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古籍与碑刻《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信息搜索
洪武永州府志卷五:祠庙
 
《洪武永州府志注释》  加入时间:2014/3/7 10:01:00  admin  点击:1776

永州府志卷第五

 

 

祠庙

府城

三皇庙 在永安门内,梯云坊上,至正戊子重建。

 

三皇庙记

 

[黄雷孙[1]]

三皇开天立极,□□□教,法施生民,功被万世。有国家者,钦□□□□之,所以示民报本反始也。稽之载籍,□□□中治,令京师祠祭三皇,厥后因之。□□□□混一海宇,议礼制度,垂宪无穷,爰命天下郡县皆庙祀三皇。太皞[2]伏羲氏配以勾芒[3],炎帝神农氏配以祝融[4],黄帝轩辕氏配以风后、力牧[5]。又以三圣人济民之功至大,而医之为用尤切,功故俾职医者典祀事,而复以前代名医侑食[6]于庭,丕显圣谟,可谓度越前古矣。

谨按《礼经》,法施于民,则祀之者。夫仰观俯察,画卦垂象,造书契,开人文,与夫教耕稼田渔,作宫室□□□衣裳,造律历,制礼乐,以化成天下,使民□□□□,虽百千万世而不可易焉。法施于民,孰有大于此者乎?宜其与宗庙、社稷、先师并列通祀,诚千载不刊之令典也。

永为古零陵郡,旧有宫祠,而更历年深,圮挠[7]弗治。至正戊子(1348)春,丞相、江陵武定王孙野先海涯,奉议来治郡事。至官之明日,谒祠下,惕[8]然于怀,即欲易其旧而更新之。于是民之好义者,闻命慨然乐献赀帑以供其役。抡[9]材高冈,攻石他山,徒输其庸,工效其技。殿宇跂翼,轮奂翚飞。修庑崇簷,卓荦[10]傍峙。像设正位,绘容彩彰。巍然焕然,壮观辉耀。工昉于己丑(1349)之夏,迄冬而厥绩告成。

医士李世英、蒋景沂请纪颠末,铭诸石。雷孙钦惟国家典礼仪文之备,不可以不书,而又嘉邦侯治民事之知所本也,故既述三圣人之事,而复系之以辞,使斯人歌咏盛德而不能忘云。辞曰:

厥初生民,倥侗颛蒙[11]。孰昭其冥?孰有其衷?爰有神圣,道隆德盛。体天建极,为民立命。画卦示教,人文章彰。出尔巢穴,易之栋梁。耒耜以耕,纲罟以畋[12]。安尔作息,食尔艰鲜。懋迁有无,日中为市。□乐奏功,物罔疪疠[13]。协律作乐,造历安时。上衣下裳,神化攸宜。德配天地,功存万祀。敢昧厥原?报以禋礼[14]。圣皇继天,仪文焕宣。爰咨普率,清庙揭虔。潇湘沄沄。郡古零陵。治有良牧,惠民钦神。新宫峨峨,馨荐骈罗。皇灵於穆,咏以声歌。

 

 

城隍庙 在后街,洪武三年(1370)新建。

旗纛庙 在卫治北,洪武三年(1370)本卫创建。

 

潇湘二川庙  旧在潇湘滩西岸。唐贞元九年(793)三月,水至城下,文武官民祷而有感,至于水落。漕运艰涩,未有祷而不应。自是,凡旱干水溢,民辄叩焉。后徙庙于潇湘滩东岸。至正癸巳(1353),庙遭兵燹,遂移置于潇湘门内画锦坊□。洪武壬戌(1382),零陵知县曹恭见祠宇狭隘,劝率士民,增创后屋三间,以安神位。前为拜厅,规模可观。先是洪武四年(1371),圣朝赐封为“潇湘二川之神”,每岁正月十五日,官为致祭。

