易经》。《史记·孔子世家》:“读《易》,韦编三绝。”

[46] 膨脝(hēng):亦作“膨亨”,腹部膨大貌。

[47] 后:疑应作“通”。

[48] 苇翕:苇吸。翕,通“吸”。

[49] 羹馕(xiàng):即羹食。馕,送来的食物。同“饷”。

[50] 抑:《府志》原文作“柳”,应为“抑”。抑搔:按摩抓搔的意思。

[51] 擗踊:捶胸顿足。

[52] 尸:《府志》原文作“死”,误。

[53] 盥颒(guàn huì):洗手洗面。

[54] 翕然:一致的样子。

[55] 贞:《府志》原文作“员”,疑应作“贞”。

[56] 无悔:即黄无悔,宋代诗人,陈师道曾有《黄无悔挽词四首》传世,对其评价甚高。

[57] 悬鹑:形容披挂于身的衣服短小而破烂。悬,指披挂。鹑,指鹑衣。形容衣服如同鹌鹑羽毛一样,斑驳杂色而短秃,必得百结方可遮体。

[58] 饷(xiang):赠送。《说文·食部》:“饷,遗也。”

[59] 番:古代计算纸张的单位。《新唐书》:“(杜暹)秩满归,吏以纸万番赆之,暹为受百番。”

[60] 大钱:这里指数额较大的钱款。

[61] 以三舍类升天庠:依据《三舍法》逐级升到太学的最高层级。《三舍法》,熙宁新政之一。王安石变法主张以“学校养士”取代“科举取士”,定《三舍法》,分太学为上舍、内舍、外舍,扩大太学生名额。初学为外舍,人数不限,外舍升内舍,二百人;内舍升上舍,一百人。并规定肄业、考核及出身等各种规章制度。养士时期,罢诸科,只保留进士科。后因新旧党争,科举制度多有变化,但“三舍法”一直维系到宋王朝灭亡。

[62] 元符:宋哲宗赵煦年号。

[63] 册:《府志》原文作“再”,乃“册”字之形误。

[64] 乡荐:唐宋应进士试,由州县地方官荐举,称乡荐。

[65] 政:《府志》原文作“正”,误。政和:宋徽宋赵佶年号。

[66] 潜邸:帝王未正皇储名分以前所居的第宅。《易·乾》有“潜龙勿用”语,后来因指帝皇未正皇储名份以前所居的第宅为潜邸。

[67] 龙飞:比喻皇帝的兴起或即位。《易·乾》:“飞龙在天,利见大人。”疏:“若圣人有龙德,飞腾而居天位。”此指宋理宗即位。

[68] 鹤山魏公:指魏了翁(11781237),宋邛州潇江人,字华父。宁宗元庆五年进士,后知定州。因父丧返回故里,筑室白鹤山下,开门讲学,士争从之,学者称鹤山先生。

[69] 赡(shàn):充足。《小尔雅·广言》:“赡,足也。”

[70] 潜德:不为人知的美德。

[71] 山谷黄公:指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进士,调叶县尉,升起居舍人,知鄂州,后以文字罪除名,贬宜州。

[72] 崇宁:宋徽宗赵佶年号。

[73] 宜州:州名,唐置。原名粤州。乾封中改宜州,属岭南道。地为今广西宜山县。宋废。

[74] 管氏时当:《府志》原文“氏”作“及”,误。“时当”为管氏之名。

[75] 平原体:指颜真卿体,即颜体。

[76] 值:《府志》原文作“债”,疑应作“值”。

[77] 请:领受,取得。《广韵·清韵》:“请,受也。”

[78] 恩科:宋代科举,承五代后晋之制,凡士子于乡试合格后,礼部试或廷试多次未录取者,遇皇帝亲试士,得别立名册以奏,经特许附试,谓特奏名。凡特奏名者,一般皆能得奏,故称恩科。

[79] 阃府:统兵在外的将帅。

[80] 兄名次山:兄,指从兄,堂兄。

[81] 衜(dào):“道”之古字。

[82] 待:《府志》原文作“侍”,误。

[83] 召逋者:召请逃欠债务的人。逋,拖欠。《洪武正韵·模韵》:“逋,欠也。”

[84] 遗(wèi):送,给与。《广雅·释诂三四》:“遗,送也。”

[85] 改:《府志》原文作“收”,疑应作“改”。

[86] 榜:《府志》原文作“傍”,误。

[87] 元:通“原”。

[88] 静江:府名。地即今桂林市。

[89] 之:《府志》原文作“人”,误。

[90] 《府志》原文此处错版,后段文字从本卷后面移来。

[91] 发廪济粜:拿出国仓储粮来平抑市场卖粮的价格。

[92] 厉:应作“励”。

[93] 頔(dí):美好。

[94] 俶(chù)扰:开始扰乱、骚乱。

[95] 寇:《府志》原文作“冠”,误。

[96] 厥:疑应作“蹶”。

[97] 畴:通“谁”。

[98] 革:通“急”。

[99] 此条《府志》原文无题目,与体例不合,今拟条目为“马氏”。

[100] 欧阳崇公:即欧阳修之父。

[101] 艺篆:书写。

[102] 次山:《府志》原文作“以因”,误。

[103] 建:《府志》原文作“健”,误。

[104] 海康:即雷州,今湛江。

[105] 文忠公:指欧阳修。

[106] □:疑作“平”。

[107] 寔(shì):通“实”。

[108]前躅(zhuó):指前人的行为功绩。躅: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