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六:堂馆(2)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5:01:00  admin  点击:1382

 

正心堂 在府后。即九疑阁之旧址。

 

正心堂记

 

窃惟古有郡堂之制,始自黄霸[1]致治凤[2]而书也。后承宣政化[3]之守,皆嘉其堂扁矣。太守乐民之乐而忧民之忧以寓焉。

洪武十三年(1380)仲夏,虞侯[4]下车莅郡,永存旧堂修葺一新。窗棂四布,几席洁然,丹垩轮奂,美哉丽哉!中栋最隆,横楣极修,存其方额,书“正心”二字,侯俯仰于堂,曰:“思其所以忠国,思其所以爱民也。身居江湖之外,而心在廊庙[5]之中,坚求正心之说为切务焉。”命吏请予讨论,曰:“夫心者,虚灵之物,不为情乱,不为气昏,不为欲胜,不为物私。而操存省察,慎独起居,无乃一于立心之正,可乎?”予乃引《大学》曰:“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夫身修心正者,即齐家治国之本也。君子知其正心,又当顺其正命,则富贵不期达而自达矣。唐臣魏征作疏议,汉臣董仲舒上奏议,乃欲辅君之正心也。程朱见道不惑,范文正公之端己,乃欲诲人之正心也。”虞侯嘉予言之善,并书六事,考其成迹。六事之条,或仁之存,或义之著,或礼之彰,或智之公,或信之笃,苟不自正心中发源出来,诚何以成恺悌[6]之风,布循良之政?等而上之,则将肩[7]召、杜而位[8]龚、黄矣,是可勉欤!侯乃四明人也,由布衣之学进,名诚,字自铭。朝注[9]中顺大夫知永州府事,洪武辛酉(1381)立扁斯堂。郡学教谕胡琏撰文。

 

登贤堂 在府学。

 

 

登贤堂

 

皇明启运,肇域四海,崇尚文治,首诏天下诸府州县,咸立学校,以兴贤能。既设教官以专其职,复俾守令为之主领风宪[10],为之勉励,其所以崇儒重道,化民成俗之意,可谓深矣。

零陵寔[11]古名郡,庙学之建,自宋至和甲午(1054)迄今,垂三百有余年。中间增修改作,代有其人。洪武戊午(1378)夏四月,湖广佥宪曹奉政按临兹郡,首诣学宫,祗[12]谒殿庭,进诸生询学业,勉励无不切至。已而顾瞻山川之胜,心窃喜之。又从周视各斋,陕[13]隘弗称,凡在学教官与夫远方来学者,皆无寝处之所,惕然于怀。乃相地于学宫之后,即[14]天梯亭之故基,剪薙[15]荆榛,广辟其地,躬图度,授成规,正中为厅堂三间,斋舍翼其左右,共计一十间,以为师生兼处之所。爰命永郡同知金师古领其事,零陵邑丞孔绅董其役,其用心亦已至矣。于是全、道二州,暨零陵、东安、祁阳三邑,民之好义者,莫不翕然闻风而来,各助材木,分任其责。始事于五月朔壬申,讫工于七月甲午。地位高明,规模宏敞,极[16]江山岩壑之胜,潇湘佳致皆在目前,诚一郡之大观也。乐成之日,会贰守[17]金师古,题其扁曰“登贤”,属诸生为文以记之。

余惟贤者,国家之器用也。得贤与能,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稽诸唐虞之世,野无遗贤,故能致万邦咸宁之盛。三代之时,选贤与[18]能,故能致享国有道之长。是以孔子答仲弓之问政,则曰:“举贤才。”孟子则曰:“不信仁贤,则国空虚。”盖贤者之有益于国家如此。钦惟圣朝创设学校,招置诸生,建官师以教之,给廪稍[19]以养之,无乃欲其人人皆得为贤以待其用也?夫贤而谓之登者,盖取其升高之义。古语云:“从善如登,文昌武运。”又公《进学解》有云:“登崇俊良,舍兹堂之成而名出焉。”此言知贤。侯之意,深有望于学者矣。