前为唐刺史庙 神姓唐,名世旻[15],字昌图,太原人。素骁勇,状貌英伟,眼环齿露。仕唐,为永州刺史。光化初,马殷据楚,命李瑭攻永,拒战以没。民思德义,因祠焉。凡水旱兵疫,有祷辄应。自五代至元,褒封敕诰及神父母、妻子孙暨将隶,凡五十余道。正庙在城南二十五里,濒潇水。宋淳熙丁未[16]1187),郡守朱自求建行祠[17]于城东高山光孝禅寺之右。

按《神贶[18]始末》云:至道[19]二年(996)夏,不雨。郡守太原王世则[20]祷于神,曰:“若能为我雨足,我当率属官以谢。苟渝我盟,三日复来,且焚祠,以殛神之不灵也。”是日果雨,次日又雨。至和丙申[21]1056),夏秋不雨,郡守柳拱辰遍祷于境内山川之神,咸不克应。遂率僚掾斋戒祠下,山云四起,还斾而甘雨随至。今淡岩石刻具载其事。自后祈祷而应者非一。

洪武二年(1369),自夏徂秋,连月不雨。永州卫指挥同知丁玉,率属校薰沐露跣,斋宿祷焉。次日,风霆迅烈,拔木仆屋,甘澍[22]三日,岁克有秋。[]捐金建后阁,以旌神贶。洪武庚申(1380)夏五月,弥旬不雨,禾稼将枯。郡守虞侯到任始逾月,即率僚属祷于神,即雨。洪武辛酉(1381)夏六月,零陵知县曹恭始到任,时值亢阳为旱,即齐武移文于神,连日大雨。又秋七月,螟蝗害稼,猛虎昼出当道。随祷于神,而蝗徙去他境,虎亦有斃于涂者。是年秋,庙祝蒋道先以正殿岁久,栋桡弗支,乃建白于卫府,县官主盟,鸠工集林,撤而新之,规模壮丽,视旧有加。又明年壬戌夏(1382)六月,天又旱,知县曹恭捐俸备仪,命僧道设坛,蒇事[23],斋宿于灵祠者三昼霄,期以甘雨沾足。方撤[24]事,俄而雷电交作,风雨骤至,三日乃止。又癸亥(1383)夏五月,久雨不止,江水暴涨入城,民皆惶惶无措。知县曹恭祷于神,而水随落。又六月,浃旬不雨,复祷于神,而雨随[25]至。于是郡耆宿季均祥等作《续喜雨亭》于庙,以识其盛。先是,洪武四年(1371),本府以其事迹闻于朝,钦承赐封“唐永州刺史唐公之神”,每岁以八月十五日[26]神诞之辰,官为具仪致祭。

 

 

 

 

 

灵显行祠记

刘清之

先圣王之御世也,叁天贰地[27],秉持阴阳,左右致民,求以尽夫人道者,天地之心。天地虽大,人道治而天地位矣。立之陪辅,居燮理[28]寅亮[29]之任。又专设官典司[30]神人,使幽明截然不相乱。于是之时,善则得福,而淫必威,莫不一出于正。故人无觎[31]心,靡所希于焄蒿[32]茫昧之中。盖德之昭明,孚于高厚之两间,屈伸自已,莫或奸之。气以弗庞,政以弗紊,世跻仁寿,而物无疵疠[33],风雨节,寒暑时,黍稻登,理有固然。至于祭有法,位有序,自颛、辛、尧、汤[34]以降,如漠与冥[35],上由高圉[36]得预于祀者,于今可见。若夫禴尝[37]无度,弗严弗蠲[38],史巫纷若,夫人作享,则悖理建淫,神人杂揉,是乃柳下季[39]之所呵[40],观射父之所不取也。

广陵朱侯自求,受命守零陵。再岁,忧旱,乃与佐属及其邦人精意祷之,岁以不害。嗟乎!美哉!此圣神之迈德[41],天地之降康,千里之受福也。而侯不自有,直[42]子城之东南百步,为筑宫。为屋总四十有四间,视他所之得王爵、帝号者,其室庐之高明显敞,有过之无不及焉。捐古潇湘馆之故址以与之,舍其旧而图新,其施宏矣。

