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六:堂馆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4:59:00  admin  点击:1132

(洪武)永州府志卷第六

 

 

 

 

 

 

堂馆

 

府城

新堂 在府治后。今忠恕堂是其遗址也。

 

新堂记[1]

 

柳宗元

将为[2]穹谷、嵁岩[3]、渊池于郊邑之中,则必辇[4]山石,沟涧壑,凌绝[5]险阻,疲极人力,乃可以有为也。然而求天作地生之状,咸无得焉。逸其人,因其地,全其天[6],昔之所难,今于是乎在。

永州实惟九疑之麓[7],其始度土[8]者,环山为城。有石焉,翳[9]于奥草。有泉焉,伏于土涂。蛇虺[10]之所蟠[11],狸鼠之所游,茂树恶木,嘉葩毒卉,乱杂[12]而争植,号为秽墟。韦公[13]之来既逾月,理甚[14]无事,望其地,且异之。始命芟其芜,行[15]其涂,积之丘如,蠲之浏如[16]。既焚既酾[17],奇势迭出,清浊辨质,美恶异位。视其植,则清秀敷舒;视其蓄,则溶漾纡余[18]。怪石森然,周于四隅,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窍穴逶邃,堆阜突怒[19]。乃作栋宇,以为观游。凡其物类,无不[][20]形辅势,效伎于堂庑之下。外之连山高原,林麓之崖,间厕隐显,迩延野绿,远混天碧,咸会于谯门之内[21]

已乃延客入观,继以宴娱。或赞且贺,曰:“见公之作,知公之志。公之因土而得胜,岂不欲因俗以成化?公之择恶而从[22]美,岂不欲除残而佑仁?公之蠲浊而流清,岂不欲废贪而立廉?公之居高以望远,岂不欲家抚而户晓?夫然,则是堂也,岂独草木、土石、水泉之适欤?山原、林麓之观欤?将使继公之理者。视其细,知其大也。”宗元请志诸石,措诸壁编[23],以为二千石[24]楷法。

 

清心堂、近民堂 并在郡圃内,今废不存。

三省堂 在旧教授厅,今废不存。

 

 

 

三省堂[25]

 

[]张浚[26]

绍兴丁巳(1137)冬,予以淮西兵变言者论列[27],谪居零陵。明年春二月,既至,寓止客馆。作堂[28]于地之东隅,仅庇风雨,庶几燕息[29],取曾子三省之日以名之。其省谓何?思吾之忠君,孝于亲,修于己者,恐或未至。呜呼!士大夫于圣人之道,当求所以通于天人之际。予之三省,殆将有进于斯而愧其未能也。吾兄昭远喜为书其名,于予有光焉。

 

读易堂 在旧教授厅,今废不存。

康功堂 在今卫治内。

 

[题永倅厅康功堂][30]

 

[胡寅]

政拙催科[31]永陵守[32],实赖贤僚相可否。

邦人复嗣海沂[33]歌,仓廪虽空闾里有。

功成归去朝日边,更辟虚堂得昼眠。

后圃好花初著土,前檐新竹已参天。

貔貅[34]未饱军需[35]急,赤子[36]如鱼釜中泣。

若知王业在农桑,国势何劳忧岌岌!

酒阑四壁读前碑,吏隐[37]犹胜五马随。

千古濂溪周别驾[38],一篇清献[39]锦江诗。

 

拙堂 宋零陵丞曾迪所建,以濂溪先生倅是邦,尝作《拙赋》,故取以名。今其址为永州卫治。

 

拙堂记

失名[40]

余兄子迪[41],丞零陵郡,名其堂曰“拙”,以书来告,曰:“叔父幸为迪记之。”问其所以名,曰:“昔濂溪先生之倅[42]是邦也,实作《拙赋》,迪无它伎,能庶几乎先生之拙,故名。”余曰:“古之人自以为拙者多矣,潘岳《闲居赋》[43],柳宗元《乞巧文》,极言人巧而己拙。然岳谄事贾谧,干没[44]不已;宗元附王叔文,韦执谊规劝[45],遂私察其实,与司马安何以异?颜鲁公[46]拙于生事[47],举家食粥者数月;阳道州[48]催科政拙,自考下下,此真拙者也。余闻黄鲁直[49]之论濂溪,曰:‘短于取名[50]而乐[51]于求志,薄于徼福[52]而厚于得名[53],菲于奉身而燕及煢嫠[54],陋于希世而尚友千古,其自为谋固拙矣!’二先生,一世师表,而学问之渊源实自濂溪出,工于道者乃如是!当是时,名卿大夫如清献赵公、东坡先生、余氏孔安[55]父子,皆推尊之,惟其实也!今汝之名是堂也,将由拙以入于道,真有志者。不然,虽文如潘安仁、柳子厚,适足以自欺耳!循良而务实,尚勉之哉!”迪于是书于石。

