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五:杨诚斋祠等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4:30:00  admin  点击:1463

 

 

张魏公祠 在府治东南玄妙观左。宋绍兴间,公谪居于永,后人即[1]所居为祠,今废不存。其址今为文昌祠。

杨诚斋祠 在零陵县厅之左。先生尝丞[2]是邑,人感思其德,故祠之。皇庆间县丞谢必昌复立祠于旧县学之西北,今存旧址。

 

 

诚斋[3]先生祠堂记

 

邓桂贤[4]

 

楙德[5]存乎不朽,流风讬于永祀。至于废而兴,兴而复隆于旧者,天也,非人之所能为也。

夫士之穷达[6]系乎时,而德之可传于后世,固已[7]分内事,初祠与于天哉!盖天之所者,正有在于德,而人则不与焉!吾夫子以德而万世祀,其功反贤于尧舜。上自天子国都,下至郡邑,莫不有学以严春秋之奉。后之人稍获传吾道之正者,皆得与七十子之列。又其次,侪[8]先贤而位祀之。求其颛[9]而祠者,未多见也。

庐陵文节公诚斋先生,仕宋,擢进士丙科,官至宝谟阁学士,累赠光禄勋。始丞零陵,辱张忠献公勉之以正心诚意之学,遂以“诚”名其斋。时澹庵胡公为之记,南轩先生为之铭,光宗锡之宸翰以荣其宠。后邑人感思其德,爰建祠于旧丞厅之左,权郡赵侯崇硂继而辟之,凡岁时所以奉且祀者,至甚谨也。年久世易,厅既非丞,则并祠掩[10]为它人之居矣。道不同,孰从而诘之?

皇庆癸丑(1313)冬,秘书即[11]君必昌,出佐兹邑。眆□事,即访公之祠,而不可得。慨然叹曰:“文献不足,后将谁师?”适博士奉天君德周教养有方,学政兼举,庠序焕然一新。非才量,畴克臻是?于是相与谋,度庙西北旷地,高明燥刚,可以祠焉。已而公议,翕然[12]是之。邑人士咸愿出材力以相[13]厥役,乃塈[14]乃涂,作我攸宇,不期年而落成。笾豆孔嘉,乃安神棲。君、君帅邑士嘱余纪其事,余因为之言曰:“中庸一言,实圣门传授心法。”此后旧起缺文。)

 

 

零陵县

 

灵显古庙 在县南二十五里□□乡潇川。即唐刺史正庙。今存遗址。

 

灵显新庙记

 

郭璹

古者忠勤英伟之彦,注意卫民,至犯锋刃、触矢石而坚確不为变,故其诚衷谊概与金石相贯通。虽生不能诞振所施,荡摩穹礡,而其耿耿者终不漫灭,鬯[15]为威灵,捍攘厉菑,俾其山林川泽之甿不逢不若[16];散为祥风甘雨,膏泽百物,而亡夭阏[17]、枯萎、沈阴[18]、暵燥之患。于是乎民德而尊之,庙而享之,肖其仪形,俨服危坐,秩列豆登[19],刲羊炮羔,明水[20]泛齐[21],荐[22][23]赞祝,合其弦匏竾[24]笙镛鼓之乐,以侑以娱,拜伏跪起,踧踖[25]庭下,讫事而不以为过。盖有大功烈于民,施报然也。

永州之南二十五里而遥,为灵贶孚惠王庙。王之福永民,殆数百年。前后二千石[26]咸刻功识德,轴舻跬辀[27],有往必告。著家窭[28]民,若耆若龀[29],胥乡之间,值炎官欎燠,群心闵闵,为失岁惧,则驱风霆,沛雨泽,不崇朝而原田上下皆流衍,易沴[30]为和,化荒成丰,故永视他郡常少俭[31]岁,繇王灵显相也。濡须[32]王公,奉天子命来佐州,且摄郡事,俶[33]涉州境,闻王明威休德甚著,视日吉蠲,祇祠下。顾瞻山川地势夷平袤广,无巉岩斗绝、窊窽卑下之不齐,而王宫蹙迫湫隘[34],无广庭,无修庑,公色弗怡,且语属吏,异时官民有事于祠,麗牲酾酒[35],叙尊彝,行琖斝,将错揉堂下,□絇相蹴,裾袂相属,非所以示钦崇、昭尊严也。

