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八:川浸(2)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5:11:00  admin  点击:1716

本府祁阳县

白水 在县东四十五里,出白水山,水白如练,入湘水。

浯溪 在县南五里,源自双井,经中宫寺前入湘江。水石胜纯,元次山尝居焉。颂唐中兴,刻溪阴石上。

 

大唐中兴颂[1] 并序

 

元结

天宝十四年(755),安禄山陷洛阳。明年,陷长安,天子幸蜀[2],太子即位于灵武[3]。明年,皇帝移军凤翔,其年复两京,上皇还京师。於戏!前代帝王有盛德大业者,必见于歌颂。若今歌颂大业,刻之金石[4],非老于文学,其谁宜为?颂曰

噫嘻前朝[5],孽臣[6]奸骄,为昏为妖。边将骋兵,毒乱国经,群生失宁。大驾南巡[7],百寮窜身[8],奉贼称臣。天将昌唐,繄睨我皇[9],匹马北方。独立一呼,千麾万旟[10],戎[11]卒前驱。我师其东,储皇抚戎[12],荡攘群凶。复复[13]指期[14],曾不逾时,有国无之。事有至难,宗庙再安,二圣重欢[15]。地辟天开,蠲除祆灾[16],瑞庆大来。凶徒逆俦[17],涵濡[18]天休[19],死生堪羞[20]。功劳位尊,忠烈名存,泽流子孙。盛德之兴,山高日升,万福是膺[21]能令大君,声容沄沄[22],不在斯文?湘江东西[23],中直浯溪,石崖天齐。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

 

 

浯溪铭 并序

 

 

浯溪在湘水之南,北汇于湘。爱其胜异,遂家溪畔。溪,世无名称者也[24],为自爱之,故命曰“浯溪”,[铭于溪口] [25]。铭曰:

湘水一曲,渊洄傍山。山开石门,流溪潺潺。山开如何?巉巉[26]双石。临渊断崖,隔溪绝壁。山实殊怪,石又尤异。吾欲求退,将老兹地。溪古地荒,芜没盖久。命曰“浯溪”,旌吾独有。人谁游之[27],铭在溪口。

 

广亭铭[28] 并序

 

 

浯溪之口,有异石焉。高六十余丈,周回四十余步。西面在江口,东望峿台,北面临大渊,南枕浯溪。广亭当乎石上,异木夹户,疏竹傍檐。瀛洲[29]言无,此可信。若在亭上,目所厌[30]者,远山清川;耳所厌者,水声松吹;霜朝厌者,寒日;方暑厌者,清风。於戏!厌,不厌者也;厌,犹爱也。命曰“广亭”,旌独有也。铭曰:

功名之伍,贵得茅土[31]。林野之客,所耽水石。年将五十,始有广亭。心自适,与世忘情。亭傍石上,篆刻此铭。

 

 

 

 

峿台铭序

 

 

浯溪东北二十余丈,得怪石焉。周行三百余步。从未申至丑寅[32],崖壁斗绝。左属回鲜[33],前有磴道[34]。高八九十尺。下当洄潭,其势硱磳[35],半出水底,苍然泛泛,若在波上。石巅胜异之处,悉为亭、堂。小峰嵌窦[36],其间松竹掩映轩户,毕皆幽奇。於戏!古人畜愤闷与病于时俗者,力不能筑高台以瞻眺,则必山巅海畔,伸颈歌吟,以自畅达。今取兹石,将为峿台,盖非愁怨,乃所好也。铭曰:

湘渊清深,峿台峭峻[37]。登临长望,无远不尽。谁厌朝士[38]?羁牵局促。借君此台,以纵心目。阳崖砻琢,如瑾如[39]。作铭刻之,彰示后人。

 

 

东崖铭 并序

 

 

峿台西面,[40]高迥,在广亭为东崖。下可行坐八九人。其为形胜,与石门、石屏亦犹宫羽之相资也。铭曰:

峿台苍苍,西崖云端。亭午[41]崖下,清阴更寒。可容枕席,何事不安?