 

清樾堂、观德堂 并在卫治。

思范堂 在美蕖馆傍。今为左千户所。

相儒堂 在旧教授厅西。宋景定间,前教授皮龙荣入参大政,教授吴之道辟公廨之西作堂,以识其盛。

 

相儒堂记

 

文有年[56]

三代[57]而上,政与教一[58],故为相者无非儒。三代而下,政与教二,故为儒者未必相。伯禹以若稽古[59]相,皋陶亦以若稽古[60]相。周公以论道经邦相,召公亦以论道经邦相。伊尹之相也,以《伊训》;傅说之相也,以《说命》。仲山甫之相也,以古训是式[61];卫武公之相也,以抑抑[62]威仪。儒不相乎?相不儒乎?萧、曹以刀笔相汉[63],其或继萧、曹者,虽丙、魏[64]可知也。房、杜[65]以谋断相唐,其或继房、杜者,虽姚、宋[66]可知也。

儒不必相,相不必儒,良可叹矣。思文艺祖,咸五登三宰相。须用读书人,明训具在。自时厥后,以礼义廉耻养士,以大科异等兴贤。魁彦汇征,鸿硕在位。理欲义利之辨,较然大明;内圣外王之学,见于实用。三百余年历变虽多,元气自若,用能祈天永命,以绵过历[67]之期,大抵皆相儒之效也。乃者[68]鼎餗失调[69],负乘致寇[70],天子发愤,登俊去凶,海内翕然,号再太平。于是参政知院泉渌先生皮公[71],实在政府。永之人士欢曰:“是尝分教吾邦,凤石流芳,鸮林被润,而可无以表章之哉?”今广文[72][73],重温旧毡,及辟[]廨西偏作相儒堂以识其盛,且俾有年为之记。有年逊避固辞,而不获命,因述前闻以谂之,曰:“相以儒,其所美在上;儒以相,其所美在下。三[74]美具,而君为尧舜汤文之君,臣为皋夔伊周之臣,时为唐虞三代之时。子之堂也,美将畴归[75]?”广文曰:“余也敢忘圣天子用儒之懿识,参相[76]行道之盛心与!”固请书之。惟参相,学足以正天下之本,道足以格[77]人主之心,望足以示南邦之式,暂兹授钺,行矣秉钧。宏业休功,日新月盛,夫岂区区二水可得私有者!抑筮仕[78]之初,师道已立,举周张不言之秘,悉意剖发,士经指授,得以成德达材,万口一词,传诵无斁。兹固广文之所敬慕而不自已也。然则此堂之作,将以旌前猷,启后学,其益可胜既[79]乎!

参政,长沙人,名在旌常[80],勋在彝鼎。广文,名之道,字逢原,由辟雍[81]前廊登宝祐四年(1256)进士第,与余为同年。制行姱清,立志超迈,行将召用矣。景定癸亥(1263)三月朔记。

 

 

阴德堂 在司狱司内。宋嘉定丙子(1216),郡录事参军林访所建。

 

 

 

 

 

阴德堂铭

 

[]  访[82]

兔狡起于猎狡,民诈由乎吏诈。虽得情而不冤,顾何功之可谢?惟全德之君子,功被物而不有。以予眇眇之身,跂[83]古人而敢后?与其为濡辙之鱼[84],宁相忘于江湖!

 

 

 

 

鞠域铭[85]

 

画地不入,刻木不对[86],敢[]为此,以底[87]民于罪。使死灰而复言[88],匪予心之所畏。回也盗饭[89],参乎杀人[90]。惟谷驽而养虎,未知焉得仁!

 

门铭

 

仁,汝宅也,汝奚不居?礼,汝门也,汝安可逾?既出彼而入此,固将食汝以同鱼。冠缨不足带有余,将曰:繄谁之辜?不忍为董子百仞之深涧,亦不靳[91]王公驷马之高车。

 

枷铭

 

尔负[92]虽重,尔之负[93][94]也亦重。尔负若去,则亦释余之负。

 

杖铭

 

能自杖也,然后可以杖人也。毋倚拷稤[95],而曰吾能得其真。弱者茹恨以自屈,强者捍楚而获信,咎孰于归[96]?归乎予身。

 

梏铭

 

与其梏[97]罪人之手也,孰若梏吏之手?宵人[98]之滋,君子之丑。

 

匣铭

尔之所蹈,曾弗谋于道。匪曰弃汝,不言教告。古之人,古之人,一举足,不敢忘其亲。盍视尔履?乌有表端而影跛?