先是,公将之永,夕梦奇伟人,交际谦下过恭,且与周观邸第,惋无宽闲,意若有属者,觉而怪之。逮瞻王仪,相厥攸居,宛与梦协,乃饰工师,肇为新规,惟门谯因故翼为两廊。其间数凡六,而会于正殿,分为内庑,其间视[36]外廊,而达于寢宫。其他位置,咸秩有纪。爰辑茨布片浮食庸无职事之闲民,刊木伐石,□土燧金,迩遐偕徕,人大和会,出力献伎,踊跃赴功。□□鼛鼓,休其勖勤,而众志愈棘。曾不旬时,翚飞鸟跂之势成,殿堂窈深,墉堵穹严,不侈不质[37],高广中度,栋楶[38]□□,坚强硕良,黛垩朱丹,绚华辉光。然后入者肃,望者畏,巍巍沈沈,成王者居。公既奠爵,用币妥神,告成则谂[39]于众曰:“神也者,忱之著见者也。人惟不愧于心,不怍于人,视天下万物如吾一身,而后克有契于神。有如衒权衡于昭彰,而潜空护于掩昧,果为自欺,不畏侮。虽扶服[40]崩厥角[41],日有祷焉,神以为悖矣。然则欲王之福汝永民,无奇不昕,莫警乎公。”既告诸人,因衍公意,系以《迎□神之歌》,式相民祀。公名枅[42],以忠敬立已,以宽简蒞人,訏谟卓识见诸政治,而精忱与神感通。此王学力攸到也。歌曰:

嵛山兮巍峨,潇水兮泓深。离其松桧兮盘樛枝,长楹杰栋兮宫建奂轮。神出游兮珮飞霞,金戈铁马兮寂无哗。逐厉祟[43]兮驱毕方,亩无百螣兮山亡蝮蛇。神来归兮[燕处,环龙旂兮卫虎旅。惠我民兮有年,五日风兮十日雨。卢橘熟兮兰香,冈林橺[44]沚兮,有鱼豖牛羊。诏我云来兮毖祀,万斯年兮不忘。][45]

 

黄溪古庙 在县东七十里。

龙口庙 在县西南二里潇水之浒。俗传其神即诸葛武侯也。

索田庙 在县南四十里。建自前代,俗传其神即张子房也。

 

祁阳县

三皇庙 在县治东北。

城隍庙 在县治东北。

虞帝庙 在平乐乡。

历涧庙 在县北四十里,建自前代。据江滩之险,舟行辄祷于此。俗传此神即□□也。

李卫公庙 在县郭。昔祁阳并入零陵,靖抚慰岭南道,经县地,奏请复置也。百姓感悦,为立祠。今存遗址。

 

东安县[46]

三皇庙 在县治北。

城隍庙 在县治北。

舜庙 在一都舜岭下,建自前代,今存。

诸葛武侯[] 在县北,今存遗址。

屈原庙 在屈家村,民多屈姓,故祠之。建自前代,今存。

邓禹庙 在石背村,民多邓姓,故祠之。建自前代,今存。

 

全州

三皇庙

城隍庙 玄妙观西。至大[47]年,郡人曹复重建。

南岳庙 玄妙观东。

仰山庙 城西门内。

忠靖庙 城北门内。

五显灵观庙二一城内三元坊西,系旧庙。一北门外,毁于兵,至元十五年(1278)重建。

东岳庙 城北三里。

江东大王庙 在城西。

天符庙 城北东岳庙侧,建中靖国元年(1101),隐翁[48]孙雷□率众创建,有塔。

 