神实永人,唐其姓,世旻其名。捍寇以殁,民至今不敢忘。新庙崇成,廛里皆悦。余因考古诸侯祭山川之在其封内者,今江陵之楚望[43],武昌之江汉,衡阳之岣塿[44]、蒸湘[45],皆是物也。永之名山大川之祀典,其将举之以终吴侯之善乎?既侯千里驰书,俾记厥事,予辞不获,则稽古义,诹[46]今事,为之书。后之君子,庶几有感于予言。

 

 

 

 

 

洪武重建庙宇序

 

郡人 胡鉴

古之忠臣烈士,卫国保民,捐躯尽命,临大节而不夺,见于载籍者,多矣!求其诚衷耿耿,殁为神灵,捍患御灾,能信一郡之民,肖形庙享[],不多见也!虽或有之,则又因时显晦,湮废而不复兴者。求其威灵赫著,享祀不替,使民无旱干水溢之患,庙宇更新复隆于昔者,鲜克有矣!

前唐永州刺史唐公[47]之神。光化初,马殷据湖南,遣兵攻永州,外无援兵,公奋志御战,智殚力竭,城陷遂殁。民思德义,乃肖形而庙祀之。自是,凡水旱兵疫,民祷辄应。历五代宋元,褒封之爵,尊以王号,敬之至矣。谨按《礼经》,以死勤事,则祀之。洪武二年(1369),郡闻于朝,每岁以神诞之日,官为具仪致祭,永为祀典。神之正庙,在潇川之滨,去城二十五里。至正乙未(1355),毁废不存。惟行祠在郡东高山之麓,始自淳熙丁未(1187),郡守朱自求所建。明年立后宫,为屋四十有余间,其地高明显敞,又非他祠所及。洪武己酉(1369),自夏徂秋,连月不雨,郡之人遍祷境内之神,率不克应。于时今都督丁公,前为同知永州卫事,率校属熏沐拜祠下,斋宿之夕,梦神告之曰:“来日必雨。”觉而果然连二日甘澍沾足,岁则大熟。时以后宫弊坏,公捐俸金,鸠工集材,建高阁,撤而新之。已而顾瞻前宫,栋桡桷坏,亦易其旧而图新,适以军务日繁,弗暇及也。洪武十三年庚申(1380),奉祠者蒋道先氏,大惧弗支,□图改作,于是建白于卫,[□□……][48]以忠信立己,以诚敬事神,而精忱与□□□□,皆其善行之至也,是为记。

 

 

黄溪庙 在东岳庙右。正庙在县东七十里黄溪北岸上,耆旧记云:“其神乃吴将军黄盖也。”唐柳子厚《记》少异旧志[49]。行祠在朝阳岩□□□□□乃徙庙于此。凡水旱兵疫,民祷之,辄应。宋元以来,屡有褒封诰命。元至正戊戌(1358)五月不雨,宪司照磨石允恕诣庙祷,甘雨如霔;丙午(1366)六月亢阳炽旱,湖广行省员外杨彦章祷,又雨。洪武辛酉(1381),零陵知县曹恭到□□□□□祈,无不感应。以其祠宇创建岁久□□□狭隘,于是劝率士民鸠工集材,增创□□□神像,前为拜厅,规模可观。先是□□圣朝赐封为“黄溪之神”,每岁以九月初九日□□。

 

 

 

孙南□

至正戊戌(1358)五月以来,亢阳不雨,禾稼焦枯。六月五日,恭陪宪幕相公暨诸宪郎诣庙祈雨,谩成口号一绝,用记岁月云:

 

昔日功高赤壁矶[50],至今庙食向黄溪。

惟神□□□主相,大赐甘霖慰望霓。

 

又诗 并序

尝读《祭礼》曰:“先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菑[51],捍大患,则祀之。”永之庙祀,历千百余年不替者,惟黄侯一祠而已。

侯讳盖,字公复[52],零陵人也。出处之大节,行事之本末,功绩之显异,布在方册,炳然可见。侯有行祠在郡东岳行宫之右,凡遇水旱疾疫,官民之祈祷于是者,靡不随感而应,人咸德之。