 

 

寒泉铭 并序

 

 

湘江西峰,直平阳江口,有寒泉出于石穴。峰上有老木寿藤[42],垂阴泉上。近泉堪戙维[43]大舟,惜其蒙蔽,不可得见,行循。其水本无名称也,为其当暑大寒,故命曰“寒泉”。铭曰:

於戏寒泉!瀛瀛[44]江渚。堪救渴[45],人不之知。当时大暑,江流若汤[46]。寒泉一掬,能清心肠。谁谓仁惠,不在兹水?舟楫尚存,为利未已。

 

宋中兴颂[47] 并序

 

[赵不葸][48]

仰惟光尧[49]寿圣,宪天体道,太上皇帝以圣神文武之资,受天眷命,光启中兴。迨功成三纪[50],思欲颐神冲粹[51],与天并其长久,乃睿谟默运,断自宸衷,亲以洪图授之主器。今皇上恳辞切至,渊听莫回,钦奉慈谋,嗣承庆祚。圣继圣,明继明,尽道以事亲,厉精以为治。凡施仁发政,皆得于问安视膳之余,巍巍乎揖逊之风,孝治之美,自唐虞以来,未有盛于今日。虽宠休茂烈,国史载之,与典谟并行,然歌颂德业,著于金石,为千万世不朽之传,亦臣子归美报上之义,讵敢以固陋辞!拜手稽首而献颂曰:

惟天昭昭,佑我圣朝,是生光尧。

溥溥如天,渊泉如渊,帝德罔愆。

炎精[52]中微,民心曷归?惟帝是依。

应龙之翔,于彼睢阳,赤伏呈祥。

天命诞膺[53],绍开中兴,大明昭升。

群盗讫平,六合尘清,复振天声。

不战屈人,四夷来宾,一视同仁。

大德好生,善胜不争,措刑寝兵。

惟民是忧,和好乃修,抚之以柔。

龟鼎[54]既安,岿然石盘,万国重欢。

日奉慈宁,尽孝尽伦,四海仪刑。

宗庙荐修,蒇事郊丘,以承天休。

帝籍躬耕,百谷用成,以供粢盛。

观时,首善京师,王化之基。

多士云从,于论鼓钟,于乐辟雍[55]

尚齿尊贤,宾礼高年,为天下先。

升彼孔堂,褒赞煌煌,云汉为章。

细书六经,刻之坚珉,粲然日星。

性天中虚,玩好则无,惟诗与书。

用损持盈,散利薄征,有孚惠心。

恻怛[56]至诚,庶狱[57]哀矜,疑罪惟轻。

谠言如烂,容之以宽,帝王所难。

[58]庭扬,去佞投荒,断之以刚。

外御既除,邦风晏如[59],功成不居。

乃命临轩,以昭元元,明听朕言。

予临兆民,三纪垂精,未能颐神。

我谋允臧,逊于元良,以养寿康。

惟时储闱[60],天挺英姿,圣孝仁慈。

其从东宫,正位九重,嗣我无穷。

神器巍巍,付托得宜,朕心庶几。

储皇恳辞,俯伏丹墀[61],天听[62]不移。

申命群臣,拱如北辰,以朝缙绅。

勉绍洪图,大赍寰区,欢声载途。

端冕凝旒,躬率公侯,问寝龙楼。

恭上鸿名,辉光益新,至矣尊亲。

养志承颜,贡珍百蛮,以待匪颁。

奉亲之余,乃及乘舆,俭德同符。

明幽相因,法度是尊,其道尽循。

总揽权纲,治具毕张,宵时靡遑。

若时登庸[63],稷契[64]夔龙[65],同寅协恭。

临遣[66]乘轺,询于刍荛[67],观采风谣。

晋擢[68]名卿,赐对[69]延英[70],藩宣列城。

亲阅貔貅[71],修我戈矛,克壮皇猷。

法令必行,先甲先庚[72],信若权衡。

综核劝惩,廉善廉能,庶绩[73]其凝。

自昔圣明,尚克时忧,莫如方今。

亲授规模,揖逊[74]都俞[75],惟唐兴虞。

三代以还,青史班班,求之实艰。

惟我上皇,圣谟洋洋,于尧有光。

惟我大君,玄德升闻[76],协于放勋[77]

臣子之忠,告厥成功,颂声形容。

不于其文,惟实之云,归美是勤。

夔门之山,斗星争寒,可磨可刊。

于碑,兴天为期,万世仰之。

 

 

浯溪赋

[]杨万里[78]