二妃庙 城南江外。汉初平元年建,唐元和九年(814)重建。

柳宗元《记》[49]:“元和九年八月二十日,湘源二妃庙灾。司功掾[50]、守[51]令、彭城刘知刚,主簿安邑卫之武,告于州刺史、御史中丞、清河崔公能。祗粟厥戒,会郡吏洎众工,发开元诏书,惧废守祀。搜考赢羡[52],均节委积[53]。咸执牍[][54],至于祠下。稽度既备[55],佣役惟时。斩木于上游,陶埴于水涯,乃桴乃载,工逸事遂。作貌显严,粲然而威。十有一月庚辰,陈奠荐辞,立石于庙。唯父子夫妇,人道之大。大哉二神,咸极其会。为子而父尧,为妇而夫舜。齐圣并明,弼成授受。内若嚚瞽[56],上承辉光。克艰以乂[57],德罔不至。帝既野死,神亦不返。食于兹川,古有常典。驱祓[58]戾孽,恢宣淑灵。敢或失[59]职,以奸天刑。有翼[60]其恭,有苾[61]其馨。沉牲爰告,即石具铭:‘渊懿承圣,舜妻尧女。德形妫汭[62],神位湘浒。揆兹有初,克硕厥宇。唐命秩祀,兹邑攸主。毛牷[63]既疈[64],椒馨爰糈[65]。嗣于万年,永[66]保伊祐。潜火煽孽,炖于融风。神用播迁,时罔克龚。邑令群吏,告君公。廉用积余,以就尔功。桴木负埴[67],载流于江。既夷以成,崇宇峻墉。洁严清间,左右率从。神乐来归,徒御雍雍。神既安止,邦人载喜。奉其吉[68]玉,以对嘉祉。南风湑湑[69],湘水如舞。将[70]子无欢,神听钟鼓。丰其交报,邦邑是与。刻此乐歌,以极终古。’”

陶弼诗:“溪上龙蛇屋,萧条帝女祠。竹痕当日泪,山色后人疑。古服流霞绮,新妆月献眉。楚民已水旱,箫鼓谢神禧。”

 

威信庙 县西四十六里,地名大陂。行祠在城西门外。

祝禹圭《记》:“侯姓[71]柴,[]走希),州里莫详。自李唐历仕,守河北邢州。后湘源覆釡山[72]有圣僧,号无量寿。慕其道行,来从游,佛称之曰君。今《经》中所载君是也。佛既入灭。忽积雨瀑涨,溪水湍急,有大木自覆釜山涌出大陂江,已而泝[73]流复上五里。夜闻空中有声,云:‘吾有君,欲于此建庙。’乡人以其木肖神之像,命匠削,遂立庙焉,号君祠。春秋祭赛,祷祈如响[74]。宋初州境有寇,王现神矢列贼垒前,由是望空奔溃。绍兴元年(1131),孔彦周、曹成犯境,王复显化如初,贼惧而退。水旱疾疫,有祷必应。惠及邻封,数千里之民实怀其德。隆兴元年(1163)十月,勅赐‘显祐庙’额。嘉定十年五月,勅封‘威信侯’。”

 

中殿庙 显祐古庙也,元在白茅滩。自唐天祐至宋天圣间,祈祷辄应。后洪水湍坏,始迁于山口。于彼乡人皆教练矣。古庙移建,郡人赵节推以淳祐勅额,为记其事,知郡陶太监书。今延祐四年(1317),县尹陆承直因民之请,协力复迁于旗鼓山。

 