於戏!是举也,寔由佥宪曹侯建其议,贰守金侯相[20]其成,而□□董其役者,又得邑丞孔绅,乃先圣之后。□□不尽乃心力,又岂非皆有以钦体[21]圣天子兴贤□□□,而深知为政之先务者乎?矧夫曹侯,始以礼学发身,故□历所至学校,罔不究心,示无忘本也。诸士子识脩于斯,游息于斯,思自勗励以进夫希贤希圣之学。他日升之,或为膺大任而擢美□取青紫如拾地芥,庶后无负此日贤佥宪作兴学校之美意,不亦美乎?于是乎记。

 

芙蕖馆 在南洼池,昔范宣公[22]所建,今为左千户所。

 

 

零陵县

 

愚堂 在愚溪,即柳子厚八愚之一。今有遗址。

 

潇湘馆 在城北一十里,今之湘口驿是也。

 

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

 

柳宗元

九疑浚倾奔[23],临源委[24]萦回。

会合属[25]空旷,泓澄停风雷[26]

高馆轩霞表[27],危楼临山隈。

兹辰始澄霁,纤云尽褰[28]开。

天秋日正中,水碧无尘埃。

杳杳[29]渔父吟,叫叫羁鸿[30]哀。

境胜岂不豫[31]?虑分固难裁[32]

升高欲自舒,弥使远念[33]来。

归流驶[34]且广,泛舟绝沿洄[35]

 

 

 

种爱堂 在零陵县治。

种爱堂记

 

[]杨万里

零陵之为邑,负郭[36]也,而远于朝。然山川木石之奇,古不求闻于世,而为天下之所慕。用故生于其间者,多秀民。至于前辈诸巨公不容而南[37]者,名德相望,而寓于此,其人士见闻而熟化焉,往往以行义、文学浚发而焯著[38],视中州无所与逊也。其士风美矣,而其民俗尚有难治之叹,岂其民果难治与?抑治之者未得其易之[39]之道欤?

绍兴一十九年(1149),东平吕侯行中[40]圣与,来为宰。视事三日,进吏民于庭,具问其民之所以休戚者,俗之所以厚薄者,政之可以罢行者。吏有应于列者曰:“邑之民扞格而险徤[41],非痛断根株,欲治则否。”侯笑曰:“吾得之矣。异时之难治者,非以其入先言故耶?”则喻告其民以祸福,使得幡然而徙义,知邑长之可亲而不自他。凡赋租之非经常者,议蠲除之。批导滞讼,犴狱[42]屡空;耘锄宿奸,民用静嘉。期年,民信而顺,罔有违者。

又明年,因县治西偏之故基作堂,以乐其暇裕。堂成,问名于太守左史、状元王公,公为榜之曰“种爱”。侯退而嘱万里记焉。万里曰:“公之所以期侯者,远矣!顾薄陋何足以与知之?”因指堂下花木而问侯曰:“此非侯之手种也耶?其始种也,必深其根。未茂,则忧其瘁。茂矣,则又视其蠹。侯于此勤矣。夫木之于人,无言语以相通,无意于求封殖也,然一失其理,则非所以尽物之性,况于居民乎?侯尝以治状受知于大丞相和国公,称其‘公勤’,而勉以‘无倦’。侯既祗[43]承格言而师之矣,于种爱何有?予又奚言?”