至正戊戌(1358)夏,大旱。宪幕石忠斋尝祷于祠,甘雨如霔。今年丙午(1366)夏六月,弥旬不雨,苗则槁矣。会湖广行省员外杨彦章守镇是邦,视民如子,心诚忧之,乃发心斋戒,诣祠致祷。曾未逾日,天乃雷电以风,甘雨骤至,连七日乃止,则苗之槁者浡然[53]而兴矣。于是官僚士庶交相以为庆,莫不有以见夫彦章祷雨之应如此,侯之显灵又如此。抑热天人感应之妙,皆自夫诚道中来者哉!夫诚者,天道;诚之者,人道。有其诚则有其神,无其诚则无其神。未有诚立于此,而不能神格于彼也。盖章斋[54]以忧国爱民之为心,合乎天心而无愧;黄侯以助国救民之为神,顺乎人心而不违。微章斋之诚,固不足以感黄侯之灵;微黄侯,又何以见章斋之诚也哉?

翌日,庙祝[55]蒋妙济持其卷嘱余为文,以继其美而示不忘。固辞弗获,僭为摭其实以识诸卷末,遂采民谣,复为之歌曰:

猗欤黄侯生是邦,忠勇盖世筹策良。

翊赞孙吴国以强,大战赤壁举火航。

一鼓而胜我武扬,败走孟德杀伐张。

功著史册姓字芳,庙食兹土封侯王。

水旱疾疫岁无常,凡有祈祷感应彰。

今年六月忧亢阳,大田多稼旱则伤。

彦章赞政中书堂,连年守镇居潇湘。

悯民饥馑心惶惶,诣祠致祷焚瓣[56]香。

一诚恳切达上苍,片云从龙起高冈。

奔云驱毂电炽光,须臾倾盆雨声滂。

千村万畴龟坼[57]藏,稿苗秀发回青穰。

士民交庆齐举觞,忧者以乐病者康。

秋成可望无凶荒,歌谣载路欢声洋。

感公大德矢弗忘,愿侯封爵褒宸章。

 

[又诗 并序]

洪武十六年(1383九月九日,恭随府官,具礼服,祭黄神。宴毕,览祝史[58]存稿,遂附一诗并录以记云。

城中何[59]所旺?中有黄神高。

黄溪七十里,流水常滔滔。

神何亦来此?缤纷驻旌旄。

乌林[60]与赤壁[61],火功非虚劳。

千载灵光焰,不负英气豪。

九月方九日,巫阳[62]报生朝。

有司遵祀礼,幤籍白茅。

余有祭酒肉,一一营诸庖。

各插一枝菊,乌纱笑飘摇。

须臾谢神去,赐福千万遭。

神亦钦众德,飞腾殷云霄。

永庠教授王润轩、胡琏题。

 

 

 

 

予尝读柳文,闻黄神王莽后裔。比[63]观《图志》,记曰:“黄神郎,黄盖也,字公覆,泉陵人。”又观《图志》,有孱陵侯吕蒙,亦此有庙,今井存焉。较关[64]二将事功,竟莫辨蒙与盖之功,果孰优劣耶?庙之存否,其系乎民祀之有数耶?盖以溪显其神,蒙以井显其功。夫溪、井有养人之道,是宜乎施德之普也。他日居邑之民,希罔以予言为忽哉!胡琏谨跋。

 

 

孱陵侯庙 在城东北山上,神即吴将吕蒙也。三国时郡隶蜀,吴孙权使蒙来攻,军令严肃,百姓不扰,感而祠之,今其址为关羽庙。

东岳庙 在城东南黄溪庙左,地临高阜,建自前代,今存。

南岳庙 在东冈上,建自前代,今存。

虞帝庙 在县治西,遗址今入县廨。

五显庙 在文昌祠左,建自前代今存。

三贤祠 以祀汉太守召侯信臣、龙侯述、宋太守胡侯寅,旧在郡圃,今废。(有《三贤赞碑》,石在学宫。)

 

三贤赞

 

西汉太守少府卿召公[65]

 

汉世循吏,传无可纪,曷称召父,视民如子。

天利存心,戚休体已。一时朱轓[66],千载青史。

 