陈崇仪庙 县西一里。名曙。皇祐四年(1052),侬知[75]高叛入广州,朝廷议以陈崇仪累破勍敌,授广东路铃辖,城赖以全。贼复寇于邕,乃移陈广西以御之。余靖经略广西,奏请以陈廉知宾州,以当贼冲。时靖麾下有袁用者,请于靖,愿提兵数千破贼,靖从之,俾陈节制。用至宾,遽请战,陈不可,欲候狄武襄[76]至。用曰:“若待狄公,则功非我有矣。”固□□□□□贼战于昆仑关□□用□□□□□□□□公□以袁用首□之罪,复□□□旧□□□南海之民,无不泣下,咸立祠以祀之。后青罢知陈州,匪剿□见陈于镜中,遂□□□而卒。东坡南迁惠州,与转运曹辅书云:“崇仪陈依忠勇绝世,死非其罪。”庙食西□□□然显公与程之□□□□使北英魂少传□□□至正乾道五年勅封“威显侯”。

三圣庙   □□西□路侧,嘉定十二年(1219)郡守刘学禀□□□□□□,谓清源真忠□□□□□□□。

五□庙 在□□□□□。

□舍人庙 在□寺侧。

土地庙 天福[77]四年(939)建

唐相公庙 天福二年(939)建,地名□□□□父者□□□□□……□许,未几暴水泛□□□□江,岁旱有祷必应。

南评相公庙 县东四里,或云即唐李靖。

赵大夫庙 县南三十三里,有大冡。或云晋大夫赵宣子□□九皋庙也,故老相传,五代□有□□晋河东人,为湘源令,□乱不能归,因家焉。既而即其居之旁立庙以祀其先。以宣子□主令□他适而庙独存。五代至今,近四百年,香火不绝,邻邑乞灵,有祷必应。

白大夫庙

刘将军庙

父舍庙

降城庙

仵相庙

亭渡庙

赤马庙

□□庙

以上八庙□□□□□□□□□□□□会昌间建。

关王庙  县北,□□……□□□宫属创建。

东岳庙 □□□□□□□。

文昌三大神祠 郡治北凤凰山之□,□□□……□。

 

仰山原庙 城西门内,即袁□孚东二王□□元年,郡守蒋广又建,淳十一年(1251)朱子恭重建。

太师广平王祠 城北接官亭之南,本路[78]系王□□□,延祐元年(1314)立祠事焉。

旗纛庙 □□□□□□□

 

灌阳县

 

三皇庙

舜祠 □□□□□□□

禹祠 □□□□□□□

南岳庙 □□□□□□□

黄龙庙 在城南五里。

城隍庙 县治东南,□□□□□。

硖口庙 县东北十里。

紫石庙

 

 

道州

 

三皇庙 □□□□。

东岳行宫 在水南。

南岳行宫 在水南。

城隍庙 在子城之西。

仰山行庙 在营道县东,乾道元年(1165),郡因临武寇祷而应。淳熙六年(1179),郴寇陈峒入江华,屯城外三十里。太守秘阁赵公感神于梦,往谒,有蜚[79]燕数千随车,集郡治上,逾时阵而去,是夕贼逃[80]。于是捐俸增创拜亭、前门、后殿,为之一新。文昌卓公颗记其事于庙。

忠靖王庙 在甘泉坊厄子下路口。  兴《记》:元和九年八月二十日,湘源二妃庙灾,司功稼守令彭娥

孚佑公庙 在东岳庙之西。

本朝六相祠 旧在州治莱公楼之下,今移于报恩寺。

寇莱公祠堂 在州治莱公楼之上。

濂溪先生周元公祠堂 旧在州学之堂上,澹庵胡端明记之。淳熙间,太守秘阁赵公更建祠于学之西北,南轩张宣公记之。嘉定间,太守□院董公鼎创书院,因迁祠附焉。公旧宅在城西之十八里,亦有祠,差隘[81]。太寺丞龚公辟而新之,郡守以春秋行亲祀之礼。