予自二妃祠[79]之下,故人亭之旁,招招[80]渔舟,薄游三湘。风与水其俱顺,未一瞬而百里;倏两岸之际天,俨离立[81]而不倚。其一怪怪奇奇,萧然若仙客之鉴[82]清漪也;其一蹇蹇谔谔[83],毅然若忠臣之蹈鼎镬也。怪而问焉,乃浯溪也。盖广亭在南,峿台在北。上则危石对立而欲落,下则清潭无底而正黑。飞鸟过之,不敢立迹[84]

余初勇于好奇,乃疾趋而登之。挽寒藤而垂足,照衰容而下窥。忽然心动,毛发森竖,乃迹[85]故步,还至水浒。削苔读碑,慷慨吊古。倦而坐夫钓矶之上,喟然叹曰:惟彼中唐,国已膏肓。匹马北方,仅获不亡。其一过[][86]不父,日杀三庶,其[][87]纪有不斁矣[88]夫?曲江[89]为箧中之羽[90],雄狐[91]为明堂之柱,其邦经[92]有不蠹矣夫?水蝗税民之亩,融坚[93]椎民之体,其天人之心有不去矣夫?虽微禄儿[94],唐独不殒厥绪哉?观马嵬之威垂涣[95],七萃[96]之士欲离,殪尤物[97]以脱焉,仅平达于巴西。吁!不危哉?

嗟乎!齐则失矣,而楚亦未为得也。灵武之履九五[98],何其亟[99]也!宜忠臣之痛心,寄春秋之二三策也。虽然,天下之事,不易于处而不难于议也。使夫谢奉策于高邑,将秉命于西帝,违人欲以图功,犯众怒以求济,天下之士果肯欣然为明皇而致死哉?盖天厌[100]不可以复祈,人溃[101]不可以复支。何哥舒之百万,不如李、郭千百之师?确而论之,事可知矣!且士大夫之捐躯以从吾君之子者,亦欲附龙凤而攀日月,践台斗[102]而盟带砺[103]也。一复莅以耄荒,则夫一呼万旟者,又安知其不掉臂[104]也耶?古语有云:“投机之会,间不容穟。”[105]当是之时,退则七庙之忽诸[106],进则百世之扬觯[107]。嗟肃宗处此,其实难为之,九思而未得其计也。

已而舟人告行,秋日已晏。太息登舟,水驶[108]于箭。回瞻两峰,江苍茫而不见。

 

 

 

读《中兴碑》

 

黄庭坚[109]

 

春风吹船著浯溪,扶藜[110]上读《中兴碑》。

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消石刻鬓成丝。

明皇不作包桑计[111],颠倒四海由禄儿。

九庙不守乘舆西,万官奔窜鸟择栖。

抚军监国太子事,何乃趣[112]取大物为?

事有至难天幸耳,上皇跼蹐[113]还京师。

内间张后色可否,外间李父颐指挥。

南内凄凉几苟活,高将军去事尤危。

臣结舂陵二三策,臣甫杜鹃再拜诗[114]

安知忠臣痛至骨?后世但赏琼琚辞[115]

同来野僧六七辈,亦有文士相追随。

断崖苍藓对立久,冻雨为洗前朝悲[116]

 

 

读《中兴颂碑》[117]

 

张文清[118]

玉环[119]妖血无人扫,渔阳[120]马厌长安草。

潼关战骨高于山, 万里君王[121]蜀中老。

金戈铁马从西来, 郭公[122]凛凛英雄材。

举旗为风偃为雨,洒扫九庙[123]无氛埃。

元功高名[124]谁与纪,风雅不继骚人死。

水部胸中星斗文[125],太师笔下龙蛇字[126]

天遣二子传将来,高山十丈磨苍崖。

谁持此碑入我室?使我一见昏眸开。

百年兴废增叹慨,当时数子今安在?

