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六:楼阁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5:02:00  admin  点击:1139

楼阁

 

府城

禁钟楼 旧在府治后万石亭。洪武三年(1370),本府卫官鼎新重建,以旧景星观铜钟置其上,钟铸于唐则天如意年间[1]。父老相传,钟尝跃入于江,不知所在。后道州姚典史舟经长沙,一道士附舟南还,至百家渡,登岸则化为钟,乃此钟也。遂迎归观,而去其追蠡之甬[2]。后观废,郡人徙钟于玄妙观,至是以为禁钟。洪武己未(1379),指挥佥事袁简移钟于唐刺史庙,建高阁于庙门之上以悬焉。

 

花月楼 旧在西门正大街之西南,雄冠一州,今其址为民居矣。

南楼 在府治东,今废。

西楼 在西门城上,即右之玩鸥亭。宋太守袁从榜曰“丹霞映碧”,元之帅忽都海牙扁曰“西楼”,以为镇抚所,尽览江山之胜。今为城楼矣。

 

九疑阁 在府治后,今知府宅,正心堂是其旧址也。

 

 

九疑阁记

 

湖南佳山水,永为胜。郡圃亭池、奇岩怪石,森列矗立,先贤多所题咏。九岩西南有新堂[3],韦侯故迹也。垂五百年,屋老弗支。岁在壬申,东嘉张侯被命来典是邦。为政知所先后,岁以□告谷□民舒。乃寓意访古。彻新堂而增广之。新堂下临厅事,则为大高,上接万石亭,则为大远。公疑冈势隔绝不属。堂之后有瑞莲台,陋无用,可易而为阁,乃创重屋,其高□□□□飞天棘、摩切霄汉。远岫蜿蜒,屏列窗几□□九岩殆若培塿,旁睨诸亭,中立独尊。□□□□建,山脉连亘,上栋下柱,梁木合抱,隐括□□□□筑坚壮,皆足以为经远计。堂成而阁□□□带,如揖如拱,梁之口,冠盖毕集。□□□□飘□闾里士庶观望动心骇目,愕眙□□□□坠地□以□□州耶?抑出世耶?君心匠□□□役成而吾民不知之也。

大抵政亦多术□□□□□全守令锐意事功,则无所不办而六□□□□鲜,其或精心省事,一无改作而不□□□□□求锱铢不求于公,龠合[4]不敛于民,樽□□□其用役傭□□而信给其直众后□□□□□扰者未与矣,得是阁,经治于良□□□□落成于□□政者,乞名于公,公曰:□□□□纪于斯,□□而名之,以地著□□□□□□疑之,祷祀□□□□此立于潇江之上。□□□……

 

全州

 

楚南伟观楼 在郡圃。庆元六年(1200),郡守陈岘建。

 

楚南伟观楼[5]

 

柳开[6]

洗净蛮烟几案空,登临直见楚山雄。

坐当鸿鹄高飞处,身在乾坤浩气中。

木落有情瞻北阙,霜轻无梦入西风。

凭栏自是蓬瀛客,相对潇湘兴不穷。

 

 

楚南伟观楼[7]

 

陈岘

平生足迹穷遐陬,一麾更守湖湘州。

西接悬崖五溪曲,南望渺极苍梧愁。

天涯牢落[8]孰慰意?千嶂倒影三江流。

千里脉络兹要会,意趣端与江山头。

群峰四绕立碧玉,带映林薄如雕锼。

虬蟠虎骤互起伏,天作地涌非凡俦。

郊村依约半洲渚,远明天际来归舟。

湖南素号清绝地,一旦呈露疑神谋。

作成英奇易旧观,俗化远与邹鲁侔。

寄语后来毋泯没,共保佳致传千秋。

 

照红

万年楼 并在郡圃。

观风楼

 

观风楼记[9]

 