 

[99]

听讼[100]者,欲其如绳之直,不欲其如绳之急。呜呼!莫狃[101]于好出而恶入,莫驰于吏纵而弗戢,莫酷[102]于系一而连十。苟遁理而弗禁,虽纠固而何及?

 

刀铭

 

福生有基,绝恶者于其微。[两兵斗]于桑女,杀人起于[扬灰][103]。初不弗戒,而悼绝者不续,犹不稼而闵饥。旧志云:碑本缺数字。

 

衣铭

呜呼!教之不勤,俾残义而贼仁。余[104]不能与物而为春,徒俾尔不寒而温。

 

盂铭

曩也挚德而饱汝,今也数粒以食汝。予为黍则勤,而德则弗新。予一食而九覆俎,思平反以谷汝。

 

访滥司[105]狱掾,负愧空餐,端诵孔子哀矜之语,期无负圣上钦恤之仁。偶阅家藏古文,得李冲元所作《鞠域》[][106]铭并序。词语周密,恕以待人,严于饬己。访虽无似[107],私窃嘉慕。冲元,字元中,舒州龙眠山人也。少年迈往,善论人物,登元三年(1088)进士第,典狱宜春,曾有此作,敢并识之。嘉定丙子(1216)四月甲申朔,立于旅堂之左云。迪功郎、永州录事参军、三山林访谨跋。

 

忠恕堂 在府治后,今改为中和堂。

 

 

忠恕堂记

 

永为古零陵郡,地居荆楚上游,南接交广[108],北达湖湘[109],实使传[110]往来要冲,授节送往,委积迎来,靡有休暇。复植连岁西南边徼弗靖,转输馈饷,为政者率不遑宁。以故公府、廨宇、馆舍、亭传,往往仍故就简,莫或能为经久之计。至正戌子(1348)春,丞相江陵武定王孙野先海涯,奉议通守是邦。莅政之初,既规[111]官帑以纾民力,复正户籍以除民蠧。凡公廨、亭传之不可缓者,悉为经理而更新之。

乃于府治公署之后,复筑室三十六楹[112],敞其前以为凉轩,虚其后以为中堂,翼其傍以为燠[113]馆。寝食、器具咸备,可以肃[114]使客,可以待[115]燕集。退食委蛇[116]于此,节劳逸焉;公余游息于此,澄思虑焉。复扁其堂曰“忠恕”。

噫!公之为政,可谓知所本矣。尝读孔氏之书而究其说。“忠恕”二字,盖孔门传受心法,而凡修己治人之道,无不具在此。故自曾子闻一贯之旨,而以忠恕发明之,特举其体要而言尔。他日亲授《大学》一书而为之传,亦无非所以推演忠恕之义。盖修身以上,皆尽己之忠;而齐家以下,则推己及人之恕也。自是而后,子思子[117]复有忠恕违道不远之说焉。孟氏[118]又有自反而忠,强恕求仁之焉。历考圣贤之指,言求其所以为学、为政之要,无以易于此者矣。尚[119]则天下国家之大,所以治之者本诸身;而凡身之所以应事接物而使之各当其理,则不外乎一心而已。心之为体,万理咸备,故必发己自尽,然后有以为忠,而大本[120]立。心之为用,物我无间,故必推己及物,然后有以为恕,而达道行。修身之学既明,则举而措之家国天下,自将无适而不得其当矣。

今公作堂而名之以此,得非深有慕于圣贤心学之传,而揭之座右以为治政临民之规[121]也欤?继今以往,邦侯大夫,宾主僚属,登斯堂也,以谟以议,以燕以集,以息以游,尝若亲接圣贤尽己推己之训而服行之,则承宣[122]之责庶乎克尽,而公之嘉德永民,亦将与兹堂相为[123]无穷矣。因书作堂之颠末,而复演绎名堂之义,俾来者有所观感于斯云。

 