 

全州

 

帅以正堂 在郡厅后,堂之东曰□□,西曰“节爱”。

仁寿堂 在郡燕堂中。

坐啸堂 在燕堂后。

近民堂 在厅事东

中和堂 在厅事西。

清湘道院 在近民堂后。

双海堂 在郡治后。

环秀堂 在郡圃。吴兴刘兴记,初竂王安中书额。

可隐堂

问政堂 俱在通判厅。

 

 

朝京馆

 

朝京馆记[44]

 

赵 希[45]

宝祐[46]五年(1257),岁在丁巳,料院清源[梁公均治郡]之明年也。公为政廉勤,甫及期,[靡废不兴。犹]病郡北门外,道接行都,属湖以[南之尾,为广][47]西之口,士大夫高车驷马,如[织往来,其有]不便于入郛[48]者,莫为之寓。不特[此焉,郡自守]倅以下初到,官俟朝谒,率留二[十里外,泊[49]]民居,最为非便。公命理掾[继烈度地营]馆,得旧盍簪亭基,建屋三重,周以[缭垣,自门]而厅,旁有两厢,自厅而堂,有室有[庖,轮奂辉]煌,器用完备,而扁曰“朝京”。盖取其[北上也]。而今之南来宾客与官是郡者,得以[暇豫,于]入郛之次,无复有前时患矣。

,是役[也,公不知]之费,私不知役。公自领事,痛节浮费,[力检奸]欺,赀得于积之赢[50],役[][]私之庸[51]。规[画于是]岁之秋孟[52],而落成于冬初,仅三月而就,[可不]公敏于政而详且悉欤!尝因是而思[之,自]政道不古,世之为吏者,惟促办于簿[书、狱讼、期]会,曰能等,视此以为不急,虽廨舍朝夕[窃为]风雨庇,犹有敝而弗葺、弗理者,十常[八九,奚]暇而之他!即有意见超卓,思而振弊起[废为]己任,其能节用之余,庸民有作,惠于往[来,而民]以劳,而郡官与有焉,其贤于世吏远矣。矧可纪之政非此一端,特皆施其小者耳。等而上之,大厦万间,明堂一柱,将为天下国家依赖,固有大书特书,不一书而止。然于此之岁月、颠末[53],则不可无以纪也。

又明年,楚节门生、修职郎、全州州学教授赵希作记书,门生、迪功郎、全州司理参军杨继烈立石。

 

道州

 

拙堂 在设厅之后,大参楼公书扁,旧名中和堂。

节爱堂 在漫斋之右。大参何公书扁。旧名清心堂。

横舟堂 在南园之前,下瞰潇水。

双桂堂 在思元堂之左。

思元堂 在莱公楼之后,旧名燕堂。

坐啸堂 在双桂堂之东。

凝香堂 在双桂堂之东。

似九疑堂 在凝香之东。

平舟堂 在漫斋之后。

雄观堂 在双桂堂之南。

漫斋 在拙堂之后。

 

 

 

漫斋记

 

 

赵宣言[54]牧舂陵,举废夷蠹,民以康乐。教令平,讼牒简。且昼听事[55]公堂惟谨,过二三刻退,则清坐,读旧[56]书,以益是学。作漫斋以燕息乐天,谓[57]予记之。

或曰:“此报故叟[58]所理,侯以名其室,慕之也。然次山家[59]滨,称浪士。既仕,亦漫为官,故得号于人,而次山亦以自谓也。及为郡,治民而政举,岂漫者乎?侯官居而袭其私乐,有得矣!”予曰:“士惟安于澹泊,以荣悴[60]为傥[61],故其行事无牵制,得伸其奉公行义之心。若怀禄患失,动辄四顾以图自全,则民之戚[62]将谁与轸[63]?次山以仕为漫[64],兹所以不漫于其职也。今宣言公事之余,端己澄虑,不以外物撄心[65];至于禀王命,酌民情,则朝夕以思,不一顷怠,盖善学次山者也。”