吴泰

全并江而城,其南门之楼,曰“相春”。山川之胜,尽在目中。癸亥重午,郡守彭公与客饮于此,□横□□□□□□□□□□□知为前□□侯所建。岁未久也,风楹雨壁,势且隳[10]矣。既而曰:“侯方规理荒残,幸有余力及此,可责以完丽乎?继之者,其得辞!”是年冬,谯楼先成,轮奂突兀,人谓可与雄藩巨镇相伯仲。惜前门卑隘,弗称[11]是。公闻之曰:“吾有志久焉。”因循须臾,乃以甲子之夏,一撤而新之,卑者崇,隘者广,丽谯对峙,丹垩交映,易其扁曰“镇湘”。仍以重午燕[12]宾佐其上,八窗虚明,恍非人境,邦人咸谓视[13]昔有光。公两季之间,郡政具举,城壁庐舍,靡废不兴。谯与是楼之役最巨,其所为虑国[14]之西门者甚至[15],是可书已。抑费用尽出节缩,廉也;工役不及闾伍,仁也;坚斡[16]筑以其可久,智也;不动声色以迄于成,材也。叠是四美,尤不可不书。昔僖公治鲁二十年,而后有新作南门之役,《春秋》讥之。今公不数月间,两楼岿然,千载不朽,此吾夫子之所喜而书者也。泰为公门下士,既不能竭绵力以任畚锸,则纪述之责奚巽[17]?用识之。

门生,从政郎、全州录事参军吴泰记。修职郎、全州州学教授赵與泓书。宣教郎、通判全州军州兼管内劝农营田事赵崇槢题盖。

 

 

 

 

 

全州观风楼[18]

 

陈岘

江源发蛮荒,来与湘灌遇。

交流趋城隅,清驶[19]日东注。

郡山半楚越,驰骤若竞[20]赴。

谯门百步南,楼堞此雄踞。

观风久标名,栋宇初改故。

极目渺塞岭,蔚起矗烟雾。

千岩耸翠碧,众水横练素。

古寺[带林薄,渔艇依野渡。

村圩互隐见,风烟自朝暮。

东西亘井络,分杂营戍。

偶值丰登年,乐此保生聚。

秋风黄花天,良集盛簪屦。

肴觞固匪虔,藉此山水具。

登临方兴深,君幸少驻。][21]

 

 

万里回车瘴海边,湖南第一此山川。

飞泉洗面落寒雨,绝壁倚天凝翠烟。

身外虚名真偶尔,云间黄鹤自超然。

九疑日暮苍波远,愁绝湘妃五十弦。

 

 

 

道州

 

莱公楼 在州治之西。公为道州司马,既去,人为之建楼,以莱公名之,初寮王公[22]书篇[23]

 

 

 

寇公楼[24]

 

陈纯夫[25]

居位极乎人臣,风采倾乎天下,且与物[26]交应于荣辱利害之途,则事出于难明,患生于不测,固理势之常然,无足惑者。善观人者,不泥其一时遭变之变,必考其平日有为之心,摭[27]其合于道者而论述之。非惟宗工、巨贤操履之实得不泯灭,而吾之为善者,但将勉焉而不怠也。

夫莱公,自景德初迨于天禧三年(1019),三入相国。四年,贬道州司马。乾兴元年(1022),再贬雷州司户。天圣中,仁宗神明独运,滌污以为洁,伸枉以为直。时范文正公亦为《筑石诗》,言其非辜。由是,朝廷授公检校国子祭酒,将欲复其位。善不获祐,遽终于贬所。