[1]《柳宗元集》题作“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2] 为:兴建。

[3] 嵁(kān)岩:高深的山岩。嵁,山深而高。

[4] 辇:人力车。这里用作动词,以车运载。

[5] 凌绝:越过。

[6] 天:天然状况。

[7] 麓:山脚,山脉的余脉。

[8] 度土:规划土建。度,音duó,忖度,谋虑。

[9] 翳(yì):遮蔽,掩盖。

[10] 虺(huǐ):晰蜴类动物。

[11] 蟠(pán):盘曲,环绕。《广雅·释诂》:“蟠,曲也。”

[12] 杂:《府志》原文作“离”,误。

[13]韦公:指韦宙。元和七、八年间任永州刺史。

[14] 理甚:治理甚有条理。

[15] 行:去。《广韵·庚韵》:“行,去也。”

[16]蠲之浏如:蠲(juān),除去。浏如,像水冲走一样迅疾。。

[17]酾(shī):疏导。

[18] 溶漾纡馀:溶漾,安闲地散发流露。纾馀,宽舒完备,婉曲多姿。

[19]突怒:突兀高耸。

[20] 合:原文作“今”,误。

[21] 内:应作“外”。

[22] 从:《柳宗元集》为“取”字。

[23] 壁编:《柳宗元全集》作“屋漏”。屋漏,即房屋的西北角。因上开天窗,日月之光照射入室,故曰屋漏。

[24]二千石:汉郡守的俸禄为二千石。这里指州刺史。

[25]三省堂:张浚于绍兴七年(1137)谪永,次年春,接母亲许氏夫人至永州,筑草堂,名“三省堂”,供其母及家眷居住。旧址在今永州市零陵区城内文星街38号。

[26]《府志》原文缺作者名。张浚(10971164),字德远,汉州绵竹(今四川省德阳县)人。宋徽宗时进士。力主抗金,建议经营川陕并任宣抚处置使。绍兴七年(1137)谪居永州。

[27]论列:以……类定罪,论定罪。《洪武正韵·真韵》:“论,决罪曰论。”列,类。

[28]堂:正寝之室。《字汇•土部》:“堂,殿也,正寝也。”

[29]庶几燕息:勉强能休息。

[30] 《府志》原文未注标题与作者名,系注者据《全宋诗》添加。康功堂,原为拙堂,胡寅任永州知府时扩而新之,并赋此诗。

[31] 政拙催科:催科,亦名催征,中国旧时对赋税的催交,主要指催征田赋。政拙,指阳城自考“催科政拙”事。唐德宗建中十四年(783),阳城贬道州刺史。因怜道州民穷,不忍足额催科,年终自考政绩曰:“抚字心劳,催科政拙,考下下。”观察使派员督核,阳城自囚于狱,终使朝廷减征当年道州赋税。

[32] 永陵守:指道州太守阳城。因“舜葬九疑,是为零陵”,亦曰“永陵”,道州亦因此而名。

[33] 海沂:海边。魏书·崔光伯传》光伯自蒞海沂,清风远著。

[34]貔貅pí xiū):古书上说的一种凶猛的野兽。这里指勇猛之士。

[35] 军需:指前线战事的供需。需,《府志》原文作“须”。

[36] 赤子:指百姓。

[37] 吏隐:旧时士大夫以官职低微,自称吏隐,意思是隐于下位。

[38]别驾:官名。亦称别驾从事,通常简称别驾。汉置,为州刺史的佐官。因其地位较高,出巡时不与刺史同车,别乘一车,故名。唐初改郡丞为别驾,高宗又改别驾为长史,另以皇族为别驾,后废置不常。宋各州的通判,职任似别驾,后世因以别驾为通判之习称。濂溪周别驾,指周敦颐,他曾任永州通判。

[39] 清献:即清献赵公(?—1084),本名赵抃,字阅道,号知非子,衢州(今浙江衢州)人。景祐年间进士,有“铁面御史”之称,曾任睦州知州、梓州路转运使、益州路转运使、虔州知州等职,位拜资政殿学士、知杭州、改青州,最后以太子少保致仕,卒赠太子少师,谥曰“清献”。一篇清献锦江诗,这里指赵抃的《次韵周茂叔国博见赠》:“蜀川一日无多日,赣水重来复后时。古柏根深寒不变,老桐音淡世难知。观游邂逅须同乐,离合参差宜再思。篱有黄花樽有酒,大家寻赏莫迟疑。”