宣言少日当受父任[66],即推与其弟。久之,中儒科,其仕固漫矣。今犹揭而目[67]之,示不忘也。道之贤守,在唐表表[68]者,元与阳先生耳。先生道尤高,而赵独自托于元志,其有感者耳。西原[69]之扰,诸使调发牒二百函,人甚困,次山不忍加赋,上疏免百姓所负及租庸使和市。今之大礼所输,四邑不足于数,计民产敛之。宣言奏除二千万,其大略相似,惟漫于仕者能之。然次山以是升使容管,宣言事闻,上嘉之,诏寓直道山。又以知漫者何遽不伸?而眷眷自营,亦未必遂其私也。淳熙五年(1178)十一月朔,阳羡邵拟记。

 

 

平易堂

平易堂记

 

  [70]

舂陵郡治中有堂宇,露井前联,重屋后护,横直深广,不侈不陋,郡太守每理事于斯。岁在辛未(1211),时惟夏初,柯山徐公[71]奉命来守。斯堂虽存,久而稍敝,公从而整葺之,因更而匾题之曰“平易”。美哉!斯堂之名,深有得于刺史近民之意乎!盖天生斯民而立之君,以为之司牧。君之尊,巍乎其上居;民之卑,邈乎其下处。其势日以隔绝而不相及,则其情易以壅遏[72]而不相通。中立乎其间,而推君之治以致之民,俾其势不断于隔绝,其情不滞于壅遏,则必有所攸托。韩文公有言:“幽远小民,其足迹未曾至城邑。或有不得其所,能自直于乡里之吏者鲜矣,况能自辩于县吏乎?能自辩于县吏者鲜矣,况能自辩于刺史之庭乎?”文公此意亦灼见。吏强民弱,而刺史之庭尤为难至,幽远之情尤为难通。要必为之守者,自处以平易之心,待民以平易之道。登而进之,俾得以披露其情素;矜而存之,俾得以伸鸣其屈抑。是以君民之势,虽门外有千万里之远,而君民之情,则犹一身脉络自相贯通而不知其所以然。惟见其日享安静康平之福,而无有叹息愁恨之声。夫然后,上不负吾君,下不负吾民,而守之责塞[73]矣!窃观公之□□□□而名堂,其发之中,形之外,具□□□□验。公下车承积弊之余,究察端源,文书实蠹于奸胥[74],风俗实坏于强室。公慨然思剔其蠹而去其坏,由是钩考其卤莽[75],而行之以不迫;惩艾其陆梁[76],而根之以不暴。未半载间,前乎舞文而弄法者,今则肃然而畏惧;前乎凌弱而诈愚者,今则帖然而安顺。或者乃谓[]之政,实得于严,而不知公之严,盖严其所当严,不过去其太甚者。平易之意,实隐乎其中,而吾民阴受其赐不浅也!

昔曹参得盖公清静之说[77],始用相齐,成于不扰;终用相汉,而歌形于画一[78]。所谓平易,即参之清静也。今日持此以用之一邦,异日推此以用之天下,大书特书,溢于信史,罔使曹参专美有汉。顾策[79]芜词,何足揄扬[80]万一?姑举公临民莅政之大略,以志岁月云。嘉定壬申(1212),州学教授薛策记。

 

宅生堂 在州治内。

 

宅生堂记

 

  [81]