方其寓营道也,有为公建楼,为游息之所。既去,而后人想公英芬,不可复见也,遂以“寇公”目其楼焉。至是,岁月滋久,[28]。太守朝散董公[29],乃移书请于部使者曰:“莱公忠义贯金石,而楼之庳隘,不足以称其高明。作而新之,实资岁计之万一,庶乎近比岳阳,远比庾公,辉映江湖之间,不其伟欤?”使者善公之请,畀钱[30]五万以赡其费。于是度材鸠工,经始于癸酉(1033)正月辛丑,而落成于五月辛巳,益卑以为高,恢狭以为广。栏轩轩而翼舒,栋矯矯而云齐;危栏疏櫺,晓日光照,旷然四瞩,而奇怪伟丽之观,天作地设,非可一名举也。是日也,宾客僚吏,从公胜集,簪緌[31]交辉,宴语不哗,气象洒落,若非人间之游,且疑距天阍[32]之咫尺也。

公顾纯夫曰:“记其事者,宜有属矣。”纯夫曰:“敢不敬命。”纯夫窃尝谓,宰相,重任也,有非常之才,必将有非常之器。二者具以为交相养之具,而庙堂之上,又得骨鲠[33]巨贤,比善戮力为腹心助,然后丰功远业,不特辉焕于当时,又足以响城于来世,是则名节并全于终始者也。公以深谋决事,正天下之本以协舆人望,兴[34]夫澶渊之师[35],论议纷委而公独请征伐不庭[36],果大败戍虜,使之继世不敢窥边,固有宰相才矣。其兼资文武,而郑重[](光宗讳)[37]大,不以富贵骄人,不以智能格物[38],雍容和易,而措天下于覆盂[39]之安,固有宰相器矣。惜乎不幸,而人腐夫[40]乘间伺隙,飞[41]不轨语,肆诬旧,遂使晚节殒落南荒。虽赐謚“忠愍”以嘉厥德,然其功业,求之被丝竹,铭鼎彝,固有间[42]矣!此能言之士所以望公之详也。世之登兹楼者,方其遣情[]轩冕之荣,而洒然舒气快意于寓赏之际,则夫氛阴昼开,瞬目千里,潇湘澄碧,寒光照人,九疑排空,秀色可掬。游人宦客,徙倚[43]忘怀,则有无穷之乐者焉。其或较得丧于锱铢,悼湮沦于往昔,思虑胶起,而山水之兴不在焉。若曰朝游凤池金阙,则名与身荣;暮逐海峤天涯,则迹随事辱,壮夫烈士,踌躇感慨,则有至于欷歔流涕而不胜其悲者矣。虽然,得之于山水者[]为乐,则在乎外而已,仰高于轩冕以为悲,是累乎物而已。若乃收视反听,游于自得之场,识盈虚于往来,忘物我于彼是,且有形之类,莫亲乎人之身,犹不得而固有之,况于荣观燕处、富贵利达,可系以为悲乐者乎?然则有道者能之!元祐八年(1093五月二十八日,军事推官兼兖州学教授陈纯夫记。

莱公一言而定国本,一谋而存河北,可谓社稷之臣矣。身虽危而天下安,功烈故在王室,光辉青史,然而楼存,想见其人,虽久而不忘也。左朝散郎、权知道州军州事董乂题。

 

 

潇阳楼 元名“潇阳台”,在子城之东门。今复旧名。

西楼 在子城之西门,旧曰“闻韶”。今补旧名。

太史阁 在州治“诗境”之上。己亥重修。

潇疑环观[44] 在太史阁之上

冰壶楼 在州治之前,见旧志。今班春亭是也。

观妙阁 在紫极宫。




[1] 唐则天如意年间:“如意”为年号不到半年改为“长寿”。年代为公元692年。

[2] 追蠡之甬:追,钟钮;蠡,器物因腐蚀或磨损将断;甬,钟柄。

[3] 新堂:唐代永州刺史韦宙所建,柳宗元有《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4] 龠合:量器名。十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龠合,犹言“锱铢”,或“丝毫”,很少的量。