君不见荒凉浯水弃不收[127],时有游人打碑[128]卖。

 

 

 

 

 

读山谷《中兴碑诗》

 

潘大临[129]

公泛浯溪春水船,系船啼鸟青崖边。

次山作《颂》今几年?当时治乱春风前。

明皇聪明真晚谬,乾坤付与歌奴[130]手。

骨肉何伤[131]九庙焚,蜀山骑驴[132]不回首。

天下宁知再有唐?皇帝紫袍[133]迎上皇。

神器[134]苍忙吾敢惜,儿不忠孝听五郎[135]

父子几何不豺虎?君臣宁能责胡虏[136]

南内凄凉谁得知?人间称家[137]作端午。

平生不识颜真卿,去年不答高将军[138]

老来读碑泪横臆,公诗与碑当并行。

不赏边功宁有许,不杀奉章[139]犹未语。

雨淋日炙字未讹,千秋万岁所鉴多。

 

 

 

 

 

 

 

题浯溪图

 

黄庭坚[140]

成子[141]写浯溪,下笔便造极。

空濛有真意,肤寸已千尺。

只今中宫寺,在昔漫郎宅。

更作老夫船,樯竿插苍石。

 

读《中兴碑》

 

赵不德

幸蜀忽忽乱未休,龙飞灵武赖神谋。

扶危忠烈今谁在,作逆昏妖死亦羞。

鲁国笔端昭日月,次山书法得《春秋》。

苍崖凛凛蟠英气,静对寒江万古流。

 

 

读《中兴碑》

 

易祓[142]

 

尝谓:禄山骋兵,不足以祸唐;而唐祚中微,正在禄山。既平之后,覆车不戒,祸变相仍,可胜叹哉!因次襄邑许玠之韵。

唐家基业重于山,宁许胡雏据九关。

当日[143][人心旋按堵,异时世变却循环。

壤分旄钺谁能制,政出貂铛不复还。

千古高崖锁苍藓,空留遗迹属元颜。

 

 

李芾[144]

十丈唐碑玉洁光,是规是颂老文章。

扶藜读罢休评异,绕树秋声政夕阳。

瀑寒霜重月光迟,我在浯溪倚樟时。

爱杀沧江清澈底,一瓢酌咽次山诗。

 

 

老木悲风搅日阴,澄江皱作縠文[145]深。

个中有句吐不得,付与寒蛩取次吟。

 

 

皮龙荣

停棹缘崖上石岑,摩挲吊古看碑阴。

鲁公字画龙蛇动,聱叟文章韶濩音。

嫉恶笔端刚正在,爱君辞意颂严深。

千年不是浯溪石,安得遗踪直至今。

 

李徽卿[146]

唐宗几坠中兴难,却措生灵富寿间。

眷主声容流白日,老成文字勒苍山。

臣奸虽杜前朝失,国体终轻二子闲。

不使忠嘉传后世,只将词翰许元颜。

 

 

 

 

正雍

昔年丞相府,此日梵王宫。

基址浯溪上,山河石镜中。

雄文称水部,健笔记颜公。

长啸云林] [147]外,烟飞万壑风。

 

 

萧泰登[148]

南内凄凉鸳瓦冷,中兴功不掩前羞。

后来曾悟山人语,相对然只么休。

 

灵武归来大难纾,忠臣孝子义何如?

浯溪石刻人争重,只为平原太守书。

 

 

[重过浯溪][149]

 

陈从古[150]

小憩唐亭上,悠然倚一枝。

云埋漫郎宅,水落鲁公碑。

兴废悲前右,登临记昔时。

重来头已白,忍看旧题诗

 

 

 

君行看即到湘湄,首访三吾旧日题。

景物岂随兴废换,春风依旧满浯溪。

 

昔年持节走三湘,曾上广 亭吊漫郎。

石壁旧诗今在否?烦君重为剔苔荒。

 

 

 

 

水龙吟

张孝祥[151]

平生只说[152]浯溪,斜阳留我归舟[153]系。月华未吐,波光不动,新凉如水。长啸一声,山鸣谷应,棲禽惊起。问元、颜去后,水流花谢,当时事,凭谁记?

须信两翁[154]不死,驾飞軿[155]时游兹地。漫郎宅里,中兴碑下,应留屐齿[156]。酌尽清樽,洗公孤愤[157],来同一醉。待相将判袂[158],清都归路,骑鹤去,三千岁。

大德七年秋八月,铜壹孙泽,自北省亲还,舟经浯溪,与邑中诸旧友同游,席中因赋。

 

木兰花慢

 

记零陵十载,为薄宦,苦淹留。拟退隐三吾,溪山诗酒,桑柘田畴。天公巧违人意,把虚名,驱我又南州。回首亭轩何在?惊心岁月如流。

重来碑下舣[159]兰舟,老树对清秋。叹千古兴亡,百年聚散,落日沙鸥。荒凉断崖苍藓,恨无情,风雨剥蛟虬。后会再期何日?明朝帆影悠悠。

 