嘉定三年(1210),诏以三衢徐公[82]来抚舂陵。明年夏四月,公即镇郡。当郴寇陆梁,调发、供亿[83]稍苏之后,吏奸民瘼,不可胜举。公悉力讲画[84],苗耨发[85],井井有绪。日坐黄堂[86],洞启府门以达情伪,夜漏下十刻,始退。自秋[87]冬,令行化孚,宿弊日剔,新政修饬,吏畏民爱,公亦稍自[88]称惬。于是即厅事西治一堂,为议政地。高明爽垲[89],舍茇攸宜[90]。仍取张曲江[91]“六合元元,宅生于刺史”之语,书其扁,曰“宅生”。大哉!堂之名乎。仁哉!公之心乎。民生天地间,不能自安其生,是以有求君。君势尊,不能自治其民,是以分建侯伯,俾为司牧。商先王进邦伯、师长而告之曰:“敢恭生生,鞠人谋人之保居,叙钦。”[92]宅生之义在是。今刺史,古侯伯也。驾朱轓而来者,矜[93]其气势,足以自肆于民上,而不知民之生实于我乎寄[94],妄自一切,举无遑恤,民始失所宅矣。非有庇民之心如我公者,谁肯朝于斯,夕于斯,揭以名[95]堂欤?夫人有庇民之心,而民于焉宅生者,由吾宅以始。舂陵为湖右僻处,民鲜盖藏[96],连岁困于市籴[97]之怵迫[98],久困于秋租之过取。公悯焉,则以谷贾[99]踴闻于漕台,请损籴数。报下,损三之一。公请不已,部使者察其非欺,又损其一。余悉以金钱与民为市,丝粟不扰。异时[100]受输一斛,劵外之取为斗者三。公悉令蠲之,所蠲二千斛[101]有奇。乃裁节浮费,籴米以补郡计。已又[102]明堂霈恩[103],赀列四等以下者,有负租勿收;自三等而上负者,吏请按籍督索。公谓:“前此夫役频仍,富室力亦竭矣。”并缓之。邦人呼舞于道,皆曰:“籴不扰,敛不苛,吾生其庶几乎!”公所至,以爱民戢吏[104]称。行且召矣。后之人挹[105]斯堂之名者,当溯公之心。得公之心,又有[106]考于公之政,则知公于舂陵之民,可谓无负于曲江之言,可谓无愧云。[嘉定]五年(1212正月十九日,从政郎、道州营道县丞张耕谨记。

 

 

九疑环观[][107]

 

方信孺[108]

楚粤之交,以山水名[109]今古者,莫九疑、潇湘若[110]。舂陵之封,潇、疑丽[111]焉。郡[] 钦庙旧讳。[112]借山水为重,岂特隋唐以来,名人贤守多辱居之?重华[113]之南巡,太史公之南游,皆尝至其地,以是知三代秦汉而上,即此山水不碌碌[114]矣。顾郡之内外,寂[115]无所表章,可谓遗恨。

余以嘉定壬申(1212)春,[]曲江[116]拜命来守兹土。冬十月,经连山,问津而西,九疑僧逆[117]我于境上。令指示诸峰,从肩舆熟观,颇得其梗概。既至郡,入太守之居。其城因宜[118]山之陵,其隍[119]则潇水也。右有飞楼,以莱公扁,风景殊特,冠于南服。然敻[120]隔一隅,公事鞅掌[121],几不容日涉。偶见其储材,可以立层阁,相攸正堂之东偏,规见仿佛[122]。于是字其扁曰“九疑环观”,中曰“太史阁”,外曰“诗境”。凡度其宜,山灵川后咸以状自效,已是奇事。又考之《记注》,云:“太史公以九疑先圣所葬,有古册文,故窥之。”古册文不可得而见矣,将以畅[123]绝学而继前修,则图史所不可阙。偶前守委四方之书数十种于帑吏[124],亟令匮[125]藏于阁之两壁,稍益其所未备,甲乙鳞次,置箑史[126]司其出入,助暇日之繙绎[127]。直[128]“诗境”异石亡数,累然相负,昔邪[129]薜荔经纬其上。中有孤柏俨立,不知何年所植,政和[130]蛟龙腾骧,奋迅于波涛汹涌间,径赴云汉。公退雁鹜[131],挟文书,且去午庭,阒无人迹。盖将跨其危,则日浴洞庭,云飞苍梧,皆隐在目睫。冯阑递啸,若御天风而上征。居其中,则芸编[132]相表,牙签玉轴,胪列其左右,隐几开卷,若与古人相谁何。至于倚树而吟,枕石而卧,酌杯池以酬花鸟,此又处其下之乐也。漫郎可作,或者与之周旋其间,亦当击节痛快[133]