欧阳太师崇公祠 庆元[82]六年(1200)建,在判官厅右。陈元勋《记》,有《尊贤录》。嘉泰间,诚斋先生序。嘉熙己亥(1239),太守张宗丞加缮其祠。不久,颇颓圯。淳祐辛亥(1251),郡守太社陶公从判官黄应龙申请,撤[83]而新之,置门以便瞻敬,且搜讨旧《记》及《尊贤录》刊于祠下。

 

营道县

虞帝庙 在县之西北。

皇陶庙 在县北四十五里,名曰士师庙。

五刺史祠 在县西虞帝庙侧,今移县城隍庙之东庑。

庳亭庙 在县北六十里,旧传为象祠。柳子厚《记》:“薛伯高尝斥之。”舟度泷险,过者必祷焉。

崇应庙 又云五老庙,在五龙井之侧。唐阳司业[84]出守道州,至襄阳有五老人来迎,自云舂陵人。阳公与之帛,问其所居?曰:“州城西北五里。”至则访焉,有五龙井,缣尚存,乃为立祠。□□□□□也。国朝大观[85]四年(1110)二月,赐庙号“崇应”。政和中,封侯爵,曰:“寿灵”、“寿通”、“寿宁”、“寿成”、“寿应”。

中郎祠 在中郎洞,或云汉张骞。旧《志》云:“唐末人,姓张。”初无所据。郡邑祈祷,间亦造焉。

灵济夫人庙 旧曰“龙母”庙,去县四十五里,在穿岩之西。旧志云:“李唐时,岁大旱,黄冠李惟静祷于岩,有老妪应祈而见,旋致雷电云雨之异,因号龙母。”宋朝崇宁初元(1102),太守柳公平告旱于庙,膏雨随车,遂奏立额。二年,赐庙曰“灵济”。绍兴封“顺应”,又加“显祐”。开禧加“昭惠”。

牟川庙 在县北四十里。

 

 

宁远县

 

虞帝庙 旧在大阳溪,今不知处。汉以来,置庙九疑山下。至唐旧庙湮废,元次山遂建于郡城之西,置庙户,刻石为表,与《论舜庙表》、《置庙户勅》并刻于庙之南。僖宗时,贡士胡曾权延唐令,始复庙于九疑,有记。宋初,刺史王继勋奉诏脩焉,知制诰张澹奉勅撰碑,岁以春秋降祝版,邑官蒇事。太史公云:“舜南巡行,死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皇览》云:“舜冢在零陵营浦县。”

 

城隍庙 在县之西。

刘侯庙 在舂陵故城,汉节侯买、戴侯熊渠之庙也。后汉初,尝诏零陵郡奉祠二侯庙,以四时及腊祠之,置啬夫、左史各一人。

褒忠庙 在县治之东南。衡道郴桂都巡王政之庙也。乾道元年(1165),郴桂寇犯县境,政御之,既胜,贼再至,遂被执,詈贼而死。帅司以闻,赠广州观察使;无子,官其亲属五人;立庙赐额。政,山东人,尝从大将军韩世忠军,以勇称。

 

 

江华县

虞帝庙 在县西七里,近浪石寺。

城隍庙 在县东。

 

永明县

城隍庙 在县西五步。

南岳行祠 在县二百五十步。

尧帝庙 在县西南九十里永川乡。

舜帝庙 在县西十五里允山乡。

皋陶庙 在县北二十五里允平乡。

李王庙 在县南十五里兴化乡长标岭之麓,不知始创之因。昔邑簿邹旉祷雨获应,题诗于壁,《序》云:“唐太宗以王佐命有功,为邦之卫。至石晋高祖得其阴助,乃加王爵,谥‘灵显’。”则王盖讳“靖”也。按《本传》:“尝授岭南抚慰大使,率兵南巡,所过问疾苦,延见长老,宣布天子德意,远近欢服。”岂“尝道经是邑”耳[86]