[雨过浯溪][160]

 

[宋渤[161]]

河东人宋渤,以按历过祁阳,舟行经浯溪,登崖,读元水部颂[162]。从行:史张璧、李居敬、王天祐,州尹张翥,总判孙泽,邑尹勘马剌丁。

 

三年承乏湖外官,再岁舟揖潇湘滩。

东州始正贪吏黠,西溪复诉辟盗盘。

澹岩奇绝永所最,居且两月不遂观。

舟经浯溪适津渡,幸可弭揖登巑岏[163]

元郎宅废僧寺出,唐颂[164]字剥石溜漫。

境清事胜欲[165]久留,日暮雨甚江流湍。

鸱鸮号鸣不畏人,磔磔响振青林端。

昔贤夸称临[166]赏地,此日草窃尝哺餐。

湘中剽劫连越俗,迩来比屋为伤残。

於戏安得二千石,前以龚遂后刘宽,时其食饮衣其寒。

 

 

题磨崖碑

 

聂古柏[167]

骊山驰道尘软红[168],朝元杰阁[169]凌虚空。

羽衣未了铁衣[170]动,峨眉剑阁劳六龙[171]

六龙西幸何当还? 蔓草荒烟锁玉环。

荆州长史[172]不复作,两河[173]坐见汾阳安。

嗣皇[174]初御明光殿,紫袍迎谒咸阳县。

可怜不戒鸡晨[175],南宫[176]咫尺如天远。

山灵呵护浯溪石, 星斗文章鑱铁笔。

盛德大业总成空, 崖草汀花雨中泣。

 

 

 

诗并序

 

姚绂[177]

至元丙子(1276)夏六月,予分宪谳刑[178]郴、道诸郡。历九疑,下泷江,游澹岩寺,读浯溪碑,兹亦生平瑰伟奇观也。适会班文卿繇[179]武冈至永,弭节[180]湘浒,遂同观磨崖文。宪椽张德新、许彦叔、马益远[181],县尉曾圭。

 

转壑飞流溅碧虚,舣篷初得野僧居。

辞严鲁史获麟笔,义抗马迁金匮书。

万世纲常垂宇宙,千年龙物护储胥。

悬崖镜石明于水,几与游人照珮琚。

 

 

[182]

 

伯颜九成

至元后[183]丁丑(1337)仲冬书云日[184],余偕甄允中御史及察椽高元履、王元肃,问俗湖湘,过此舣舟。因观磨崖碑颂,遂感元、颜遗迹,谬成律诗,以识一时胜慨云。伯颜九成。

 

倦客襟怀郁未纾,磨崖碎下涤幽虚。

文章一代元郎颂,笔画千年鲁国书。

夜静佛檀[185]天女下,秋深仙洞海龙居。

分司正值风涛便,不暇停舟问故庐。

 

 

游浯溪韵

 

 

姚子征

持节三吾三访春,萧条云木水粼粼。

澄湮峭石露鲸脊,青壁泻影成仙人。

僧瓢贮月供茶鼎,携笛穿云动客绅。

千载雄文有深趣,回舟空羡白鸥驯。

 

浯溪即景

 

渔罾就简崩崖晒,山茗从收落叶煎。

独对二贤成往迹,渡香桥上听潺缓。

 

澄江正绕中宫寺,石磴斜穿聱叟家。

映水葳蕤红叶乱,悬崖一树石榴华。

 

[]高绚元履

潇湘江上驿船过,登眺莫如感慨何?