东汉太守龙公[67]

 

为吏贵良,示民以德。静重无哗,威仪有则。

伏波诫书,诚斋纪石。遐想声光,敬恭朝夕。

 

宋知郡致堂先生徽学侍郎胡公[68]

 

政先知本,学求反身。理正性命,福叙彝伦。

五岁再至,铸顽成仁。妥灵兹堂,揭仪后人。

 



[1] 黄雷孙:湖南兴宁人,身世不详,元至正年间进士,永州府学教授。

[2] 太皞(hào):传说上古时代伏羲氏的帝名,又为神名,风姓,继燧人氏为帝。

[3] 勾芒:亦作“句芒”。相传为古代主管树木的官。《左传·昭二十九年》:“木正曰句芒。木盛在春,故又称木神为句芒。”

[4] 祝融:高辛氏火正。《左传·昭二十九年》:“火正曰祝融。”相传祝融死后为火神。

[5] 风后、力牧:为黄帝大臣。见《史记·五帝本纪》“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

[6] 侑(yòu)食:在筵席上助兴劝食或陪侍。《正字通·人部》:“侑,劝也,相也,……侑有以乐者,侍食于所乐曰侑食。”这里作配享,从祀解。

[7] 圮(pǐ)挠:倒塌折断。圮,毁坏,倒塌。《尔雅·释诂上》:“圮,毁也。”挠,通“桡”,弯曲,折断。

[8] 惕:忧伤。《玉篇·心部》:“惕,忧也。”

[9] 抡:挑选。

[10] 卓荦(luò):卓绝出众。

[11] 倥(kōng)侗颛(zhuān)蒙:蒙昧无知。

[12] 畋(tián):打猎。《广韵·先韵》:“畋,取禽鲁也。”

[13] 疪疠(bì lì):疪,同“痹”,湿病。疠,瘟疫。

[14] 禋(yīn)礼:禋祀之礼,即烧柴升烟以祭祀天神的一种礼仪。禋之言烟也。

[15] 唐世旻:字昌图,生卒不详。祖籍太原,后徙家零陵。唐昭宗年间,因组织团练乡兵参与镇压黄巢起义,而被保举任永州刺史。后在抗击马殷的战争中死。继任者为之立庙祭祀。

[16] 淳熙丁未:即南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

[17] 行祠:临时的祠堂。 宋苏轼 《昭灵侯庙碑》:元祐六年秋旱甚,郡守龙图阁学士左朝奉郎苏軾迎致其骨於西湖之行祠,与吏民祷焉。

[18] 贶(kuàng):赐予,赐给。

[19] 至道:宋太宗赵光义年号。

[20] 王世则:生卒不详。桂林永福人,一说长沙人。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983)癸未科状元,出使交州,后为储嗣忤怒太宗,贬知蒙州。至道二年改任永州太守。

[21] 至和丙申:即宋仁宗至和三年,是年九月改年号为“嘉祐”,即嘉祐元年。

[22] 甘澍(shù):甘霖,时雨,透雨。《说文·水部》:“澍,时雨,所以树生万物。”

[23] 蒇(chǎn)事:指事情已办完、办好。《左传·文公十七年》:“寡君又朝,以蒇陈事。”

[24] 撤:《府志》原文作“彻”,误。

[25] 随:《府志》原文作“堕”,应为“随”。

[26] 日:《府志》原文作“月”,误。应为“日”。

[27] 叁天贰地:亦作“参天两地”,语出《易·说卦》。“参天两地而倚数。”引申为人之德可与天地相交互。参、两皆古语词,配合使用,有“交错”的意思。

[28] 燮理(xiè lǐ):协调治理。

[29] 寅亮:恭敬信奉。《尚书•周官》:“寅亮天地,弼予一人。”

[30] 典司:掌管。

[31] 觎(yú):企求,欲望。

[32] 焄蒿(xūn hāo):指祭祀时祭品发出的气味。礼记·祭义》其气发扬于上,为昭明,焄蒿凄怆,此百物之精也,神之著也。郑玄注:焄谓香臭也,蒿谓气蒸出貌也。孔颖达疏:焄谓香臭也,言百物之气,或香或臭;蒿谓烝出貌。言此香臭烝而上出,其气蒿然也。