!游息之安,观览之胜,略尽于此。田里之愁叹,甿俗之利疚[134],升高则可以望,处奥则可以思。邦之人有登吾阁而入吾室,请商略是。十一月旦,莆田方信儒[135]孚若记并书。

诗境 在拙堂之右。

小蓬莱堂 在南园之内。

楚富堂 在通判厅之前。

高逸堂 在通判厅之后。

书厅堂 通判厅之东。



[1] 黄霸(前?—前51年),汉淮阳夏人,字次公,少学律令,武帝末补侍郎谒者,历河南太守丞。以为政宽和,得吏民心。官至御史大夫、丞相、封建成侯。汉世言治民吏,以黄霸为第一。

[2] 致治凤:致治,使国家在政治上安定清平。凤,指凤凰城,即黄霸所治理的颖川。黄霸治理颖川有道,常有凤凰集栖于此而名。

[3] 政化:施政教化。

[4] 虞侯:指虞诚,洪武十三年(1379)年底被任命为永州知府,次年夏到任。侯为知府的美称。

[5] 廊庙:朝廷。

[6] 恺(kǎi)悌:平易近人。

[7] 肩:并肩。

[8] 位:并立。位、立古为一字。

[9] 朝注:经过皇帝批阅圈点。注,批注。

[10] 风宪:风纪,法度。《后汉书·皇后纪序》:“爰逮战国,风宪逾薄。”

[11] 寔(shí):通“实”。《说文•通训定声•解部》:“寔,假借为实。”

[12] 祗(zhī):恭敬。《尔雅·释诂下》:“祗,敬也。”

[13] 陕:古“狭”字。

[14] 即:就,就着,就在。

[15] 薙(tì):除草。

[16] 极:穷尽。指完全显示出来。

[17] 贰守:即同知。贰,副。

[18] 与:通“举”,推选。

[19] 廪稍:即廪食。

[20] 相:辅助。

[21] 体:身体力行,即实践体验。

[22] 范宣公:即范纯仁,字尧夫,苏州人。元祐初陟吏部尚书,出知颖昌,因上疏忤宰执章惇意,贬武安军节度副使,永州安置。居永三年,召还,卒,谥“忠宣”。

[23] 浚倾奔:水流激荡奔突貌。

[24]临源:山名,《百家注柳集》云:“九疑、临源,潇湘所出。”委,委曲、曲折。

[25] 属:适逢。

[26]泓澄:水清广貌。停风雷:形容水流缓慢,水面平静无波。

[27] 轩霞表:高耸于云霄之外。轩,飞貌。

[28] 褰(qiān):张开,揭起,撩起。潘岳《射雉赋》:“蹇微罟以长眺,已踉蹡而徐来。”徐爰注:“蹇,开也。”

[29] 杳杳:远貌。

[30] 叫叫:反复鸣叫。羁(jí)鸿:被罗网拘束捆缚的鸟。羁,捆缚。

[31] 豫:乐也。

[32] 虑分:犹言“忧情”。虑,忧虑。分,情分。裁:制,抑制。

[33] 远念:谓乡关故土之思。

[34] 驶:迅急。

[35] 绝沿洄:一会儿横渡登岸,一会儿沿流而下,一会儿回溯而上。所谓泛舟,即随意漂浮游荡。绝,横渡。《荀子·劝学》“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

[36] 负郭:靠近城郭,指其位于州府的城郭边上。

[37] 不容而南:指在朝廷不被容纳任用而贬到南方。

[38] 浚发而焯著:迅速发达而卓著。焯,明彻,卓著。

[39] 易之:革除,除去。易:治,治理。《乐府诗集•玄冥》:“易乱除邪,革正异俗。”