梵宇峥嵘接碧汉,君家零落寄烟萝。

唐文剥落莓苔合,石镜昏濛岁月多。

欲记远游留拙句,天齐崖壁愧错磨。

 

 

 

 

明石镜

 

秦蓝景茂[186]

昏蔽仍烦溪水淋,幽光始发碧流沉[187]

行人只照山河影,不见元颜万古心。

 

 

读磨崖碑

 

童冀[188]

昔年髫稚[189]颇好奇,先达示我磨崖碑。

是时未识六书故,岂知中有千古悲。

蹉陀尘世逾半百,镜中白发看成丝[190]

朅来薄宦向南纪,叶舟夜泊清湘湄[191]

道傍巨石几[192]千尺,舟人指南[193]为浯溪。

呼儿篝火径登岸,草树蒙密无旁蹊。

回舟中[194]夜四五起,仰视[清汉听晨鸡。

迟明[195]攀援陟巘崿[196],石磴仄足难阶梯。

平生两目久昏眊,大字盈尺无由窥。

粤从少小偶诵亿,口占梦想心追惟。

乃知天宝全盛日,宴安鸩[197]毒钟菑危[198]

华清十月车马集,渔阳一夕烟尘飞。

马嵬仓皇六军发,灵武偪侧[199]千官随。

俯从人望计良是,不禀君命礼则非。

三纲蚤[200]失开国日,万事宁论叔世[201]时。

翠华东还[202]果天意,白首西内非人为。

阉竖竟一窃国柄,牝鸡几再鸣宫闱。

向非奸党自鱼肉,祸患正恐无时衰。

中兴功名属李郭[203],致治政绩惭皋夔。

藩镇侵寻事倔强,朝廷姑息惟羁縻。

唐家由此讫不振,百年祸乱基于斯。

迩来涉世六百载,当时旧物无一遗。

高崖峭壁亦消泐,大字深刻生瘢胝[204]

古今几人此游历,赋咏往往兴叹咨。

豫章歌诗[205]明大义,庐陵作赋[206]推事机。

人情天理两曲尽,嗟我欲诗难措辞。

江风东来饱帆腹,舟人告我行路迟。

摄衣登舟亟就枕,回首百里浮烟霏。

古来变故亦何限,贻厥事业须良规。

周宣[207]一去不可作,三复常武[208]车攻诗。] [209]

 

 

 

 

[矶滩]

 

九洲滩    归阳滩   麻洲滩

 

 

洲渚[210]

乐平洲 在县东一百里湘水中。

□洲 在县东一百一十里湘水中。

灰洲 在县东一百三十里。

 



[1]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北方边境的节度使安禄山起兵造反,占领了东都洛阳。第二年攻长安,长安失守,唐玄宗仓皇出逃,唐肃宗即位。至德二年(767),肃宗带兵平乱,收复了洛阳、长安。元结于唐肃宗上元二年(761)撰写了这篇颂文,唐代宗大历六年(771)六月,由颜真卿书刻在祁阳浯溪的悬崖上,是颜晚年的得意之作。因颂文奇、书法奇、石崖奇而被后人称为“三绝碑”。