马王庙 在县西五里允山乡,俗呼上马庙。不知王何人及兴创之始。

周御史庙 在县西二十五里允山乡东,清源口。御史讳渭,字得已。昭州恭城县上合乡义恭里人。建隆初,诣京师,上书称旨,试策赐第,由白马主簿五迁至侍御史。尝将乡漕奏蠲岭南租耗。既没,昭人德之,立祠。岁久灵著,郡以上闻,赐额“嘉应”,继赐侯爵。今进封“嘉泽公”。是祠创于天观丙戌[87]

吴将军庙 在县南九十里扶灵山。将军名舜岑,字虞卿,崇伯乡吴家冈人。有捕侬寇之功,以赏累官至金吾卫上将军。



[1] 即:就着,趁着(现有的便利情况或条件)。

[2] 丞:用作动词,为丞,任县丞。

[3] 诚斋:即杨万里(11271206),宋吉水人,字廷秀,号诚斋。绍兴十三年进士,累官至秘书监。曾任零陵县丞。因遇事敢言,忤孝宗意,故不得大用。其诗平易自然,清新活泼,自成一家,时称诚斋体。

[4] 邓桂贤:零陵郡人,元成宗大德年间任永州府学教授。

[5] 楙(mào)德:美德。

[6] 穷达:困阨与显达。

[7] 已:疑当作“己”。

[8] 侪(chái):用作动词,意思是“与……一起”。

[9] 颛(zhuān):通“专”,单独。

[10] 掩:封闭。

[11] 即:疑应作“卿”。

[12] 翕(xī)然:一致的样子。翕,和谐一致。

[13] 相:助。

[14] 塈(jì):涂沫屋顶。

[15] 鬯(chàng):通“畅”,盛 。

[16] 不若:不善,指邪恶、鬼怪灾病。

[17] 夭阏:夭折,受阻折而中断。

[18] 沈阴:积云多雨的天气。

[19] 豆登:古食器。豆,形似高足盘,后用祭器。登,似豆而较浅。

[20] 明水:古祭祀时用铜鉴所取的露水。

[21] 泛齐:古代祭祀用的酒。齐,通“粢”,谷类,黍稷,可作酒。见《周礼·天官·酒正》

[22] 荐:古称无牲的平时祭礼,即遇时节供时物而祭。

[23] 裸(guàn):以酒祭奠或敬宾客。也作“灌”。浇酒于地,不饮。

[24] 竾:同“箎(chí)”,现已失传的一种古代竹管乐器。

[25] 踧踖(cú jí):行为谨敬貌。《广韵·屋韵》:“踧,踧踖,行而谨敬。”

[26] 二千石:指州府主官。

[27] 轴舻跬辀(zhú lú kuǐ zhōu):轴舻,同“舳舻”,大船。跬辀,指小型的车。

[28] 窭(jù):贫穷。《尔雅·释言》:“窭,贫也。”

[29] 龀(chèn):脱乳齿换长恒齿,引申为年幼的人。

[30] 沴(lì):灾害、不祥。

[31] 俭:歉收。

[32] 濡须:安徽巢县。因濡须水而得名。濡须水源出巢湖,东经含山县,至芜湖市裕溪口入长江。又称运漕河或裕溪河。

[33] 俶(chù):始。《尔雅·释诂上》:“俶,始也。”

[34] 湫隘(jiǎo ài):低下狭小。

[35] 酾(shī)酒:斟酒。苏轼《赤壁赋》:“酾酒临江,横槊赋诗。”