[33] 疵疠(cī lì):灾害疫病。

[34] 颛辛尧汤:颛,指帝颛顼高阳氏。辛,指帝喾高辛氏。尧,指帝尧唐氏。汤,指商朝,即成汤。

[35] 漠:人名,未详。冥:人名,殷之祖先。据《史记》,为契后五世,曹圉之子。

[36] 高圉(yǔ):人名,周之祖先。后稷弃之后九世,公非子。亚圉为高圉之子。《左传·昭七年》:“余敢忘高圉、亚圉?”注:“二圉,周之先也。为殷诸侯,亦受殷王追命者。”

[37] 禴(yuè)尝:古代祭名,泛指祭祀。西周时代,春曰祠,夏曰禴,秋曰尝,冬曰烝。

[38] 蠲(juān):清洁。

[39] 柳下季:春秋展获,字禽,又字季。鲁僖公时人,因食邑柳下,谥惠,故称柳下惠。以善于讲究类族礼仪并“坐怀不乱”著称。

[40] 呵(hē):大声喝叱,斥责。

[41] 迈德:勉行其德。迈,通“劢(mài)”,勤勉。

[42] 直:面对。

[43] 楚望:山名。

[44] 岣塿(gǒu lǒu):山名,即南岳衡山。

[45] 蒸湘:湘水流至衡阳,与蒸水合,称蒸湘。

[46] 诹(zōu):议。

[47] 公:《府志》原文为“分”,应为“公”。

[48] 此处疑有缺漏,故加上阙文符号。

[49] 柳宗元《游黄溪记》云,“黄神,王姓,王莽之世也。”与黄盖为黄溪神之说不同。参见《府志》卷八川浸。

[50] 指三国赤壁之战,黄盖建策火攻,大破曹操。

[51] 大菑:大灾。菑,通“灾”。

[52] 复:“复”字之误,应作“覆”。覆、盖同义。覆不简化为“复”。

[53] 浡然(bó rán):兴起的样子。《孟子梁惠王上》:“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

[54] 章斋:即杨彦章。

[55] 庙祝:寺庙中主持祝祷的僧人。

[56] 瓣:原文作“辨”,应为“瓣”。

[57] 坼:《府志》原文作“拆”,应为“坼”。龟坼,天旱田地开裂如龟甲状。

[58] 祝史:祭祀时主持祝告的人。史,史官。

[59] 何:《府志》原文作“河”,应为“何”。

[60] 乌林:地名。位于湖北省嘉鱼县西的长江北岸。赤壁之战,周瑜曾破曹兵于此。后以乌林指此战役。

[61] 赤壁:山名。指汉献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 孙权与刘备联军大破曹操军队处。在今湖北武昌西赤矶山,与汉阳南纱帽山隔江相对。一说赤壁山在湖北蒲圻之西。

[62] 巫阳:古筮师。《楚辞·招魂》:“帝告巫阳曰:有人在下,我欲辅之。魂魄离散,汝筮予之。”

[63] 比:及,等到。

[64] 较关:比较。

[65] 召公:西汉的召信臣,寿春人,字翁卿,曾先后任南阳、江南太守,有治绩,人尊称“召父”,后迁永州太守。元帝竟宁(前33年)征为少府。

[66] 朱轓(fān):亦作朱车、朱轩。古代王侯或朝廷使者行乘的红漆车,代指为官。宋梅尧臣《送李学士河东转运》:“朱轓邦伯至,黄绶县官迎。”

[67] 龙公:指龙述,东汉京兆人,字伯高。汉光武建武中,为山都长,因马援《诫兄子书》称其“敦厚”,擢为零陵太守。

[68] 胡公:指胡寅,宋崇安人,字明仲。宋徽宗宣和三年进士,授校书郎。时金人南侵,寅上书高宗,建议兴师北向,为投降派当政者秦桧所不容。桧死复官。曾两度任永州知州军事。