[2] 幸蜀:指唐玄宗逃奔四川事。幸,古代特指皇帝到某地。

[3] 太子即位于灵武:指天宝十五年(756),太子李亨在今宁夏灵武县西北自登皇位,改元至德。尊玄宗为上皇天帝。

[4] 刻之金石:刻在钟鼎或者碑碣上。

[5] 前朝:指玄宗一代。

[6] 孽臣:指李林甫、杨国忠等。

[7] 指唐玄宗逃离长安,向西南逃往蜀地。

[8] 百僚窜身:许多官僚纷纷逃窜。

[9] 繄睨我皇:惟有指望肃宗皇帝。繄(yí),惟。睨(nì):指望,期盼。我皇:指唐肃宗。

[10] 千麾(huī)万旟(yú):代指千军万马。麾,指挥作战的旗。旟,行军的旗。

[11] 戎:《府志》、《全唐文》皆作“戎”,而孙望校注的《元次山集》作“我”。

[12] 储皇抚戎:指唐肃宗李亨任命长子李豫为天下兵马元帅,统帅诸将亲征。储皇,太子李豫。

[13] 复复:收复失地。前一个“复”为动词,即收复;后一个“复”为名词,即被收复的失地。

[14] 指期:指日为期。

[15] 至难:最难。宗庙:指朝廷。二圣:指唐玄宗和唐肃宗。

[16] 蠲(juān):免。祆:通“妖”。

[17] 逆俦:叛逆之流。

[18] 涵濡:沾受,润泽。引申为承受。

[19] 天休:指天恩。上天赐与的福祉。休,恩泽。

[20] 死生堪羞:无论是死了的,还是活着的,都可耻。

[21] 膺(yīng):承受。

[22] 沄沄:浩森广大貌。

[23] 东西:偏义词,指东流。

[24] 《祁阳县志》无“者也”二字,王士祯《浯溪考》无“也”,浯溪石刻为“者焉”。

[25]《府志》原文无“铭于溪口”四字,据《元次山集》补。

[26] 巉巉(chán):形容山势高峻,山峰陡峭。

[27] 游:《全唐文》作“知”。

[28] 吴大澂广亭铭序》:“峿广二字,唐以前字书所无。次山以浯溪为独有,乃皆以吾命之,广亦吾也。” 广,《祁阳县志》作“广庼”。

[29] 瀛洲:传说中的海上仙山。

[30] 厌:沉愐,满足。

[31] 茅土:指王、侯的封爵。古天子分封王、侯时,用代表方位的五色土筑坛,按封地所在方向取一色土,包以白茅而授之,作为受封者得以有国建社的表征。

[32] 未申:指西南方位。丑寅:指东北方位。

[33] 左属回鲜:左边连属曲折的小山。属,连属,相接。回,曲折。鲜,少,小,指小山。

[34] 磴道:指登山石径。

[35] kǔn zēng):形容山石险峻。

[36] 嵌窦(qiàn dòu):山洞。 唐杜甫《园人送瓜》诗:竹竿接嵌窦,引注来鸟道。仇兆鳌注:嵌窦,谓泉穴。

[37] 峭峻:陡峭高耸。

[38] 朝士:《元次山集》及《浯溪志》均作“朝市”。

[39] 瑾:美玉,亦喻美德。珉:似玉的美石。

[40]  qī kān):倾斜不正。

[41] 亭午:正午。

[42] 寿藤:古藤。

[43] 戙维(dòng wéi):谓立桩系船。戙,本指驾船用具。戙与篙,状殊而用途相同。

[44] 瀛瀛:涓涓泛流。

[45] 暍():中暑。

[46] 汤:《府志》原文作“阳”。据《元次山集》改。

[47] 题名亦作《皇宋中兴圣德颂》。内容是歌颂南宋皇帝高宗、孝宗的政绩,赞美高宗禅位与孝宗的美德,即颂“中兴”和赞“圣德”。南宋一代,孝宗赵昚执政期间社会安定,战事稀疏,朝野上下一片颂声。

[48] 《府志》原文未标注作者名。赵不葸(1121—1187)字仁仲,涿郡(今河北涿县)人,宋太祖六世孙,祖父为南康郡王。绍兴二十七年(1157),赵不葸成进士,曾通判永州,知开州,除夔州路转运判官,移成都路转运判官,进昭庆军承宣使等,政声彰著。葸,畏惧。

[49] 光尧:指禅让帝位的南宋高宗赵构。

[50] 三纪:三十六年,每纪十二年。

[51] 冲粹:亦为“沖粹”,中和纯正。三国魏嵇康《答〈难养生论〉》令尹之尊,不若德义之贵;三黜之贱,不復冲粹之美。

[52] 炎精:指应火运而兴的王朝。《东观汉记·冯衍传》继高祖之休烈,修文武之絶业,社稷復存,炎精更辉。这里指宋朝。

[53] 诞膺:承受(天命或帝位)。诞,发语词,无实在意义。《书·武成》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勋,诞膺天命,以抚方夏。

[54] 龟鼎:元龟与九鼎。古时为国之重器,代指帝位与朝廷。

[55] 辟雍:古代教化育人的地方。亦作辟雝。辟,通。本为西周天子所设大学,校址圆形,围以水池,前门外有便桥。东汉以后,历代皆有辟雍,除北宋末年为太学之预备学校(亦称外学”)外,均为行乡饮、大射或祭祀之礼的地方。

[56] 恻怛(cè dá):犹恻隐、哀伤。礼记·问丧》恻怛之心,痛疾之意,悲哀志懣气盛,故袒而踊之。

[57] 庶狱:诸凡刑狱诉讼之事。《书·立政》庶狱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是训用违。蔡沉《书集传》:庶狱,狱讼也。