[5] 诗题据《全宋诗》添加,《府志》原文无题。

[6] 柳开(9471000)北宋散文家。原名肩愈,字绍先(一作绍元),号东郊野夫;后改名开,字仲涂,号补亡先生,大名(今属河北)人。开宝六年进士,历任州、军长官,殿中侍御史,提倡韩愈、柳宗元的散文,以复兴古道、述作经典自命。反对宋初的华靡文风,为宋代古文运动倡导者。作品文字质朴,然有枯涩之病,有《河东先生集》。诗作现存八首。

[7] 《府志》原文无题,诗题系据《全宋诗》添加。

[8] 牢落:孤寂,无所寄托。陆机《文赋》:“心牢落而无偶,意徘徊而不能揥。”

[9] 《府志》原文无题名。

[10] 隳(huī):毁坏。

[11] 称:相称,匹配。

[12] 燕:通“宴”,宴请酒席。

[13] 视:比较。

[14] 国:都邑,都城。

[15] 甚至:甚为周到。

[16] 斡:应作“干”,即筑城的版柱。

[17] 巽:通“逊”,谦让推辞。

[18] 《府志》原文无标题,依《全宋诗》添加。

[19] 清驶:水流清彻急速。

[20] 竞:《府志》原文作“兢”,误。

[21] 《府志》原文此处缺页,“带林薄……诸君幸少驻”一段据《全州府志》补。

[22] 初寮王公:即王安中(10751134) ,北宋末、南宋初词人。字履道,号初寮。中山阳曲(今山西太原)人。年青时曾从师苏轼、晁说之。晁教以为学当谨初,故牓其室为初寮。哲宗元符三年(1100)进士。徽宗时历任翰林学士尚书右丞。以谄事宦官梁师成、交结蔡攸获进,又附和宦官童贯、大臣王黼,赞成复燕山之议,出镇燕山府。后又任建雄军节度使、大名府尹兼北京留守司公事。靖康初,被贬送象州安置。高宗即位,又内徙道州,复任左中大夫,不久去世。

[23] 篇:应为“匾”。

[24] 寇公楼:宋真宗四年(1018),寇准被贬为道州刺史,任职期间,勤政爱民。有人为他在潇水之滨建楼,作为游息之所,后世将此楼改为寇公楼。

[25] 陈纯夫:字德全,永兴人,宋元丰初监举第一。元丰五年(1082)登进士第,累迁至大中大夫。元祐八年任军事推官兼兖州府学教授。

[26] 物:人。

[27] 摭(zhí):拾取。

[28] 榱楹圮坏:榱(cuī),椽子;楹(yíng),厅堂的前柱;圮(pǐ),坍塌,毁败。

[29] 董公:指董乂(yì),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以左朝散郎迁任道州知州军事。

[30] 畀钱:给钱。畀(bì),给予。

[31] 簪緌(zān ruí):华美服饰。簪,古人用来绾发的用品,这里泛指插戴在头上的饰品;緌,古代帽带结子的下部分即冠缨。

[32] 天阍:天宫之门。

[33] 骨鲠:喻正直。

[34] 兴:《府志》原文作“与”,应为“兴”。

[35] 澶渊:古湖名,故址在今河南省濮阳市西。景德元年(1004),辽军南侵,直趋澶州,开封震动。寇准时任宰相,力排众议,促使真宗赵恒亲自到澶渊督战,大败辽军,辽被迫签订澶渊之盟,始退。

[36] 不庭:犹言“不朝”,或以为犹言“不道”。指外族蛮夷。

[37] 《府志》原文有注释“先宗讳”。先,应作“光”。南宋光宗讳惇。

[38] 格物:阻格他人。

[39] 覆盂:倒扣的盂盆。喻局势安稳。

[40] 憸(xiān)人腐夫:指主降派憸,奸邪。腐,思想陈腐。

[41] 飞:飞扬,散播(流言)。

[42] 有间:有差距。

[43] 徙倚:犹言“徘徊”、“彷徨”。

[44] 疑是“九疑环观阁”之别称,[]方信孺所建。如果是这样,那么,方信孺《九疑环观阁记》应移于此条目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