[40] 吕侯行中:即吕行中,任零陵县令,多部《永州府志》的《秩官志》记载为“宋高宗绍兴九年(1139)”,而非绍兴一十九年。

[41] 险徤:邪恶而又贪婪。险,邪恶。《左传·哀公十六年》:“以险徼幸者,其求无厌,偏重必离。”杜预注:“险,犹恶也。” 徤,通“健”,贪欲。《荀子·哀公》:“无取健,无取詌,……健,贪也。詌,乱也。”

[42] 犴(àn古代乡亭的牢狱,引申为狱讼之事。

[43] 祗(zhī):敬,恭敬。

[44] 此篇文章,《府志》原文版页接近地脚处各行均有残破,今据《全宋文》校补。以下所据衬者同此。

[45] 赵希:宋宝祐年间全州儒学教授。

[46] 宝祐:南宋理宗赵盷的年号。

[47] 入:疑应作“以”。

[48] 郛(fú):外城。又作“垺”。

[49] 泊:停留。

[50] 赢:赢余,富余。

[51] 《府志》原文为“役于其私之痛”。“痛”为“庸”之误。《全宋文》为“役得于私之庸”。

[52] 秋孟:即孟秋。

[53] 颠末:始终经过。

[54]赵宣言:诸志“职官表”中均载为“赵善言”,温州人,宋孝宗乾道九年任道州刺史。

[55] 听事:听断政事。

[56] 旧:《府志》原文作“奋”,误。

[57] 谓:通“为”。

[58] 报故叟:《康熙永州府志》作“元次山”,应从之。

[59]瀼(ráng):瀼河,在河南省。

[60] 荣悴:荣,茂盛,荣显;悴,枯萎,困顿。

[61] 傥:偶然。

[62] 戚:忧患,悲哀。

[63]轸恤,怜恤,体恤

[64] 漫:散漫,放任,随便。

[65]撄心:扰乱心神。

[66] 任:原文作“仕”。

[67] 目:名,命名。

[68]表表:卓异;不同寻常。

[69] 西原:是唐代对今广西右江地方的统称。其中左江一带的宁明龙州、崇左、扶绥等地为黄峒地,右江的天等靖西等地为侬峒地。

[70] 薛策:宋代人,嘉定年间任道州府学教授。康熙《永州府志》卷六云:“薛策,元顺宗至正年间道州府学教教授”,疑误。

[71] 徐公:指徐自明,宋永嘉人。宋宁宗嘉定十二年(1219)任永州知府,其余不详。

[72] 壅遏:阻塞。

[73] 守之责塞:州官的职责已经尽到。塞,补救。《汉书•于定国传》:“将欲何施?以塞此咎。”

[74]蠹于奸胥:坏在邪恶诈伪的小奸吏手里。胥,小吏。

[75]钩考其卤莽:钩考,钩取,探索。《易系辞》“探赜索引,钩深致考,以定天下之吉凶。”卤莽:粗疎,轻率从事。

[76] 陆梁:犹“强梁”也。猖獗,横行。

[77] 得盖公清静之说:曹参早年相齐,召诸儒议治国之术,诸儒众说纷纭。闻胶河有盖公,曹参重金聘请,盖公言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曹纳,推行黄老之术,齐国安集。

[78] 终用相汉,而歌形于画一:《史记•曹相国世家》:“参为汉相国,出入三年,卒,溢懿侯……百姓歌之曰:‘萧何为法,颟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静,民以守一。”

[79] 策:通“册”,编写。

[80] 揄扬:赞美。

[81] 张耕:嘉定五年(1212)前后,曾在道州营道县任县丞。

[82] 三衢徐公:指徐时晦,衢州(今浙江衢州)人,宋孝宗乾道四年(1168)任道州刺史。

[83] 供亿:按需要而供应。亿,通“臆”,推量,估量。

[84] 讲画:谋画。

[85] 苗耨发栉:细心梳理。

[86] 黄堂:刺史府曰“黄堂”。

[87] 徂():往。

[88] 稍自:略微。

[89] 爽垲:指地势高爽而干燥。垲,地势高而干燥。

[90] 舍茇(bá):宿息。《周礼•夏官•大司马》:“中夏教茇舍,如振旅之陈。”郑玄注:“茇舍,草止之也。军有草止之法。”