[36] 视:与……相同。

[37] 质:粗疏。

[38] 楶(jié):柱头斗拱。

[39] 谂(shěn):告知。

[40] 扶服:即“匍匐”,爬行。

[41] 崩厥角:磕头。厥角,额头。指磕头声响如崩。

[42] 枅(jī):柱上方木。

[43] 祟:《府志》原文为“崇”,应为“祟”。

[44] 橺:疑应作“涧”。

[45] 此段文字在《府志》原文中错页。

[46] 此段文字,《府志》原在“灌阳县”之后,似为稿本刊刻时的增加材料,与府志的体例次序不合,故调整至此。

[47] 至大:为元武宗孛儿只斤海山的年号,共3年。

[48] 隐翁:即雷隐翁。

[49] 《记》:指柳宗元《湘源二妃庙碑》。

[50] 掾:《府志》原文作“稼”,应为“掾”。

[51] 守:试用。又官职低而署理官阶高时,叫“守”,与“行”相反。

[52] 赢羡:盈余。羡,余也。《诗·小雅·州之交》:“四方有羡,我独居忧。”《毛传》“羡,余也。”

[53] 积:《府志》原文作“精”,误。委积:积蓄,储备。《周礼·地官·贵人》:“掌邦之委积以待施惠。”注:“少曰委,多曰积。”

[54] 牍聿:牍,原指木简,后泛指文书。聿,《府志》原文作“书”,《柳宗元集》作“聿”,故改。聿,笔。

[55] 备:《府志》原文作“满”,误。

[56]嚚瞽(yín gǔ):指舜帝父母。《尚书》:“瞽子,父顽,母嚚,象傲,克谐。”嚚,说话不诚。瞽,眼盲。

[57] 乂(yì):治理。

[58] 祓(fú):清除消除。《广雅·释诂下》:“祓,除也。”

[59] 失:《府志》原文作“去”,误。

[60] 翼:敬貌。

[61] 苾(bì):浓香。《说文·草部》:“苾,馨香也。”

[62] 妫汭(ruì):妫水转弯处。妫,沩水。汭,水流会合处,又指水流弯曲处。源出历山,在今山西永济县内。《书·尧典》:“釐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即尧将两个女儿在这里嫁给舜。

[63] 牷(quán):古代祭祀用的毛色纯一的牛。

[64] 疈(pì):破开,剖分。

[65] 糈(xǔ):古代祭祀用的精米。《玉篇·米部》:“糈,司神米。”

[66] 永:《柳宗元集》作“期”。

[67] 桴木负埴:用小木筏载着细腻的黄粘土。桴,用竹或木编成的小筏子。埴,细腻的黄粘土地。

[68] 吉:《府志》原文为“告”,误。

[69] 湑湑(xǔ):茂盛、盛多的样子。

[70] 将(qiāng):愿,请。

[71] 姓:《府志》原文作“信”,疑误。

[72] 覆釜山:亦称湘山,在全州西八十六里。传说曾有圣僧修行于此山之绝顶。

[73] 泝(sù):《府志》原文为“沂”,误。泝,逆水而上,后作“溯”。《玉篇·水部》:“泝,逆流而上也。”

[74] 响:回声。比喻很快就有回应。

[75] 知:或作“智”。

[76] 狄武襄:即狄青。武襄是其封爵号。

[77] 天福:为后晋高祖石敬瑭的年号。

[78] 本路:此为元代旧志自称“全州”的口气。在明代洪武年间,不应照录不改。

[79] 蜚:通“飞”。

[80] 逃:《府志》原文为“道”,不通,应为“逃”。

[81] 差隘:比较狭窄。

[82] 庆元:为南宋宁宗赵扩的年号,即11951200年。

[83] 撤:《府志》原文作“彻”,误。应作“撤”。

[84] 阳司业:即阳诚。

[85] 大观:为北宋徽宗赵佶的年号,即11071110年。国朝,是抄录旧志而未作修正润色处理。

[86] 此句是批评“祁阳县•李卫公庙”条所言“经县地”一语不当,过于轻描淡写,而是在此停留、抚慰,民心欢服,值得重视。

[87] 天观丙戌:历史上无“天观”年号,《府志》有误。疑为“大观”,但大观年号中无丙戌年。或许为大观前一年,即崇宁五年丙戌(1106),而误差一年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