[40]《府志》原文缺作者名,但从其内容来看,应是曾于宋徽宗宣和年间任零陵县丞,高宗绍兴年间任永州通判的曾迪之叔父,其人生平不详。

[41] 余兄子迪:我兄长的儿子曾迪。曾迪于宋高宗绍兴初年任永州通判。

[42] 倅:副职。这里用作动词,意思是“任副职”,这里指任通判。

[43] 潘岳《闲居赋》:潘岳(247300),字安仁,荥阳中牟(今属河南)人。晋初著名辞赋作家。曾任河阳令、著作郎、给事黄门侍郎等职。在晋初,先后依附权贵杨骏、贾谧,以求苟全。但最后被权贵所杀。其于元康六年(296)所作的《闲居赋》,表达一种试图抱愚养拙的退隐意愿。

[44]干没:侥幸取利。

[45] 劝:《府志》原文作“权”。

[46] 颜鲁公:即颜真卿。

[47] 生事:生计之事。

[48] 阳道州:指道州刺史阳城。

[49] 黄鲁直:即黄庭坚,字鲁直。

[50] 名:《府志》原文作“民”,误。

[51] 乐:《府志》原文作“惠”。

[52] 徼(yāo)福:求福。徼,求取;谋求。

[53] 名:《府志》原文作“民”。

[54]燕及煢嫠qióng ):厚待孤寡。茕,孤独者。李密《陈情表》:“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55] 安:《府志》原文作“公”。

[56] 文有年:宋代眉州人,生卒不详。宋理宗宝祐四年(1256)进士,景定三年(1262)任道州通判。

[57] 三代:指夏、商、周三个朝代。

[58] 政与教一:政,指政治、政事;教,指教化,即教育感化。

[59] 若稽古:指《尚书•尧典》开头“曰若稽古”一语。《尧典》中记载有舜任命禹为司空之事。稽古,稽考古道,研习古事。“若”或“曰若”,为发语词不达意,无实在意义。

[60] 若稽古:指《尚书•皋陶谟》开头的“曰若稽古”一语。《皋陶谟》中记载有皋陶和禹参议舜政务之事。

[61] 古训是式:即“式古训”的倒序句法。式,法式,效法。“是”字是助词,起宾语前置作用。

[62] 抑抑:谦谨貌。一曰美好貌,抑通“懿”。

[63] 萧曹:指汉开国功臣萧何、曹参。刀笔:原指书写工具,后代指使用书写工具,主办文案的官吏。萧、曹都曾是主办文案的官吏,并先后为相。

[64] 丙:指丙吉,亦作邴吉。字少卿,汉鲁国人。曾多方保全宣帝,并向霍光建议迎立宣帝,封博阳侯,任丞相。以知大体见称,与魏相齐名,称为丙、魏。魏:指魏相,字弱翁,汉济阴定陶人。少学易,宣帝时为丞相,封高平侯。与丙吉同心辅政。

[65] 房杜:指唐贞观年间先后为相的房玄龄、杜如晦。杜如晦(585630),字克明,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市)人。隋末曾任滏阳尉。唐兵入关中,助李世民谋筹。太宗即位后,累官至尚书右仆射,与房玄龄共掌朝政,订立各种典章制度,当时人合称“房杜”。

[66] 姚宋:指唐开元年间相继为相的姚崇、宋璟。姚崇(650721):本名元崇,改名元之,后避开元年号,又改名为崇。历任武则天、睿宗、玄宗朝宰相。后引宋璟自代,史称“姚宋”。

[67] 过历:超过了该有的寿命(或“天数”)。过,超过,超越。历,寿命,也指迷信的“天数”。语本汉书·诸侯王表》周过其历,秦不及期,国势然也。

[68] 乃者:即曩者,日前。

[69] 鼎餗失调:鼎,古代炊具;餗(sù),鼎中的食物。《易•鼎》:“鼎折足,覆公餗。”鼎餗失调,指政事失常,政局不稳。

[70] 负乘致寇:喻小人居君子之位则会导致寇盗。负,背负东西,指小人之事。乘,乘车,指君子之事。背负东西而乘于车上,则导致寇盗思欲夺之。典出《易•解》“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71] 公:《府志》原文作“分”,误。泉渌先生皮公:即皮龙荣。