[91] 张曲江:指唐代张九龄,开元为相,后为李林甫所谮,罢相,家居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人称曲江公。

[92] 所引古文见于《尚书•盘庚下》,其原文的意思是:大胆任用经营民生的人,对于那些能养育民众并能谋求民众安居的人,我将依次敬重他们。恭,举用的意思。鞠,养育的意思。保,安宁的意思。叙,通“序”,依次的意思。钦,敬重的意思。

[93] 矜:骄傲,夸耀。

[94] 实于我乎寄:倒序句,即“实寄于我”。

[95] 名:命名。

[96] 盖藏:储藏。这儿指储藏谷粮。《礼·月令》:“孟冬之月,命百官,谨盖藏。”注:“谓府库囷仓有藏物。”

[97] 市籴(dì):到市场上买入粮食。籴,买进粮食。

[98] 怵(chù)迫:被利诱和驱迫。贾谊《鵩鸟赋》:“怵迫之徒兮,或趋西东。”怵,利诱。

[99] 贾:今作“价”。

[100] 异时:前时,先时。

[101] 斛():中国旧量器名,亦是容量单位,一斛本为十斗,后来改为五斗。

[102] 又:《府志》原文作“已”,而康熙《永州府志》为“又”,应是。

[103] 明堂:帝王宣明政教的殿堂,借指朝廷。霈恩:指帝王恩泽。

[104] 戢()吏:约束官吏。

[105] 挹:援引,称引。

[106] 有:康熙《永州府志》作“且”。

[107] 标题据康熙《永州府志》加“阁”字。据本《府志》体例,所引诗文应系于相应条目之下。而此文则前无相应条目,似乎位置有误。又,文题为《九疑环观阁记》,应归于下面“楼阁”类目中。

[108]《府志》原文缺作者名,根据万历《九疑山志》添加。方信孺(11771222):字孚若。宋兴化(今福建莆田)人。有辩才,以文荫补番昌县尉。知韶州,迁道州刺史,累迁淮东转运判官兼提刑。

[109] 名:闻名,著名,扬名。

[110] 莫……若:即“莫若……”。没有什么地方比得上……。

[111] 丽:附属。

[112] 北宋钦宗名恒,故此处应补一个“恒”字。

[113] 重华:即虞舜。

[114] 碌碌:平庸无奇。

[115] 寂:沉默。

[116] 曲江:西汉置县。今广东韶关东南。

[117] 逆:迎接。《尔雅·释言》:“逆,迎也。”

[118] 因:凭靠。就势。宜:万历《九疑山志》作“疑”,是。

[119] 隍:护城壕。

[120] 夐(xiòng):通“迥”,远的意思。

[121] 鞅掌:言事多,无暇来整理仪容,引申为公事繁忙。

[122] 仿佛:大概,大致。

[123] 畅:万历《九疑山志》作“倡”,是。

[124] 帑(tǎng)吏:管理国库的官吏。

[125] 匮:通“柜”。

[126] 箑(shà)史:即书史。箑,行书。

[127] 繙绎繙,反复;绎,抽丝。引申为寻究事理。

[128] 直:当,对。

[129] 昔邪:即乌韭,生长在屋瓦上的苔类。《广雅·释草》:“昔邪,乌韭也。在屋曰昔邪,在墙曰垣衣。”

[130] 政和:万历《九疑山志》作“正如”。

[131] 雁鹜:本指大雁、野鸭,这里指隐居。

[132] 芸编:书的别称,古人藏书多用芸香驱蠹虫,故名。

[133] 痛快:万历《九疑山志》作“叹赏”。

[134] 疚:万历《九疑山志》作“疲”。

[135] 儒:万历《九疑山志》作“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