[58] 夬(guài):决也。夬决:决断。

[59] 晏如:安定、安宁、恬适。

[60] 储闱:太子所居之宫。这里借指太子。

[61] 丹墀(dān chí):指宫殿、祠庙的台阶。

[62] 天听:指皇上的决断。听,判决。

[63] 登庸:指登帝位。

[64] 稷契(jì qì):唐虞时代的二位贤臣。汉王逸《九思·守志》配稷契兮恢唐功,嗟英俊兮未为双。

[65] 夔龙(kuí lóng):虞舜时代的大臣。夔为乐官,龙为谏官。《书·舜典》伯拜稽首,让于夔龙。

[66] 临遣:临轩派遣。临轩,即帝王处于殿前堂陛之间。汉书·元帝纪》方田作时,朕忧蒸庶之失业,临遣光禄大夫褒 等十二人循行天下。

[67] 刍荛(chú ráo):指割草打柴的人。语出《诗•大雅•板》:“先民有言,询于刍荛 。”刘开《问说》亦有“刍荛之微,先民询之”之语。

[68] 晋擢:晋升提拔、重用。

[69] 赐对:帝王召见臣子对答问题。宋曾巩《自福州召判太常寺上殿札子》臣愚不敏,蒙恩赐对。

[70] 延英:即延英殿的省称。唐代宫殿名。在延英门内。《唐六典·尚书·工部》宣政之左曰东上阁,右曰西上阁,次西曰延英门,其内之左曰延英殿。肃宗时,宰相苗晋卿年老,行动不便,天子特地在延英殿召对,以示优礼。后沿为故事。

[71] 貔貅(pí xiū):比喻骁勇的军队。《晋书·熊远传》:“命貔貅之士,鸣檄前驱。”

[72] 先甲先庚:谓反复谨慎于事物的始终。甲,十干之首,喻事之端始。十干戊己为中,过中则变,故庚为承前而变更。先甲后甲,指事物开始时,先申命三日,后又申命三日,使谨慎于开初。语出《易·蛊》:“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朱熹《本义》:甲,日之始,事之端也。先甲三日,辛也;后甲三日,丁也。先庚后庚,指事物变更时,先申明三日,后又申明三日,使变更不至于仓卒。《易·巽》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孔颖达《疏》:申命令谓之庚。民迷固久,申不可卒,故先申之三日,令著之后,复申之三日,然后诛之。民服其罪,无怨而获吉矣。

[73] 庶绩:各种事业。《书·尧典》允釐百工,庶绩咸熙。

[74] 揖逊(yī xùn):主宾相见的礼仪。

[75] 都俞:叹词。语出《尚书•益稷》。以为可,则曰都、俞;以为否,则曰吁、咈。后因用都俞吁咈形容君臣论政问答,融洽雍睦。

[76] 玄德升闻:语出《书·舜典》玄德升闻,乃命以位。孔传:玄谓幽潜,潜行道德。这里指宋高宗的潜蓄美德。

[77] 放勋:帝尧名。《书·尧典》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

[78] 杨万里(11271206):宋代吉水(今江西吉水)人,字庭秀,号诚斋。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由赣州司户任零陵县丞,官至宝谟阁学士。与陆游、范成大、尤袤并称南宋四大家。

[79] 二妃祠:即湘夫人祠,也叫黄陵庙。

[80] 招招:招手挥动以示意,使来近前。一曰摇桨动作。

[81] 俨离立:俨然分立。俨,整齐貌。

[82] 鉴:照影

[83] 蹇蹇(jiǎn):不避艰险,力尽忠言之貌。骞,通“謇”。谔谔:直言争辩貌。

[84] 立迹:犹言立足。《说文》:“迹,步处也。”

[85] 迹:用作动词。探究脚印痕迹。

[86] 曰:据《浯溪考》与康熙《永州府志》增补。

[87] 人:《府志》原文为“久”,误。

[88] 日杀三庶:唐玄宗听信谗言,废黜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为庶,随即赐死。斁(yì):厌弃。

[89] 曲江:宰相张九龄,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人。

[90] 箧中之羽:指宰相张九龄劝唐玄宗杀安禄山,后为李林甫所忌,被罢职,成了无用之物。

[91] 雄狐:喻淫乱之人。这里指安禄山与杨贵妃诈名为母子,而有秽行。明堂之柱:这里讽指朝廷的支柱。

[92] 邦经:国家的义理法则。

[93] 融坚:“融”,指宇文融,唐开元间御史,曾献策以清理逃移户口和籍外田增加国库收入,州县虚张其数,拼命搜括,弄得民不聊生,他却因此升户部侍郎。“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