[72] 广文:明清时期对儒学教授的一种称呼。唐天宝九年在国子监增设广文馆,设博士、助教等职,领国子学生中修进士业者。到明清以后,“广文”则泛指儒学教授。

[73] 三山吴君:指福州吴之道。三山,旧时福州的别称,因城中有九仙山、闽山、越王山而得此称。吴君,即宋理宗景定年间任道州儒学教授的吴之道。

[74] 三:疑当作“二”。指上下二美。

[75] 畴归:畴,谁。畴归,“归谁”的倒置。

[76] 参相:参知政事,即丞相。

[77] 格:正,纠正。

[78] 筮(shì)仕:古人将出仕为官,先用筮草占卜吉凶,谓之筮仕。后遂称入官为筮仕。

[79] 既:疑应作“概”。

[80] 旌常:旗帜。常,上绘日月的一种旗帜。

[81] 辟雍:周王朝为贵族子弟所设的大学。取四周有水,形如壁环为名。大学有五:南为成均,北为上庠,东为东序,西为警宗,中为辟雍。《礼•王制》:“大学在郊,天子曰辟雍,诸侯曰泮宫。”后乏指国子监。

[82]林访:宋宁宗嘉定九年(1216)为永州法曹参军。

[83] 跂:通“企”,仰望,盼望。

[84]辙之鱼:此句从成语涸辙,相濡以沫”化解而来。

[85] 《鞠域铭》等八铭文为宋李冲元作,并收录于《袁州府宜春志》中。林访读家藏古文,得此铭,并作跋于后。李冲元,字元中,舒州龙眠(今安徽桐城)人。作品收录《万姓统谱》、《五杂俎》。鞠域:即鞠室,谓窟室也。即地窖。《汉书•外戚传》:“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饮瘖药,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域,《府志》原文作“城”,误。

[86] 此句语出《汉书•路温舒志》:“画地为狱,议不入;刻木为吏,期不对。”意思是,即便在地上画一圆圈作为监狱,按道义也不可进去,即便用木头雕刻为狱吏,也期望不要面对它。议,通“义”。极言狱吏的严酷苛刻,可畏之极。

[87] 底:通“厎”,致。

[88] 《永乐大典》“言”作“然”,即“燃”字。

[89] 回也盗饭:典出《孔子家语·困誓》。颜渊做饭,灰尘落到甑子里,颜将尘污的饭抓出来吃了,被人误以为是偷饭吃。意指有些冤案即使有人眼见也不实。回,指颜回,即颜渊。

[90] 参乎杀人:典出《战国策·秦策》,说的是曾参居费的时候,费有个同名人杀了人,别人告诉曾母说“曾参杀人”,第一次曾母满有把握的说“吾子不杀人”。第二次告知,曾母仍泰然织布。第三次听说时,曾母也怕了,投杼逾墙而走,足见流言可畏。这里指流言可以冤曲好人。参,指曾参。

[91] 靳(jìn):吝惜。《集韵》:“靳,吝也。”

[92] 尔负:指“枷”之负担。尔,指称“枷”。负,负担,责任。

[93] 负:背负,承载。

[94] 余:指狱牢。

[95] 栲稤:即“拷掠”之讹,鞭打,笞击,拷问,这里指刑讯。

[96] 咎孰于归:倒序句,即“咎归于孰”。孰,谁,何人。

[97] 梏:手铐。用作动词,给……戴上手铐。

[98] 宵人:指盗贼。

[99] 绁(xiè):本义为绳索,这里指捆绑犯人的法绳。

[100] 听讼:听取诉讼,判决讼事。听,听断,判决。

[101] 狃(niǔ):习以为常而不加重视。

[102] 酷:残酷,暴虐。

[103] 《府志》原文缺“两兵斗”与“扬灰”五字,据《永乐大典·卷八千二百六十九》补。

[104] 余:指称“衣”。

[105] 滥司:无才而主掌职位。滥,浮泛空虚。司,主管,主掌。

[106] 等:《府志》原文为“笔”,误。今据文意改。

[107] 无似:犹言“不肖”,谦词。意思是不才。

[108] 交广:交,交趾。广,广州。

[109] 湖湘:这里指洞庭湖地域。

[110] 使传:这里指使者与邮传。

[111] 规:规划。

[112] 楹(yíng):量词,计算房屋的单位,屋一列为一楹。《正字通·木部》:“楹,量屋数,亦曰楹,一列为一楹。”

[113] 燠(yù):热,暖。《说文·火部》:“燠,热在中也。”

[114] 肃:揖,拜。《左•成十六年》:“敢告不宁君命之辱,为事之故,敢肃使者。”注:“肃,手至地,若今揖。”

[115] 待:接待。

[116] 委蛇:从容自得的样子。

[117] 子思子:孔子之孙。名伋,字子思。

[118] 氏:《府志》原文为“民”,应为“氏”。

[119] 尚:通“上”。

[120] 大本:根本,指做人的基本。

[121] 规:规范,准则。

[122] 承宣:承帝王宣召委以政事。

[123] 相为:犹“相与”,共同,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